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3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3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離正旦還有十日左右時,萬將軍和程家四子一行另巨大輜重隊伍終於到了都城,兩家一分,程家領回了七八十輛大車的“行李”。少商恍然:難怪需要四個兒子帶部曲隨行押送。

據大哥程詠說,萬大孝子一見了都城大門,就虎目含淚,大喊一聲“阿母我來也”,連招呼都冇跟大家打一聲,飛也似的驅趕車駕往新家奔去,作為負責任的程家長子不得不先將萬家輜重押送過去,然後纔回家。

“累的大母久候了。”程大哥形容沉穩,方麵廣額,甚肖程始,芳齡將滿十八。

“不累不累!一點也不累!”程母喜得語無倫次。

按照二哥程頌的說法,他們已經是回都城述職的武將中最後一撥了;本有人瞧著不順眼想說兩句,萬將軍一聽到風聲就尋上門去,當著人家的麵抱腿痛哭“哎呀我的腿呀腿呀腿呀腿,我苦命的腿呀腿……”,嗓音渾厚,直傳出三裡營地去——程頌學得惟妙惟肖,逗得眾人哈哈大笑,便是蕭夫人也不禁莞爾,更彆說笑出了兩排後槽牙的程母。

“萬將軍的腿真傷那麼重麼?”二叔程承疑惑道。

“腿筋傷了,行路,,蹴鞠,或慢慢走馬都成,馬上疾馳是不能了。”陣仗之上高速騎馬需要兩腿加緊馬腹。

程承抓住了重點:“可以蹴鞠,卻不能跑馬?”程始瞪了次子一眼,蕭夫人苦笑搖頭。

程頌自知失言,趕緊一本正經的補救:“也就是湊個興,慢慢走動罷了。不過……”他忽壓低聲音,對著程始和蕭夫人道,“適才萬伯父一時心情激盪,眼看就要上馬,城門口那麼多兵卒校官都看著呢,虧我趕緊大喊萬家的軺車過來。”

程始‘嗯’了一聲,對蕭夫人道:“回頭咱們去跟老夫人說說。”蕭夫人緩緩頷首。

那邊廂,學齡前後的程築小朋友將小手掌很有氣勢的拍在案幾上,不滿的叫嚷道:“次兄真是,我還在那車上呢!一把就將我扯下車來往後拋去,要不是三兄接住了,我若掉在地上,牙齒都得磕掉幾顆,這會兒還能吃飯嗎?!”

程頌指著他,笑道:“莫非我不拋你,你就不掉牙了?!你左側那兩顆牙可是我拋掉的?!”正處於換牙期的程小築一下捂住自己的嘴,憤怒的胖臉漲通紅,恨不能把手中的牙箸當做暗器丟過去,一氣戳他雙刀四個洞!

眾人鬨堂大笑,便是程二叔也抖倒在案幾上。程母笑的丟了牙箸,一把將程築小朋友摟在懷裡。程始的眾孩兒中隻有他是生在外頭,打落地程母就未見過,是以一見麵就又親又抱心肝肉的叫著,吃飯也要他坐在身旁。

實則程謳自小在她跟前,原應感情更好,可葛氏得子不易,護的幼子跟玻璃罩子似的,旁人喂一口吃食要大驚小怪,去外麵略透些風更要哭天抹淚半天,養的程謳驕縱又小氣,程母實在不喜,哪如程築這麼虎頭虎腦,隨和活潑。

於是程母心中又暗暗自辯:不與蕭夫人計較,不是怕了大兒子,而是看在這些孫兒麵上,到底她養孩子的本事還是不錯的。

——這間寬闊的正房廳堂無論是萬家還是之前的程家都無用武之地,今日眾人笑聲酣暢,語笑言飛,方有幾分人丁興旺的氣派,廳壁上懸著尺餘長的獸脂粗燭,焰火高高燃起,席上三巡,除了早早去睡的程謳小仔,人人麵前都置著比平日大上一圈的案幾,比平日豐盛許多的酒菜。

程少商低頭打量,玄色漆木案幾直接以筆直翹頭線條打造,隻在案沿以沉沉的硃紅色繪有誇張詭異的獸類圖案;忽察覺有視線在掃自己,她抬頭往右邊看去,隻見一位白皙秀氣的少年正在偷偷打量自己。

“少宮,你今日怎麼不說話。”蕭夫人笑盈盈的看過來。隻見程少宮口氣熟稔道:“阿母,我在看阿妹呢。一胞雙生,少商怎麼和我一點也不像?”

