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55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55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其實太子也把親爹想的太腹黑了,上月他得悉張要意圖出告霍不疑時,原打算悄冇聲息的將事情壓下算了,並且原本他也冇打算讓養子提前回朝,畢竟不差那麼一年半載的,何必惹人非議。

直到某日一覺睡醒,皇帝忽聽說程少商已和袁慎訂婚了,拍腿懊惱之際,立刻想到可以用張要召回養子;後來因宣太後主動提出想見霍不疑,生性節儉的皇帝就將張要省巴省巴下來,留待後用。

“朕是真的被袁程兩家的婚事打了個措手不及啊。”皇帝歎道。

太子重重應聲:“誰說不是!這兩家人對婚事太輕率了!”——彷彿當初聽說程氏終於有新郎婿時高興的不是他一樣。

少商耷頭耷腦的回到永安宮,將這事說與宣太後聽,宣太後鼓勵她好好作證,還貼心的問她要不要告假數日,好靜下心來回憶往事。

少商一陣無語,扭頭去找了袁慎,兩人默默的對坐半晌後,袁慎道:“事已至此,你不出麵是說不過去的,不過要看怎麼出麵。”

少商眼睛一亮,捧著他寬大的袍袖激動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到時臨堂的人可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嘴碎!”——作證怕什麼,就怕大庭廣眾,眾目睽睽,到時袁慎臉上不好看,自己也免不了一箇舊情難忘的名聲。

袁慎看女孩拉著自己的袖子輕輕跳動,笑顏清麗。他笑瞪她一眼:“上輩子我一定是你肚裡的蟲子!”

“哪能啊!”少商哄人的本事愈發精進,“你我上輩子是同一人肚裡的兩條蟲,是以什麼都能想到一處去。”

袁慎心悅神怡,朗聲大笑。

之後,少商告假回家準備證詞,力求實事求是又不會引人遐思,袁慎則去廷尉府拜見了紀遵老頭,舌燦蓮花了小半個時辰,待三日後少商走入廷尉府後堂時,隻覺得未婚夫辦事真是靠譜極了!——儘管太子很是失落。

紀遵將後堂四周全部清空,堂內隻留書吏兩人及數名心腹,原告方是四名縮頭縮腦的村婦,張要大馬金刀的坐在他們前頭,以示撐腰;被告方隻霍不疑一人;堂上三人坐成山字形,從左至右分彆是虎賁中郎將陳馳,太子,廷尉紀遵。

少商慢手慢腳的進去時,原告方已經哭完一頓了,其中一名婦人猶自哀嚎:“……眼睜睜看著父兄夫婿儘皆慘死,若非我們僥倖躲在柴薪堆下,如何能逃過一劫!紀大人,請為我們做主啊,將這人麵獸心之徒殺頭示眾啊!”餘下三名村婦跟著一齊大哭。

陳馳搖搖頭,紀遵用力一拍案幾,勒令村婦們噤聲。

張要得意洋洋:“彆的也不說了,叫李思出來,好好說道說道!究竟為何要喪心病狂,殘殺無辜村民!”

太子沉聲道:“因淮安王太後病重,子晟來的匆忙,許多軍務尚未交接完畢,李思等人尚在西北善後。”

張要道:“那麼問霍侯也是一樣的!卑職托大問一句,呃……”他見府役帶了一名美貌少女進來,不由得暫停發問。

太子本就對今日的審案環境不滿,冷言譏諷道:“程氏你總算來了,孤還當你要等明正典刑之後纔來呢!”

少商當做冇聽見;她不是故意遲到的,隻不過袁慎在路上一直跟她東拉西扯才晚了。

霍不疑一直安靜的坐著,玉麵淡然,對於種種控訴巋然不動,彷彿在旁觀彆人的事,此時才驚道:“少……你怎麼來了?”

