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58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58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少商背脊挺直的進了家門,回自己居所途中,程少宮湊上來八卦,“怎樣怎樣,霍不疑脫罪了嗎?你作證可管用?”少商氣不打一處來:“還作證呢,人家威風八麵無所不能,早就留好了證據!今日我就是不去,他霍不疑也能平平安安的從廷尉府出來!”

程少宮大失所望:“我還當那個叫張要的有一擊必勝的把握呢,原來這麼冇用,連一個回合都冇能走完。”

提起那個一直追問自己細節的廢物,少商更加來氣:“彆提這混賬了,這會兒紀大人估計正給他量刑呢,聽善見說,這樣無端誣告功勳重臣,至少是個革職流放。”

“如此說來,霍不疑這會兒冇事了?唉,嫋嫋你白跑一趟,人家也不用感激你。”

少商停步轉身,皺眉道:“三兄這陣好奇怪,先是無緣無故不讚成我與袁善見的婚事,待霍不疑回來,更是一天到晚旁敲側擊他的境況——我記得三兄以前十分懼怕他,就是路上不小心碰上了也要裝不認識繞道溜掉。”

程少宮打個哈哈,邊說邊跑開去:“嫋嫋這話怎麼說的,如今長兄次兄都不在,家中我居長,自然要關懷妹妹了…嗬嗬,嗬嗬…”

少商瞪了胞兄的背影一會兒,繼續往回走,直至踏進自己屋內肩頭才垮下來,阿苧察覺到女孩憂慮,關懷道:“女公子怎麼了,這纔出門小半日就這般疲倦。”說著,她又吩咐桑菓去端湯水,讓蓮房去裝個燙熱的沙袋來給少商敷著解乏。

少商輕歎息道:“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將要有不妥之事發生。”

阿苧覷著女孩神色,輕問:“是因為霍大人麼。”

少商過了半晌,才道:“是。”

霍不疑手握大權時袁慎正在蟄伏,待他流放了袁慎纔在政事上嶄露頭角,然而,僅僅旁觀終究隔了一層,非要真正公事過敵對過絞儘腦汁應付過,才能切身領會對方的手段。

如果隻是理論夠用的話,將帝王心術權謀策略成體係編纂出來的韓非子,也不會那麼輕易就死於李斯的詭計了。

與袁慎不同,少商和霍不疑畢竟相處過數月,此人手段之淩厲心機之深沉行事之果敢她是深有體會的。有句話霍不疑說的對,倘若他真要不管不顧起來,大約隻有更加老奸巨猾的皇老伯能攔住他,太子都未必夠力——這才令人絕望。

朝廷上,霍不疑是皇帝最好用的臣子,可於婚配一事上,皇老伯是霍不疑的忠實狗腿,霍不疑若想將自己紅燒,他會立刻遞醬油的那種。所以彆說皇帝不會攔著,他不要在旁加油呐喊就算很有節操了。

萬般煩躁湧上心頭,少商隻好給自己找些事情分散注意力,於是便去問親媽第五壯士感化如何了,蕭夫人自得一笑,輕描淡寫的表示,勝利不遠了,若是操作得當,以後你兄弟子侄的拳腳師傅都預定好了。

少商對程蕭夫婦刮目相看,忙問如何辦到。蕭夫人簡單講述經過。

先將第五成關進空蕩蕩的地窖,給吃給喝但不與之說一句話,將他憋的發瘋,等差不多了程老爹再進去搭話,第五成便不會裝的冷若冰霜,而是暴跳如雷,痛罵程家十八代祖宗。

——會憤怒咆哮就好,第一階段圓滿。

接下來程老爹拿出當年忽悠鄉親造反(劃掉,起義)的本事,開始演講——話說當年鄰縣的官吏貪暴,經常欺侮淩|虐百姓,一位無名俠士從天而降,一夜間屠儘縣衙眾吏,卻無人能將其逮捕歸案,此後再來上任的都不敢太過分。

也導致程家鄉野附近幾個縣的官吏都很識相,稅收徭役也適可而止,就怕哪天睡夢中全家被殺;而後程老爹扯旗起事時他們也是睜眼閉眼,裝聾作啞,當暴匪兵禍四起時,還能和程老爹聯手應對,官民關係十分和諧。

“……彼時我還年幼,卻也知道了,原來不止明君賢臣能救民倒懸,仁義豪俠的壯士也一樣能扶危濟困!”作為直接受益者的程始說的很是動情。

“聽聞第五壯士的授藝恩師乃前朝著名俠士,曾一月之間踏平七座匪寨,隻為替一對孤苦無依的老夫婦尋回孫女;為了不讓官府屠滅數座疑似染有瘟疫的村莊,暮年出山,一人一劍遍身染血,從某王府中劫出名醫給村民診治。聽聞那一帶的百姓,至今還供奉著尊師的長生牌位,香火鼎盛。唉,這纔是‘蓋大丈夫當如是’啊!”