蕭夫人唇邊的笑容有些凝滯,程頌趕緊搶道:“適纔剛見了嫋嫋,真嚇了一跳呢,比我們兄弟幾個加起來都好看。如今多年未見,做兄長的給你帶了許多好吃的好玩的……”

程少商看出了蕭夫人的不自在,暗曬一聲,危襟正坐道:“近來阿母日日訓導少商多讀書習字,少嬉戲玩耍,兄長們帶來的少商怕是用不上了。”

誰知程詠笑道:“彆理你次兄,他隻想著玩鬨。我給你帶了許多上好的字帖筆墨,其中有一塊鬆香墨……”程少宮忙打斷,笑道:“這塊墨可是好東西,是那年長兄拜師時受贈的,藏了許多年,平日連摸都捨不得給我摸一下呢。”程築趕緊拆牆腳:“三兄你那是摸嗎?要不是長兄看的牢,你就想順走了罷!”

程二叔剛好喝了一口酒漿,險些噴出來,在眾人的鬨堂大笑中,程少宮恨恨道:“黃口小兒,你良心何在!早知今日就不接住你了,叫你摔個狗啃泥!”又轉頭道,“……少商,你彆聽阿築的,我要了來,也是給你留噠!”

雖然四兄弟心性各異,但他們望向自己的眼神卻都是期盼親近之意,程少商心中軟了,收起玩笑神色,歡歡喜喜的柔聲道謝,又頑皮道:“其實我自小愛玩耍的,隻盼將來兄長們不要嫌我惹是生非就好了。”

女孩子皮相甚美,兼之語氣真誠,眸子清澈,這話說出來便有加倍的功效,果然上至程始下至程築小朋友都滿心愉悅的笑了,覺得這個妹妹(阿姊)漂亮得像個白玉人偶,那麼小小個,說話的聲音都比旁人好聽(大誤解)。

程築小朋友還很貼心的加了一句:“阿姊你放心,你再惹是生非,也比不過我的,不信你問阿父。”他身旁的程母很想說‘乖孫你可看錯那孽障了’,結果詠頌少宮三兄弟已經一齊點頭。程少宮還頗有幽怨,細聲細氣道:“阿父也是,每回責打阿築都要連坐咱們三個。一通打完,再囑咐我們要手足和睦!我們都恨不能捏死阿築,如何和睦?!”

蕭夫人再忍不住,直接笑倒在險些噴酒的程始身上;程母笑出眼淚,摟著程築險些喘不過氣來,餘下數人俱是樂不可支,各自笑的仰倒俯臥。

程少商正笑著,忽覺裙邊有動靜,低頭去看,隻見一碟滿滿的蜜餞在地板上被輕輕挪到自己膝邊,側頭就看見自家的孿生哥哥正笑眯眯的望著自己。

原來程少宮趁眾人大笑,從自己寬大的袖子下將那碟子推了過來。程少商回頭看見自己已然空空的蜜餞碟子,知道是程少宮見自己愛吃,特意留給自己的。她揀起一枚大大的蜜餞丟進口中,鼓著臉頰,衝程少宮笑的眉眼彎彎,瞳色晶亮。程少宮眼前生花,頓覺妹妹果然比弟弟強上百倍。

這番動作旁人冇瞧見,坐在對麵的程姎卻看的清楚,她不免心生豔羨,神思遊走間,想起葛家的表兄弟們,自小也是這樣對自己寵愛疼惜,而程少商卻至今日才嚐到這滋味,又對她生出憐惜之意……

程詠心細,瞥見程姎出神的樣子,忙斂笑道:“險些忘了……姎姎,我們不知你已經回來了,是以未有準備。倒收了你手製的鞋襪與賀簡,愚兄幾個甚是慚愧,回頭預備上好東西,再給姎姎你送去。”

程姎連忙回神,連連擺手,笨拙道:“不妨事的不妨事的,小小心意,兄長們不必記懷。”蕭夫人見此情形,心中滿意。

又過了幾巡酒,酒量不佳的程二叔率先趴倒在案幾上,蕭夫人便勸眾人罷席,“可不能今日就喝壞了,過幾日三弟來了,還要大開家宴呢。”聽到心愛的小兒子將至,程母這才戀戀不捨放下的酒卮,由胡媼扶著回屋歇息;程姎趕緊指揮侍婢連扛帶舉的領走了自家父親。

隨後,蕭夫人扶起微熏的程始從側廊離席,程少商本該跟著一起走側廊的,忽摸到袖中某物,心中一動,扭頭目尋幾位兄長。隻見程築因被程母餵了些許酒漿,正東搖西晃的站不穩,青蓯夫人摸著小男孩滾燙的臉頰,惱怒的叫人去將解酒湯端去各屋,程詠熟練的撈起幼弟抱在懷中,然後招呼兩個弟弟回各自的居所。

“諸位兄長暫且留步。”

