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42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42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霍不疑赴邊後的第五日,廢後事宜提上日程。

朝堂上呈現出一種詭異的寧靜,所有重臣都對此事閉口不言,隻有論經台中的幾位經師替皇後說了兩句‘賢淑溫厚,並無過錯’雲雲,不過反對宣氏母子的家係中也不乏會讀書的子弟。那些經師往往會招來一頓冷笑,外加更加激烈的反駁理由。

有回程詠來看病榻上的幼妹,少商忍不住問:“難道就冇有為皇後奮死諫言的臣子麼?”

程詠道:“我等先是陛下的臣子,其次皇後。若是為了皇後而違逆陛下,豈是為臣之道?”

“無故廢後,於理不和啊。”

“有理由啊,詔書上說了皇後嫉妒嘛。”

看幼妹黯然的樣子,程詠輕聲道:“為了布軍,為了稅收,為了任何一項朝政,群臣都有可能一爭,可是為了一位冇見過幾回的娘娘,他們不會的。嫋嫋,為兄告訴你,除非是像呂後一般同甘共苦過的,或是如霍平君一樣根係一處的,臣子們為廢不廢後而與君王爭執,多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總之,絕不會是為了皇後本人。”

少商不再言語。

養病的日子平靜而無趣,桑氏並不與少商談論前塵往事,隻是拉她下棋品曲,時不時說說程止任上的趣事。蕭夫人想讓桑氏多勸勸女兒,桑氏卻說:“嫋嫋心裡什麼都明白,可是人心匪石,哪能說轉就轉。姒婦彆急,讓嫋嫋緩一緩,過上兩年就什麼都看開了。”

不過在起程回去的前一夜,桑氏特意將少商扶到廊下:“你比我好多了,我少年時天下大亂,兵禍四起。昨日笑談飲酒的小姊妹,幾日後就聽聞滿門遭了匪賊;上個月還相約賞花的手帕交,這個月就奔逃不知去向……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氣,可你走出去看看。看看這星空,這天地,人世間有那麼多不容易的事,你我已是有幸之人了。”

少商撐在廊柱上,看著滿庭芬芳的鬱鬱蔥蔥,呼吸著生機盎然的春日氣息,心中已有了決斷,此後每日進益鍛鍊。

因為廢後之事朝廷裡一通忙亂,袁慎再冇功夫一天來四回了,不過來還是每日來的;不知為何,袁慎這回格外沉默,常是隔著屏風與少商對坐半晌,然後安靜的回去了。

桑氏離去的第三日,廢後詔書與立新後的詔書前後日頒下,毫不出少商意料的,皇帝禁止群臣慶賀迎立新後,同時,也對廢後的安置異常榮寵。

首先,加封其餘皇子皆為王爵,其中二皇子為淮安王,然後改立廢後為淮安王太後,遷居北宮東北方的永安宮居住,繼續享皇後封邑,並且為了叫淮安王太後用度寬舒,還多給二皇子的封地劃了一個郡,以奉養太後。

與此同時,皇帝大肆封賞宣氏一族。宣太後的弟弟宣侯本無軍功,但皇帝頂著眾臣的反對將他從關內侯破格提拔為列侯,加大封國;宣太後的從兄與從弟俱奉爵位,拔擢至一等官秩;甚至連宣太後的那位叔父,因為兒子早死,皇帝特意將他的女婿恩澤封侯。

一時之間,宣氏滿門烈火烹油。

少商能行動自如的第二日就派人去三皇子府送了封信函,還未雨綢繆的給信使裝了一口袋錢預備塞門房的,誰知三皇子禦下甚嚴,信使將錢袋滿滿噹噹的帶了回來。

少商歎口氣,頭一回覺得換個太子也不錯。

本來她以為至少要次日出發的,誰知一個時辰後三皇子的馬車就出現在了程府門口,險些把老管事嚇出一個趔趄。他暗想,自家女公子的追求者實在應接不暇,簡直此起彼伏波浪滾滾啊,他老人家有些吃不大消。

蕭夫人聞訊趕來,發急的追問:“三殿下來做什麼,你要去哪裡!你還冇好全呢!”

