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53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53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少商見過霍不疑後不足十二個時辰,傳言便如肋生雙翼自發自覺的飛滿了整座都城,那日在場的隻有三個女子,少商自己不會亂說,四皇妃靦腆矜持,甚少交際,駱濟通雖不敢保證用心,但可以保證智商,駱家不會這樣無緣由的亂傳一氣。

結論就是——那天在場的五六十號上西門守衛將士都是長舌大嘴巴!

男人比女人嘴快,這在程家毫不稀奇。少商並冇打算隱瞞,但是連她衣裳都冇換好,胞兄就已將適才之事衝雙親喊了個遍是不是也太誇張了。

霍不疑回來了,這個訊息的威力不亞於叛軍兵臨城下。程蕭夫婦在九騅堂裡蹲了好半天,最後毫無辦法。蕭夫人便表示先去解決那甚麼第五成,程始表示不著急慢慢來,‘先將那混人關幾天磨磨銳氣再說,若是過陣子我們郎婿換了人,也不用費那麼大力氣勸服那個第五成了’——險些被蕭夫人暴打。

其實抱有這個念頭的不止一人。訊息剛傳開時,韓將軍還私下跟程始說‘早知道霍不疑這麼快就回來,你家上個月那頓定親宴可以緩緩再辦’,氣的程始怒懟老友‘哪怕郎婿真的又換了人這回也不會再辦定親宴了因為以前已經辦過了你放心’!

比程家更悲催的是駱家,太子有意撮合駱濟通與霍不疑的訊息才傳開不到一天,碗裡的準郎婿與他前任未婚妻有可能舊情複熾的訊息又灌爆了朝堂上下,連著好幾天,長水校尉和其他駱氏子弟的臉都是黑的。

程始尷尬不已,但又不敢拍胸脯保證自己女兒一定不會和霍不疑有什麼,於是繼繞著蔡家人走之後,他又得繞著駱家人走了。

袁家也冇好到哪裡去,到處都有似笑非笑的神色,好在袁州牧給力,替兒子一一回敬那些或善意或惡意的打趣,袁慎才覺得好些。

儘管少商覺得錯不在自己,但還是對程老爹和袁善見很抱歉,於是當永安宮叫她回去幫忙張羅筵席時,她立刻應命——她決定嚴肅的當眾聲明自己的態度。

忙忙碌碌三天後,永安宮迎來了開張至今最熱鬨的一日,除了兩位皇子兩位公主,還有一堆依托各種名目進來的貴胄親眷,如汝陽王世子妃及其兩位新婦,常來看望宣太後的虞侯夫人及其閨友數位,宣侯夫人及其姊妹數人……

四公主是陪著君姑宣侯夫人來的,五公主是帶著駱濟通來的,她看見忙裡忙外的少商,冷冷一笑:“喲,瞧你這忙的,裡裡外外都聽你的,就差把宮廷當自己家了吧。”

少商立刻回懟:“公主殿下想把永安宮當家也成啊,反正我就快嫁人了,到時公主殿下就進宮來陪娘娘吧。”——隻要你捨得外麵的花花綠綠。

五公主臉色一變,甩袖而去。駱濟通抱歉的朝少商笑了笑:“殿下就這脾氣,你彆介意。”

少商對駱濟通的印象還是很好的,見她與五年前一般的笑容溫和,舉止端莊,當即上去挽她胳膊,笑道:“我給你和霍大人安排了上席,喏喏,就那兒,霍大人還在裡頭和娘娘還有東海王說話呢……你知道的,開筵前先把過往恩怨說清楚嘛,你先過去坐著好了。”

駱濟通眼睛一亮,趕緊謝過——適才她向太子行禮,不知為何,太子不複那日親切,隻淡淡嗯了一聲就冇下文了;正當她發愁如何坐到霍不疑身旁時,程少商來幫忙了。

她朝另一邊瞟了下,笑道:“袁公子也來了,娘娘怎會請外臣來赴宴,是你假公濟私吧。”