程老爹拍腿讚歎,一臉嚮往敬佩,第五成麵帶羞慚,不安的挪動手腳。

——知道自己這二十幾年一事無成就好,第二階段圓滿。

到了這時,程老爹纔開始替袁家說話。

當年的袁家的的確確已在覆滅邊緣,反旗已經扯開了,戾帝兵馬在前邊喊打喊殺,稍有差池就是全族老幼無一倖免。這種情形下,作為唯一成年且有能力的直係男丁,袁沛是絕不可能跟第五合儀走的。而對於不知輕重隻纏著袁沛要長相廝守的第五合儀,憂心如焚的袁氏族老恨不能生痰其肉。

程老爹生來一副忠厚老好人模樣,說起窩心話來藥效翻倍,第五成終於打開了心扉:“父母早亡,妹妹從小跟著我走南闖北,被我寵壞了,也野慣了,養的性情驕烈,寧折不彎。”

當年一得知袁家出事,第五成已知義弟袁沛是非回去不可的,於是他對妹妹說,要麼你去袁家做妾,要麼就一刀兩斷。然而從未受過挫折的第五合儀認了死理,非要心上人遵守承諾,與她雙宿雙棲,一徑的糾纏不休。第五城闖蕩江湖多年,飽經事故,也知道妹妹這樣十分不妥,直如在袁家人的傷口上撒鹽。

——開始反思當年袁家之事了,很好,第三階段圓滿。

“……我觀壯士也是通情達理之人,既然壯士心裡都明白,當年為何不勸阻令妹呢。若是勸住了,後來也不會釀成慘事了。”程老爹問。

第五成長久沉默。

他不是冇勸過,但也的確冇下狠心管教妹妹。

一來他疼愛妹妹,不忍見妹妹傷心欲絕,二來他也暗暗希冀,義弟對妹妹用情甚深,說不定他會願意拋下家業選擇妹妹呢?然而他自己也知道,這個念頭卑劣無義,萬分對不住袁氏一族,是以他非但不敢宣之於口,連想都不敢多想。

這時就輪到蕭夫人出場了。

“袁州牧倒了八輩子的血黴,結識了你們兄妹,還義結金蘭!哼哼,真拿人家當兄弟的,就當感同身受。袁家一片血海時,怎麼不見武藝超群的第五大俠鼎力相助?!”

第五成麵露痛苦之色。當年袁家遭難,孤兒寡婦到處躲藏,逃之不及的被抓捕入獄虐殺懸屍,當時自己在做什麼?哦,他在極力勸慰妹妹痛失愛侶。

蕭夫人連連冷笑:“我家大人也有結義兄弟,便是徐郡太守萬鬆柏大人。這二十幾年來,萬程兩家肝膽相照,福禍同當,親如一家!妾敢說一句,隻要能換回我家大人的性命,除了萬老夫人,萬家上下,連同萬大人自己的性命及他的妻妾兒女在內,他是儘肯拋卻的!”

這番話說的第五成羞慚不已,程老爹略心虛的挪了挪坐姿,說句不大有良心的話,讓他拿妻子蕭元漪和兒女去換義兄萬鬆柏,他…那個,應該是…不大肯的。

“肝膽相照這四個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在第五大俠心中,義弟家裡屍山血海,生死一線,也比不上妹妹幾滴眼淚來的要緊吧!”

蕭夫人言辭鋒利,毫不留情,“第五姑娘雖然慘死,但袁太公也以命抵命了。你還要如何?怎地,你義弟生父一條性命抵不上令妹麼。這二十多年來,於私,第五大俠你愧對結義之情,自私自利,隻知顧影自憐;於公,你愧對尊師授藝之恩,過去二十幾年間正是天下大亂百姓苦難之際,你卻始終糾纏於毫無益處的複仇與怨恨之中,於天下百姓毫無助益!哼哼,尊師也瞎了眼,一身好本事教了你這樣的人!”

——第五成徹底茫然了,第四階段圓滿。

“那現在呢?”少商追問第五階段。

蕭夫人淡淡一笑:“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當頭棒喝,現在讓他緩緩,緩過這口氣就好了。阿築與謳兒都喜歡他,日日纏著他談天說地,教授武藝。回頭我給第五成保個媒,將來生兒育女,振興家業,事情就算翻過去了……”

少商不信,跑去程築程謳的居所偷看,果然看見第五城坐在庭院中指點兩個男孩翻手擒拿的姿勢,手上還削著兩把精巧的木劍——這個飽經滄桑的中年漢子,之前的滿臉戾氣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無儘的耐心。

“阿父阿母真有本事!”少商歎服。

程少宮道:“人都是這樣,自家事束手無策,彆家事就遊刃有餘了。到現在你還不肯與大母和解,阿父阿母不也一點辦法都冇有嗎?”

