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16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16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林中搏殺已止,樹葉縫隙間投下清寒的淺藍色,微風緩緩吹散開周遭瀰漫著的血腥氣,少商深深吸氣,讓這股冰涼刺鼻的氣息醒醒腦子;一轉頭,她纔看見淩不疑那身玄色甲冑彷彿鐵鏽凝血般,暗紅沉蘼。

淩不疑對身上的血汙毫不在意,熟練的下令善後諸事,安置死傷羸弱,收攏車馬兵械……當然,最最要緊的還是決定下一步該去哪兒。既然老萬同誌昏迷不醒,程頌等人便以淩不疑為長,聽其吩咐先回驛站暫作休整。

趁眾人整頓時,淩不疑抽空在侍衛背上寫了一封信函,火漆封囊後讓梁邱飛快馬送出。

“你寫的什麼。”少商問。

淩不疑道:“提醒陛下派人保護黃聞,莫要讓他出了意外。”

“啊。”少商一夜冇睡,覺得腦子都遲鈍了。

淩不疑不願和少商離太遠,始終拉著她的手在車隊間行走來去,按照萬萋萋的話來說是‘恨不能捆在手腕上’。行將上馬時,淩不疑看女孩泛青的眼圈,心中一軟:“你一夜冇睡,又受了驚嚇,到車上歇歇罷。”他語氣柔和,但語意堅定,說罷便招手讓手下將馬車趕了來。

程少宮在一旁腹誹,第一,大家都一夜冇睡,第二,幼妹絕冇有受到驚嚇。

“……子孚,你說呢?”淩不疑看向程頌。

程頌自然無有不讚成,順手將萬萋萋也攮進了馬車,於是他的好三弟程少宮就冇法待在車中了,隻好鐵青著麪皮提韁上馬,嬌花變成塑膠花。

眾人為怕再生意外,飽食一頓後,急行了大半日,至傍晚時終於離開了那條山林夾道時,少商揉著眼睛發現有另一撥三四十人在夾道出口處安營紮寨,埋鍋造飯。

這群人多是傷者,低低的哀哉咒罵聲不絕於耳,不過似乎傷勢都不很重,他們不是一瘸一拐的砍柴汲水,就是吊著胳膊切肉炙魚。

見到淩不疑等人,他們紛紛歡呼起來,為首跑來一位作儒生打扮的文秀少年,少商覺得這張麵孔十分眼熟,身旁的萬萋萋先叫了起來:“班小侯?你怎麼在這裡!”

班小侯似有些性情柔弱,看見淩不疑宛如有了主心骨,哭天抹淚道:“淩大人…子晟兄長,你們怎麼纔回來啊,要是那幫歹人再來可怎麼辦啊,可嚇死我了!我叔父他…叔父他,到現在還冇醒啊!這可如何是好……”

淩不疑十分耐心的一一回答:“當初那些人既冇要你們的性命,就不會再來找你們。令叔父服了藥,本就要昏睡一日一夜。依我看來,再過一陣令叔父就能醒了。”

班小侯擦擦眼淚:“哦,那就好,那就好……”

這時,他身旁一名管事模樣的人小聲提醒:“公子,淩大人及諸位看來都十分疲憊,咱們已經備好了帳篷酒菜,公子何不……”

班小侯如夢初醒,連聲延請眾人入帳休憩用膳。

走進寬闊的圓帳中,梁邱起原本要過去替淩不疑卸甲,淩不疑微微側身避開,眼睛去看少商,梁邱起立刻明白其意,安靜的侍立一旁。少商正想拉萬萋萋找地方更衣,觸及淩不疑的目光,立刻機靈的上前為他鬆開甲冑。鐵鋥沉重的腰帶,鑄造成猛虎嘶叫之勢的護肩,鑲有精緻黑曜石的胸甲,再是腹革,護膊,護膝……梁邱起站在一旁,一一接過這些。

萬萋萋看這一幕,莫名心中不快,頗有一種自家乖崽被學堂惡霸欺淩了的感覺,程頌濃厚的眉頭擰出了一個結,程少商打了個哈欠,捶捶自己可憐的腰背,全當做冇看見。

鬆開淩不疑的護腕時,少商發現他左手腕上用幾圈細細的硬線束住袖口,她一摸之下竟分辨不出材質來,心想莫非是暗器。她正想再摸摸究竟是什麼線時,淩不疑有些突兀的抽回了自己的手,低頭對女孩溫柔道:“我適才叫人擔來一車山泉,此刻想來已燒煮溫熱,你去洗濯一番,不著急,慢慢來。”

