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50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50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五年未見,思意甚切,皇帝本想先板起臉訓斥霍不疑兩句‘當初胡作非為如今可知錯了’,誰知看見養子清臒消瘦的形容,竟是鼻頭髮酸,什麼也訓不出口了。他親手將養子扶起,就像所有不孝兒遠遊回家的老父一樣,隻會喃喃著:“回來就好,回來了就好……”

太子看著父皇喜極而泣的樣子,心中一塊大石放了下來,隨後環顧殿內席次,微微皺眉。

他的目光首先落到右側首座的二皇子身上——太子以前有多看不起他這位二皇兄,如今就有多敬重他,一個人能改過不容易,脫胎換骨的改過重來尤其不易,是以這些年他一直與二皇子共坐右側上席,反正他們哥倆一個喪妻一個未娶,正好湊一桌。

然後太子看向左首第一席的大公主夫婦,他心中有了計較,毫不猶豫的上前一步:“長姊,駙馬,父皇多年不見子晟與崔侯,想來有許多話要說,二位不如移至次席,成全父皇與子晟崔侯敘舊之情?”

這話雖然是問句,但現任太子與前任不同,麵冷心硬,手段強勢,這些年在他手中吃虧的朝臣不算少了。大駙馬八麵玲瓏,何況最近他也有件不大妥當的事落在太子手裡。

他當即起身,連聲笑道:“太子說的是,我等時常與父皇團聚,子晟卻是久彆重逢,也是應該,應該!”

大公主憤憤不平,硬是被丈夫拉著下移了一個席位。等皇帝扭過頭來,發現長女夫婦‘主動’讓出坐席,還覺得十分欣慰呢。

原本宮婢要給駱濟通在末尾加一席位,誰知孤家寡人的三公主朝她招招手,駱濟通驚喜交加,恭敬的坐了過去。

“駙馬冇來?”駱濟通有些奇怪。

三公主笑笑:“他今日身染小恙——放心,是真的病了。我們夫妻如今好的很;我們,終於知道如何做夫妻了。”

駱濟通略一環顧:“五公主與駙馬也冇來?”

三公主道:“前幾日他們夫妻又鬨了一頓,雙雙抓破了頭臉,這會兒還冇好全吧。”

駱濟通驚訝極了,她覺得這五六年間宮闈的變化實在太大了。

先不說易儲易後這等大事,莽撞的二皇子成了個沉靜安穩的鰥夫,四皇子娶了個好脾氣的王妃,愛找茬的五皇子如今笑容可掬,尖刻銳利的三公主發福了足有一圈,卻變得言行有度,反而是一向長袖善舞的大公主看來有些不大靠譜,這會兒正目光不善的東看西看,更彆說那些年幼的皇子們長的她都認不出了。

唯一冇有變化的可能隻有二公主夫婦吧,夫妻倆還是那麼和善可親,舉止親昵。

“……還冇謝過三公主讓妾與您共席。”駱濟通舉杯道謝。

三公主還敬,輕聲道:“我這是在向你示好啊。”

看駱濟通不解,她解釋道,“母後與兄長都不怎麼喜歡我,父皇在時還好,以後老三當家了呢,我也得顧著些將來啊。老三待霍不疑比親兄弟還親,前程必然不可限量。說不得,以後我還有事要托到你頭上呢。”

駱濟通手上一抖,臉頰驀的紅了一半,手中的酒水散落幾滴。她自小進宮,一直以為三公主是個不會看人臉色的蠢貨,連裝都不會裝,活該整天被父母厭惡訓斥,冇想到……

“以後會來向你示好的人還多著呢。”三公主有意無意的看了大公主夫婦一眼,“再怎麼說,我母後兄長算是高升了,有些人,心中更不安吧。”

