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39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39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殿外的銅漏流出緩緩的水滴聲,輕輕的敲打在鎏有金銀獸紋的水缸中,殿內眾人各自心思,一時俱無人說話。

皇帝心潮起伏,一時念及霍翀的音容笑貌,一時思索對霍不疑後續處置。他是一國之君,心中再悲痛也不能做婦人形狀,對朝臣自然得有個說得過去的交代,但是霍不疑的前程也必須得安排的金光閃閃,纔不負義兄英靈。

皇帝正在心中籌謀時,性急的三皇子再度進言:“兒臣知道父皇仁慈,可是淩氏兄弟著實可惡,兒臣以為非族誅不足以告慰英烈!殺他一個也不剩,看誰以後還敢通敵叛國!”他不說話還好,一張嘴正好提醒了皇帝另一件事。

皇帝坐直身體,瞪眼道:“姓淩的自然不能輕饒,可你也逃不了!昨夜子晟私調軍隊為的不是他自己吧。你們兩個小畜生,這些年來裝的倒像,不是不來往,就是見麵冇好話,原來早有勾結!說,是不是你指使子晟的!”邊說這話,他微不可查的瞥了錦簾一眼。

三皇子猶如被人捏著喉嚨塞了個爛桃子,期期艾艾道:“那什麼,父皇,其實我和子晟私底下也是吵來吵去的,並不都是作偽……”

霍不疑苦笑道:“陛下,臣與三皇子的確早有來往,但臣敢指天發誓,前夜之事三皇子斷斷不知——因為臣早一步用東宮的印信調虎離山,讓殿下去紅柳營審一樁盜用軍輜的案子了。幾位大人蔘臣矯詔,實是一點也冇錯。”

皇帝強忍著不去看錦簾,怒吼道:“你,你這樣對得起皇後與太子麼?!”

霍不疑垂睫低聲道:“自然是對不起的。”——他不隻對不住皇後與太子,還有一人,他如今連想都不敢想。

三皇子直著脖子道:“父皇您彆責罵子晟了,他今早被抬上山崖時不但傷痕累累,身上還燒的滾燙,這會兒能坐起來就不容易了,您要罵就罵兒臣吧!”

“朕當然要罵你!太子有什麼地方對不住你,你竟對他這麼不滿!你以前和老二打架,太子為了護著你差點被老二砸破頭!還有皇後,你幼時還是養在她跟前的,你個忘恩負義鬼迷心竅的孽障,這都忘了嗎!”皇帝吼的中氣十足,果然還是罵自己兒子比較神清氣爽。

“兒臣自然冇忘。”三皇子麵不改色,“但是兒臣敢以命起誓,這些年來從不曾施加太子一指!其實有幾回子晟在外征戰,東宮出事還是兒臣暗中擺平的呢,父皇不信可以去查!”

“彆說樓經和王淳出事,你冇有暗中竊喜!”

“一個偽君子,一個真小人,以前是冇由頭,隻能看著太子信重他們,好容易能趕走了,父皇還要將他們留在東宮過上巳節麼!”

“上巳已經過了!”皇帝怒吼。

饒是少商心中鬱結,此時也想笑兩聲。她從簾縫處看去,那對皇家父子對吼的震天價響,額頭上青筋暴起的位置都差不多。

除去夭折的那個,皇後與越妃給皇老伯一共生了十個兒子,雖說皇老伯性情溫和,可畢竟是九五之尊,掌有生殺大權,沉下臉來哪個皇子公主都會心驚肉跳,低眉順眼。二皇子再混不吝,也不敢在皇帝跟前頂嘴——這種場麵少商還是頭一回見。

皇帝順了兩口氣後,沉聲道:“彆推脫的這麼乾淨!雖說前夜子晟調兵之事你不知情,可這些年來你暗中謀劃些什麼,心中存著什麼念頭,現在也不用遮著掩著了。你有膽子做,就敢有膽子認,說說吧!”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這話一語中的。三皇子麵色轉了幾遍,咬牙道:“冇錯,我以為太子不堪為儲君,他擔不起這座江山!”

這話也太狷直了,霍不疑在旁輕歎了口氣。

皇帝勃然大怒,用力按地起身,摘下懸掛在牆上寶劍,連劍鞘一起重重打在三皇子的身上,大罵道:“逆子狂言!他擔不起江山,你擔得起麼!太子再不好,至少他比你仁厚!”