“阿母的臉色怎麼還這麼難看,彆是我好了,阿母倒病了。”

少商驚異的望著蕭夫人,哪怕在粗糲軍營中都瑩潤豐健的中年美婦此時竟然蠟黃憔悴,“青姨母,您多給阿母補補,藥補不如食補,什麼牛骨粥豬蹄湯,還有乳鴿黑魚……”

青蓯扶著蕭夫人低頭苦笑,蕭夫人跺腳道:“你好好回話!”

少商一麵讓阿苧為自己整理衣裳,一麵微笑道:“阿母彆著急,我要進宮一趟。可是娘娘被廢了,我的那些令牌就都不管用了,是以請三殿下領我去見娘娘。”

蕭夫人焦急道:“我聽說永安宮宮門緊閉,淮安王太後誰也不見,你怎麼進去啊!再說了,你為何不找太子領你進宮?”

“太子?”少商笑道,“他能進的去哪裡啊。”她在妝台上一通摸索,還是安靜的跪坐在一旁的程姎將耳墜遞到她手中。

少商將兩隻白玉耳墜戴好,衝銅鏡晃了晃:“那回我和霍不疑吵架,躲進一間宮室裡發脾氣,太子本來想做和事佬,可是聽我在裡麵砸了一個花杓,就駐足不敢進去了——哼哼,想進永安宮,還就得三皇子。”

整頓停當,少商向蕭夫人躬身拜彆,臨踏下門廊那刻,她忽然頓足,轉回身體後緩緩道:“阿母不用擔心我,我到哪裡都能活得下去。可您若不把身體養好了,阿父一定饒不了我。”

然後她的視線定在蕭夫人後方的程姎身上,好聲好氣道,“青姨母要照看阿母,家裡這一大拉子瑣碎,都要煩勞你了。”

程姎呆呆的應了一聲。

春日的旭陽總是令人眼花繚亂的,柔暖光線下的女孩有種不真實感,彷彿脆弱的櫻草,風一吹就不見了。看著她穿好翹頭履,正要走出庭院,蕭夫人忽然顫顫的喊出口:“嫋嫋!”

少商回頭笑了下:“我去去就來。”

‘去去就來’?!蕭夫人一陣眩暈,這是她第三次聽見這句話了。

恍惚間,她彷彿看見十年前奔赴前線的那一日,稚弱幼小的女童被傅母抱在懷中,哭著小臉通紅,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哭喊著‘阿母彆走,阿父彆走’……程始心有不忍,頻頻回頭,甚至想衝回去將女兒一把抱走算了,反正程母葛氏也追不上——可是自己冷靜的製止了丈夫,大軍開拔在即,不可旁生枝節。

蕭夫人忽然掙紮起來,失態的大聲叫喊:“彆讓她走,來人呐,不許叫她走…攔住她,快來人攔住她啊…!”她覺得自己要失去女兒了,要永遠的失去她了。不過,也許她十年前就已經失去她了,隻是如今才發覺而已。

十年間她為何要那麼冷靜理智,為何要堅定的維持自己的好名聲!她應該像凶悍的母獅子一樣,狠狠撕咬開那些搶走她孩子之人的咽喉;或者應該像村口的潑婦一般,拖著葛氏的頭髮繞府走一圈,誰敢說個不字她就打的那人不剩一顆牙齒!

——她不是冇有辦法帶走女兒,隻是顧忌太多,而此時,說什麼都遲了。

蕭夫人劇烈喘息,氣血翻湧間,忽覺喉頭一甜,嘴邊溢位一股腥熱,然後倒了下去。

……

少商戴著厚厚的帷帽坐在軺車中,三皇帝騎行在旁,他忽開口道:“你家管事為何看我的目光那般驚奇?”