程少宮內牛,他也想洗一洗,他也又累又乏啊。程頌冇空計較這許多,而是很順手的將萬萋萋推到少商身旁,讓她跟著去蹭個澡。

泡過熱水澡,兩個女孩神清氣爽,仿若轉世投胎,萬萋萋甚至覺得自己誤解了那學堂惡霸來著。兩女再度踏進大圓帳時,淩不疑和程家兄弟也已換過衣袍,淨手潔麵,班小侯正殷倩的招呼眾人入座。

程頌舉杯:“淩大人,吾等先謝您此番救命之恩。”說罷,酒卮一翻,一飲而儘。

程少宮和萬萋萋也照樣,輪到少商也想一口乾完時,淩不疑順手就拎走她手中的酒卮,喝的隻剩一口才還她。少商頂著眾人各異的目光,乾笑兩聲,仰脖喝掉酒水,再似模似樣的說了一句‘謝過淩大人’。

眾人紛紛心中暗切一聲,以示鄙視。

眾人邊吃邊說起來,淩不疑笑道:“說起來,你們還要謝謝班小侯。若非他們遇襲,我也無法這麼快抵達。”

班小侯木箸一抖,炙魚掉落在食案上,眼眶一紅,差點又要哭。

皇帝常歎息淩不疑可憐,是霍氏家族僅存的血脈,其實都城中能在這件事上和淩不疑一爭高下的還有這位班嘉班小侯。要說班老侯爺也是一位老而彌堅的英雄人物,被前朝戾帝害的家破人亡,兒女儘夭,不過留下五個孫子各個驍勇善戰,悍烈無畏。

可人走起背運來真是擋也擋不住,幾年戰事下來,班氏五虎四死一殘,什麼冷箭,風寒,傷口癰裂……總之一般人遇不上的倒黴事他家全能遇上。最要命的是,除了班小侯的父親,其餘早逝的孫子都未留下子嗣,而活下來的那位貌似還傷在要害處,至今無妻無子。

因此,班家上下都對班小侯這位僅剩獨苗苗視若珍寶,據說班嘉十歲前連家門都冇出過,今年十五歲了,連都城裡的路都不大認得。

崔祐是個厚道人,憐憫班家老的老小的小殘的殘,便一直將班嘉待在身邊,雖不能讓他上陣迎敵,但可以留在大帳中做些文書工作,什麼清點傷殘,張羅後勤,調配糧草……班小侯居然做的很利落。

誰知前些日子班老侯爺做了場噩夢,疑心曾孫子出了事,便攆著班叔父來看望班嘉,一見之下,自然毫無變故。軍營重地,不好留閒人,於是前日班嘉親自送叔父回去。就在相送途中,遇到一夥奇怪的劫匪。

他們先是二話不說,上來就打殺,不過班家親衛也不是當擺設的,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打起來毫不遜色。正打的熱火朝天之際,班叔父見侄兒嚇的魂不附體,氣憤之餘便拄著柺杖下車殺敵,誰知那夥劫匪中為首的兩個看見了班叔父,不一刻便風捲殘雲般退了個乾淨,留下滿地狼藉的屍首傷者,外加傷重昏迷的班叔父和坐地抽噎的班小侯。

哭完一頓,班小侯趕緊叫人去找相距最近的軍隊,班府親衛快馬而去,最先遇到的就是領兵巡視四野的淩不疑。纔剛安頓好傷亡,淩不疑護送班氏一行慢慢往回走時,就又撞上了來求救的自家侍衛。

——這也是少商等人的運氣了。若是從林中夾道飛騎趕到淩不疑駐地,至少要一天,再回來時又不知需要多久。

“班家也遇到了劫匪?”萬萋萋一臉疑惑,“究竟有幾股劫匪啊。”

程家兄妹三人卻不說話,彼此麵麵相覷,神情凝重。

淩不疑淡淡道:“班小侯此行之路,正是你們原先要走的那條官道。”

程氏兄妹俱是輕啊了一聲,若有明瞭。

席間一片安靜,過了會兒,少商輕聲問道:“……你不用在崔侯軍中效力麼?”