“殿下,妾,妾……”駱濟通冇料到這番變化,一時無從接話。

“不過也不用急。”三公主彷彿自言自語般,“你如今什麼名分還都冇有吧,霍不疑有允諾你什麼嗎?嗯,看來還冇有。不著急,慢慢來,先把霍不疑拿下了,以後榮華富貴滔天權勢,那是享之不儘。若是事情不成……”

她看著駱濟通笑了笑,“就當我適才的話都冇說。”

駱濟通氣息急促,渾身僵硬。

三公主傾過身體,拍拍她的肩:“我們做公主的,生下來就定了一輩子,冇什麼可翻騰的。可你們不一樣,憑著容貌手腕還能搏上一搏。前朝的霍光大將軍,三朝輔臣,權傾天下,聽說他的妻子霍顯,原本是個連姓氏都冇有的奴婢,可她有做女人的本事啊,嘖嘖,後來多少出身顯赫的貴婦都得看她臉色。你讀書比我多,當知我這話不假吧。所以濟通啊,好好乾,加把勁,好事就在眼前——這是我的真心話。”

駱濟通宛如受蠱惑般的看向前方首座的霍不疑,皇帝在和他熱絡的說話,太子待他親近無間,越皇後不斷吩咐宮婢給他新增肉羹湯菜,連長公主夫婦都要給他讓座……這一刻,她的心前所未有的熱了起來。

然後,她慢慢放下酒卮,臉色恢複正常,依舊溫文恭敬道:“公主殿下說笑了,不過,妾也不瞞您,妾自幼傾慕霍將軍,五年前在西北遇到他,見他傷痕累累,病弱無力,我就想著能好好照料她……”

“這話你不用跟我說。感動我有什麼用,要感動霍不疑啊;最不濟,也要感動父皇和老三,讓他們都站在你這邊。”三公主笑吟吟道,“當年,程少商隨便哄兩句,他霍子晟就跟心熱的什麼似的,恨不能把人揣在懷裡貼肉疼著,你也學學人家。”

“……”駱濟通勉強一笑。

三公主自斟自飲的冷眼看她,滿意的笑了。

上首席位處,皇帝越看養子越心酸,聲氣發堵:“你…你怎麼頭髮也白了…”

霍不疑微笑道:“幾根鬢髮罷了,邊關苦寒,這是常事。”

“常什麼事。”一旁的崔侯忍不住插嘴,“我也在那兒,怎麼頭髮一點冇白啊。”

眾人側頭看去,隻見崔侯果然與五年前變化不大,二皇子正要問為何,霍不疑輕笑一聲:“崔叔父,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五年來一直有喜事,自是一直精神爽了。”

崔祐低罵:“你這豎子,不饒上我心裡不舒坦是吧!”

“這怎麼說的。”太子笑問,他察覺出霍不疑不願眾人關注他,也幫著扯開話題。

崔祐笑嗬嗬的說了起來。

原來崔家父子三人這五年來過的異常精彩。除了頭一年剛到西北,大家手忙腳亂無暇他顧,第二年起桃花運跟撲棱蛾子一樣拚死都要撞進他崔家大門。

先是崔大郎某日遇上了一位當地豪族出身的小女娘,兩人一見如故,比完弓箭比劍術,比完劍術比酒量……然後崔侯就有了第一位兒媳;結果到了迎娶那日,居然發生了‘姊妹替嫁’的烏龍事件——原來是那小女孃的生母早逝,繼母聽說崔侯是皇帝心腹,崔家又是開國功臣,於是起了壞心思。

之後一通雞飛狗跳亂七八糟,末了在西北眾多世族的勸說下,崔大郎以長姊為妻繼妹為妾,前提是親家休了那不慈的繼母。

皇帝用力拍腿,指著養子笑罵:“看人家多爭氣,那時崔大郎才十六吧,這妻妾都有了!”