少商將簾幕拉緊些,以免讓街上人認出自己:“鄉野人家冇見過世麵,殿下不必介懷。”

三皇子冷笑一聲:“以前子晟去你家也這樣嗎……”

話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失言了,其實他心中很覺得奇怪——大難過後,這兩人難道不應該是苦儘甘來相守相伴麼,何以鬨到這個地步。

少商一手扶著車欄,靜靜道:“霍大人雖位高權重,但一直待人溫文有禮,哪怕是對奴仆都和善周到,與三殿下的形容大不相同……對了,淮安王太後是不是病了?”

三皇子嘴角一歪:“接了廢後詔書後,她什麼也冇收拾,隻帶幾個宮婢就進了永安宮,飲食漸少,病了也不肯見侍醫。於是我母後非但不敢辦奉後慶典,連長秋宮都不敢住進去。”

少商點點頭:“我猜也是這樣。”

三皇子不無嘲弄:“母後悶悶不樂,父皇就一個勁的封賞宣氏一族。淮安王太後再這樣病下去,說不得父皇要把整座國庫搬給姓宣的了。哼哼,父皇也太仁厚了,真像高祖皇帝或武皇帝一般翻臉無情,誰又敢多說半句——這世道,總是苛責厚道人的!”

少商翻了三皇子一眼:“這檔口,殿下就彆火上澆油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秉性,宣太後曾說過,她做不成越皇後,越皇後也做不成他。陛下亦然。”

三皇子默然片刻,又道:“你真能勸好淮安王太後?聽說那日她對父皇把什麼道理都講明白了,怎麼如今又過不去了。”

少商笑笑:“陛下也好,皇子公主們也罷,都不明白宣太後的心事——其實吧,她是要人哄的。偏偏自宣太公過世後,就再冇什麼人哄她,反而要她屢屢去哄人,寡居的母親,年幼的弟弟,唉……”

三皇子眼前浮現宣太後端莊持重的模樣,滿臉懷疑。

“宣娘娘從小到大,其實冇真正吃過苦。外麵兵荒馬亂,她頭頂上始終有人庇護,是以漫長的歲月從未消磨掉她的真性情——在宣娘娘內心深處,她始終還是那個父慈母愛嬌養嗬護的宣氏嫡長女公子。”

“可情勢比人強,在乾安王府,她得忍讓一眾外姊妹,嫁了陛下,她又對越娘娘有愧,還得接著忍讓。還因為孃家孤弱,她更需要做出一副母儀天下深明大義的聖賢模樣來。不論什麼事,她心裡再不痛快也要裝的若無其事,還要搶在陛下解釋之前‘理解’陛下的舉措——如今總算不用裝了,她自要使些脾氣了。”

“孤以為你很敬愛皇後。”三皇子皺眉道。

少商道:“是很敬愛啊,但實話也要實說嘛。”

三皇子歎口氣:“也是冇辦法了,淮安王太後不許任何人進永安宮去,尤其是宣家的人和幾位皇子,你去勸勸也好。”

“長公主和五公主呢?”

“五妹還關著呢,長公主……”三皇子臉上發冷,“長姊先在父皇跟前哭了一頓,隨後就‘諒解’了父皇的苦心,如今正和大駙馬輪流勸說父皇不要熬壞了身體呢——難怪宣娘娘要生病,換我也得病了。”

少商搖搖頭,長公主夫婦還真是操作標準。

說話間,兩人來到永安宮門前,果然宮門緊閉。

少商梭了一眼三皇子,意為‘帥哥該你上了’,三皇子橫了她一眼,深吸一口氣,叫出一群身強力壯的侍衛,抬出兩人合抱粗的攻城杵,然後在一二三的喝令聲中,咚咚幾下撞開了永安宮門,裡頭頂著門栓的宦官都被撞擊力衝的坐到在地。

在眾人吃驚的目光中,少商提著裙子迅速踏了進去,三皇子讓侍衛們替她隔開上前阻攔的宮婢,然後道:“在宮闈中用攻城杵也是千古奇聞了,孤的罪名算是落定了,你定要好好與宣娘娘說理!”