少商大方的朝獨坐的袁慎眨了一眼:“那又如何,我請來的客人,娘娘不會說話的。”

駱濟通看她與袁慎這樣好,心中大定,自行去就坐了。

此時,霍不疑的確在內室跟宣太後東海王長談,少商退出時正聽見宣太後用力拍打著霍不疑的背部,泣淚而罵‘不省心的豎子,怎麼瘦成這樣了,頭髮怎麼白了’雲雲。

霍不疑變化的確不小,五年前他氣質再清冷,也是金玉富貴鄉裡養出來的英武貴公子,如今卻是意氣儘斂,看人時不聲不響,自有一派淵渟嶽峙之意。

太子內室門外不停的踱步,焦躁不安的模樣活像在產房外等待的準爸爸;看見少商,他還問了幾句牛頭不對馬嘴的傻話。

“程氏,你真要與袁慎成婚麼?”

“哎喲殿下,袁程兩家已經訂婚了啊,不成婚乾嘛。”又收了一筆定親眼的禮金呢。

“……你以前也訂過兩次婚。”言下之意訂婚不等於成婚。

“事不過三,妾覺得這回能成了。”

太子神情複雜的看了少商半晌,最後什麼也冇說。

宣太後東海王和霍不疑從內室出來時,三人都是眼睛發紅,神色釋懷,想來五年前的鬱結不但說通了,還煽了一頓情;太子鬆了口氣,上前一步去搭東海王的肩。

為表敬重,太子特意請東海王上座,自己與他同席;其後是霍不疑,他在殿內睃了一圈,越過翹首期盼的駱濟通,徑直坐到袁慎身旁。

眾人皆驚——這是什麼流行趨勢,前後任未婚夫可以坐一處嗎?那以後豈不是前夫現夫都可以把臂言歡了!

袁慎低低的迸聲:“……你過來做什麼!”

“我與善見同殿為臣數年,卻從不曾暢談過,今日便補上罷。”霍不疑淡淡道。

袁慎冷笑:“同殿為臣的人多了,難道霍大人每個都要暢談一番。”

“自然不是,我隻想找袁侍中談。”

“有甚可談。”

“程少商。”

“……”

當少商在後麵吩咐完所有事項,興沖沖進殿時,發覺所有人都兩兩同坐好了,隻有駱濟通座旁是空蕩蕩的,而自己的前後任未婚夫正並坐一席——她險些掉了下巴。

不得已,她隻能坐到駱濟通身旁去了。

宣太後說過兩句場麵話,正筵開始了。

虞侯夫人八麵玲瓏,一會兒誇宣太後氣色好,是不是又調製了什麼新胭脂,一會兒誇少商筵席安排的好,菜色好,果酒美,一旁的奏樂也雅緻,加上汝陽王世子妃時不時湊興,場麵便不算冷清了。

聽眾人歡聲笑語,宣太後漸漸有了些興致,問了宣侯夫人和四公主是不是相處和睦,宣侯夫人自然把四公主誇的跟朵花似的,四公主投桃報李,表示宣侯夫人是天底下少有的好君姑,嫁入宣家是她的福氣。

東海王和太子見狀,果然都十分欣慰。五公主在旁連連冷笑,不過如今她學乖許多,至少不敢在大庭廣眾下吵鬨了。

見眾人說的熱鬨,少商趕緊問駱濟通:“這是怎麼回事?”她看了眼對麵,壓製著激動,“他倆怎麼坐一塊去了!”

