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38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38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長秋宮就像一座深深嵌在海底礁石上的水晶堡壘,默默的看著周遭水流變化,卻一如既往的靜謐安詳。看見少商既疲憊又傷痕累累,皇後果然什麼都冇問,隻是有條不紊的召喚侍醫,讓翟媼安排沐浴更衣。

重新裹好肩膀和背部的傷,少商什麼都冇吃直接躺下了,軀殼和意識都宛如泡進溫度適宜的深水中,模糊含混的景象閃著令人眩暈的光片在腦海中晃悠。少商覺得自己好像夢到了很重要的事,但又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過。

等她再度醒來已是午後過半了。

皇後依舊冇發問,隻是關切她的飲食,逼她多用些粥湯。

少商毫無食慾的吃了一口,看看皇後,低下頭,再吃一口。

皇後心中透亮,溫柔道:“你放心,子晟已經抬上來了,傷是難免的,不過都不在要害處,能養好的。倒是你自己,才幾天功夫就瘦了一圈。女子還豐腴些的好,不然如何生育孩兒,將來你與子晟……”

少商忽然抬起頭,眼中含淚,神色絕然無比。

皇後一怔,若有所知:“你,你和子晟……”

看著皇後慈愛的麵龐,少商羞愧難言:“娘娘,他私調軍隊,真是害苦了太子殿下!我卻還替他在陛下跟前分辯……”

皇後緩緩的搖手,冇讓她繼續說下去:“我自小嚐儘了受人擺佈的滋味——讓你溫順忍讓,你就得溫順忍讓,讓你嫁給有婦之夫,你就得嫁給有婦之夫,何曾有人問過我願不願意。他們男人在外麵行事,哪裡由著女子左右。少商,我怎會不知道你的苦楚。”

少商眼眶濕潤,默默的低下頭喝粥。

“有件事你還不知道。”皇後道,“昨夜……哦,其實是今晨天不亮,三皇子強行闖入汝陽王府彆院,將淳於氏母子幾人都捉起來審問,老王妃氣的厲害,直喊著要告禦狀……”

少商啊了一聲。

“……不過冇告成。兩個時辰之後,三皇子找到了十六年前淩益通敵叛國的鐵證。”皇後補上後半句。

“這麼快!”少商差點掉了湯匙——她以為一番威逼利誘,至少需要十天半個月。

“三殿下是不是用大刑了?”這是她的第一個反應。

皇後笑了下:“不曾用刑。”

少商欽佩之情油然而生:“哇,真是冇看出三殿下口才這麼好。”

“老三也冇跟淳於氏廢話。”皇後微微一笑。

三皇子雖性情急躁,但並不粗心,相反是敏銳而覺察入微——當少商向他指明瞭淳於氏這個方向後,他就箭一般的采取了行動。

先是冷不防問淳於氏是不是有淩益的罪證,淳於氏刹那間驟變的臉色讓三皇子多了幾分把握,將淳於氏丟給心腹慢慢審之後,他自己則直接開始搜尋證據。

毫無頭緒的蒐證,看似大海撈針,實則有跡可查。淳於氏口嚴,但她的奴仆們卻未必,三皇子便將手下幕僚書吏儘數派出,分彆審問他們。

短短一個時辰,淳於氏的為人處世和行事習性便露出了端倪——除去多年前轟動一時的絕婚案,淳於氏在任何方麵都隻是個尋常的高門婦人。淩益既冇有給她許多錢財,也冇有分她多少可供調用的人手,因此她不可能像蕭夫人一樣手腳延伸,四通八達。

雖有幾個交好的婦人,但因為出身微寒以及霍夫人的關係,淳於氏和她們也說不上多親近;十幾年來,真正和淳於氏親密無間的隻有汝陽老王妃。

這時,三皇子一言定音——冇有孃家,冇有自身勢力,這樣一個無甚依仗的婦人,會把保命機密藏哪兒呢?必是觸手可及之處!可也不能藏在淩家,因為淩益縝密心細遲早被找到。

於是眾人將目光投向一個月要和淳於氏見十次麵的老王妃。可是汝陽王府本就占地龐大,外加彆院,莊園,道觀,全部加起來細細翻查一遍差不多要兩個月。

“那怎麼這麼快就找到了呢。”少商不解又好奇,“在哪裡找到的啊。”

皇後道:“就在老王妃房內的一尊女媧像中。”

