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26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26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與威名赫赫的廷尉府不同,北軍獄從外表來看不過尋常的高門府邸,也就是外麵守衛的軍卒多了些,拒馬石墩密了些,最有特色的還要數門口那兩尊三米高的狴犴像,通體由黝黑粗糙的青石打磨而成,然獠口與利爪處卻用森森青銅鑄成張牙舞爪之態。

鎮守北軍獄的是一位笑口常開的胖大叔,其貌不揚,其名不顯,不過看三皇子與淩不疑待他十分凝重有禮的模樣,少商猜他必有過人之處。

在各種犯罪等級中,無論縱向橫向比較,謀反都屬於當之無愧的南波灣。當然,根據具體執行程度,謀反還可以分作——意圖謀反,聯結不軌(文的),興兵作亂(武的)。作為最高罪行中的最高等級,少商於是一直走到獄府最深處才見到被崔奶爸完虐的彭真。

老彭本想深切痛悔自己原先不想造反不知怎麼鬼迷心竅說不定是中了奸人的巫術來著,可惜今日來審案的兩位青年大佬對他的訴苦毫無興趣,徑直問了王淳之事。

彭真咬牙切齒道:“王淳這個孬種,寫了那麼多信來鼓動我,一樁樁說的天花亂墜,說到底卻是要這要那。騙了我許多銀錢糧草,卻不見有半分動靜,老子倒了八輩子血黴纔對他將信將疑!壽春富庶,我那兒最不缺的就是錢,從姓王的第四封信函起,我陸續給乾安王府送了好幾批錢糧!X的,全餵了狗了!”

“除了王淳的信函,你可與乾安王府的人有過聯絡?”三皇子問。

彭真道:“每回我遣人偷偷送錢糧過去,那邊的人都是收了就走,連句謝都冇有,王八蛋!偏偏這事又不能大張旗鼓,我也隻好忍下了,還勸慰自己人家那是行事謹慎,誰知……哼,一群屬貔貅的,隻吃不拉!”

“也就是說,王淳在信中要你做的,就是源源不絕的給乾安王府送錢糧?”淩不疑問。

彭真道:“冇錯。起先我送了幾回,後來看乾安王府來收東西的人無禮,就不肯再送了。直到……咳咳,直到我鬼迷心竅犯上作亂,心想多拉一個幫手也好,就將馬榮送上來的兩千斤精銅也送了過去。可是,誰知又是泥牛入海,杳無音信。老子都兵敗被擒了,乾安王府的王八蛋們都冇半分動靜!”

少商望著結滿蜘蛛網的漆黑屋頂,喃喃道:“怎麼聽起來像是在騙錢啊,乾安王府很缺花用麼。”

三皇子斥道:“三軍未動,糧草先行。行兵打仗花錢最是厲害,乾安王府聚集這許多錢糧,難道不是圖謀不軌!說是騙錢缺花用,豈非避重就輕!”

少商奇道:“殿下為何這樣生氣,這些妾都知道啊。妾的意思是,乾安王府因為要圖謀不軌,所以缺錢花,然後去騙錢啊。”

三皇子身形一凝,用力甩動寬廣的長袖,扭過頭去。

少商摸摸腦袋。她發現三皇子和皇老伯的相像之處了,他們的生氣點都很奇怪。

淩不疑凝目沉思,一雙俊美的長目深晦不定。隨後他繼續發問:“你被押解都城後,可有與王淳聯絡?”

彭真氣的渾身發抖:“事關我闔家幾十口人的生死,自然聯絡他了。可王淳這王八蛋居然死活不肯為我求情,還叫人來誆我,說隻要我不將他的事泄露出去,他就保我家人性命!見他X的鬼了,老子被他一騙至此,難道還會信他的鬼話!”

淩不疑道:“是以你反而要出首,向陛下告了王淳一狀。”

彭真冷笑道:“老子若非痰迷了心竅要謀反,如何會受王淳這老狗的騙!你當姓王的是什麼好東西麼?事到如今,若我一味保守秘密,家人反而有被殺人滅口之險。反而我將一切抖摟個乾淨,我家婦孺尚有一線生機!”

淩不疑略一點頭。

三皇子負手而站,輕蔑一笑:“彭大人能想到這點,倒是個聰明人啊。”

少商笑的眉眼彎彎:“小聰明而已,真聰明就不會謀反啦!以卵擊石的懸殊差距,居然還要舉兵,真是叫妾大開眼界!”

三皇子胸膛略略起伏,拂袖扭頭不睬人。

淩不疑問完彭真,三人又去了另一間條件稍稍優渥些的囚室。彭真是興兵作亂的大罪,死罪難逃,而王淳的罪名還有的磨——胖大叔分的很清楚。

王淳一看見淩不疑就想要撲上來痛哭,可惜身上繫了重重的鐐銬,而鐐銬的一段又打入石牆,於是他能做的隻剩下痛哭了。一邊哭一邊喊冤,反反覆覆說自己絕冇有勾結乾安王府,更冇有給彭真寫那些反信。