駱濟通無奈一笑:“……興許有話要說吧,自坐下後,他倆就一直在說話。”

少商看去,隻見霍袁二人果然一直低語,你來我往說個不停,也不知說什麼說的這麼起勁——不過霍不疑神情如常,袁慎卻臉色多變,一時驚疑不定,一時猶豫不決。

少商扭回頭來,笑問:“自你嫁去西北,這麼多年了,也冇問你在那兒過的好不好。”

“好不好的,都是守寡。”駱濟通神色黯然,楚楚可憐,“不過,先夫身體不好,我也是早知道的,為著成全兩家長輩多年前的諾言,我就當是儘孝了。唉,先夫病重那陣,我冇日冇夜的伺候,也免不了閒言閒語,說我等著改嫁。為著這句話,我硬是在先夫亡故後,又服侍了賈家君舅君姑數年……”

少商心裡有些不是滋味,關於駱濟通的婚事,她們五年多前就討論過了。

當時許多人為駱濟通的婚事不平,不但勸她拒婚,更因她賢名在外,不少貴胄夫人揚言願意迎娶她為自己兒媳,甚至宣太後願意親自出麵,替她向賈家說情。

然而駱濟通一概拒絕,口口聲聲要恪守長輩的承諾。

在少商看來,若是冇的選擇也就罷了,可當選擇放在麵前卻拒絕了,那麼接下來的苦楚就該打落牙齒和血吞,不要再出來賣慘了。

她小時候看苦情戲,常對那些明明有N條出路卻非要死磕到底,寧願被百般淩|辱冤屈嫌棄打罵依舊死不肯走的女主感到匪夷所思——這種人不是M,就是自我感動型人格。

五年前,對於駱濟通堅持履行婚約的舉動,少商隻當她是極度守信之人,人各有誌嘛,她也冇多想;誰知如今……

“哎呀,以前的事彆多想了。”少商的笑容人工成分多了些,“人總要向前看的,以後你的好事會源源不絕的。”

駱濟通嬌羞的笑了:“你說的對,人總要向前看的。霍將軍雖為人嚴苛,可待我甚是寬容。有一回,我將湯水灑在他剛繪好的輿圖上,他也不曾責罵於我。後來我怕再給他惹麻煩,都不敢進他的書房了;可我若不進去,他忙起來是不吃不喝的……”

少商的笑容慢慢淡了。

她不是什麼敦善厚道之人,彆人無心說錯她都免不了頂回去,何況這種暗含深意的話;這什麼意思,下馬威,還是秀恩愛?!

“既然你們如此要好,看來已經定下親事了?”她徑直問道。

駱濟通冇察覺到這些,繼續婊演。她長歎一聲:“其實,上月涼州州牧收到陛下的旨意,請他敦促霍將軍早些成婚。那時,賈家長輩——就是我前夫的雙親和伯父,已替我向霍將軍提親了,若非幾日後又接到娘娘病重思念霍將軍的訊息,這個時候,我們原本要定親了。”

少商斂去笑容,冷聲道:“看來娘娘病的不是時候,耽誤駱娘子的好事了。”

駱濟通這才發覺她已變了神色,連忙道:“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她離宮出嫁時,並不覺得少商和宣太後的情分有多深,這五年的陪伴也隻以為是程家邀寵。

“我知道你不是這個意思。”少商打斷她,“娘娘在後位時,不止一次庇護過你們駱家;大恩在前,你怎會埋怨娘娘耽誤了你的好事呢?那豈不是禽獸之行!”

駱濟通臉色一陣紅一陣白,說不出話。

少商轉過頭去,懶得再理她。

話不投機半句多,她喜歡萬萋萋的爽朗潑辣,欣賞桑夫人的幽默明快,敬佩萬老夫人的深情果決,甚至宣太後的溫柔忍耐,蕭夫人的睿智善謀,尹姁娥的戀愛腦,還有程姎和青蓯夫人的默默奉獻……她都能感受到其中的美好之處。哼,駱濟通,還是算了吧。

今日這場筵席本質是大型吃瓜現場,這麼多女人哪個是真的為了看宣太後母子和霍不疑和好而來的,隻是眾人目光交彙,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起頭。

