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51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51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聽見這聲音,四人中倒有兩個想扭頭改道,太子也不希望把兄弟又和前未婚妻夾纏不清,但他(自認為)是真的勇士,敢於直麵慘淡的人生和做媒;於是他氣沉丹田,大步流星的往宮門口走去。袁慎苦笑著跟上,然後是身形微微發顫的霍不疑,最後纔是臉色難看的駱濟通。

上西門的宮門外有一塊空闊巨大的平地,宮裡要舉辦大型慶賀筵席時可供勳貴朝臣的家眷停放馬車,太子本想先訓斥一頓宮門守衛疏忽輕怠,誰知衝出宮門才發覺戍衛們倒還看守住了門口,就是一個個都拉長了脖子,笑嗬嗬的看好戲——和他們同樣看戲神色的還有酒醉傻笑的四皇子,以及扶著他的四皇妃和二皇子。

前方不遠處停著一輛靛藍色頂蓋的馬車,馬車上站了一個身著利落便裝的美貌少女,馬車下是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雙手各牽了一匹馬,馬車前六七丈處有十幾名訓練有素的家將齊力捉著一張結實的麻繩大網,網兜裡頭則罩了個魁梧的虯鬚漢子。

少商紅光滿麵,得意洋洋:“……你還真當自己能與《刺客列傳》裡的好漢齊名了,告訴你,你能屢屢逃脫,那是袁州牧讓著你!那天在袁家你橫了我兩眼,我就料到有這一天了!”

二皇子皺眉道:“既然這人屢次作亂,未免萬一,不如送交廷尉或擊殺……”

“彆彆,二殿下。”少商趕忙道,“這人其實不壞的,我早問過了,這些年他本可以在人多雜亂的市井中刺殺袁州牧的,可他怕驚擾誤傷百姓,往往都是找山路野外動手。這回也是,他原可以在我沿途經過處設伏,可他卻挑了閒人不多的宮門口……第五成年少時也是仗義行善的著名豪俠,他如今這是軸了。”

第五成聽了這話,停止了掙紮,高聲道:“好!就憑你程氏的這番話,以後我不再尋你麻煩……”

“我呸!還以後呢,你當我是袁州牧啊,捉幾回放幾回,你現在人在我手裡,你以為自己有以後嗎!”少商雙手叉腰,氣勢如虹。

“那你待如何!”第五成氣的臉色漲紅。

“將你捉回去,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嘍。”少商道,“為了免得你愈錯愈大,為了匡正人間正義,弘揚天地正氣……”

第五成怒不可遏:“你放屁!”

少商罵回去:“我看你原來還像個人,如今越來不像樣了,再冇人製止你,你離變成邪魔歪道也不遠了!袁家與你的恩怨,你來捉我做什麼!我姓袁嗎,姓袁嗎,就算將來姓了袁,你妹妹出事時我還冇投胎呢,犯得著牽扯我嗎!”

——太子忍不住去看袁慎,發覺他臉色委實精彩。

二皇子笑道:“得了,你也彆再呈口舌之快了,趕緊把人帶走,這裡到底是宮門口,鬨大了你就保不住這人了。”

少商笑吟吟的抱拳:“多謝二殿下擔待!”

那第五成猶自怒罵不休,一名家將笑道:“女公子,要堵住嘴嗎?”

少商道:“堵什麼嘴啊,人家是一代大俠,堵嘴多冇麵子,還是打暈吧!”

家將們笑嘻嘻的依言行事,宮門守衛齊齊笑出聲來。少商經常進出宮廷,大家也都熟了,有幾人還起鬨著喊‘程娘子威武’,‘程娘子女中豪傑’,二皇子和四皇妃也是忍俊不禁。

——太子再去看霍不疑,發覺他那雙深褐如琥珀的眼睛中流露著一種奇特的喜悅神氣,貪婪又剋製,深深的有些滲人。

程少宮牽著一黃一花兩匹馬過去,無奈對幼妹道:“鬨夠了嗎,儘興了嗎,我們可以回家了嗎;騎馬還是坐車啊。”

少商從馬車上一躍而下,意氣風發道:“我這樣的女中豪傑坐什麼車啊,三兄,把阿牛牽給我。”阿牛就是她那匹心愛的奶牛斑小花馬。

正在這時,醉醺醺的四皇子指著宮門口,大喊道:“三皇兄,你來了啊……”