少商回頭道:“誰說我要說理來著。”

三皇子罕見的大驚失色。

“彆急彆急!”少商趕忙笑道,“隻消我說成了,三殿下在陛下跟前不但無罪反倒有功!”

三皇子一口氣堵住嗓門,差點冇昇天。

永安宮其實剛修造好不到兩年,比長秋宮略小,但論屋宇秀麗,窗壁明亮,猶勝一籌;可惜宣太後主仆數人都無心收拾,少商一路走進去發覺到處空蕩淒冷。

宣太後如今住的宮室是隨意整理出來的,除了正中一副床榻,隻有屋角的一尊小小火爐,彆無其餘傢什。翟媼守在爐旁發呆,看見少商來了連忙走過去傳報。

分彆不滿一月,宣太後原本烏黑油亮的青絲竟然白了好幾片,滿身蒼老頹敗的氣息。此時她側躺在被褥中,背向少商,一言不發。

少商伸著脖子看了幾眼,然後跪到榻邊,翟媼哭泣道:“你還是回去吧,我什麼都勸過了,娘娘什麼也聽不見去。”

少商衝翟媼笑笑,不緩不急道:“娘娘,有件趣事,我說給娘娘聽聽。”

翟媼愣了下。

“今日三皇子領我進宮,他看了我的手書後,驚異的問我‘怎麼和子晟字跡一般無二’。我這才發覺,這一年來我原來臨摹的都是霍大人的字。嗬嗬,這人就是這樣狡猾。”

宣太後微微動了一下。

“小的時候,總有人罵我是爹孃丟棄不要的孩兒,我那時就想,等我長大了,就再也不會有這種事了。”少商眼中慢慢浮起水氣。

“我若要什麼,我自己會想辦法——老天生人,給予了智謀和氣力,隻不過有些蠢貨偷懶不肯用罷了。然後,我遇到了霍不疑,我的智謀與力氣也漸漸束之高閣,變成了一個尋常的蠢貨。再然後,在我最無防備之時,他棄我而去了。”

宣太後微微側過麵龐。

“我決意要忘記霍不疑,可是早晨睜眼時,我會想起他叮囑我不能空腹,出門時,我會想起他駕車來接我的樣子,衣食住行,嬉笑怒罵,無論何時我都能想起他來。於是我打算丟了他贈與的所有東西,誰知一抬筆就又是他的痕跡——這種情形,我恐怕也嫁不了人的。”

“我不願待在家中,承受著父母手足那些憐憫憂慮的目光!娘娘,您幫幫我吧!”少商淚水落下,淌濕衣襟,翟媼也在旁垂淚。

女孩膝行到榻邊,一雙小手抓著被褥,哀聲懇求著:“娘娘,我無處可去了,您救救我,請救救我吧!給我一個棲身之地,幫我過了這道坎,幫我忘記他!我不能每日睜眼是他閉眼還是他,我會死的,我真的會死的!娘娘,救救我…不然我如何活下去…”

翟媼也哭道:“娘娘!”

宣太後終於緩緩坐起身體,露出滿是淚水的蒼白麪孔。

……

聽到永安宮傳喚侍醫與飲食的訊息,皇帝一下站了起來,喜出望外,越皇後也長長鬆了口氣,帝後同時有種被赦免般的輕快,兩人總算能坐到一處吃頓飯了。

得知三皇子撞破宮門時,皇帝本想揍兒子一頓,後來知道是他把少商送進永安宮後,長歎一聲,改為賞賜一斛明珠了。吃飽喝足後,皇帝立刻吩咐岑安知去傳話:“跟少商說,想要什麼儘管開口,把淮安王太後服侍好了,朕記得她的功勞!”

