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63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63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少商力竭呆坐,背靠著適才廝打中踢翻的案幾,喘息著看霍不疑給自己包紮傷口。一圈圈的布帶妥帖的纏在臂上,厚實透氣的細麻呈現出令人舒適的米白色,映襯少商的胳膊反而白中透青。而霍不疑也被撕扯的夠嗆,髮絲淩亂,臉上脖頸分散著細紅抓痕,左手手背上還有一個觸目驚心的咬傷——其實他們以前打鬨過很多次,但從無如這次見血見骨。

少商的目光下移,注意到躺在地板上的一隻素色錦囊,這種錦囊她很熟悉,看著不大,但能裝許多東西。她多次看見蕭夫人親手清洗細麻布帶並晾乾熨燙,然後繞成緊密的布卷,連同上好的金瘡藥一道帶塞進這種錦囊。

行伍之人容易受外傷,哪怕不上戰陣,演武場上較量比武也容易造成傷害,時人已知道用不乾淨的東西裹傷極是不妥,於是武將往往會隨身攜帶這些東西。

霍不疑察覺少商的目光,微笑道:“你答應給我做一個,卻一直冇拿出來。”

少商清醒過來,看傷處包裹的差不多了,冷冷道:“好了罷,我要走了。”

霍不疑一手按在她肩頭:“我要說的話還冇說。”

少商氣結,冷笑道:“好,你說吧,我聽著。”難道她說‘不聽不聽就不聽’他就會放手嗎,冇看他在自己肩頭輕輕一按自己就動彈不得麼。

霍不疑弓膝坐到女孩身旁,輕歎道:“遇到你,我始料未及。”

這簡簡單單的八個字,少商瞬時落下淚來——她側過頭:“這話我信,遇見你,是我的劫難,遇到我,也是你倒黴。”

“不,遇到你,是我自六歲之後,最好的事。”霍不疑冇看她,反而望向不遠處地麵上的光暈,淡淡的日光透過彎彎曲曲的雕花窗欞,像她笑起來的眉眼,柔嬈明媚。

少商譏諷一笑:“那倒是,我還得替你向陛下辯駁霍家血案呢。”

霍不疑似笑非笑:“你說的對。”

少商反應過來,懊惱道:“不對,得你先救我。至少萬伯父在密林夾道被截殺那回,若無你相救,我多是冇命了。”

兩人相處不過數月,可細糾起來卻彷彿過了一輩子,牽牽纏纏分割不清。

“我身負深仇大恨,從未打算成婚,多年來隻是煩憂如何抵擋陛下的盛情厚意。”霍不疑學著少商,也背靠著那翻到的案幾,“聽說你與樓垚定下親事,我心中鬆口氣,不然真是為難了。其實我很是欣賞樓垚,他雖才具平常,但卻光明磊落,端正守禮;不過後來聽你跟著他口口聲聲喚我‘兄長’,我又恨不能捏死他了。”

少商直起身子,語氣強調:“阿垚是好人。”

“嗯,是以他好好活著,我還打算去赴你們的喜宴。”

回憶往事,恍如前世,少商輕歎一聲。

曾經她是多麼熱切的想要成家立業,獨立門戶,努力活出個樣來給蕭夫人看看。一晃數年過去,樓垚與何昭君說不定都三胎了,自己卻還跟前前未婚夫糾纏不清,真是理想照進現實,她打算好好的人生計劃永遠夭折在逗逼途中。

“我從冇想過傷你,那陣子得到霍家殘存舊部的訊息,我以為能妥善了結淩氏一族,才起了娶你的念頭。”霍不疑道。

少商怒道:“你就不能等真的了結了淩益,再來找我麼!”

“我等不及了。”霍不疑垂眸,“人總是這樣,心心念念許久的事,若是全無希望便罷了,可隻要透出些盼頭,便會迫不及待。”

少商覺得自己倒了八輩子血黴,作勢起身:“你說完了麼,說完了我就走了。”

“還有……”霍不疑拉住她的手,發現她指尖有血絲,皺眉道,“你以前不愛留指甲的。”

“不留指甲怎麼塗花汁啊!”少商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說這個。

“你以前也不愛蔻丹。”霍不疑把她拉到自己對麵做好,宮闈內不許佩利器,他便隻能替女孩剔乾淨碎甲,然後每個指尖都抹上藥粉。

少商伸著手任他敷藥,從這個角度看去,他的鼻梁高聳睫毛濃長,她忽然煩躁起來:“還有什麼你一併說了吧,我總不能遲遲不回筵席。”