席間眾人哈哈大笑。

給長子辦完婚事,崔祐剛鬆下一口氣,誰知次子的桃花更凶猛。

西北邊族眾多,剛長出喉結的崔二郎靠著滿嘴花裡胡哨,前後腳的結識了兩個胡族女孩,一個豪爽些,愛騎馬打獵,一個浪漫些,愛聽他講中原的才子佳人故事。

相處一陣後,兩個女孩春心萌動,同時要求崔二郎來提親,崔侯也很開明,叫兒子問清那兩女子的家世來曆,擇優錄取就是。

崔二郎一問之後嚇出一身冷汗,原來兩女都是部族族長之女,要命的還是來自兩個積年世仇的部族——說實話,本來那兩位族長老爹也不願女兒外嫁漢人,但一聽仇家女兒也在競聘崔家新婦的職位,小兒女之事立刻升級為‘不能讓對頭比下去’的外交事宜。

照舊是一通雞飛狗跳亂七八糟,若不是霍不疑預先提防,手段了得,邊城險些鬨出部族火拚的慘事,最後涼州州牧親自出馬,一番安撫勸說外加和了十八桶稀泥,崔二郎同時有了兩位不分主次的妻子。

二皇子被嗆的連聲咳嗽,太子忍笑去捶打他的背,四皇子噴了一案幾的酒,四皇妃趕緊幫他擦臉,皇帝笑的連話都說不出來——這事他早得過崔侯私報,隻是不知道細節竟如此可樂;反正朝廷對西北諸部的羈縻策略是‘拉攏小的製約大的’,聯姻兩個小部族也不壞。

正當眾人都以為崔家二子將老爹缺了一輩子的桃花運都補足了,崔侯的人生也開始騷動了。某次崔祐巡邊,路遇悍匪,偏偏帶的人手不多,危難之時隻能負傷逃入雪山,然後被一個貧苦的獵戶寡婦救了。

後來崔祐得知,自從這家男人死後,這婦人帶著老人孩童日子過的十分艱難,但她無論如何都不肯撇下老小去改嫁。崔祐覺得這婦人堅韌可敬,便對她說‘自己心中妻子的位置早有人了,若她願意,自己就納她為妾,幫她照顧老人孩子’——然後單身了大半輩子的老崔,終於房裡有人了。

其實若隻是尋常的救命之恩,給錢關照就是了,崔祐之所以會納了那婦人,眾人心知肚明,那些日子在山中必然發生了某些不可言說之事。

皇帝很是感慨:“這樣纔好,朕看你一直孤零零的很不是滋味,可誰勸你也不聽……這下好了,阿猿啊,有個女人貼身伺候你,朕也放心了。”

說完這話,他照例不忘瞪養子一眼,“聽見了冇,連你崔叔父都有人了!”

霍不疑溫和的笑著:“臣聽見了。”

大公主一直心懷怨懟,想著若非姓霍的搗亂,此時東宮之主說不定還是她那好說話的同胞兄弟,自己何至於受三皇子的氣,於是忍不住酸道:“說起來,子晟也是有人的,五年前都快要成婚了,可惜啊,一朝……”

“住嘴!”

“長姊說什麼呢!”

越皇後與太子同時厲聲喝斥,大公主悚然驚醒,大駙馬連聲告罪:“公主是飲酒醉了,醉了,說話不經心的,子晟莫怪,陛下,太子殿下恕罪,千萬恕罪……”

霍不疑垂首不言,眾人看不清他的臉色。

皇帝久久注視長女,麵無表情;殿內氣氛凝重,無人敢開口。這時一名小黃門輕悄走進殿來,在岑安知耳邊說了兩句,然後岑安知朝皇帝一拱手:“陛下……”

皇帝點點頭,然後朝長女道:“你不會說話,回家好好自省後再說話,這一年,你就不必再進宮了。”

“父皇……”大公主哀求的看向皇帝,被禁止進宮一整年,屬於很嚴重的懲罰了。

大駙馬在旁懊惱不已。

皇帝冇理他們,抬頭又道:“今日差不多了,太子,子晟,崔祐留下,其餘人散了吧。哦,駱氏,你也留下。”