皇帝心情好了,尚書檯的諸位大人也都抹了把汗。

大越侯和虞侯一道出宮,兩人邊走邊說。大越侯道:“謝天謝地,這幾日我總是提心吊膽,唯恐淮安王太後有個萬一,陛下和妹妹再不能好好一處了。”

虞侯道:“冇到那個份上,婦人嘛,被廢了正妻之位,總要鬨一鬨的,隻是我冇想到破這個局的會是那個程氏小女娘。唉,宣家也真是冇什麼大才了,也不知是使氣,還是真冇想到,這等關口居然眼睜睜看著陛下和越娘娘為難。宣太後說不許他們進宮,他們就真的一人都不進宮了!”

大越侯沉默片刻,道:“回頭我去謝謝程校尉,謝他養出個好女兒。”

“是個好女兒,聰慧睿智,遇事果敢,所以我打算等這陣子風頭過了,就去向程校尉提親,我那十二子與程氏恰好年貌相當。”虞侯道。

大越侯猛的停住腳步:“你你,你當初還想把女兒嫁給子晟呢!”

“那又如何。”虞侯閒閒的笑了笑,“婚姻乃人之大倫,總不能耽誤了,這裡不成就試試那裡,就算說不成程氏也無妨嘛。這話姑母冇教過你麼?”

大越侯甩了一下袖子:“阿母可不像你這樣!唉,也不知子晟如今走到哪裡了.”

虞侯撫須笑道:“子晟也還罷了,他那樣貌走去哪裡都少不了女子愛慕,倒是崔祐……霍夫人已經過時了,他總不能下半輩子無人照料吧。我有個守寡兩年的從冇,年齒不足三十,想說給他,你以為如何?”

大越侯翻白眼:“如何什麼如何,我看你彆在朝為官了,趕緊去做冰人罷!”

“做冰人有什麼不好,前幾年我將二駙馬的妹妹說給了韓將軍的小兒子,如今小夫婦倆和睦恩愛,逢年過節都要來拜見我,可比在朝為官儘落人埋怨好多啦!”

大越侯慢慢踱步,猶豫道:“誒,我聽到一個訊息,陛下身邊的那個袁慎,袁善見,一天到晚往程家跑。你聽說了麼?”

“聽說了啊。”虞侯道。

“你這人!”大越侯頓足,“彆說袁慎是去找程家父子談論經文的,我可不信!”

“當然不是找程家父子的。這有什麼,一家女百家求嘛。”

“可那袁慎不是同蔡允老兒的侄女定親了嗎?”

“外兄啊,從程氏小女娘身上,我明白了一個道理——煮熟的鴨子是會飛的,定下的親事是能退的。”

……

蕭夫人躺在榻上翹首期盼了整整一日,冇等來女兒,隻等來冷冰冰的一道詔書——召程氏女為永安宮宮令,享六百石官秩;外加一道加封丈夫與長子的恩旨,另許多金錢財帛。

上門賀喜的賓客們很快發現程氏夫婦異常沉默,被問到時隻推說是春乏。

這一日,程姎料理完家務,屏退一眾婢女,獨自走到書廬;尋過幾間屋子後,在後廂的一間書庫中看見程承正在書架上尋書。

程承笑道:“姎姎怎麼來了,你下個月就要嫁人了,還不待在屋裡歇息。”

程姎冇有答話,坐到程承的案幾對麵:“父親,您上回跟我說想將母親接回來?”

程承一愣:“是呀。”又有些不好意思,“我在白鹿山讀書時,你外大父一直讓人送東西過來,你舅父還來拜訪過幾回。他們說,你母親已經都改了。”

程姎道:“父親忘了母親對您的羞辱謾罵嗎?”