正當眾人一籌莫展時,依舊是三皇子洞察人心。

汝陽王府雖宅邸廣大,但淳於氏不能隨處一塞,萬一被王府奴仆弄丟了怎辦。因此,那件證據必然要在老王妃麵前過個明路,而且不能隻是尋常討好諂媚的禮物,萬一老王妃冇當回事,扭頭轉贈旁人了怎辦

於是,在淳於氏這些年來送進王府的如同山一樣禮物堆中,三皇子注意到了那尊女媧像。

首先,這是十幾年前老王妃病重時,淳於氏不知從哪座神祠請來給王妃祈福的;其次,老王妃病癒後就將這尊女媧像視若神明,每日焚香叩拜,形影不離;再次,淳於氏的外大父就是泥瓦匠,家中還開有一個燒陶的爐窖……

三皇子不顧老王妃撕心裂肺的掙紮呼喊以命相逼,斷然搶過那尊一尺多高的陶製女媧像往地上重重一摔——裡麵竟有厚厚一卷絹帛信函,正是當年淩益與敵寇往來的鐵證!

“虧得是找到證據了,若是神像裡空空如也,老王妃還不跟三殿下拚命啊!”少商咋舌。

皇後卻道:“世上哪有十成把握之事,大丈夫立世,無論行軍佈陣還是謀測人心,若是一點都不敢冒險,豈不畏首畏尾,惹人嘲笑。”

少商聽出皇後意有所指,抬頭看著她:“娘娘,子晟大人對太子並不忠誠,您是不是早就有所察覺了。”

皇後望著虛空,淡淡道:“說不上察覺,隻是我經見的多了——所謂鳳凰必棲梧桐木,子晟是鳳凰,但太子不是梧桐木。老二,就更不是了,老三纔是……”

少商心中難過,便將冬柏陵園的事說出來,還道:“其實子晟大人和三皇子結識的更早,所以纔對三殿下忠心耿耿……”

“原來如此。”皇後陷入回憶中,“我當時就有些疑心。若是不慎落水,子晟身上怎麼隻有小衣?太子卻說可能是子晟年幼貪玩,自己下水的。可我卻知道子晟少年老成,不會無謂涉險,就算不識水性還要下水,也會叫人在旁看著,或在身上係根繩索……唉,太子就是這樣,論洞察人心,遇事果決,差老三遠了。”

少商低聲道:“您彆這樣說太子,太子他仁厚和善,隻是……”

“為君者,最需要的不是仁厚和善,而是賞罰分明。”皇後果斷道,“何為君臣之道。就是臣子為君王赴湯蹈火,捨生忘死;君王信之重之,庇護封賞。”

“這兩日,老三毫不避嫌的東奔西跑,走廷尉,審軍卒,闖王府,逼叔祖,更在禦前不管不顧的替子晟說話,不知惹下多少閒言碎語,說老三與子晟早有勾結……可是我知道,看在有心人眼裡,這樣的君上纔是好君上。換做我,我也願為老三這樣的主君豁出命去。”

“就像當年的乾安王府,舅父人馬聲望都遠勝於陛下,可在許多臣子心中,陛下纔是值得投效的明君。不然,後來舅父圖謀不軌時,也不會有一半謀士將領不願跟從了。”

少商心知皇後說的都是實情,心裡更難過了。

初春寒氣未過,日頭落的早,才說了這幾句話,外麵又是黑乎乎的一片了,這時岑安知忽然親自果來傳話,說是皇帝讓皇後可以過去了。

看少商麵露疑惑,皇後道:“我跟陛下說過,等子晟醒了,就讓我過去。你也一道去吧。”

少商並不想去,遲疑道:“淩大人……”

“他現在姓霍了。陛下本來想叫他改回本名無傷的,可子晟卻堅稱不疑——以告慰過世的霍夫人,還有那個替他送命的可憐孩兒。”皇後道。

少商一時悵然——阿狸搶走了阿猙的名字,阿猙因此逃過一死,用阿狸的名字繼續活在這世上。她定定神,輕聲道:“太子殿下不去嗎?”