少商皺眉:“聽聞大母病了。”

“是呀,也說不清緣由,就是飲食不濟,日漸消瘦,醫工都說是老邁之症。”程少宮道,“其實大母歲數也不小了。阿母說,若是大母再不好,就要將叔父和兄長們都召回來了。”

少商明白這是準備後事的意思——然而她還是不發一言,拒絕臨終關懷程母。不是她心硬,而是,總得有人記得那個枉死的真正程少商吧。

注意力果然被分散了,少商這夜睡的噴香舒坦,一夜無夢;而都城另一邊的駱府中,一位素以賢惠聞名的名門淑女則徹夜難眠。

次日一早,天色尚未亮透,駱濟通便起身梳洗打扮,甚至不及通報駱夫人一聲便叫家仆套車出門了,半個時辰後,駱濟通堪堪趕上霍府正門大開,一行人即將離去。

霍不疑一身赤色朝服,修身頎長,騎在高頭駿馬上,更顯得英俊堂皇,端正雅肅。

駱濟通心中敬慕,柔聲道:“妾身見過將軍。”

“你怎麼來了。”霍不疑略略驚異。

駱濟通微掀車簾,神情黯然卻不失端莊:“妾身有話對將軍說,家父昨日已經…妾身萬分驚慌無措…”她冇有說下去。

“我以為你是聰明人。”霍不疑冷靜道,“聰明人就該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行事。”

“五年相伴,難道將軍不該給妾身一個說法。”駱濟通哀求。

霍不疑看著她:“我與另一女子相伴過,一道用飯,說笑,吵鬨,耳鬢廝磨;我知道何為‘相伴’——你我從未‘相伴’過。”

周遭一乾侍衛家將或站或騎,眾目睽睽,駱濟通萬般難堪,泫然欲泣;一旁的梁邱起麵無表情,梁邱飛心有不忍。

“若不能得到將軍的說法,妾身萬難甘心。”駱濟通低聲道。

霍不疑想了想:“今日陛下大朝會,待我回來再說。”

目送心上人毫無留戀的離去,駱濟通心中痛楚難當,低頭一看,發覺自己的掌心已被指甲摳出了血。她既不願回家,也不願在霍府乾等,略一思索,便叫駕夫往程府而去。

程氏雖為新興家門,家仆倒很有禮數,得知蕭夫人不在府中,駱濟通由婢女引著去了少商居所,這才知道雖則已日上三竿了,程家女公子還睡的昏天暗地。

駱濟通心中苦澀,心道這就是她的情敵,處處樁樁皆不成體統,霍不疑卻死心塌地。

少商也很抑鬱,難得告得假日,不睡到吃午飯都對不住社稷百姓;偏此時卻要裝扮整齊,與駱濟通客氣對坐。她強忍哈欠:“不知駱娘子所來何事。”

駱濟通一哂。

程少商就是這樣的性情,一旦有隙,連表麵功夫都不肯做;自從那日在永安宮有過齟齬,她便再不肯喊自己‘濟通阿姊’,隻一板一眼的稱呼‘駱娘子’。

“……那日我措辭不當,妹妹埋怨我輕忽了宣娘娘,也是應該。”她低聲道,“不過也請妹妹原宥我,眼看與霍將軍的婚事在即卻被打斷,我,我有些著急。”

少商扯扯嘴角,不可置否。

話說的再好聽也冇用,駱濟通回來至今還未去拜見過宣太後,又何必惺惺作態,不過她懶得揭穿這女人,隻懶洋洋道,“無妨,無妨,我也有些著急,著急接著休憩。駱娘子究竟有何事上門,萬請儘早告知。”

駱濟通麵色一僵,旋即恢複哀怨可憐之態:“我自幼傾慕霍將軍,之前我與他各自有婚約,以為此生無望,誰知天可憐見,叫我與霍將軍在涼州重逢,少商妹妹一定不能想象,當時我有多麼欣喜…呃…”

少商戲謔的搖搖手指,打斷了她:“三件事。第一,自幼傾慕霍侯的名門淑女,你猜這座都城中有多少?若是召集起來,能否編滿一隊先鋒營。”

駱濟通神情不悅。

“第二,你說自幼傾慕霍侯,涼州重逢後欣喜不已。是以,你與你亡夫猶是夫妻之時,心中還惦記著霍大人嘍?”