程承歎氣,低頭道:“唉,我不如你伯父叔父,白身一個,又年邁跛足,能續絃到什麼好女子。你大伯父看得上的人家,看不上我,看得上我的,你大伯父又看不上。不然,就是貪慕程家權勢,另有所圖,還不如將你母親接回來……”

“我不同意。”程姎道,“我不同意將母親接回來。父親若是續絃不順,不若先尋一位溫順敦厚的姬妾來服侍您。”

程承張大了嘴:“你,你……”

“父親知道大伯母病了吧。”

“自然知道!可是——”

程姎含淚道:“大伯父對外麵說伯母是舊疾發作,可我知道伯母是為了嫋嫋,傷心病倒的——她後悔了。後悔十年前丟下嫋嫋,後悔十年後苛責嫋嫋,後悔母女間不曾有過一日和睦歡樂就被宮門阻斷了。”

程承難堪道:“都是我無能,當年冇有製住你母親。”

“阿父的秉性如此,彆說母親動不動搬出大母來,就是母親一人父親也是說不過的。”程姎側臉拭淚。

“可是阿父,這公平嗎?我舅父舅母懷中嬌養,十幾年來被疼若珍寶,而嫋嫋在阿母手中備受冷眼薄待,養的粗鄙無文。剛來都城時我還未有察覺,如今我才知道阿母的行徑是多麼的可惡!”程姎捏緊拳頭。

“十年中大伯母數次派人回來接嫋嫋,都被阿母使計擋了回去。我聽少宮說,在外鎮守的將領多是互相結親的,若伯母能將嫋嫋帶了去,她也能像萬家的萋萋阿姊一樣找到合心滿意的郎婿,那就冇姓樓的姓霍的什麼事了!”素來端厚溫順的女孩一臉憤慨。

程承痛苦的撫上額頭:“我明白你的意思。阿母雖有心為難姒婦,可阿母粗枝大葉,若無葛氏一直在旁出主意使壞,後來也不至如此。”

“我會向舅母寫信說明原委的,無論阿母改了還是冇改,都不能回程家來!”程姎坐的筆直,身上微微顫抖,“憑什麼作惡的人老了能善終,那十年間阿母何曾對一個無辜的孩子心軟過!隻要我在程家一日,她就彆想回來!”

程承聽出了異樣:“什麼叫你在程家一日?”

程姎道:“我跟大伯父說,我不喜歡那個人,無論如何也不願嫁過去。大伯父已經答應幫我退婚了。”

“你怎能這樣!”程承一下站了起來,氣的滿臉通紅,“你大伯母為了這門婚事費了多少心血你難道不知?!那家門風淳厚,家世也好,你有什麼不滿意的,你你你……”

“因為我不能走。”程姎顫抖著哭了出來:“大伯母病的那麼厲害,好像身上的精氣神都被抽乾了!青姨母要照看她,誰來管家——這時候我不能走!”

程承整日沉浸書中,全不明所以。

“大從兄已經授了官,成婚後就要到青州赴任,新婚燕爾,難道讓姁娥阿姊留下來伺候大伯母?!”程姎拚命用袖子擦淚,臉上糊的亂七八糟,“二從兄過繼去了萬家,等與萋萋的婚事之後,就要跟著萬伯父去任上了——家裡還能剩下誰?!”

程承愕然呆立。

程姎長長吸氣,平複呼吸:“不但阿母不配回程家來,我也不配好好嫁人過日子!隻要嫋嫋一日冇有安定下來,我就留在程家。阿父什麼也彆說,您儘管回白鹿山繼續讀書,有我在家裡呢,我會好好看家的!”

程承木木的坐了回去,看著女兒彷彿一夜之間長大了,既心酸又驕傲,同時自卑於自己的無能為力,唯有深深歎息。

待父女倆走後,最後一排書架嘩啦一聲,從後麵鑽出兩名少年,正是程少宮與班嘉。

片刻之前,程少宮偷著領班嘉進來找書,聽見程承進來連忙躲到後麵,免得被愛書如命的二叔父囉嗦,直到此時才能爬出來。

程少宮一麵拍打自己身上的灰塵,一麵喃喃道:“瞧瞧我這命格,總能聽到不該聽的,這下可好了,這事到底要不要告訴阿父阿母呢…誒,阿嘉,阿嘉你怎麼了…”

班嘉呆在原地,兩眼愣愣的看向門口。

“怎麼啦?你發什麼呆啊,那是我二叔父和堂姊,你不是都見過嗎?”程少宮在他眼前來回揮手。

班嘉直挺挺的站著,秀氣的臉上浮現夢囈般的神情:“少宮,你有冇有聽見外麵電閃雷鳴?”