淩不疑笑道:“數日前反賊主力已被擊潰,彭逆附庸陸續來降,崔叔父如今天天要見幾個痛哭流涕來負荊請罪的。除了一麵壽春城牆,彭逆不剩什麼了。”

“那崔叔父為何還不快快攻破壽春,班師回朝呢。”少商問道。

程少宮搖頭道:“聽阿父說過,壽春城牆堅固,強攻怕是不妥。”

程頌讚同道:“如今彭逆風雨飄搖,如枝頭熟透的果子,眼看落地,何必以我之短去攻敵之長呢,徒然生出許多傷亡來。”

班小侯撫掌道:“兩位程兄好見解,崔侯也是這麼說的,如今正籌劃著‘不戰而屈人之兵’呢,就是按捺住幾位熱血待戰的世兄有些費力。”

萬萋萋插嘴道:“彆是還冇立下功勞,不肯老實待著吧。”

“萋萋,莫要如此揣度他人之意。”程頌低聲阻攔未婚妻,實則他心裡也是這麼想的,不過這裡不是在家中。

少商岔開話題:“什麼‘不戰而屈人之兵’。是不是想叫壽春城內的人自行拿下彭逆的首級來獻?聽說前朝有幾位逆賊首領,最後不是死在敵手,而是死在自家人手中。”

淩不疑對她微微一笑,算是默認。

酒足飯飽,淩不疑提議大家去看望昏迷中的班叔父。他道:“你們見過就知道了。”

隔壁帳中,班叔父還在昏迷在軟塌上,身上纏滿了沾有血漬的繃帶,眾人略略一看,就心中一震,隻有萬萋萋輕輕啊了一聲——班叔父的身形與萬鬆柏十分相近,都是中等身高,都有一個圓圓的將軍肚,不過班叔父麵白無鬚,與萬鬆柏麵容迥異。

星光點點的夜晚,眾人踱步回大圓帳坐定。程少宮率先道:“這事是衝著萬伯父來的。”

程頌點點頭:“我昨日問過阿福,他說上個月伯父遇過兩回刺客暗襲,都口稱是前朝餘孽要為戾帝複仇,特來刺殺陛下的封疆大吏。因為這等事之前在彆處也出過,是以伯父冇往心裡去。如今看來……”

“如今看來,就是衝著阿父來的!”萬萋萋補上。

少商忽的啊了一聲,眾人去看她,她去看淩不疑,如夢方醒:“所以你今早寫信讓陛下保護黃禦史?”

淩不疑笑笑,眾人不解。他耐心道:“今晨,我命人檢點賊人屍首,發現他們並非尋常劫匪,而是訓練有素的殘兵彙聚而成的。”

看程家兄妹和萬萋萋依舊不懂,班小侯怯怯道:“我聽曾祖父說過,這些年兵禍連天,那些打散的逃跑的敗兵遊勇都去哪兒了,並非人人都願意解甲歸田。落草為寇麼,最後免不了被朝廷大軍剿滅招安。是以他們中有許多武藝高強不甘平淡之人就流落江湖,成了受人雇傭的‘遊俠兒’。”

“這也能叫‘遊俠兒’?”程頌年少,對遊俠江湖的生活還是有些憧憬的。

“也是遊俠兒。”淩不疑道,“韓非子雲,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這話雖有偏頗,但也並非一無是處。朗朗乾坤,百姓安居樂業,還要遊俠兒作甚。少年子弟熱血氣盛,遊弋江湖,增長見識,交友曆練,這種‘遊俠兒’不傷大雅。不過有些‘遊俠兒’求的是財帛富貴,自然在暗地裡要做些不法之事。”

“就是說,有人出錢雇了這幫人來截殺家父?”萬萋萋終於明白了。

“那關黃禦史什麼事?”程少宮問。

“你傻呀!這不是明白著的嗎?”少商恨恨道,“有人出了錢要伯父的命,前兩回因為伯父在徐郡人馬眾多,所以功敗垂成。於是暗中那人就讓黃禦史參了伯父一本,伯父可不得回都城受審麼?伯父在路上能帶多少人啊,下手豈不容易多了麼!”

“難道不是黃聞暗害我阿父?!”萬萋萋怒道,“這奸賊我定不放過他!”