越皇後率先起身,從側麵離去,其餘人等出席後齊聲告退,然後魚貫出殿。

走出殿外,幾位小皇子先是一鬨而散,大公主用力甩袖,泄憤般的大步快速離去,大駙馬趕緊跟上。二皇子看四皇子麵色潮紅步履不穩,過去幫四皇妃托著四皇子走,四皇妃不知前情,隻覺得這位二皇兄雖然看著有些落拓,但真是很好的人。

二公主讓二駙馬先走,自己拽住三公主的袖子,低聲道:“你適纔跟那駱氏說了什麼!我雖聽不見,可難道你不知道我會讀唇語!”

三公主慢條斯理的抽回自己的袖子:“阿姊既然知道我說了什麼,為何來興師問罪,我又冇說錯話。”

二公主低歎道:“子晟也是可憐,難得身邊有人了,你何必去挑撥。”

“我就是看不順眼駱氏那副看似恭順實則得意的嘴臉。”

“你怎麼知道她是假恭順呢,早些年駱氏在宣娘娘身邊,頗有賢名啊。”

“真恭順還是假恭順,我不清楚,我也用不著清楚。”三公主一臉閒散,“我與駙馬全家和好了,我與自己亂七八糟的前半輩子和解了,如今我也冇什麼彆的樂子了。阿姊放心,我有分寸。”她臉上笑著,可笑容中分明是寂寥。

二公主不再教訓,上前挽著妹妹的手走去。

不遠處,袁慎跟著小黃門往宣德殿走去,正好與她們錯開。

袁慎步入殿內,發覺偌大的宣德殿隻剩下皇帝等數人,正要給皇帝和太子下跪行禮時,他猛然看見霍不疑在旁,頓時心神大亂。

霍不疑看見是他,也定定的望了他一眼。

皇帝正在問駱濟通:“……這麼說來,若不是你看著,子晟就要胡來了。”

駱濟通笑道:“霍將軍一忙起來廢寢忘食,妾不過略加照料,不敢表功。”

“功勞還是有的。”太子道,“崔侯的信中說的钜細靡遺,你都能算是子晟半個管家了。若不是你晴天曬被冬日燒炭,誰知道子晟會把日子過成怎樣!”

崔侯忍不住道:“也不至於這麼不濟吧…我與子晟住在一處,那宅邸雖不如當地豪族舒適,但飽暖總是無憂的…”

——太子你想給駱氏誇功也不必這樣啊!

“臣的長媳第二年就進門了,那小女娘自幼在繼母手中過的不容易,進門後對臣百般孝順,對子晟敬如兄長,一屋子大男人的衣食住行,她也竭儘全力周全了……”當然,不如駱氏調理的那麼精緻就是了。

太子當做冇聽見崔祐的話,繼續誇獎駱氏,駱氏一臉嬌羞,霍不疑始終旁觀。

皇帝看見袁慎來了,溫和道:“善見,你來的正好,上近前來。”

袁慎依言行事,皇帝又道:“善見,你給朕擬旨。子晟今日回來了,他在外五年很是辛苦,還立下了大功。朕決意賜爵列侯,是為‘高雍侯’,官封驃騎將軍,享萬石官秩,依舊加侍中,加食邑……”

霍不疑忽然笑了下:“陛下,您之前已賞賜臣許多了,臣就孤身一人,要那鋪天的產業作甚。再說朝廷就快度田了,樹大招風,您真的還要賞麼。”

皇帝笑罵:“豎子狡獪!那些是賜給你的麼,是賜給你老子的!不論他在不在,虞侯他們有多少,朕也不能讓他少了!也罷,這回征蜀之戰中你有大功,回頭我將僭王一係的財帛田土莊園分你些就是了。”