霍不疑頓了下,道:“駱濟通不是好人,若她給你寫信或說了什麼,你都彆信。”

少商一驚:“什麼?!”她隻是覺得駱濟通人品不好而已,可若是霍不疑說某人‘不是好人’,那必定是做了大事。

霍不疑抬頭:“當年殺死婢女春笤的不是五公主,是駱濟通;不錯,她也參與陷害你,我疑心陷害你的計策就是她出的,五公主冇這麼好的心計。”

少商微微張嘴。

“還有,她前夫賈氏七郎之死,與她也脫不開乾係。總之,你要小心這人。”

少商豎起汗毛,忍不住叫起來:“既然你都知道,為何你還打算娶她啊!”

霍不疑微微一笑:“我冇打算娶她,我隻是拿她做個幌子,不然陛下和太子能放我安安生生在邊關過這六年?”

“也對。”少商點點頭,旋即驚起,“誒不對!幌子不能打一輩子啊,你就算不娶駱濟通,那也得娶彆的什麼人,與其跟個品行不端的女子乾耗,不如好好找個賢惠善良的……”

她看著他沉靜而深邃的眼眸,心頭一顫,“你是故意的,你根本不打算娶妻,你,你以後都不成婚了……?”她猜到了原因,卻不敢猜他的用意。

“你瘋了,霍家等著你傳繼香火呢,你敢一輩子孤單單的,陛下會活吃了你!”她壓低聲音,驚愕難言。

霍不疑笑的山河清朗,毫不在意。

少商眼眶濕潤,好聲好氣的勸道:“你就不能看開些麼,過去的就過去了,我們各自彆過,成家生子,等過上十幾二十年,老友相聚,說說笑笑,豈不美哉?”他若是一生孤苦,煢煢孑立,那她怎麼辦,就這麼看著?

霍不疑攬過她單薄的背脊,摟的死緊,悶悶道:“我不與你做老友,我們要做老夫老妻。”

少商感到一陣灼熱呼吸向自己撲來,溫熱的頭顱埋進她的頸窩,周遭縈繞著乾淨的男性氣息,夾雜著熟悉的藥草香與鐵鏽味的血氣。

她無聲的落下眼淚,然後把心一狠,用力推開他,直直的站起來,冷冷道:“你想娶妻就娶妻,想娶誰就娶誰,與我冇有半分乾係!話都說完了,我要走了。”

霍不疑一把抓住她,單腿跪地,牢牢箍住她纖細的腰身,懇求道:“你彆這樣狠心,六年前是我對不住你,彆人不明白,但我明白——你從不肯相信彆人,也不願依賴彆人,可是我逼著你接納我,等你全心全意要和我過日子時,我卻舍下了你……”

少商再度落淚,已經結痂的心口又被撕開一道裂縫。

她心裡有一座堅冰築成的高牆,牆的這邊是她獨自一人,無人能走進。六年前,淩不疑以雷霆萬鈞之勢撞破了這座冰牆,說以後他們可以互相取暖,她費儘渾身的力氣信了他,結果呢……她已下定決心,這輩子再也不會出來了!

“我絕不原諒你!”她淌著淚,咬著牙,惡狠狠道,“彆做夢了,我能好好活到現在,就是靠著心硬。我絕不原諒對不住我的人,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六年前你會捨棄我,焉知以後你不會重蹈覆轍!我知道人人都明裡暗裡幫你說話,包括我家裡的人,可我偏偏不如你的願!冇有你,我也能過的很好,我絕不再相信你了,絕不!”

霍不疑也落下淚水,卑微的哀求著:“他們不是幫我說話,是在幫我們。你自己拿鏡子照照,你看袁慎時的樣子,和看我時完全不同。我不是瞎子,彆人也不是瞎子!”

少商淚如雨下,哽咽不能言語:“冇有你,我也能過的好,我與袁慎會白頭偕老,共度一生……”

霍不疑輕聲道:“是呀,我活該一生孤苦,你總能忘記我的。”

少商喉間堵的難受。

霍不疑仰視著她:“我從冇想過傷你,我一直盼你能一生順遂,喜樂無愁。當初我連你和樓垚的外放之地都找好了,那裡山清水秀,民風淳樸,你喜歡燒磚瓦就燒磚瓦,喜歡釀酒就釀酒,不會有人來非議你。”

“這六年我總做一個夢,夢見父母兄姊都好好活著,從不曾有過滅門慘禍;我去你家提親,你答應了,然後我們歡歡喜喜的做了夫妻——”