最後,五公主不負眾望的最先沉不住氣了。

“十一郎。”五公主舉杯,“多年不見,今日看你英武依舊,我心甚慰,我先敬你一杯。”說完,她先乾爲敬。

霍不疑笑而回敬。

“十一郎,我記得你以前與袁侍中隻是泛泛之交,今日怎麼坐到一處去了。”五公主挑著眉毛,看著她前後中意過的兩個男人。

太子皺眉:“子晟和善見有話要說,與你有什麼乾係。”他素不喜歡五公主,可今日宣太後和東海王都在,他不由得語氣和緩些,殺傷力減了一半。

果然,五公主看太子不很嚴厲,大著膽子調笑道:“妹妹我隻是稀奇他們有甚可說的嘛,莫非…是在敘舊?舊事,舊人…?”

太子沉下臉色,決定罵兩句讓五公主醒醒神,誰知霍不疑先開口了。隻聽他微笑道:“我與袁侍中所說之事,其實是關於程娘子少商的。”

——殿內眾人興奮的倒抽一口涼氣,N臉激動!

五公主也冇料到,一愣:“與程娘子有關?你們說了什麼。”

駱濟通神色大變,少商緊張的不行。她眼中放出威脅之色,皮笑肉不笑:“霍大人,你…可彆亂說話啊…”

霍不疑繼續道:“我對袁侍中說,我與程娘子雖有緣無分,但錯不在程娘子身上,其實她為人甚好。除了吵架時口不擇言,發脾氣時愛拳打腳踢,熬湯時總忘了放鹽——除此之外,一概都好。”

“你胡說什麼!”少商氣的豁然站起,袁慎低頭撫額。

殿內眾人:……

察覺到眾目睽睽,少商放緩了語氣,強笑道:“霍大人真愛開玩笑,我如今早不亂髮脾氣了,熬湯也美味極了,大家不信可以問娘娘。娘娘,哦,是吧?”

宣太後側頭忍笑,努力點點頭:“不錯,不錯……”

霍不疑麵不改色道:“哦,原來如此,看來善見有福了。”

少商氣的想殺人。

霍不疑轉頭向著五公主道:“殿下是不是就想聽適才臣說的那些?”

五公主愣了。

霍不疑麵無表情,朝殿內眾人道:“適才都是笑話,我與善見說的是征蜀後的諸般瑣事,盼諸位莫要無端猜測。”

——傻子也看出他心情不好,加上一旁的太子正凶巴巴的到處瞪人,婦人們隻得老實的縮回八卦之心。

少商嚇的捂住了心口,長吸一口氣後定定神,端起酒卮,直直走向對麵。

殿內眾人紛紛側目。

少商站在案前,向霍不疑舉起酒卮,微笑道:“霍大人,我與你曾有婚約,這事儘人皆知,遮著掩著也冇什麼意思,不如今日把話說開了。”

她用殿內所有人都聽得見的聲量說話,“我如今已與袁氏定親,想來霍大人未來也會迎娶才貌雙全的佳人。往事隨風,事過境遷,以後見麵還是老友。”

說完,她很豪氣的一口飲儘酒水。

袁慎雙眼放光的看未婚妻,欣喜之意幾乎要衝破胸腔。宣太後微微一笑,不予置評,太子滿臉頭疼,其餘人或欣喜或意外,表情不一。

霍不疑定定的看女孩,深褐如琥珀的眼睛中,各種情緒流動。

他道:“好。”然後將杯中酒也一飲而儘。

少商回到座位,將酒卮重重頓在案上,附到呆滯的駱濟通耳邊低語——

“兩件事。第一,我從冇進過袁慎的書房,也不曾送湯送飯,但從我點頭到袁家來提親,前後不過數日,霍不疑想娶你早娶了!你多攢些本錢再來向我炫耀不遲!”

“第二,我原想拉你一起過去敬酒,順便向今日殿內眾人將你和霍不疑的事挑明瞭,也算幫你一把。現在,你自個兒想法子去吧!”

看見駱濟通麵色蒼白,滿眼懊悔,少商心裡痛快之極——至於她為什麼要痛快,她自己也不知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