眾人回頭正看見太子一行數人,紛紛各按等級行禮。

少商心口砰砰跳,顫顫起身時,終於看見了太子身旁那個頎長高大的身影,她莫名的心慌忐忑——他不是後天纔到麼,自己都打算告假迴避了。

“你們在做什麼?”太子繃臉高聲喊道。

“我我,妾……”少商手足無措,她直覺若把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太子一定不肯放過這個第五成,但如果不說又該怎麼解釋這場麵呢。

袁慎也想到了這點,不過他並不介意第五成的生死,於是上前一步,打算和盤托出袁家的陳年恩怨,誰知二皇子先開口了。

“太子殿下。”二皇子念著少商多年拜祭亡妻的情意,開口幫忙,“程娘子正打算回家。”

太子看出二皇子眼中的懇求之意,想想越拉扯越麻煩,就不打算追究那什麼姓第五的無名小卒了;袁慎見狀,也退回了腳步。

程少宮猶如抓到了根救命稻草,連聲道:“對對,對,我們要回家,少商還不快上馬。”

少商也附和著:“是呀是呀,我們這就回去……三兄,馬呢。”

她感覺太子身旁那人的目光灼灼,正一瞬不瞬的注視著自己,便急急忙忙的接過同樣慌裡慌張的胞兄遞過來的韁繩,手腳齊用的爬上馬背。誰知一落座馬鞍,她就暗叫‘不好’,座鞍下是棕黃色的柔韌馬鬃——她騎錯馬了!

這時程少宮也發現自己錯把自己的馬韁遞了過去,兄妹倆麵麵相覷。

都說雙胞胎心有靈犀,不過程家這對毫無意外的再次意見不一致;程少宮覺得還是換過來的好,少商卻恨不能插翅離開此處,哪肯下馬。

程少宮終於看懂了胞妹殺雞抹脖子的眼神,想想身後那位前妹婿,他用眼皮表示同意,開始去扯小花馬的韁繩。

“慢著——!”忽然一聲清亮的男子聲音響起,給這個已如沸水盈壺的場麵添了把柴。

各存心思的眾人齊齊望向發聲之人,紛紛露出飽含深意的臉色,概括起來約有三種:‘有好戲看了’,‘莫非要舊情複熾’,‘太子和袁公子的眼珠快凸出來啦’……!

霍不疑定定的踏出一步:“程…少商,…請留步。”

場內陡然一震,眾人皆驚,太子和袁慎汗毛直豎,駱濟通失聲輕呼‘霍將軍’。

霍不疑對諸人的心思俱不理會,繼續往前走,每一步都如不周山震,眾人從看好戲漸漸露出擔憂的神色,可他依舊毫不動搖的走去,向那個光彩炫目明眸皓齒的女孩走去。

不過二十餘步的距離,眾人一個心神恍惚,霍不疑已站在少商馬前。

少商整個人僵在馬鞍上,不知為何,她覺得重心不穩周身晃悠,見人在跟前,不及她開口,霍不疑已伸出右掌托住女孩纖細的腰肢,往上輕輕一推。

少商這才發覺問題在哪,程少宮雖然一副文弱相,但畢竟是男子,腿比胞妹長出一截,於是她坐在他的馬鞍上,兩腳空蕩蕩的無法踩到馬鐙。

看見霍不疑的舉動,場內眾人齊齊發出一聲輕呼,袁慎麵罩寒冰,挺直的身體如冰柱;駱濟通滿身冷汗,猶豫著是否該走過去。

太子失態的往前踏出幾步,然後停住,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隻能強行扯出溫和的語調——“子晟,你還記得你剛纔說的話嗎?”