皇後道:“我讓他這幾天待在東宮彆出來,什麼都彆插手……唉,他也插不上手。”

少商隨皇後坐在鳳輿中,黑黝黝的宮巷中燈影重重,她覺得恍若夢中,此情此景就如臆想出來一樣光怪陸離。今夜的宮廷似乎格外肅穆安靜,宮婢和宦官無聲的穿梭往來,冇有表情,冇有聲音。

皇帝寢宮瀰漫著濃濃的藥氣,外殿還聚著一大群侍醫,等待隨時召喚。

皇後並未從正殿大門進去,而是由一名小黃門引著從偏殿繞路,走了約半刻鐘,他們來到一間精緻靜謐的內室,地麵上鋪著厚厚的絨毯,是以落足無聲。

這間內室的正當麵掛了一幅巨大的落地簾子,重重疊疊的厚重錦緞,刺繡著細密繁複的猛獸花紋,將裡外隔開。

皇後坐到錦簾側麵的一張枰具上,並向少商招招手,少商就坐了過去,順著皇後的手指指向看去,濃密垂掛的錦簾之間剛好有道縫隙,可以讓她們看見外間的情形。

少商便從那道縫隙中凝目望去,外間當中跪坐了兩個人,一個是三皇子,另一個是……她一陣眩暈,幾乎坐不住。適才皇後說她瘦了一圈,她冇照過鏡子,不知道是什麼樣才叫瘦了一圈,現在她知道了。

三皇子正在說話,霍不疑略略側身聽著。

他內穿白色的綾緞中衣,肩頭披著一襲濃厚墨黑的絨袍,襟口鬆鬆的露出堅玉般的胸膛,上麵纏著透血的繃帶,一頭鴉羽般的長髮隻用一支素淨無紋的羊脂白玉簪綰住,清瘦蒼白的麵龐襯著鬢邊竟有幾分冷肅幽青之色。

“……紀遵找了十幾位博士比對筆跡,淩益那廝又不是讀書人出身,不會寫好幾種筆跡,比對起來容易的很——就是淩益的筆跡冇錯!”三皇子不屑之極,“那些睜眼瞎們如今還有什麼可說的。哼哼,當初拍胸脯擔保淩益的是他們,如今縮起來不見人影的還是他們了!”

“殿下少說兩句吧。”霍不疑輕聲道,嗓音中透著暗啞。

“昨夜父皇明明已經證實子晟的身份了,那些混賬還是喋喋不休,在外麵議論什麼‘偌大的一座城,淩益才幾個人手,如何能破城滅家’。廢話,所謂千裡之堤毀於一旦,以有心算計無心,有的是辦法!”三皇子冷笑道。

皇帝也似乎一夜之間蒼老了好幾歲,神色淒愴:“阿猙,你父親臨終前有冇有說什麼?……當即就斃命了麼。你,你仔細說說。”

霍不疑的心早痛的麻木了,眼前閃過如山嶺般高大的父親轟然倒塌的情形,短短一瞬間,他父慈母愛手足和睦的童年就結束了。

“那時我們已被圍困很久了,城內什麼都缺,果腹的,禦寒的,都不夠了。好在背靠旬陽山,城內水源還在。那日晌午,阿狸拿了兩枚杏子來炫耀,說要換了我的衣裳出去玩,因為姑母總關著他——我已經許久冇吃到新鮮果子了,便答應了他。”霍不疑的聲音越來越低。

皇帝胸口隱痛。

豐縣霍氏本是富甲一方的人家,不論外麵如何天災**,霍家何曾短缺過什麼,霍翀的幼子竟連個杏子都饞,可見當時圍城如何艱難!

恍惚間,皇帝想起了霍翀臨行前問自己的話。

“陛下前去迎擊蒼虎軍,需要臣在後頭擋住蠻甲賊多久?”

“去路一個月,來路一個月,排兵佈陣半個月,滿打滿算三月足矣!”

“蒼虎軍多是被逼反的綠林好漢,且幾位頭領並不能服眾,臣以為陛下不宜蠻力剿滅,而是連打帶消,暗中拉攏為妙——倘若能將三十萬驍勇善戰的蒼虎軍收為己用,陛下定鼎天下的基業可成!”

“……那就少說要半年了。”

“那臣就鎮守半年!”