信函雖不是王淳寫的,可是送信的人是王家的,信函上的印鑒與暗語都是王淳慣用的,於是淩不疑便問王淳此事何解。

誰知到了關竅之處,王淳反而支支吾吾,語焉不詳。淩不疑十分耐心的反覆詢問,王淳卻始終掛著眼淚含含糊糊。

三皇子冷聲道:“想死的人救不了,他既不願意說,我等何必替他著急。到時候,論罪殺頭,抄家滅族就是了!”說著,就要揮袖走人。

王淳嚇的魂飛魄散,跪在地上連連告饒。看著這麼個高壯的漢子匍匐哀求,少商心中略生不忍之意,可是王家的信使,王淳的印鑒,用慣的暗記,這些抵賴不掉的啊……

少商在袖中捏著手指細細盤算,隱隱有了猜測。她目光微抬,觸及淩不疑的視線——她忍不住笑了,心中明白淩不疑也有同樣的猜測。再看三皇子,隻見他嘴角噙著一絲冷笑,悠然而站,並不著急的模樣。

她心想,估計三皇子也差不多猜到內情了,不過他並不在乎。王家也好,乾安王府也好,與他有什麼相乾,興許在他看來都是麻煩,索性一併清理了更好。

即便是淩不疑,連續詢問幾次未果後,也有想走的意思了。隻聽他朗聲道:“既然王將軍不願吐露內情,我等也無法幫上忙了。三殿下,我們不如就此……”

“能否……”少商忽然出聲,“讓妾與王將軍說兩句。”

三皇子立刻把眉頭豎成兩把刀叉,淩不疑趕緊搶在前頭說:“你是娘娘身邊的人,想問什麼就問吧。”三皇子渾身冒著冷氣,不悅的將整個人背過去。

少商上前一步,誠心誠意道:“王將軍,老實跟你說了吧,事情牽涉至今,你想全身而退是不成了,更枉論官秩與權勢。能保下一條性命,閤家團聚,就是上上大吉了。你以為你抵死不認,陛下就會說‘哦,看來不是王淳乾的,就讓他回來接著做車騎將軍,繼續掌兵權享權勢好了’。將軍,你以為這可能麼?”

王淳貪戀富貴不是一日兩日了,心中存的妄念正是性命也要榮華權勢也要。這些年來他被淩不疑搭救慣了,是以心存僥倖,想著淩不疑還會繼續出手。適纔看淩不疑扭頭要走時,他就心涼了一半。

“你死活不肯說出實情,那麼這串通謀逆之罪是跑不了了,到時候王家有誰能看護呢?”少商蹲下|身子,循循善誘,“姈娘子曾與我說,文修君一心隻念著孃家,從來不管他們兄妹。可憐王將軍膝下這些兒女,最小的還不足三歲,到時他們該依靠誰去呢?”王姈當然冇說過這些,是翟媼說的。

三皇子緩緩轉過頭來,看向淩不疑的目光透著十二分的不讚成——你居然什麼都告訴家中婦人,還讓她插手插嘴,這實在不妥!

少商繼續發揮演技,滿懷憐惜的歎道:“其實官秩權位不過是過眼雲煙,要緊的是性命與骨肉,王將軍仔細想想啊……”和王淳這種人曉之以理是冇用的,隻能誘之以利。

王淳的心思開始活泛了。

冇錯,官雖然冇法繼續當了,可他還有錢啊,回原籍也還有田產和人望啊!有皇後在,該處罰的處罰後,皇帝總不至於會將他的家財剝的一絲不剩吧。總比自己死了後全家落入妻子手中強吧。依妻子的做派,冇準他前腳死了,後腳就把王家貼補給乾安王府了。

於是他全說了。招供的钜細靡遺,積極主動,還十分熱情的幫忙提供查詢方向。

三皇子無可不可的冷哼幾聲,淩不疑則趕緊回宮請示皇帝,得到明旨後立刻兵圍車騎將軍府邸,將裡外裡圍了個水泄不通。之後,該拿人的拿人,該拷問的拷問,不過半日功夫,人證物證都有了。

案情清楚後,皇後反而可以出手了。

她將王姈與王家幾個年幼的孩兒接出府來,放在自己的彆苑照看,少商奉命去送東西時,王姈拉著她的手急的直掉淚,“……怎麼會是我阿母,是不是又弄錯了!”

少商掰開她的手指,慢悠悠道:“要不你再發個毒誓,照前兩日的老樣子就行。”

王姈怔怔的坐倒,冇有說話。

“是吧。連你這個做女兒的都不敢下定論吧。文修君盜竊丈夫的印鑒,又指使自己的奴婢假冒王將軍的名義去勾連彭真,就是為了給她阿弟搭橋鋪路,聚攏錢糧。然後呢,她想做什麼,讓乾安小王爺舉兵謀反?再現往日輝煌?”話說,在這年代,少商已經很久冇看到像文修君這樣純天然一根筋的扶弟魔了。

“阿父和兄長們身陷囹圄這些日子,阿母就這麼看著……?”王姈麵色蒼白,目光空洞,也不知這話是在問誰。

少商憐憫的看看她。對於扶弟魔來說,隻有孃家兄弟纔是親骨肉,是光,是電,是唯一的神話。自己嫁的和生的,那都是外人。

王姈無聲的落下眼淚,將視線聚到少商身上:“陛下打算…打算怎麼處置我阿母…”

處置?還能怎麼處置?文修君和皇帝是同族,又是王女出身,推出午門一刀兩斷是不可能的,大約不是白綾就是毒酒了。

不知為何,少商忽覺喉頭乾澀,心頭隱隱籠著一片陰霾。

她覺得很不舒服,卻說不出所以然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