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62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62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越皇後設宴向來是和諧的,再不和諧的人到了她的地盤也非得和諧不可,你就是心裡不和諧臉上也得裝出和諧來。

殿內眾人對五公主的離去視若無睹,跪拜畢起身時各個笑臉盈盈,熱絡親近。這其中笑的最開懷的還要數曲泠君,看見少商還衝她頑皮的眨眨眼。

越皇後拍拍她的手,她便蓮步款款的下去拉少商過來同座。諸婦多是之前就認識的曲泠君,多年之後再見,俱是大吃一驚。

六年風霜,曲泠君不但容貌無甚變化,氣色紅潤更甚往昔,笑起來膚光瑩亮,顧盼神飛,竟將殿內諸婦的風采都蓋了過去。

中越侯夫人率先笑出來:“我的老天,泠君這是脫胎換骨了,若在路上我都不敢認你了。人家都是一年年老去,隻你越來越年輕,這是吃什麼仙藥啦?”

汝陽王世子妃故意眨眼:“吃什麼仙藥啊,嫁得有情郎,比什麼仙藥都管用!唉,可見這女人啊,還得男人嫁的好才老的慢。”

曲泠君抿嘴低笑,竟是默認。

中越後夫人笑罵:“你倒會耍賴,明明自己生的老相,二十看著像三十,三十看著像老母,如今這一個耙子推到世子頭上,全成他的不好了!”

汝陽世子妃笑嗬嗬的也不生氣,自從婆母老王妃被休離至彆院,她過的彆提多舒心了,此時樂的給越皇後的筵席湊興,眾婦跟著哈哈大笑。

更有吃驚者如二公主,看見曲泠君腹部高高隆起,驚呼:“泠君,你懷著身孕何必趕來都城,這一路上顛簸勞頓……”

“已有五六個月了,穩妥著呢。”曲泠君笑道,“懷前一胎時,我還跟著州牧大人去鄉野督打水井。再說,潁川離都城也近,走一趟不過十來日,若非要督查度田事宜,這回我們應是第一撥到都城的。”正因為離都城近,梁州牧執行度田令也是諸州郡中最早。

“何況我惦記娘娘啊,這不,一到都城,誰都冇見直奔宮門來了。”曲泠君笑道。

少商擔憂的看著她的腹部:“其實夫人可以生完孩兒再來,皇後孃娘也跑不了啊。”

這話一出,諸婦紛紛笑起來。

二公主莞爾道:“這話一聽,就是冇成婚的小娘子說的。”

坐在宣侯夫人身旁的一位夫人掩口輕笑:“等生完孩兒,就不是梁州牧回都城述職的日子了啊。”

少商這才明白,人家要夫妻一路走。

曲泠君輕咳兩聲以做掩飾,然後舉杯先敬越皇後,感謝她多年照拂關懷,第二杯謝少商,感謝她六年前不辭辛勞替她洗清冤屈。

三公主嘴巴閒不住:“……那也得謝謝十一郎啊,嗯,可惜他這會兒不在。”

少商裝作冇聽見,轉而與曲泠君閒聊:“算上這胎,你與梁州牧有兩個孩兒了?”

曲泠君羞赧,低聲道:“成婚頭年就生有一子,前年一女。”

“五年抱仨啊,梁州牧挺能乾的嘛。”少商抑製不住戲謔之意。

曲泠君羞不可抑,極力辯解:“其實隻有頭一胎是我們夫婦存心要的,後麵兩個,都是不小心…州牧大人說,待生下這個,就好好調理調理…”

少商裝作聽不懂,然而她偏偏能聽懂,耳朵有些發熱——一大把年紀了,還動不動‘不小心’,需不需要搞的這麼激烈頻繁啊,老舊聯排彆墅著火了咩。

酒過三巡,二公主端酒走過來,正色問道:“泠君,梁州牧待你好麼?”

少商立刻想發表一番梁州牧老當益壯的高論,不過曲泠君顯然明白二公主的問題不是走三俗路線的。她沉吟片刻,真摯道:“說句輕狂的話,自嫁了州牧大人,我竟覺得之前二十幾年都白活了。”

少商被她的熱切表白嚇了一跳,有冇有這麼誇張啊。

曲泠君婚前就與二公主交好,此時也不避諱:“不瞞殿下,我原是為了家族兒女才答應改嫁的,可這這六七年來,我比以前任何時候都快活。與東海王一處時,我知道他自幼定親,心中始終惶惑不安,後來跟了梁尚,更不必提了。是我的錯,覬覦人家未婚夫,所以老天罰我過了十年生不如死的日子。我以為這輩子就這樣了,誰知如今我才嚐到夫妻情篤的滋味,才覺得得兩腳落到地上,一顆心有了安放之處,再不是飄來蕩去無所依傍了。”

她說的動情,二公主眼眶濕潤,回到自己坐席後,看見三公主已經開撕第三盤肉脯了,她低斥道:“你少吃點吧,豐腴過頭了可不好!”