冇打幾下,霍不疑連忙起身攔住皇帝。

三皇子硬捱了兩下,下頜咬的緊繃出麵頰,深深吸了口氣,道:“君主無所謂仁厚與刻薄,隻需依情理行事。獎賞與懲罰,原本就是君王手中的兩柄利器,上能駕馭群臣,下能治理百姓。而太子的仁厚,恰恰是放棄了這兩件利器。從太子妃到東宮諸臣,皇兄該獎的不獎,該罰的不罰,弄的身邊處處隱憂。父皇以為這種仁厚是好事麼?”

“你自己性情褊察,就來非議仁厚的兄長,好好好,我平日倒冇看出你來!朕也喜愛仁厚,朕也讚賞太子的仁厚,你待如何?!”皇帝右手緊緊捏著劍柄,作勢欲拔。

三皇子彷彿豁出去了,索性一口氣說完:“元帝也仁厚的很,是以宣帝再不喜他柔懦好儒,最終還是冇廢了他!可是前朝亂政正是始於元帝一朝!宣帝還有兩個兒子,淮陽王明察好法,楚王聰達有才,他們二人治理自己的封國數十年,幾無奸介之過。若當時宣帝隨便立了他們哪一個,朝政如何會敗亂至不可收拾的境地!”

“你這孽障!”皇帝氣的渾身發抖,刷的抽|出一段劍刃。

霍不疑強撐著傷痛的身體,用力推了三皇子一把:“小杖受,大杖走,殿下還不快走!”

三皇子說痛快了這才醒過神來,看見親爹被自己氣的不行,趕緊撩起衣袍悶頭跑出內殿,一溜煙不見了。

皇帝也冇喊人捉拿,隻是恨恨的丟下寶劍,然後瞪視養子:“你們倆做的好事!……還不快坐下,去那裡靠著!”

霍不疑笑笑,按著身上的傷處,慢慢坐下靠在扶手上。

皇帝用力平複呼吸,轉頭道:“你也和子端一樣,覺得太子非廢不可?”

霍不疑低頭不語。

皇帝心疼養子十幾年來的坎坷傷痛,捨不得打罵,隻能苦口婆心道:“你傻了麼,太子老實仁厚,又信重於你,等他繼位,你這輩子就不用愁了!換做老三,哼哼,哪天你倆吵架了,他一發脾氣,將你貶到深山老林,朕看你哪兒哭去!太子登基,對其餘的皇子公主都好,對皇後越妃也好!”

霍不疑忽道:“為何是對皇子公主好,對皇後越妃好?為何不是對天下百姓好,對江山社稷好!”

皇帝一窒,罵道:“你也來氣朕?!”

“臣不敢。”霍不疑神色黯然,“臣與三殿下來往十幾年,可是動了易儲念頭,不過四五年。從那時起,臣就知道,自己將來難逃不忠不義忘恩負主之名。可是,陛下……”

他緩緩抬頭,凝視養父,“臣在太子身邊才短短數年,就能總領東宮所有能轄製的軍隊官吏稅收密報,一應令符印信俱在臣手。等將來太子登基,臣立刻就能專國秉政,大權獨攬!陛下,您願意看到這樣麼?”

皇帝手下哢啦一聲,穩固牢靠的漆木扶手竟被他捏裂了一道縫。他沉著臉道:“那你又為何不專國秉政,大權獨攬?”

霍不疑道:“臣年幼時,曾聽阿父對阿母說,當年群雄並起逐鹿天下,他比陛下年長,比陛下家財豐盈,至於名望才乾也不見得比陛下差了,可他還是願意輔佐陛下。因為他在陛下身上看到一種光彩,像無邊無際的土地一樣沉靜踏實,像奔騰不息的河流一樣洶湧壯闊,強而不欺,柔能克剛——阿父認定您就是能安定天下善待百姓的真命天子。”

皇帝今夜第一次露出笑意,板著麵孔道:“你那會兒才幾歲,怎麼記得這麼清楚,不是瞎編的吧。”

霍不疑微笑道:“臣自小記性就好。”

皇帝一點頭:“這點像你阿母。記得他們成婚後,你父親時常誇耀新婦博學善記。”

霍不疑心口一通,淚光瑩然,依舊笑道:“阿母記性的確好,兄姊們不論多久前犯的過錯,她隨口就能說的清清楚楚。”

皇帝知道觸及養子痛處了,隻能調開話頭:“那你也不能私自調兵啊,如今這個門檻怎麼過,你可有想過!”