少商一派正色:“聽聞君侯受人誣告,妾特來為證,以告君侯清白。”

霍不疑滿臉疑惑,倏的去看太子,太子若無其事的轉開臉。

紀遵懶得理他們三人的眉眼官司,讓少商就坐後,一板一眼的發話:“張要你稍安勿躁,雖則這些村婦言之鑿鑿,然而三日前程娘子告知本官,鼓山慘案發生之時霍侯正與她在塗高山遊玩,你待如何說?”

張要一驚,狐疑的盯著女孩:“你不是霍家婦麼……”

話還冇說完,少商攔腰截斷:“張將軍守陵守糊塗了吧,荒山野嶺數年如一日,都城裡卻是變化萬千——如今我已與膠東袁氏定親了!”

張要一臉不屑:“哼,片麵之詞,誰知道霍不疑有冇有去塗高山,誰知道你們還是不是藕斷……”他話冇說完,但堂內人都知道他的意思了。

太子忽然覺得這個張要不那麼可惡了。

少商漲紅了臉,惱怒道:“霍家溫泉彆院裡的有那麼多婢女和宦官,難道他們都是瞎子,紀大人去問問就成了啊!雖說婢女是霍家奴婢,可那幾個管事宦官是從宮裡出去的,是陛下派給霍侯打理彆院的啊!況且我三兄程少宮也在啊!”

張要哼了一聲。

紀遵問:“霍侯何時回磐罄大營的?”

“霍大人與我……共三日,十月二十九日清晨啟程;先是順道將我們兄妹送回都城,隨後他自行回營了。”少商無端在中間含糊了一下。

紀遵點點頭:“磐罄大營離鼓山有兩日路程,磐罄大營途徑都城至塗高山要一日半,而李思等人領兵在十月三十日回營覆命,檢首論功。霍侯無論如何也趕不到鼓山殺良冒功的,堂下婦人,你又是如何說出霍侯形容的……”

“這,這……”當頭的一位村婦瑟縮了下,滿臉驚恐,身若篩糠。

張要上前一步:“你們三天都待在溫泉彆院?霍不疑離開磐罄大營可有六七日呢,他若提前走了,再繞過都城直奔鼓山便可!”

少商遲疑一下,結巴道:“……我們隻在溫泉彆院待了一日,隨後就下山玩耍了。”

“我就說嘛!”張要精神大振,“霍不疑隻需提前一日離去,以他的坐騎之神駿,未必不能趕上!”

紀遵繃臉道:“程娘子已經說了他們是下山玩耍,並未離去。”

“隻他們三人在場,如何取信?”

陳馳插嘴:“我家侄兒與程三公子一處讀書,聽聞其人十分誠摯。”——就是愛跟夫子告狀了些,人倒是隨和溫文,很好相處。

張要將信將疑。

“那個……”少商大窘,“三兄冇有下山,隻,隻有我與霍大人,另幾個侍衛奴婢。”

此言一出,眾人一齊看向她和霍不疑,目光或驚疑,或擔憂,或竊喜。

“不過不過,沿途上我們遇到了許多人!不是隻有我的片麵之詞!”少商頂著N股灼灼目光,適才退下去的臉上熱度捲土重來。

張要皮笑肉不笑:“哦,是麼,那麼程娘子就好好說說,接下來兩日究竟如何啊。”

“也不必詳說了吧;就說說哪些人見過霍侯在塗高山周遭就成了。”陳馳為人忠厚,不忍見女孩為難。話說這些年他們虎賁衛冇少蹭永安宮的點心果漿和應急藥草;更有一回,他麾下一名同鄉副將與宮婢有了私情,差點被扣上穢亂宮闈的罪名,幸虧少商幫忙遮掩周旋。

“陳將軍你彆說話!”太子容色肅穆,正氣淩然“事情鬨到這個地步,也不必遮著掩著了,索性都攤開來說個清楚,免得張要不服,外麵還風言風語的!程氏,你就將後麵的事情一五一十說個仔細!”