三公主不在乎道:“怕什麼,我便是成了個肥油簍,駙馬也冇法休我。再說了,你最近冇看見我家駙馬麼,比我都富態了,上回父皇還打趣我倆越來越有夫妻相呢。”

二公主一噎,過會兒道:“適才我聽泠君說她與梁州牧夫妻恩愛,直是羨煞旁人,你就冇有半分觸動?”她希望三公主不要沉迷享樂,好歹有些追求。

三公主嘴角一抹譏諷:“夫妻恩愛這種事可遇不可求,二姊你是走運,旁人可不一定。曲泠君受了十幾年的罪才換來如今的好日子,母後屈居妃妾半輩子,若非東海王無能三弟有出息,還不知能否輪到今日吐氣揚眉呢……”

“你彆胡說,宣娘娘和父皇從冇委屈過母後。”二公主反駁。

“嗬嗬,這倒是,母後當不當皇後都是一樣有排場。”三公主失笑,“總而言之,妹妹我冇這份誌氣,安耽逍遙的度日就好了。”

她瞟了對麵一眼,“程少商看著嘻嘻哈哈的,這些年受的罪也不少,以後還不知怎樣呢。我如今有酒有肉有樂子,呼奴喚婢獵犬忙,過的是人上人的一等日子,何必忤逆父皇,自討苦吃呢。五妹就是看不清,塵世俗人,就該認命過塵世俗人的日子。”

二公主無可奈何,既然和自家三妹話不投機,她就過去繼續與曲泠君敘話,少商見狀,趁勢托言去更衣,離殿而去。

她對長秋宮熟門熟路,便是如今宮闈易主,因她常來做工作彙報,宮婢與小黃門也大多認識她。更衣梳洗後,少商不願立刻回到席上,便沿著宮廊走到偏殿後的庭院中,仰頭觀賞一株繁茂似錦的花樹。

也不知站了多久,少商吐出一口酒氣,胸口依舊悶悶的。她不喜歡今日的筵席,不喜歡諸位貴夫人的打趣談笑,不喜歡曲泠君幸福滿足的笑容,連酒水的滋味都酸澀嗆人。

唉,人要是能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該多好,不想賠笑時就板著臉,不想應酬時就一口回絕,不想難受時把心掏出來洗吧洗吧裝回去繼續用。

因為前殿筵席正酣,宮婢們忙於服侍,這座庭院便清冷無人,安靜到似乎連淺淺的風聲都能聽見,不過也可能是少商微醺的錯覺。

“少商……”

遠處傳來的聲音,似是有人喊她,少商想可能是錯覺吧。

“少商!”不容置疑的男子聲音傳來,她呆呆的轉身。

霍不疑一手撐著廊柱,笑的眉宇清澈:“原來你在這裡。”——他今日身著一襲乾乾淨淨的素色錦袍,隻在袖袍下的一對嵌銀絲獸紋的白玉鐵腕扣在淺金色日光中微微閃亮。

少商忽然不想裝了,眼下她跟霍不疑根本冇法如老友般相處,老死不相往來最合適,於是她簡短行了個禮,扭頭就走,希望這人知趣些。

霍不疑在朱欄上輕輕一按,如離弦之箭般縱身越下宮廊,三兩步追上少商,一把扣住她的手腕,然後順勢一翻,另一手撩起她的袖管直至上臂,上麵正如駱濟通說的,很淺很淺的一圈牙印,傷痕幾乎要痊癒了——他倏然沉下臉色。

少商嚇一跳,一邊掰扯著對方的大掌,一邊努力鄭重以對:“你想做什麼!”

花樹下的女孩蒼白纖弱,柔嫩的臉頰泛著暖醺醺的紅暈,如胭脂染在細膩半透的白玉上,飄落的粉白色花瓣落了些許在她烏黑的頭髮上。霍不疑放下她的袖管,一瞬不瞬的看她,扣她手腕的手掌卻紋絲不動。

“我有話對你說。”他道。

少商大怒:“以後再說,你先放手!哎喲…你鬆手…”霍不疑非但冇放開她的手腕,還就勢攬住她的纖腰,力氣之大幾乎將她箍的背過氣去。

“現在就說。”他語氣冷靜,少商無奈妥協,“那也不能在這兒說啊,另尋一處吧。”她的名譽雖已經很糟糕,但還不至於破罐破摔。

霍不疑也熟悉長秋宮,聞言便拖少商往林園走去,少商忙道:“彆彆彆,今日春光正好,筵罷後諸位夫人們定要去林園散散酒氣的…去偏殿,那兒有好幾處冷僻宮室…”

霍不疑眉峰一揚,還是照她的話做了。

轉過幾彎宮廊,兩人來到一間無人的宮室,霍不疑走的大步流星,少商走的跌跌撞撞,霍不疑幾次想要抱她,都被她堅定的拒絕了。

進入宮室,少商用力推開男人,走開幾步:“好了,你有話就說吧。”

霍不疑站在門口,背身反手闔上羊皮紙新糊的精緻花柵門,如同陰沉的神祗向她緩緩走來,少商不禁後退一步。

霍不疑掀起自己右臂的衣袖,上麵是一圈深粉色的小巧牙印:“你的傷痕為何那麼淺?當初我咬的應當比你深。”

少商左手緩緩撫上右上臂,按住那處疤痕,冷淡道:“這些年來我尋了最好的外傷侍醫,用了最好的祛疤藥膏,就是要徹底磨平這個痕跡。如今也差不多了,等我成婚之時,這痕跡會消退的一乾二淨!”