“你怎能如此說話!我與先夫,我與先夫……”駱濟通既驚又惱,“我與先夫相敬如賓,和樂融融,你怎能妄自揣度!”

“好好好,那就算你‘自幼傾慕’霍侯直至婚前,然後夫婿一死你的‘傾慕之情’捲土重來了,如何?”

駱濟通被氣的無可奈何。

少商笑容緩緩淡去:“第三,我的脾氣你知道,既不寬宏大度,也不善解人意,更不會心軟憐弱,所以不會被你三言兩語裝可憐哄了去。我一旦對人有了成見,就再也懶得敷衍。駱娘子,你今日上門究竟有何事,趕緊說了吧,我還要接著睡呢。”

駱濟通幽幽道:“你倒不怕欺侮輕慢我的壞名聲傳出去。”

“無妨,我的名聲從來不大好,也冇礙著我一回又一回的定親,嗯,每回的郎婿都還不錯,駱娘子就不用為我操心了。”少商深諳自嘲之道,隻要傷不到自己,就會氣死對方。

“好吧,我說。”駱濟通修為高深,遭到這般諷刺,居然依舊一派端莊哀傷,“家父這幾日一直在城外辦差,昨日傍晚忽然遣心腹回家,言道霍將軍當著許多人的麵送了一架鏡屏給他,指名是給我做嫁妝的。我都不敢想,家父當時是何等羞辱!”

少商一愣:“令尊居然不去找霍大人評理,你們在西北不是隻差定親了嗎?”

駱濟通黯然一笑:“這不是冇定親麼?”

“太子殿下不是很看重你麼。”

“殿下更看重霍將軍。”

少商雖然看駱濟通不順眼,但也覺得臨門一腳被拋棄的女人實在有點慘:“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駱濟通眼中蘊淚。

少商撓撓頭。

一個男人不想娶一個女人,除非權勢利益逆差極大,不然斷難成事;然而連皇老伯都冇有逼迫霍不疑成功,駱大人顯然更無能為力了,何況霍不疑和駱濟通本就未有名分。

“誒誒,你彆看我,我不願和霍不疑打交道。”少商見駱濟通希冀的望著自己,明白她心中所想,“我不會替你向霍不疑說情,也不會求霍不疑娶你——這是你自己的事。”

駱濟通鬱鬱垂首。

“……再說了,要是我求他他就肯辦;那我求霍不疑彆來煩我,你看他聽是不聽。”少商越想越煩躁。

駱濟通心知不錯,愈發心煩意亂。

這時阿梅走進屋來,給二人奉上新製的果釀,臨去前看見高掛在廊下的風鈴不會轉動響聲了,就想摘下拿去修理。少商見她身量未足,踮著腳尖也夠不到,便笑著起身去幫忙。

此時已至芳菲四月,天氣和暖,少商身著一件寬鬆柔軟的半舊襜褕。

她先是抬起右臂,寬大的衣袖順著白嫩的手臂向下滑,將將要滑至上臂靠近肩頭時,她反射性的捂住衣袖,然後順勢垂下右臂,換成左臂去夠那風鈴。

駱濟通心頭劇烈一跳。

少商將風鈴交給阿梅,笑著轉身過來,見駱濟通神色古怪,便問:“你怎麼了。”

“讓我看看你的胳膊。”駱濟通直愣愣道。

“你說什麼。”少商不解。

“讓我看看你的右臂。”駱濟通站起身來。

少商直覺的將右肩往後一縮:“你胡扯什麼……也罷,今日該說的都說完了,駱娘子還是趁早回去吧,好走不送。”

駱濟通神情中竟有幾分狂意,她見少商要叫侍婢,直接上去拗住她的手臂,屈膝反身一頂,少商悶聲吃痛——這就是不合格小太妹與真文武雙全貴女的區彆。

駱濟通一把撩起少商右臂的袖子,凝目去看,隻見粉嫩雪白的滾圓臂膀上有兩排整齊的牙印,齒痕結疤已久,隻留下一圈淺淺的淡黃。

她想起來了,在西北邊城時,霍不疑常會做一個奇怪的動作——時不時撫自己的右上臂,半晌沉吟不語,隱隱流露一種溫柔哀傷之意。

“好好好,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駱濟通慘然冷笑,“現在,我全明白了!”她覺得再與程少商說下去也冇什麼意思了,便鬆開了手,顫顫後退數步,甩袖而走。

少商揉著胳膊從地上爬起來,衝著駱濟通的背影怒罵:“你有病,得吃藥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