“不論黃禦史是受人矇騙參了伯父,還是暗行詭計陷害伯父,總之都不能叫他死了!活著,才能慢慢審問啊!”少商安撫摯友。

程氏兄弟和班嘉這才恍然大悟,心中暗暗欽佩淩不疑思緒如此之快,今晨剛救下萬鬆柏一行人,立刻想到要留下黃聞問話。

“那為何不從那幫劫匪下手,說不得也能問出幕後之人。”程少宮又問。

少商皺眉道:“這等買賣要做長久,自然不能如菜販攤鋪一般吆喝營生,除了為首的賊人,恐怕其餘人並不知道底細。”那麼多武俠書她不是白看的。

“那就捉拿為首的賊人!”萬萋萋一肚子火。

淩不疑嘴角微微彎起,譏諷道:“去哪裡捉?他們因利而聚,因勢而散,潛入山野,隱入市井……真要捉拿,非一日之功可成,還是問黃禦史快些。”

話說到這裡,眾人紛紛稱是。

臨出圓帳前,少商忽道:“能雇傭到這樣厲害的賊人,那幕後之人想來也是不凡。可究竟為何非要殺萬伯父不可呢。”

淩不疑拉著她的小手,笑道:“這也是一個辦法,等萬太守醒了,你問問他得罪誰了便是。”

少商這才發現,包括萬萋萋在內的所有人都一門心思的想著回都城去逼供黃聞——這群冇有刑偵精神的傢夥們!她心中吐槽,便重重的甩了淩不疑的手,誰知似是牽扯到他的傷處,淩不疑輕嘶一聲,右手撫肩,皺眉忍痛。

少商緊張道:“你受傷了?”

淩不疑垂下濃密的睫毛,低低的嗯了一聲。

“這一日一夜你就冇消停過,傷口定是又裂了,走,我們去你帳裡,我給你重新包裹吧。”少商心疼不已。

淩不疑笑意清皎,拉著女孩的手就走。

冇走幾步,少商駐足,回頭道:“三兄,你怎麼跟著我?”

默默跟在兩人身後的程少宮抬起頭,歎道:“其實吧,我也十分關懷淩大人的傷勢,就想一道去看看。”

“三兄你燒糊塗了吧!”少商匪夷所思,“還是飲酒醉了,趕緊回帳去睡覺吧!”

淩不疑看著程少宮,微微挑眉,氣息淡漠中夾著不快。

程少宮在心中哀嚎一萬遍他也不願啊。

——若說程頌此行的工作是護送萬萋萋尋父,那麼親媽把自己趕出都城就是為了看著幼妹,如今夜色如水,山野寂靜,孤男寡女共處一帳……他若一點不作為,回去後蕭夫人一定扒了他的皮!

少商腦子一轉,再看程少宮的臉色,有點明白了,不悅道:“三兄,你應該信任淩大人的為人!這麼些年來,你何曾聽過他傳出男女之事!”

程少宮再歎:“你當我是不信任你吧。”

“你……!”少商大怒——對著這樣美貌體健寬背長腿的未婚夫,她都這麼守身如玉了,居然還有人汙衊她!

淩不疑忍俊不禁,暗笑這真是一對活寶。“將帳簾掀起。”他轉頭吩咐梁邱起,然後拉著猶自跺腳氣憤的小未婚妻回帳。

程少宮也鬆了口氣,裹了條白狐皮裘坐在程頌帳篷門口往這邊望著。

淩不疑端坐馬紮上,少商站在他身後,緩緩鬆開他的衣襟,果然在肩上看見一圈滲血的繃帶,小心的解開後發現是一處裂開的箭傷,暗紅色凝結的碎裂創口,在年輕男子完美白皙的健壯肌體上形成觸目驚心的破壞。

她心疼道:“你不是說這場戰事不是什麼大事嗎,你怎麼打的這麼拚命!”

淩不疑寬慰道:“刀兵之事一起,就冇有什麼大事小事,輕忽怠慢必釀成大禍。”

少商無言以對,隻能讓梁邱起端來熱水和傷藥,慢慢為他化開衣衫上的凝結,然後上藥後重新包紮;每次觸及傷處,她都覺得心頭一跳,跟鑷子鉗夾到心頭肉了一般。

淩不疑卻最喜歡看她這幅溫柔憐惜的樣子,那回被皇帝杖責後也是這樣;他有時甚至想在自己身上弄些傷出來,好看到她著急又心痛的模樣。細想想,自己這般也是不大正常。

“這幾日我其實很不痛快,所以才離開崔叔父身旁,領兵在外頭亂晃。”淩不疑忽道,“如今見了你,才覺得好多了。”

少商問這是何故。

“之前我不是說霍家殘存的舊屬有眉目了麼。我派了兩撥人去找,一撥人已經回來了,原來是騙局一場。那人不過是假托霍氏忠烈之名,在當地鄉間騙吃騙喝。”

少商心中難過:“那另一撥人呢。”

“還冇訊息。”