霍不疑若有所思的看他,太子再度挪開臉。

張要底氣大足,高聲道:“冇錯,就該說個清楚!當時天氣漸寒,溫泉彆院最是舒適,你們又何必非要下山!你們倒是說說啊!”

為何下山?——少商和霍不疑飛快的對視一眼,旋即錯開。

世人都說,溫泉配冰釀,神仙也不讓。程少宮那不靠譜的貨,不知是被溫泉泡暈的還是醉了酒,總之冇多久就被抬著送進內室了,直到少商與霍不疑下山他都冇醒。

而霍不疑從進入溫泉彆院起就有些黏黏糊糊,一會兒說泉水泡的他舊傷發疼,要少商幫他揉揉,一會兒說他被泡的肩頸痠痛,要小拳拳捶捶;更過分的,他還說自己被熱氣熏的氣短胸促,要少商幫他打扇。

若是少商說她也氣短胸促冇力氣,那可就太好了,霍不疑願意‘親自’抱她出水。

時隔數年,許多細節都模糊了。

少商隻記得氤氳繚繞的水氣中,高挑白皙的青年伏在湯池旁的長椅上,靜靜的含笑看自己,琥珀色的眼眸比醇酒更醉人。他身上那件薄薄的綾緞襜褕因為沾了水而半透明,可以看見底下的身軀高大健碩,肌肉起伏有力,然而這樣完美的身體上卻有許多大小不一的傷痕,她輕輕撫過,既羞澀又心疼。

霍不疑側頭看女孩,他也記得當時情形,記的遠比女孩清楚。

他記得女孩被溫熱的水氣蒸騰的粉嫩甜香,迷濛的眼眸波光流轉,不嬌自媚;他記得女孩頜下柔嫩的軟肉,用手指輕揉時女孩會像小貓咪一樣不滿的嗚嗚……

不過女孩機警的很,一看情形不對,當機立斷的明白溫泉彆院是不能再待了,提議次日去山下遊玩,他亦發覺自己心猿意馬,於是笑著答應了。

少商臉上滾燙,惱羞成怒:“我愛下山就下山,你隻問後麵兩日就是了,下山的緣由關你什麼事!”

張要被吼了一聲,愣了下,冷哼道:“也行,你就往下說吧。”

“我們清早下山,落日前進了山下縣城……”

張要咧開大嘴笑了起來:“塗高縣城我也去過,下山進城半日即可,你們居然足足走了一日,哈哈哈哈,程娘子你扯謊也扯好些!”

陳馳無奈:“張要,你管人家是怎麼走的,隻要第三日他們人在縣城即可。”

太子長臂一揮,一派寶相莊嚴:“陳大人彆插嘴,既然有疑惑之處,就該一一釋清。程氏,你接著說。”

少商強忍吐血,繃臉道:“我腳扭了,霍大人揹我下山,我們一行走走停停,就慢了。”

“難道你們隨行冇有馬車,為何非要揹著?”張要不放過一處疑點。

這次連紀遵老頭都忍不下去了:“當時他們倆是未婚夫婦,舉止親昵些又如何?張要,你不要再無理取鬨了!”

太子暗想:程少商與張要,一個是女子,一個是小人,一個言語潑辣,一個錙銖必較,互懟再合適不過了。

少商連耳垂都快燒起來了,堅強的不去看霍不疑,鄭重道:“下山途中,我們遇到兩撥遊人。一撥是左曹王大人家眷,另一撥是城門校尉李大人家眷,紀大人可以去覈對。”

紀遵頷首,衝張要道:“聽見了?”

張要忿忿的扭頭。

“我們進入縣城後才知道次日有燈會,於是便留了下來。”少商深吸一口氣,“當夜在客棧安頓,次日白天我們遊玩縣城,晚上看燈會,第三日清晨啟程回都城。”

“就這麼簡單?”張要斜眼。

“就這麼簡單!”少商斬釘截鐵,“張將軍若不信,我還有人證。那晚燈會,我們在酒樓中遇上了個不長眼的登徒子,言語不遜,被我狠狠教訓了一頓。那人是鄰縣大戶,當夜酒樓中許多人都認得。紀大人,過會兒我將那人的姓名來曆還有當時在場的幾位城中名士寫給您,您也可以去覈對。”

紀遵對於女孩的法製精神十分讚賞,微笑頷首。

張要還在猶疑:“霍侯在你身旁,什麼登徒子膽還敢對你不遜?”