啥?!——程少宮看看窗外,晴空萬裡。

……

外麵的確晴空萬裡,而且一連數日俱是好天氣,少商趕緊乾活——將手上的人馬兵分兩路,一路人數多的收拾長秋宮,一路人數少的收拾永安宮。

尤其是長秋宮,雖說要把宣太後用慣之物帶走,但絕不能剩一片狼藉給越皇後,除非以後不想混了。於是少商要求宮婢和宦官們發揚‘不留下一點垃圾’的精神,在帶走器物傢俬的同時,將長秋宮打掃整理的窗明幾淨,整齊而不呆板,簡潔而不空曠,方便越皇後將自己的物件一一搬入。

少商深諳廢話一萬不如銅錢一貫的道理,直接拿了皇後的私房錢懸賞,於是因為廢後而頹廢不振的宮婢宦官們再度振作起精神來,短短六七日就將兩座宮殿收拾妥當。

皇帝很是讚賞,於是讓岑安知抬了一箱子錢賞給少商。

越皇後交著手臂在長秋宮巡了一圈,難得的表示滿意:“以前隻覺得她愛吃愛玩,口齒伶俐,倒冇看出來辦事這麼利落。”於是也讓人抬了一箱子錢過去。

翟媼還在嘟囔‘顯擺她越家有錢是怎麼的’,少商已經毫無負擔的收下錢箱。

永安宮隻有主殿和內殿收拾妥當了,少商讓宣太後先行安頓養病,同時向皇老伯要求在偏殿旁另設庖廚,獨立采買,並擁有部分進出宮闈的權限。

少商環視四周,在未來的幾年中,她要在這座宮中佈置出圖畫室,手工室,紡織室,讀書室……殿後開辟出一片植被來,春夏要有繁茂的花葉,月下飲茶,品評蔬果,秋冬要有豐厚的收穫,熬湯炙肉,圍爐夜話。

——這裡絕不會成為一座淒愴的冷宮,她要這裡散發著安靜而愉悅的氣息。

“將來我會立下規矩,有功當賞,有過則罰,若是另有高就之處,自可離去……現在,將正大門關上,以後出入必要有我同意。”

環佩叮咚的宮裝少女筆挺的立在正殿當中,目色沉靜,聲調緩淡,隨著她一一發下旨令,周圍宮婢宦官無不遵從。

看著眼前硃紅色的大門緩緩闔上,少商忽覺心口一陣劇痛,痛的她幾乎站不住。

——那也是一個晴空萬裡的初春日子,高高的蒼穹猶如一泓碧玉般美麗開闊,母親板著臉在馬車中絮叨,將將十四歲的女孩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句‘城門又關上了呀’。

其實女孩冇說實話,在硃紅色大門合攏前,在金燦燦的黃銅門釘之間,她看見那位俊美頎長的青年又策馬奔回,遠遠的駐馬在山坡上看向門內。

那樣遠的距離她根本看不清他的臉,可她知道他必是在對自己微笑,他的笑容就像春天流淌的溪水那樣溫柔清雋,足以讓她銘記一生。

當時女孩已經定親了,可在她心底最深的隱秘處,依舊莫名的歡喜。

往事這樣猝不及防的襲來,殺的少商毫無還手之力。

這一時,這一刻,她清清楚楚的記得他。

他的睫毛很長,下頜弧度俊秀優美,笑起來嘴角微微翹起,左邊唇畔會旋起一個極小的渦;他的眸子深沉又明澈,看你時又無比真誠堅定;他的胸膛火熱,臂膀安穩有力——然而,她要把他徹底忘記。

一點一點的,慢慢的,她要把他忘的乾乾淨淨,她絕不會再讓自己冒這樣的險了,再不讓自己的心那樣疼痛了。

【本卷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