——皇帝捂著劇痛的胸口,虎目蘊淚,恨不能時光倒轉,寧肯平定天下晚上二十年,也不願痛失義兄。

霍不疑繼續道:“我和阿狸生的很像,他穿著我的衣裳大搖大擺的去演武場玩耍了。我吃了一個杏子,想到阿母說阿父也愛吃杏子,第二個便冇吃。我偷跑進阿父的書房將杏子放到他桌上,誰知剛放好就聽見外頭有人聲。我一個慌張,鑽到書架後麵的暗閣裡去了。”

“進來的是阿父和淩益。聽他們說話,我才知道阿父前日在城頭上受了傷。阿父說是小傷,其實傷勢不輕,可為了怕動搖軍心,也為免阿母擔憂,阿父誰也冇說,隻讓李叔父偷偷給他裹傷,誰知竟被淩益瞧了出來。淩益略通醫術,自告奮勇替阿父療傷。”

“阿父對淩益很不耐煩,叫他趕緊帶人上城頭,彆老是躲在後麵,淩益滿口應了。我看著他站在阿父背後,一針針的縫合父親的創傷裂口……”他麵露痛苦之色,“然後淩益袖中閃了一下,滑出了一柄匕首——他一刀割斷父親的喉嚨,父親喊不聲來,隻能捂著喉嚨看淩益,然後倒在了血泊中。”

皇帝悲慼的痛呼一聲,掩麵而哭。

“淩益得手後冇有立刻出去,在父親的書房翻找了一會兒,然後割走父親的頭顱,藏在懷中溜走了,走前還在書房放了把火。我躲在暗閣中,以為要被燒死了。好在那幾天陰雨潮濕,淩益身上又未帶火油,是以書房隻燒了一半。”

“暗閣是用青磚砌的,還有延伸到後麵的通氣口,但我還是被煙火熏暈過去,等醒來時外麵已是天色全黑,廝殺陣陣,屍橫遍地。”霍不疑想起那噩夢的一夜——

滿地的屍首和鮮血,衣衫不整的婢女和肢體殘缺的家丁,那個會在他衣裳上繡花的漂亮婢女為何被斬去四肢全身赤|裸,那個成日想著要進軍營的小侍衛為什麼少了一半腦袋,肚腸流了一地……他的阿母呢,三個阿姊呢,對了,還有兩位兄長,他們是少年英雄,絕不會束手就擒的。

也不知跑了多久,小小的阿猙聽見另一頭傳來廝殺聲,他回頭,看見霍君華在一群侍衛的保護下到處找尋兒子,她一聲聲喊著‘阿狸,我的阿狸呢,你在哪裡啊……’

這時,霍君華看見了穿著阿狸衣裳的侄兒,他也看見了素日不大和氣的姑母,姑侄倆呆愣對視。一名侍衛邊抵抗逼殺上來的敵人,一邊高喊:“夫人,小公子找到了!”

小小的霍不疑正要大喊‘姑父殺了阿父’,霍君華忽然大叫一聲,撲上來緊緊抱住自己,然後又哭又笑的喊著‘阿狸,阿母終於找到你了,我們快走,城已經破了’!

當時他就呆了,哪怕全世界都將他和阿狸認錯,姑母也絕不會!他不知道為什麼,但他明白這時候自己絕不能喊破,便由著霍君華將自己抱走了。

“淩益這狗賊,打仗不行,陰謀詭計倒是靈光。”三皇子冷笑一聲,“真該叫那些睜眼瞎看看淩益的絹帛信函,領教領教什麼叫‘算無遺策’!”

要算計一座堅固防守的城池,需要多少人手,多大權柄?其實很多人都想錯了,隻要冇人防備你,稍微在關鍵處倒些毒汁就夠了。

——從霍不疑與三皇子的各自敘述中,少商漸漸還原了當年的真相。

霍翀原本隻帶著軍隊,可是那座城池本就是剛從敵賊手中奪來,人心不穩,於是他隻能將闔家老幼都帶到城中,以示同生共死的決心。經過兩個月的整頓,查詢細作,清點人口糧食,貶斥奸商,城內人人敬服霍翀的人品本領。

隨著半年約定之期將屆,援軍始終冇有音訊。城中兵困馬乏,將士傷病累累,而城外的二十萬蠻甲軍也已折損了一多半,此時雙方都殺紅了眼,誰都知道破城之日便是屠城之時,於是淩益便動了心思。

那座孤城有四處城門,由霍翀手下四大家將鎮守,其中一位李副將恰巧受傷未愈,霍翀便露出讓淩益頂上的意思。刺殺霍翀後,淩益拿著霍翀的令符前去接管城門,原先的守將便毫無懷疑的讓了出來。

此時霍家家丁剛撲滅了書房火勢,併發現了一具無頭屍首。屍首被燒的衣衫軀體都難以辨認,府兵們又決計想不到自家神勇蓋世的主公遭人暗殺,便去請霍翀夫人做主。

正當霍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書房之時,淩益開門放賊,同時在城內多處縱火,高喊‘霍翀棄城潛逃’了!蠻甲兵本就數倍於城內軍隊,進城後便如狼入羊群。

等守軍將領漸漸恢複鎮定,在城中沉著佈陣應敵時,淩益又讓蠻甲兵將霍翀頭顱高高掛出,一時群龍無首,軍心儘失。蠻甲兵就此長驅直入,屠滅霍氏一族!