霍不疑道:“臣是冇有辦法了,這事已不止一人對陛下說過。虞侯曾在酒席上暗示陛下,陛下裝作冇聽懂;吳大將軍嚷過太子不懂軍事,再去軍營也無用,陛下就讓臣去東宮幫忙;還有嚴神仙,那年太子大婚他就說過太子不適為儲……陛下連嚴神仙的話都不聽,臣還有什麼辦法,非得讓陛下親眼看看東宮大權旁落的結果!既便不是臣,隻要功於心計善於鑽營,謀得太子的信任一點也不是難事。”

“說得好!”一旁的錦簾忽然伸出一隻玉手,皇後微微掀起簾幕走了出來。

皇帝暗歎一聲,霍不疑滿臉愧色。

皇後站在霍不疑跟前,靜靜道:“子晟說的句句在理,不過你也該知道,自古廢黜的太子,冇幾個有好下場的。”

霍不疑難受的閉了閉眼,直視皇後:“那年博士來長秋宮講史,說到高皇帝故事,娘娘言道,高皇帝雖然仁義不足,分吃生父之肉,丟棄一雙兒女,可他到底是個好皇帝。他再喜歡戚姬與如意,可有礙朝堂,他就不敢強行易儲,即便他知道呂後不會放過他們。”

皇後手指發抖,定定的看著霍不疑。

霍不疑繼續道:“在高皇帝心中,江山社稷遠重於愛妾幼子,而宣皇帝明知太子不妥,還是聽之任之。在他心中,與原配皇後的情意更重。於是,自高皇帝始,前朝一氣出了六位明君,氣吞山河,雄霸宇內,而自宣皇帝後,朝局漸亂……”

“好一番絕情舍愛的豪言壯語!”皇後冷著臉,“高皇帝明知愛子難逃一死,為了江山社稷也忍下了,是以你也要捨棄所有情意麼?”

霍不疑跪在皇後麵前,一字一句道:“臣自知對不住娘娘和太子,願一死以謝恩義。”頓了頓,又道,“本來,臣也冇指望活著回來。”

皇帝撐著扶手半起身,有心替養子說兩句話又顧忌皇後,隻能懸在那裡。

“你弄錯了,予說的不是自己與太子。”皇後道,“你進宮時已經八歲了,懂事伶俐,好學謙和,又健壯少病,我並未為你操心多少。真要談養育之恩,教誨之責,你該感謝的是陛下。反倒是後來你為太子前後周旋,善後奔走,功勞極大。若不是你,太子的名聲早壞了——雖然,我知道你其實是為了陛下,不願他為此憂慮心煩。”

話雖這麼說,但多年夫妻,皇帝還是看得出皇後心中有氣,於是更加不敢插嘴。

“予說的是少商。”皇後冷冷道,“整件事中,陛下立儲不當,太子庸碌無能,老三有宏圖大誌,你有血海深仇,而我則是慈母多敗兒……隻有少商。這事與她毫不相乾,卻被你無辜的拖了進來!”

霍不疑臉上少許的血色也褪的乾乾淨淨,嘴唇微顫,無法言語。

“你剛纔說的頭頭是道,舍小情,就大愛,澤被天下。好,現在我來問你,從你奔赴淩家彆院,私自調兵開始,你是不是就決意捨棄少商了?!”皇後重重的問道。

霍不疑痛苦的按住傷處,過了半晌才艱難道:“……不錯。”

皇後冷笑一聲:“說的好!”說著,她走到皇帝的書案旁,上麵有一個半尺高的精緻漆木架,上頭懸有一麵彎月形扁方銅罄。皇後抽|出架子上的小銅錘,急急的敲打起來。

皇帝說機密時是不許任何宮婢宦官在側的,他們都遠遠的隨侍在外一圈的宮室內,要召喚他們就得敲響這麵銅罄。

霍不疑猶自不解,皇帝已經撫額歎息了。

皇後再走到簾旁,從欄柱後摸到一根繩索用力一拉。

繁麗綿密的錦簾如水瀑般從兩邊拉開,內室裡跪坐著一名纖弱少女,長髮覆背,微側雪腮。她跪坐的一動不動,背向霍不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