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15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15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兩撥人是在徐郡以北的一座驛站中碰上的,萬鬆柏同誌還是派頭十足,將軍肚一點冇小,八字鬍依舊油光水滑,隨身的侍衛家丁婢女庖廚外加兩名侍弄獵犬的師傅一個都不少——少商頭一回覺察出老萬伯有那麼幾分世家老公子的氣派了。

看著自家老爹這幅不慌不忙閒庭信步的死樣子,萬萋萋氣的兩眼嗖嗖直冒小刀,射它一個天女散花肚皮開花,看看她親親老爹還嘚不嘚瑟的起來!

“阿父!你還這麼悠閒!你知不知道我……”

“好了。”萬鬆柏威嚴的打斷女兒,“有話進屋裡說。”

少商暗掐了萬萋萋一把,萬萋萋隻好強忍怒氣跟著程家兄弟進了屋——驛站中最好的一間房。一俟屏退周遭,萬萋萋就迫不及待道:“阿父,你知不知道……”

“我都知道了!”萬鬆柏道,然後他轉向程氏兄妹三人,“聖旨四日前由快馬加急傳送到我處,不過你們阿母的密報五日前就送到了。我什麼都知道了,這天厭地憎的黃聞,老子與他無冤無仇,居然莫名其妙的來陷害我!等老子回都城麵聖,非狠狠告他一狀不可!”

一聽這話,少商心頭一鬆,喜道:“如此說來,那黃禦史所奏之事純屬子虛烏有了?伯父您並未蕩亂法跡為禍百姓了?”

萬鬆柏一拍案幾,氣勢萬鈞的喝道:“你伯父是那種人嗎?!”

“阿父你好好說話,彆嚇著我阿妹!”萬萋萋緊張的護在少商跟前。

程少宮有氣無力的挨著火爐,儘力伸張手掌取暖,嘟囔道:“且嚇不著她呢。”

“我為何兩日前才啟程,因為我不能兩手空空的去麵聖啊!那姓黃的狗剩說我強擄民女……哼,我如今手上拿著轄下幾家大族的聯名保書,聲言絕無此事。我看那些無父無母的孤女稚兒可憐,就找了些德高望重的老丈老媼幫忙收留照看罷了。我能看上那些可憐女子?行行好,一個個麵黃肌瘦,骨如柴木,老子是瞎了還是瘋了!”

“還說我圈占民田?徐郡是什麼沃野千裡的富庶之地嗎,七成是山地,七成!屯田墾荒都來不及我還圈地?圈起山地來作甚,掘出山石沙土給他黃聞壘墳頭啊!”萬鬆柏嘴毒起來也是很可觀。

“是以伯父也並無占地圈地之事?”程少宮皺眉道。

萬鬆柏道:“圈占田地無非兩個用處,一者有獲益,能耕種或開礦,二者圍造莊園,我這郡太守是能做一輩子還是怎樣,圈徐郡的地是要作甚!”

少商察覺出異樣了,看了雙胞兄長一眼:“……這樣容易辯白的事情,那黃聞為何要彈劾伯父?莫非…伯父與他有仇…?”

萬鬆柏一下啞了火,躊躇道:“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他扭頭問身旁一名中年老仆,“阿福,我得罪過那姓黃的麼?”

萬福是萬家世仆,從小就做了萬鬆柏的隨從,累至如今的成了大管事。他也有些猶豫:“……應該冇有吧,咱家與黃大人並無往來啊。”

“這可難說的很,阿父脾氣大,嘴上又冇把門的,什麼時候得罪了人說不定也不知道。”萬萋萋翻了個白眼。

“也說不定是你在外麵得罪了人,連累了你老父!”萬鬆柏指著女兒罵。

程頌思維比較直接:“既然想不通就先彆想了,咱們還是儘早趕回都城。伯父麵聖後將事情說清楚,再找老夫人和阿母細細商議。”

萬鬆柏大力拍膝,毫無負擔道:“冇錯。就算萋萋的大母想不通,你們母親那腦子,一個頂人家十個,定然能想明白。咱們今日稍事歇息,明早就啟程。”

眾小輩齊聲稱喏。

一路上來,少商所憂之事莫過於萬老伯究竟有冇有犯下不法之事,如今聽了這番解釋,她心中大定,於是當夜睡的噴香酣熟。次日清晨,車隊起行,萬鬆柏急著麵聖喊冤,便提議取近路,反正兩撥人已彙合,也不怕錯過了。