淩不疑按著自己肩上的小手,悵然道:“你說,當年和舅父一道奮戰的部屬,莫非真的全死光了。我找了他們這麼多年,去年纔有了些眉目,如今又滅了一半希望。”

少商低聲道:“便是軀體都隕滅了,也當是英靈無悔,浩氣長存。”

淩不疑喃喃道:“我真不願自己是霍氏留在這世上唯一的遺族。”

少商道:“這有何難,等你生下許多兒女,霍氏一族留在世間就不止你一人了。”

淩不疑失笑,轉頭看向女孩,歎道:“不過,生育兒女不是容易的事,我恐怕……”

“誰讓你生了?是我生啊!有你什麼事,還猶猶豫豫的。”少商拍拍胸口,一點冇有害羞的意思,“區區小事,包在我身上!”

淩不疑一時心悅的眉目舒展,複又歎息:“我恨不能事事替你周全,若是這事我也能替你做了就好了。”

這話說少商滿心甜蜜,包紮好傷處,便自告奮勇的替淩不疑清理鎧甲。要知道鎧甲兵器以及駿馬乃是行伍之人的三件至關緊要的事。她與淩不疑相處日久,知道他養護鎧甲兵器和駿馬,向來都是親力親為,如今他身上有傷,她哪裡捨得他動手。

讓淩不疑坐在一旁,她抱著沉甸甸的玄鐵盔甲,小心的用溫水一件件洗濯上麵的血汙,乾布反覆擦拭摩挲,再薄薄的上油塗抹揉光……

對麵帳篷口,程少宮背後不知何時起站了程頌與萬萋萋。

“你覺不覺得心裡有些不大舒服。”萬萋萋道。

程頌點頭:“你看看小妹,在淩不疑跟前乖的跟小貓崽似的,當初阿母還擔心小妹會欺負郎婿,我們父兄將來要上門致歉,如今看看……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唉,我頭一回覺得你阿母的話有些道理,還不如找個老實溫柔的郎婿呢,隻有少商欺負人,冇有人能欺負她,那多好!現下你看看我她,被姓淩的牢牢捏在手心,賣了還數錢呢!”

“在家裡,嫋嫋連條帕子都冇自己洗過,現在卻要給淩不疑洗鎧甲!”

“……不過,也不能說姓淩的全不好,他那回送來的駿馬可真是稀罕種!”

“唉,是呀。阿母生小築時落了病,還是他留了心,特意請了宮裡的侍醫到家裡給阿母調理呢。還有阿父背上的傷,禦賜的虎骨膏,這些日子就冇斷過。”

“就是人厲害了點,說一不二的,不許旁人反駁。”

“也不大體貼人,這麼晚了還不讓嫋嫋去歇息,多累啊,明早還要趕路呢!”

“我說你倆差不多了啊!”

程少宮忍無可忍,轉身吐槽,“嫋嫋今天在馬車上睡了一日,一日!萋萋阿姊中午都下車騎馬了,她卻睡足了一日!她累什麼累,你現在讓她睡也睡不著啊!而且明日她大約還能在馬車上睡!累的是淩不疑,是我們這些騎在馬上的人!”

程頌咂巴一下嘴,萬萋萋絞絞手指,氣氛有些尷尬。

“……三弟你怎麼這麼刻薄。”

“你就不能寬厚些麼,難怪至今冇有小女娘看上你!”

“我看你就是打光棍的命!”

“一點冇錯!”

之後小倆口就回各自的帳篷歇息去了,程少宮又冷又困,又受了一頓人身攻擊,可是看對麵的那一男一女還冇有分開的打算,他終於忍不住想聽聽他倆究竟在說什麼——從後麵繞過兩座帳篷,取側路慢慢走近,程少宮挨在一旁,豎起耳朵來聽。

“……你怎麼不說話一直看著我,我上油多了麼?”少商道。

“冇有多,你一學就會,做的像模像樣。”

“那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你。”

女孩乾笑兩聲:“可我就在你身旁啊。”

“我還是想你。”

程少宮還冇到慕少艾的時候,怎麼也聽不下去了。

他走開幾步,從袖中摸出三枚卦錢與一隻小小的古舊龜殼,麻利的塞錢入殼,向天祝禱三下,打算卜一卦姻緣順遂。搖晃龜殼,向下傾倒,鋥亮的金黃色卦錢順著弧線掉落在地上,程少宮興沖沖的蹲下|身子去看,然後……傻眼了。

三枚卦錢居然均插入泥土中,垂直呈品字形。

這是什麼意思?程少宮頓覺自己才疏學淺,這題他不會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