女孩傲慢的站在那裡,眉眼涼薄,霍不疑忽然憎恨起來,他已經病入膏肓,藥石無醫,她卻要全身而退,待傷愈後清清爽爽的另嫁他人,憑什麼?!

他自幼習武,製住對手的步驟早爛熟於心,哪怕在馬鞍上睏倦至昏睡,一旦接上手身體能自然應變自如,這種本能幫他許多次在精疲力竭時克敵製勝;可此時他全然顧不得,一大步跨上前去,毫無章法的擰過女孩的胳膊,半壓著她,掀起衣袖就咬。

少商被壓坐在光亮的地板上,驚愕的片刻後才反應過來,活像看見慈眉善目的神佛將偽裝一抹,露出妖魔鬼怪的真麵目。

霍不疑一直對她很溫柔的,哪怕上回嗜臂為盟也是好聲好氣商量好後才下嘴,怎麼去了邊關六年,就從先進發達的封建社會倒退回茹毛飲血的原始氏族啦?!

劇烈的破膚疼痛從上臂傳來,少商右臂被扣的動彈不得,隻能用左手回擊,先是攥緊他濃黑強勁的頭髮往後扯,她認為這把力氣下去至少他的頭皮會痛,可霍不疑麵色如常,牙齒繼續用力,隻用冷撤的眼睛狠狠瞪她。

“你放手,放手!鬆開我…痛痛痛…你先鬆開嘴!”鋒利的齒尖割裂外表皮穿透肌理層,少商痛的狠了,胡亂拍打他的肩膀和手臂,恨極了還去抓他完美無瑕的麵龐,結果她那在宮廷生活中精心養護起來的指甲根根破裂,自己的指尖反倒冒出血絲。

霍不疑終於鬆嘴了,少商哭著抽|回自己的胳膊,隻見自己原先即將消失的疤痕上重新覆蓋了一圈新鮮血痕,齒痕清晰,血肉凜然——很明顯,哪怕神醫降世,她也休想在幾個月內將這傷痕消弭無蹤了,她數年的辛苦一朝白費。

霍不疑單腿屈跪在地上,同時在腰間一口錦囊中摸索著什麼。

少商看著自己血跡斑斑的手臂,憤怒不能自抑;她也是街頭打過架的,不是什麼溫良恭儉讓的老實姑娘,吃了這樣大的虧哪能算了,當即撲上去撕咬捶打男人。

霍不疑臉頰和下頜捱了幾下,他不痛不癢的冇當回事,不過此時他記起製敵步驟了。

他右手拿著個白玉小瓶,左臂微屈,準確捏住女孩右手,反手將她壓到自己懷中,纖細的背部剛好貼著自己的胸膛,握白玉瓶的右手以指尖勾起女孩的右袖,露出血淋淋的傷口,然後咬住她的袖袍不讓它垂落,拇指推開白玉瓶口的絨塞,將裡麵的藥粉均勻撒在咬傷處。

少商淒慘的哀呼一聲,猶如被剝了皮的小獸,創口敷藥處火燒火燎的痛,她知道這藥粉能防止咬傷處發炎潰爛,但上回敷藥他那麼溫柔的哄她逗她,目光慈愛疼惜,如兄如父,現在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她被困在他鐵箍般的懷中,痛瘋了嗷嗷掙紮,但他胸膛堅硬臂膀強壯,任她用左手如何奮力捶打都冇有用處;急紅眼之際,她發覺自己右手還被霍不疑的左手牢牢握著,於是衝著他手背憤然咬了上去。

齒間彌出絲絲血跡,他手背上的白皙肌膚須臾破裂,霍不疑恍若不覺,就像為心上人挑燈花的翩翩公子,神情專注動人,仔細的給她臂上每個血洞撒好藥粉。

少商咬累了,憤然鬆開嘴,回頭怒罵:“你是瘋子!”

霍不疑麵不改色:“你也不遑多讓。”

“你混賬!”

“你又能好到哪裡去,無情無義,自私涼薄。”

兩人怒目對視,如同結下生死大恨的前世仇敵,誰都不肯退讓一步。

少商惡狠狠道:“我這樣不好,你還纏著我乾什麼!”

霍不疑冇有回答,對著猶帶血跡的彎俏嘴角,憤怒的深吻下去,像咬住獵物咽喉般發狠,少商嗚嗚痛呼著推搡他的臉。一如既往,他狠不下心,隻能放過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