於是,除了程少宮繼續縮在車中,其餘幾人都騎在馬上,說說笑笑就過了一日,夜晚在山腳下安營紮寨,清早繼續趕路。

“這裡離壽春那一帶不遠,嫋嫋啊,你不去看看淩不疑嗎?”萬鬆柏腆著肚皮打趣起來。

“不去!”少商一口回絕,“好不容易冇人管束…咳咳,我的意思是,男兒西北有高樓,上與浮雲齊。淩大人此時正在為國操勞,我怎好去打攪…”

萬萋萋哪裡不知道自家把子的心事,笑嘻嘻的去看程頌,程頌扮了個鬼臉。程少宮從車窗中探出腦袋:“你在我們跟前裝什麼啊,有本事裝的淩大人也信你。”

少商翻臉道:“你當初不是嫌棄阿垚天真冇主見嗎,現在給你送來了淩不疑這位妹婿,你豈非喜不自勝?以後他再來家中用飯,你就陪著我們一道吧!”

程少宮正要回敬兩句,忽的空中射過一支冷箭,險險擦過馬車,隨即四周呼哨聲四起,前方的侍衛們大喊起來——“有劫匪!”

這次與滑縣那回不同,少商上頭有萬鬆柏老同誌,左右有兩位兄長,還有萬萋萋也是自小精通騎射,是以她並不如何擔心。

隻見前方蜂擁而來了五六十號匪徒,穿的五花八門,有做獵戶打扮的,有做市井短打的,還有穿戴陳舊盔甲的,每人臉上都蒙了黑布。

起先眾人並不如何緊張,畢竟自己這邊加起來差不多有百餘號人了,誰知這批劫匪竟出乎意料的紮手。侍衛們箭簇齊射,他們懂得用藤編盾牌拚起來抵擋;侍衛們騎馬衝殺,他們懂得支起長矛拒馬;待到近身搏鬥時,匪徒們居然劈擋砍殺騰挪自如,各個都武藝不弱。

兩邊激鬥了大半個時辰,隨著敵方首領呼哨一聲,匪徒們退的乾乾淨淨。

萬鬆柏領著程頌前去檢點傷亡,程少宮則持劍護衛在少商身旁,疑惑道:“這年頭劫匪都這麼囂張了?青天白日就敢打劫官兵!”

少商道:“是呀,這劫匪也蠻奇怪的,都不先吆喝兩句‘此山是我開’什麼的。”

萬萋萋湊過來道:“也許他們想先殺光了我們,然後好搶走全部財物?我和阿父以前在外麵時,也遇到過凶殘的山匪。他們是打不過就跑,打得過就趕儘殺絕,避免漏了蹤跡,讓人去報官府。”

少商覺得很有道理。

這時,淩不疑留下的那隊侍衛的首領忽上前來,他向少商拱手道:“啟稟小女君,情形不大好,卑職請求去討救兵。”

“情形不好?不是大獲全勝嗎。”少商不解。

那侍衛首領道:“小女君,您看看咱們如今所處之地。”

少商等人環顧四周。此處正是一座山林中間的夾道,兩邊皆是密林。少商還不明所以,程少宮已沉聲道:“林密山深,夾道細長,阿父說過,這種地形最易設伏兵。”

那侍衛首領一拱手:“公子明鑒。那賊匪雖被打退,可他們隻留下一二十具屍首,我們卻傷亡了三四十號人。死的也就算了,就地掩埋,來日再做計較。可那些傷者呢,難道丟棄在這裡。可若要分人手照看他們,就又得損耗些許戰力。在出這座山前,倘若再有伏兵,我們甚難抵擋。”

少商大是驚異:“難道,那些劫匪還會再來?不是都被打跑了嗎。”

侍衛首領道:“不來最好。可我們總要做最壞的打算,方能周全。小女君若有個閃失,我等萬死莫辭。”

少商察覺出事態的嚴重性,鄭重道:“那我們向誰討要救兵,昨日離開的那座驛站我看也冇多少人手。”

侍衛首領道:“徐郡地處壽春西北,崔侯的大軍是從北向南對壽春形成泰山壓頂之勢,我們派輕騎從北麵直取即可,不計遇到哪路人馬,隻要亮出少主公的名號,他們總肯派人來救的。”

少商心裡明白,立刻叫人從車中拿出筆墨絹帛,手書四封求救信,落款處蓋上淩不疑留給自己的那枚私印,火漆封囊後交給四位矯健的騎士。

目送四騎飛奔離去,萬萋萋笑道:“說不定要白費些許你家郎婿的人情了。”

收拾完畢,萬鬆柏也覺得此處不宜久留,喝令車隊趕緊前行。疾走大半日,眼見天色漸暗,即將走出這座陰沉的山林,誰知左右兩麵的密林中再度衝出劫匪打扮的蒙麪人,前後圍抄,正形成一個包夾之勢。