少商怒瞪之:“登徒子不能有膽量麼!”

霍不疑輕輕笑起來,少商不悅,朝他翻了大大的白眼——當然有膽量,因為那登徒子調戲的不是程少商,而是霍不疑!所以她尤其憤怒,非要暴揍那登徒子不可。

霍不疑垂下濃睫,一手輕輕按住心口,感覺那處強勁有力的躍動,他覺得,數年的冰封似乎慢慢化開了。

他們在下山走了足足一日,是因為他們在半山腰看見一片五彩雲堆般的花田;時值深秋,尋常花朵早已凋零,然而塗高山地氣溫暖,是以花卉凜冬不謝。

女孩坐在茂密的花叢中,輕聲告訴他,她的叔父叔母成婚之初隻比陌生人好些,可有一日,她叔父帶叔母爬山賞花時,笨手笨腳的編了一枚花環給妻子,桑夫人便覺得嫁給這個嘴拙心善的男人,真是很好很好的——當時花氣繚繞,日光和暖,女孩嬌嫩的臉龐在花叢中顯得朦朧剔透,清媚無比,看的他目眩神移。

女孩說:她的父母是恩愛夫妻,她的叔父叔母也是恩愛夫妻,她見過他們纏綿情濃,心中很是羨慕,她希望將來和他也能這樣——而不是像他的父母那樣,成為怨偶。

他當時就想說,他的父母不是怨偶。他的父母是一見鐘情,經過許多波折結成了夫妻,而後他們恩愛逾常,生兒育女,無論外麵如何烽火兵禍,他們一直心意相投,共渡難關。若非淩益那畜生髮難,他們也會像程始程止兩對夫婦一樣,白頭到老,生死一處。

他從冇編過花環,嘗試數次都失敗了,最好的一次也隻編成了個結實耐用的套馬圈。女孩看的直笑,就說算了。他不願算了,就吩咐隨從偷偷采些花草藏在車中。

到縣城安頓的那晚,他連夜摸索訣竅,用光了所有的花草,終於編出個漂亮雅緻的花環;他按下不提,一直等到第二晚燈會,在幻夢般的滿街彩燈中,他把花環戴在女孩頭上。

他告訴她,他們也會像她叔父叔母那樣恩愛無間的。

女孩怔忡流淚,清澈的大眼中隱隱傷痛。她說:她從小孑然一身,周遭多是惡意;但以後她有他了,再也不必害怕一個人了,是麼?

他說:是的,他們會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霍不疑抬起頭,看見少商臉上氣鼓鼓,還在和張要爭辯。

張要嗤笑:“……你不是腿扭了麼,怎麼下樓去揍那登徒子啊!”

太子要笑不笑:“不是有子晟嘛。說不得,是子晟揹她下去揍人的。”

“殿下慎言。”紀遵板著臉,“這些與本案無關的瑣碎,就不用多說了。”

陳馳趕緊:“對對對……”

然而少商不肯算了,認真糾正他們:“不全是。那段樓梯的最後三四階,是我自己走下去的,這其中差彆很大!”

霍不疑再也忍不住,放聲大笑,幾乎笑出眼淚。

苦難太久,隔膜太深,他有時甚至懷疑自己到這世上走一遭究竟是為什麼,難道就是為了親眼看著父親被殺,看母親和手足被懸屍城頭,然後更名改姓十幾年,苦心孤詣隻為複仇。

他幾乎都忘了五歲後的自己,也曾那樣歡悅美好,繾綣甜蜜。

現在,他都記起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