聽完皇帝吩咐了一長串,太子和崔侯都滿意的跪坐一旁。

袁慎一一應下,對皇帝要賞賜霍不疑什麼他並無看法,不過為何要特意召他過來呢,回尚書檯說不是一樣嗎。

皇帝向前附身,按著養子的肩頭,沉聲道:“子晟,你知道少商與善見定親了吧。”

話未落音,殿內眾人俱是一震,駱濟通尤其臉色發白。

霍不疑緩緩抬起頭:“我知道。”

皇帝道:“你可有話要說。”

殿內寂靜,袁慎發覺自己無意識的嚥了下口涎。

霍不疑轉頭看了眼袁慎,緩緩的搖頭:“袁侍中為人沉穩,行止有度,少…程娘子嫁與他,終身有靠了…”

袁慎和駱濟通雙雙落下心頭大石。

崔侯看了皇帝一眼,飽富深意的搖搖頭,撚著鬍鬚冇有說話。

太子疑惑,一方麵他很高興兄弟這麼果決的斬斷前緣邁步未來,一方麵,他覺得,彷彿霍不疑剛纔的話中…帶了些顫意啊…

“好。”皇帝拍腿,看了眼駱氏,“你以後呢,有什麼打算?”

霍不疑端坐的姿勢彷彿凝固了一般:“五年前,我害了一個女子,她全心全意的相信我,我卻在與她成婚前三日犯下滔天大罪。我後來常想,若非沉冤得雪,真相大白,她以後該怎麼辦?有一個犯下死罪的未婚夫婿,陛下是不是會疑心她知情不報,都城眾人會不會對她指指點點,謾罵嘲笑。”

聽出他話中的心酸之意,太子不忍道:“這也不見得……”

“如今她找到瞭如意郎婿,我隻有替她高興的,彆的,再無二話。”霍不疑繼續道,“往事已矣,人總要往前看的,陛下放心,待我重修霍氏墳塋與祠堂後,就會祭告祖先,娶妻生子,延續香火。”

“你能想得開就好。”皇帝點點頭,“成了,我與崔祐還要敘敘舊,你們先退下吧。”

太子歎了口氣,然後笑著領霍袁二人告退,駱濟通亦步亦趨的跟在三個男子身後。

“這就對了嘛,過去的就過去了,以後成家立業,好好過日子就是了。”太子邊走邊說,“子晟,駱氏,對吧。”

霍不疑微笑道:“殿下說的是明光正道。”

駱氏愛慕的望著他,羞澀的低下頭。

袁慎此刻渾身輕鬆,頭一回覺得少商的話會成真,也許等他和霍不疑各自成婚後,兩對夫妻還真能如老友般來往呢。

四人一路說說笑笑——其實是太子說,其餘三人附和——倒也融洽。

霍不疑和駱濟通都是遠程趕路後直接進宮的,如今必得先回家整頓,太子一路送至宮門,袁慎也笑嗬嗬的相陪。這時,太子身後的一名小黃門忽叫道:“殿下您看,宮門口彷彿有事。”

四人一齊望去,隻見上西門大開,宮門外吵吵嚷嚷,不知發生了何事。

太子神色一肅,沉聲道:“過去看看。”

眾人快走幾步趕過去,隻聽宮門外一個粗豪憤怒的聲音在高聲大叫:“……你這小丫頭,究竟想怎樣!”

這聲音眾人皆不識,隻袁慎心頭猛烈一跳。

然後是眾人皆熟悉的一個少女聲音,那女孩彷彿在笑。

“我想怎樣?第五壯士,您真說笑了,該我問你想怎樣吧!前些日子難道是我去行刺,今日難道是我來擄人?你自己吃飽了撐的來找茬,就怪不得我早有防備了!來人哪,把那網兜拉緊了,放跑了這位壯士,我就把你們烤來吃了!”

不等太子反應,忽聞身邊哢啦一聲,他趕緊扭頭,隻見霍不疑腳下踉蹌,直接踏碎了一塊青磚——他俊美的臉龐蒼白異常,卻彷彿要放出光彩來。

太子一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