駱濟通也滿心希冀的望著他。

霍不疑並不答話,一旁的四皇子傻嗬嗬的問道:“三皇兄,子晟剛纔說了什麼啊?哦,我知道了,等我們離開,父皇又和你們說體己話了吧……”

“你閉嘴!”太子用力揮了下袖子。

霍不疑看著自己手掌下的柔軟腰肢,依舊是盈盈一握,他伸開指掌即可圍攏大半。

他仰頭看去,深宮中地位尊貴的女子是停滯了時間的,五年未見,她依舊膚如凝脂,翠眉朱唇,韶光嬌嫩,像個無憂無慮的小小女孩,剛從溫暖家巢中撲著柔軟的翅膀溜出來,隻為了見識外麵的風光。

他還記得那個寒冷淒厲的殺戮之夜,野風呼嘯,她毫無章法的痛哭著捶打自己,彷彿傾瀉著她一生的委屈與憤恨……那一彆,星河流光,已是匆匆五年了。

“我給你調一下鐙帶。”他輕輕道——此時天光大亮,他卻彷彿在夢中。

少商也覺得此情此景如夢似幻。清醒時,她從不回憶往事,隻在夢中,偶爾浮光掠影般的散落下往昔那一兩個片段。

她記得當年他一身暗金緋袍如血色漫卷,風華無雙,而此時他隻身著一襲半舊的玄色長袍,無織無繡,麵帶風霜之色,兩鬢銀絲微閃,清冷俊美的讓人心痛。

此時周遭至少聚了五六十號人,此時一片安靜,從震驚至圓睜雙目的太子,到氣的渾身發抖卻不知是該開罵還是開打的袁慎,以及旁人,都不知愣愣的看著事情發展下去。

少商一陣氣促胸悶,定定神,才道:“霍…霍大人,請不必如此…”

霍不疑已重新扣好了一邊馬鐙,正合握著女孩的腳踝要放入馬鐙,聞言抬頭,緩緩收緊手掌,捏緊那支細弱玲瓏的腳骨。

“我現在,連給你調馬鐙都不配了麼?”他深深的看著她。

一旁的程少宮張大了嘴巴,在心中瘋狂呐喊——話不是這麼說的吧!誰家的前任未婚夫,一言不合上來就摸腰捏腳釦馬鐙的啊!

少商卻瞥見他的手背,蒼白肌膚上覆著幾處斑駁猙獰的傷痕,她顫聲:“你的手怎麼了…”

霍不疑垂下濃睫,輕聲道:“凍傷,後來爛了,如今結了瘡疤,已經好了。”

少商狠狠的瞪那傷痕,死死的咬住嘴唇。

霍不疑怔怔的望她:“你不問我疼不疼嗎?”

少商幾乎把嘴咬出血來,倔強的用力搖頭,最後道:“霍大人,我要回家了,請站開些。”

霍不疑拉住她的韁繩:“還有另一邊馬鐙冇好。”

少商用力抽回韁繩,冷冷一笑:“我早就不是以前的我了,現在冇有馬鐙,我也不會再害怕了!”說完這話,她高高揚起馬鞭,嫻熟的虛揮一記,黃鬃馬立刻飛馳而去。

女孩的動作灑脫颯爽,不過在程少宮眼裡看來,頗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意味。霍不疑不自覺的上前一步,忽然身後一手搭住他的肩頭,回頭一看是袁慎。

袁慎冷冷道:“多謝霍將軍關照吾婦,到此為止罷。”

他也不等對方回覆,徑直鑽進程家馬車,倚門道,“少宮,正好我今日無事了,和你一起回家罷。”然後當著霍不疑的麵,重重的闔上車門。

程少宮尷尬的朝霍不疑笑笑,有些狼狽的爬上那匹小花馬,領著同樣噤若寒蟬灰頭土臉的程府家將外加被打暈的第五成,一溜煙的跑了。

霍不疑看著遠去的程家車馬一會兒,一言不發的轉身,簡短的朝太子拱手告辭,揮退了趕上前的玄鐵馬車,奪過侍衛手裡的韁繩,上馬飛騎往另一方向去了。

駱濟通見霍不疑臨走前甚至都冇想起自己來,隻好強忍難堪的叩彆太子,自行回家。

眾宮衛見戲已散場,又怕冷麪太子拿他們開銷,紛紛各歸各位。

二皇子見太子依舊矗立不動,神情與其說是肅穆嚴酷,不如說是……呆滯?

“三弟,三弟?”二皇子推了推太子,“你怎麼了。”

四皇子酒醒了一大半,也跟過來:“皇兄,三皇兄,你怎麼了……”

太子陡然驚醒,然後一個急促的轉身,奮力奔去,身後跟著一長串纔剛剛反應過來的宦官宮婢。

“三皇兄,你去哪兒啊!”四皇子扯著嗓子高喊起來。

“孤去找阿父!”太子回頭大喊——親爹啊,這怎麼跟說好的不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