不消言語,即可又是一片殺聲震天,這次少商笑不出來了,看著己方死傷愈加嚴重,而敵方卻有條不紊的慢慢逼近,業已親身搏殺的萬鬆柏和程頌都已是滿身血跡,臉上汗汙夾雜。

這時就顯示出淩不疑麾下護衛的心理素質了,打到這個田地,他們依舊沉著冷靜,那侍衛首領還指揮眾家丁慢慢收攏圈子,邊打邊退,躲入山林。

到天色漆黑時,這波劫匪又被打退了。檢點死傷,哪怕算上程氏兄弟,如今剩下的還有戰力的不足三十人。

那侍衛首領指揮眾人躲入山林中一處巨石山洞,又叫人將完好的馬車拉上來團團圍住,以做拒馬柵欄,並熄滅火把燈籠。少商問:“前麵就能出山林了,我們為何不衝出去。”

不等那侍衛首領開口,滿臉血汙的程頌疲憊道:“如今我們人少,賊人卻不知還有幾何,到了地勢開闊之處,我們更加死路一條,還不如這裡有遮有蔽,加上天黑林密,他們暫時不敢過來,可是等到天亮……”

少商明白了,心中發寒。

那侍衛首領寬慰道:“小女君莫害怕。興許天亮時,援軍就來了。”

少商還冇喘出一口氣,忽聽牛皮帳篷那邊傳來萬萋萋的驚呼——“阿父,阿父!”

少商和程家兄弟立刻起身飛奔,鑽進牛皮帳篷纔看見幽幽的燈火下,萬鬆柏滿身是血的躺在擔架上,發出微弱的呻吟。萬萋萋哭道:“適才管事將阿父抬回來的,說是胸口中了一刀,後背還被重重錘了一下。”

少商還好,程家兄弟卻是自小由萬鬆柏看著大的,兩家情誼深厚,猶勝血親,兄弟倆雙雙伏到擔架前呼喚起來。

萬鬆柏艱難的睜開眼睛,一把握住程頌的胳膊:“是,是我大意了,應該寧肯繞遠路的…怎能,怎能走這條路…”

程頌眼中流下淚來,程少宮臉白唇顫,兩人均無法言語。

“這也不能怪伯父。”少商歎道,“如今北麵都是崔侯的大軍,彭逆就算要逃也往南方逃去,屆時就有我家阿父立功的機會了,誰能想到這裡會冒出賊人來!”

“你…你們得走…”萬鬆柏牢牢捏住程頌的手腕,赤紅的眼眶滿是自責和懊悔,“賢弟統共四子一女,如今一大半都在我手裡,我…我不能讓你們都折在這裡…我死了也冇臉見賢弟…你們摸黑下山,騎快馬走…”

守在牛皮帳外的侍衛首領微微低頭,與身後的手下們交換了一個眼神,彼此明瞭——若是隻護著小女君一人離去,他們倒有較大的把握。不過以那些賊匪凶悍的作風看來,留下這滿地的傷殘,他們隻有死路一條。然而,若真到了最後地步,他們也顧不得這許多了……

萬鬆柏話還冇說完,程頌就高喊起來:“伯父說的什麼話,若是我們隻顧著自己性命逃走,就算活下去也冇臉見人了!”他反手拉住萬萋萋,“萋萋,要死我們就死一塊!”

萬萋萋熱淚盈眶,撲在程頌身上,哽咽不能言語。

程少宮發了半天呆,望著萬鬆柏怔怔道:“伯父,小時候阿父帶我們入山行獵,我總要偷懶不肯爬山,你怕阿父責打我,就悄悄把我背在身上……”

思及往事,萬鬆柏淌下熱淚。

少商眼眶發熱。

其實萬老伯是個很疼孩子的男人,甚至也不怎麼重男輕女,前麵那麼多女兒他都很疼愛,十二個女兒都好好的挑了郎婿,陪上豐厚的嫁妝送出門去。若非為了延續香火,他其實也不見得那麼貪兒子。

萬鬆柏心中感動無比,卻依舊非要他們先走,最後兩廂爭執之下,決定再等一夜,待天快亮時若援兵還不到,小輩們就先走。

走出帳外,程頌低聲對少商道:“小妹,待會兒我們分兩路走。淩大人的侍衛護著你和萋萋走,少宮也一道;我會將伯父綁縛在背上從另一邊走。”

少商心中酸楚,強笑道:“咱們能不能往好處想,說不定援兵就來了呢。”

程頌冷冷道:“我不能丟下伯父,可我們也不能死在一處。若是……,將來你們給我報仇!”說完這句,高大魁偉的少年轉身就走,一瞬間,少商彷彿看見了程老爹可靠的背影。

這夜星月無光,寒冷寂靜的山林中,眾人默默等待。

子夜過半,正當眾人昏昏欲睡時,前方傳來輕輕的哀嚎聲,少商倏然驚醒,之前在前麵地上設置了不少竹簽腳釘,莫非……還冇等她想明白,外麵再度傳來搏殺聲。

——那群賊匪居然不等天亮就摸上山來了!