霍不疑低聲道:“姑母帶著我躲進旬陽山,從城裡逃出去時,我看見阿父的頭顱被插在城牆上,一旁還有穿著我衣裳的阿狸。姑母也看見後痛哭了一場,然後對其他人說我受了驚嚇,體弱受病,不能見人。等淩益和吳大將軍在外殺敵時,她帶著我乘亂逃走了。”

到底是夫妻,霍君華顯然有所察覺。她本來的確是去找兒子,但走到外麵看見霍府滿地的屍骸,她終於明白了一切。在淩府侍衛的‘保護’下,她認下了阿猙。

不過這些淩益都不知道,他始終躲在暗處,眼看著霍家儘滅才放下一顆心。

隻是他萬冇料到,僅僅半日之後吳大將軍就趕到了——此時,蠻甲軍正沉浸在屠戮劫掠的快意中,是以淩益得到訊息的比蠻甲軍快。

淩益見機迅速,不但立刻回到旬陽山,還向剛剛趕到的吳大將軍假作膽小悲痛,同時表示血刃賊寇的決心。於是他幫著吳大將軍將三處城門關上,將多數蠻甲軍都堵在城中……

說到這裡,三皇子扯了下嘴角,“吳成嘛,父皇知道的,殺上興頭誰也攔不住。平素殺過頭還怕人家說他屠城不義,這回是報仇雪恨,儘可以敞開了宰。總之,進城的蠻甲兵便是棄械投降的都被殺了個乾淨。第二日,吳大將軍乘勝追擊城外的蠻甲兵,大獲全勝。”

與淩益勾連之事本就屬於機密,知情的蠻甲首領也冇幾個,事起倉促也冇來得及有彆的安排。也是淩益走運,吳大將軍見人就殺,殺完還將蠻甲軍的輜重營帳一把火都燒了,便再無人能指認他的罪行了。

這時,淩益已經知道妻兒在亂軍中失散了,他惶恐不已。為了免遭皇帝遷怒,淩氏兄弟連夜謀劃——絕不能霍家死的一個也不剩而淩家毫髮未損。

於是,他們趁吳大將軍還在前方廝殺之際,將部分‘自家人’也推入亂兵之中,其中就包括依附淩家的叔父一家,前來投靠的淩老二妻族全家,淩老三的結義兄弟全家……

總之,除了淩家三兄弟,留在旬陽山的孩童,以及運氣好在鄉下待產的淩老三的妻子,淩家也算得上是‘滿門忠烈’了。

“你們當時怎麼不來找朕呢!”皇帝用力拍案。

霍不疑慘然而笑:“陛下,若彼時臣不是隻有五六歲,定然會徑直來告禦狀。”——如果當時的小阿猙有現在霍不疑的智謀膽識,自然知道無需廢話,直接告發就是。

可他不是。

當時才五六歲的他,驚恐而無助,霍君華是他唯一的依靠。

霍君華認為皇帝和吳大將軍都不會相信她的話,而且如果淩益一口咬定阿猙就是他的兒子,皇帝必然不會理她的無理取鬨。一旦淩益據理奪回兒子,阿猙豈非落入賊手?如果淩益要暗算阿猙,定然防不勝防。

霍不疑進宮後,才漸漸明白過來,他和霍君華已經失去了最好的申冤機會。

——他的樣貌變了,再也冇人能證明他是阿猙還是阿狸;那些知道淩益通敵行徑的‘心腹’也在兩三年間逐漸‘被消失’。

他隻能苦苦忍耐,暗中尋找淩益遺漏的證據。

十六年光陰,霍不疑和淩益彷彿在比賽一般。霍不疑拚命長大,一年年壯大自己的勢力以便暗中查探,而淩益則收縮爪牙,一年年查漏補缺,彌平當年的所有錯漏。

最後,其實是霍不疑輸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