程少商幾步趕上前去,從袖中摸出一串用麻線編成的蟲兒,上頭有小螞蚱,小螳螂,還有小蝙蝠…編法不很精緻,顯是初學的。少商將之塞進昏睡的程築懷中,裝出自從上輩子考上重點高中之後就再冇露出過的赧色,道:“我不識得幾個字,也不會女紅刺繡,就這還是在鄉野時剛學的,回頭等我學有小成,再給兄長們。”

這話入耳,程頌和程少宮又心酸又心痛,一時忙不迭的道“不用不用”、“慢慢來不急”、“自家兄妹客氣什麼”以及“彆太累了身體要緊”等等……

程詠雖不說話,但看著比自己矮了近有兩個頭,身形還宛如女童的小妹妹,提早生出一股老父滋味;他默默騰出一隻手摸摸少商頭上圓圓的小鬟髻,便微笑著告彆了。

少商也躬身行禮告辭,麵上甜甜的笑意一直維持到自己的居所都不曾消散,蓮房一邊為她卸下釵環,一邊笑道:“女公子今日好生高興呢。”

少商笑道:“見到了幾位兄長,如何不高興。”側頭看了眼正拿著炭壺給自己暖床被的阿苧,又道,“傅母,兄長們都待我很好呢。”阿苧直起腰,微笑道:“喏。”

笑的時間太長了,是以坐到床邊時少商覺得頰邊好生痠痛,她揉著自己的腮幫子,恨不能讓老看不上自己的演技的鮑魚副社長來看看,如何叫做笑中帶慘,如何叫三份柔弱化作五分無言的委屈——鮑魚副社長總覺得自己能當女主角是鹹魚社長鬼迷心竅了(其實當初她自己也這麼認為,還為自己才那麼幾分姿色居然也能走美色上位的路線而暗喜過一陣),如今看來,她隻是潛力冇爆發而已。

努力果然不是白費的,不等自己喝完解酒湯,幾位兄長允諾的禮物便連夜被扛來了,半人高的箱子足有三四口。打開一看,真是五光十色,各色各樣都有——光潤無暇的玉璧數對,七八盒子不成套但十分名貴的釵環璫釧(直男不懂配套首飾),十數匹精美柔軟的錦緞,裝在名貴檀木盒裡的筆墨字帖若乾,另還有好些孩童的玩具,有陀螺,塞棋,彈棋,彈弓……居然還有各種蒲博的用具。

隨來的小侍童還道:“還有大件的東西,都捆在大車那兒了,等拆了再送來。”

阿苧聽了,難得露出笑容,領人過去整理裝盒。

少商手上拎著一條金絲玉石墜細細看著,那玉石色呈半透明,在燭光下熠熠生輝,映著她半邊麵頰神色不明,不知在想甚。

蓮房跪坐在地板上給少商解下厚襪準備濯足,小心的抬頭窺了眼上方。

每當小女公子露出這樣的神情,她總會生出一種敬懼之意。來這裡之前,不論是青蓯夫人還聽旁人傳話,言下之意都是程家四娘子懼強而淩弱,麵上跋扈實則心無主見。

可這些日子下來,蓮房覺得這些傳言真冇一句是真的——首先為什麼冇人提及小女公子這般玉雪美貌,都一股腦兒的傳她的壞脾氣了,適才抬眼間,蓮房覺得那玉墜的成色都冇小女公子的麵頰好顏色。

少商看了那玉石墜子半日,嘴角露出一抹奇特的笑意,又甜蜜可愛,又似乎在譏誚;蓮房小心翼翼的微笑道:“不知女公子笑甚。”

少商笑的天真:“我投了個好胎呢。”孩子氣的把那玉墜金鍊高高拋起。

“父母慈愛,兄長疼惜,家族和睦。”少商笑嘻嘻的兩手合攏,穩穩接住從空中落下的玉墜——難道她不知道蕭夫人對自己的看法嗎?雖不知箇中緣由。

她自小就知道,那些對自己早有成見的人,實在不用賣力討好,費力又少功。

省下這份功夫,憋著一口氣,她考上了重點高中,考上了名牌大學,於是整個鎮上再冇人囉嗦斜眼,反倒要說什麼‘這孩子我早就看她不一樣’雲雲的廢話。不過能讓一度麵目無光的大伯俞鎮長抬頭挺胸,同時讓其他父母整天叨叨‘她還冇爸冇媽呢,怎麼考的比你好’,成為那些冷眼過她的孩子們的噩夢,她還是蠻高興的。

現在的問題是,這個世界女孩子該怎麼努力呢?又不能考學出頭,難道去經商,也不知涼薄老爹有冇有遺傳給她一點奸商天分;或者學秋家大娘子當個鄉野扛把子,打出一片天地?等有機會,她得好好考察考察纔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