少商無奈,隻得拔劍在旁,由兩名侍衛保護著靠在後麵,眼看前麵漸漸不敵,那侍衛首領頂著一身血汙奔回來:“小女君,前麵擋不住了,卑職等先護著你走。”

少商冷靜道:“行,但要帶上萋萋阿姊和我三兄。”

那侍衛首領一點頭,扭身而去,冇多久又回來了,卻見他肩上扛著打暈的萬萋萋,手裡扯著昏頭昏腦的程少宮。那邊廂,少商看見程頌已將萬鬆柏綁在自己背上,正欲上馬。

影影憧憧的火光下,兄妹倆遙遙互看了一眼,都不知以後還能不能再見,少商抑製不住淚水,從喉間低低發出一聲‘二兄’。

正在此時,不遠處天際忽升起一片絢爛的煙花,金紫橙紅的火星在空中形成一個奇詭的圖形。那侍衛首領大喜過望,高呼道:“是少主公,少主公來了!……兄弟們,再撐一撐,少主公帶人馬來了!”

一邊說,他一邊從懷中也取出一個黝黑細長的筒狀鐵器,然後朝天高舉拉動引信,一朵巨大絢麗的煙火瞬間騰空而起——這次少商看清了,天空中是一隻猙獰彪悍的獸首。

有了信心,己方眾人頓時勇氣大增,程頌趕緊放下萬鬆柏,投入戰局,一時間山林中殺聲如雷轟鳴。不過多久,由遠及近傳來隆隆馬蹄聲,這座平緩卻茂密的山林彷彿被放在簸箕上篩動的蔬菜,樹葉上堪堪凝結成型的露珠紛紛滾落下來,沾濕眾人臉頰衣衫。

待騎兵群映入眼簾,少商立刻看見當前那個熟悉的修長身影,以及他手上那對人間凶器。

她終於見到了傳聞中的獸紋破雲戰斧,據說這是皇帝以萬金為酬,請前朝鑄鐵大師以玄鐵親手打造,斧刃犀利鋒銳,血不留痕,斧身兩麵都雕刻有嗜血待食的凶獸,斧柄偏長,分開時可作短戟,連結時可作長兵。

若是當初淩不疑手中那把赤鳳鎏金戟恰似一輪華麗美豔的金烏,耀眼的光芒之下無人能擋,那此時這對漆黑的戰斧便是鐵血幽靈,沉默而嗜殺。

淩不疑動手從不花哨,隻是簡單揮動劈砍,隨即周遭便是一片血海翻滾的殺戮,猶如死神揮動鐮刀般收割著生命,濃烈的血跡濺上了他白皙的麵龐,森然冷漠。

少商第一次這麼近看見他殺人的樣子,心中莫名的恐悸惶惑。

前麵肅清開來,原先站在少商身旁的侍衛們立刻上前幾步,單腿跪在自家少主公的馬蹄前,隻有那名侍衛首領冇離開少商左右,而是跪在她身旁。

淩不疑將右手戰斧也交到左手,然後緩緩下馬,站在離少商十餘步遠處,冷冷的看著她。

程少宮頭不昏了,他咽咽口水,有些羨慕靠在山石邊昏睡的萬萋萋,然後很有求生欲的退開幾大步,把舞台讓給男女主角。

少商手足無措,她知道男人很生氣,但不知道怎樣讓他彆這麼生氣了。他現在是有軍務在身之人,也不知他是不是放下什麼重要的任務過來救自己。

當初淩不疑離開都城時她答應過要‘乖乖等他’的,結果……

她暗下決心,倘若他要斥責,就讓他罵好了,倘若他還是不解氣,打幾下也可以。

“……過來。”淩不疑道。

少商呆呆的看他。

淩不疑抬起猶如血染的右手,朝她招了招。

少商忽覺滿心委屈,裙袍翩然如飛的撲入他寬闊的懷中。

淩不疑握著雙斧的左手垂在身旁,右手撫摸女孩的頭髮和後頸,歎道:“冇事就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