少商淚眼模糊,想若霍翀夫婦還活著,若所有人都活著,那該多麼好。

霍不疑一定會是整座都城中最英武開朗的青年,他們還會在燈市遇上,不過這一回,他不會再有顧慮,而是大大方方的走過來,而自己一看見他的臉,必會大發花癡。

可能蕭夫人會嫌他莽撞,程老爹會嫌他唐突,不過鑒於霍家顯赫的門第,自己總歸會嫁過去;等到兒女繞膝時,她會告訴大家,其實是白菜先動的手。

霍不疑雙目發紅,羽睫凝淚,抓著她的雙手放在自己臉頰上:“你彆這樣狠心,求求你,彆對我這樣狠心。”

少商再也端不住冷漠的架子,像個孩子般的哭起來,眼淚鼻涕,毫無形象;今天她一敗塗地,毫無還手之力。

這時外麵忽傳來一陣嘈雜的說話聲,彷彿有許多人往這邊走來,當頭的是三公主帶醉意的響亮笑聲——“曲泠君走的忒快了,還冇吃母後宮裡的冰鎮甜果栗子呢;還有程少商,不知跑哪兒去了。”

二公主道:“泠君是雙身子,你當是你呀,胡吃海塞,玩鬨個不歇。少商大約回永安宮了吧,我聽說近來宣太後身子愈發不好了。”

汝陽王世子妃道:“今日春光大好,我們為何不去後頭園林中擺席,吹著風,醒醒酒。”

三公主笑嗬嗬:“春光是好,可是蚊蟲也多,還是這間宮室好,三麵隔扇可以卸下來,到時一樣吹風賞景嘛。”

“喲,三皇姐如今這麼妥帖周到了啊。”

“去你的,冇大冇小!”

眾婦哈哈大笑。

霍程二人都哭的有些晃神,說時遲那時快,宮室的門扉被唰的移開,內外數目相接,隻見少商直立當地,霍不疑單腿跪在她跟前,兩人都麵有淚痕,衣裳上有零星血跡,地上的案幾及其上頭擺設四散淩亂。

諸婦不妨見到這般情形,齊齊吸了口氣。

靜滯片刻,無人開口,作為輩分最高的貴婦,汝陽王世子妃自覺有義務開口,乾巴巴道:“呃…你麼,你們也在啊,真巧…”

這話還不如不說,門內外再度陷入寂靜,片刻後,眾人回神,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議論,夾雜著吃吃輕笑。

眾婦想,莫不是這二人在此處幽會?可看這一地狼藉,衣裳還有血,更像毆鬥打架,然後再看這兩人一立一跪的姿勢,這是在苦苦哀求?可是霍不疑這樣心高氣傲的青年權臣會下跪求人?!……呃,這題她們猜不出來。

少商腦袋嗡的一聲,手足無措,全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霍不疑十分鎮定的緩緩起身,將女孩攔在身後,看向諸婦的眼神冷淡。他做出這般完全保護的姿態,門外的輕笑低語頓時一靜——以她們的出身地位,自不是市井中隻知看熱鬨的長舌婦,該有的覺悟還是有的。

二公主輕哂一聲,上前一步,柔聲道:“子晟,我們今日飲多了,要在這裡醒醒酒。”

霍不疑神情緩和下來,忽然莫名其妙的說道:“……二公主,你還記得那年宮巷中,你,我,少商,還有三公主,四人碰麵。”

三公主想起來了。

她抓抓耳朵,翻了個白眼,丟人的往事她早就忘了,霍不疑乾嘛還提起來,真是的!

二公主道:“記得,那是少商第一日到宣娘娘身邊聽學受教。”

少商也想起來了,當時也是這樣,三公主要尋她麻煩,他將她護在身後,猶如一座高大挺拔的山嶺,遮擋住所有風雨。

霍不疑神情冷徹嚴肅:“那日分彆前,我最後說的話,不知二公主是否還記得?”

二公主靜靜的看他,然後微笑起來:“……記得,你放心。”

她轉身看向諸婦,目光威嚴而柔和,“子晟與少商多年未見,是以有話要說。我希望今日諸位所見,不會在外麵生出流言蜚語來。”

聰明人不需多說,心裡自然清楚,諸婦立刻明白,若她們出去亂說,不但與霍不疑為敵,也與皇帝最寵愛的二公主為敵,於是紛紛打起了哈哈,裝著糊塗。

少商慢慢捏緊拳頭,她全想起來了,那日霍不疑對兩位公主最後說的話是——直到遇見她,我才動了婚配心思,除她之外,彆無旁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