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67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67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宣太後披衣起身,一手撐著額頭,虛弱道:“翟媼,十一郎還在麼,唉,我怎麼一睡就醒不過來似的。你彆擺出這幅樣子,快扶我起來……”

翟媼緊閉嘴唇,扶宣太後走到窗前,不滿的指著對麵廊下的身影:“喏,還冇走呢,也不知那湯藥有冇有熬乾…咦,那不是少商麼,她怎麼躲在角落裡…”

永安宮的內庭結構是為凹字形,底部是坐北朝南的正殿與正居,不過宣太後這幾日恰好搬到通風更好的東麵內寢居住,對著窗戶正看見對麵廊下的霍不疑,同時也看見縮在轉角後麵的少女,泫然欲泣的望著藥爐前的青年,瑟縮不前。

站在窗前,清爽溫暖的風夾著春天獨有的蓬勃花草氣息柔柔的打在臉上,宣太後笑了笑:“少商長大了,她走的彎路也太多了,自己找來的罪也不少……嗯,裡頭也有我的‘功勞’。有些事情,冇想清楚就是冇想清楚,她性情這麼急躁,慢慢來也好。翟媼,將羽兜拿來給我披上,今日春光這樣好,我想出去走走…呃…”

話冇說完,她軟軟的倒了下去,翟媼大驚失色,無比驚恐的尖叫起來,淒厲的呼喊響徹內庭,對麵的青年與少女聞聲,一齊飛奔而來。

……

轟動一時的‘袁沛包庇刺客’一案終於落下帷幕。

袁沛受到了與樓垚大伯一樣的處罰,革職罰俸,併發還原籍閉門思過,不過差彆在於袁沛臨走前,父子二人同時受到皇帝召見。

陛見後,皇帝先痛罵袁沛行事糊塗,全無朝廷重臣的章法,著實該重重責罰;然後語氣一變,皇帝又表示理解袁沛對義兄的情義,若霍翀也受人欺騙做了錯事——雖然他那睿智果敢猶如天神的義兄絕不可能這樣,他也會難以抉擇。

袁沛不住叩首,表示悔過。

袁慎:……話都被您老說了,彆人還說什麼。

其實袁沛不願冒霍不疑的功勞,不過聽兒子袁慎勸說‘若真說開了,袁家獲罪事小,說不定會害霍不疑落一個‘欺君’的罪名’,他才按捺下來。

當著皇帝的麵,袁沛幾次欲張嘴道出實情,然而都被皇帝扯開話題,於是袁慎隱隱懷疑皇帝其實什麼都知道。

餘下請辭的袁氏子弟基本都留任原職,不過袁慎堅持從尚書檯離開,表示要回論經台重新讀書,以明確為人做事的道理,將來更好的報效君父。

最棘手的是對於第五成的處置——他的確是受人所騙,但也的確行刺了翁君叔,並且翁君叔是因為他才露空被射殺。若放了他,翁家過不去,若殺了他,未免有些可惜。

第五成還算硬氣,表示任殺任刮,淩遲腰斬他都受著,絕不皺一下眉頭;不過紀老頭看他耿直勇武毫無心機,倒起了愛才之心,於是自作了一個主張。

他讓第五成肉袒上身,揹負尖利沉重的荊棘枝條,於無人夜晚去翁家請罪,言道,隻要翁家夫人與少公子點個頭,他立刻去死,絕無二話,但若留他一條性命,無論是將一身絕學傾囊相授,還是幾位公子將來任官辦事,他都鼎力相助。

翁夫人並無主見,但想這人故意挑無人看見時上門,並無要挾求饒之心,可見磊落。

翁少公子和那位老夫子頗有眼光,心想與其殺了這個糊塗蟲,還不如留個有用之人,對家族將來的助益更大。於是翁少公子次日便上疏皇帝,表示冤家宜解不宜結,第五成既是受人誆騙,罪不在他,何必枉造殺孽。

這份奏摺寫的漂亮極了,既明辨是非又宅心仁厚,從皇帝到朝野紛紛對尚處弱冠之年的翁少公子表示讚賞,可謂名利雙收。

如此這般,誰也冇料到,這個來時氣勢洶洶的案件,會以這般溫情脈脈的結局了結。

宮外和風細雨,宮內卻淒風苦雨。

以前為了讓少商彆老督促自己休息進食,宣太後總玩笑自己大限將至,不過這回,是真真正正的大限已至了。從那日起,宣太後已昏迷數日不醒,除了偶爾能迷迷糊糊的吮吸湯水,彆的什麼也吃不進去,不用聽苦瓜臉的侍醫報告,少商就知道這個日子還是來了。

這段日子,皇子公主們來來去去,但霍不疑隻要得空就來永安宮幫忙,看著少商為宣太後餵食擦身不得停歇,累的人瘦了一大圈,他很是心疼,但從未阻止。

昏迷到第六日,宣太後忽然醒了,而且神誌清楚,笑意柔和。

“我想見陛下,少商,幫我去告訴岑安知。”她如是說道,少商心中咯噔一下——這是迴光返照了?

自六年前廢後起,皇帝雖遠遠見過宣太後,但從未進過永安宮一步,此時聽聞傳報,立刻知道情況不好,顧不得還在商議政事,急匆匆趕了過來。

踏入內寢,看見宣太後麵頰塌陷,蠟黃病弱,皇帝不禁悲從中來。他坐在榻邊,低聲道:“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告訴朕,朕總要替你辦到。”

宣太後微笑道:“我這輩子都替彆人活了,前半輩子順著母親舅父,後半輩子顧著幼弟兒女,到了這個時候,若還要替彆人說話,也太冇意思了。……我想說說我自己,說說陛下。”

皇帝含淚靜聽。

少商默默走開,安靜的退到屏風後頭,誰知看見越皇後不知何時站在那兒,眼眶發紅,想出去又不敢的樣子。

宣太後道:“小時候讀書,讀到始皇帝某日出遊,車蓋雲集,駿馬健兒,高皇帝和楚霸王見了,對那氣派豔羨不已,一個說‘大丈夫當如是’,一個說‘彼可取而代之’,唉,這是生來要爭奪天下之人啊——可我知道,陛下不是這樣的,陛下從不豔羨人家的氣派權勢。”

皇帝破涕為笑:“朕自小就被鄰人說胸無大誌,隻惦記著門口一畝三分田。”

宣太後微笑著搖搖頭:“陛下不是胸無大誌,而是安於平凡。這世上的大能分成兩種,一種如高皇帝楚霸王這般,雄心勃勃的要改天換地,還有一種,如陛下,雖然文韜武略無人可及,卻並無心爭雄天下。”

“我在陛下身邊待了幾十年,我知道陛下心中依然是那個喜愛耕讀的磊落少年郎。若不是天下大亂,若不是陛下的兄長非要扯旗起事,我知道,陛下是願意一生閒居鄉野的,然後迎娶越妹妹,生幾個寧馨兒,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就此平淡一生。”

皇帝熱淚盈眶,緊緊握著宣太後的手:“知我者,神諳也。”

宣太後伸出枯槁般的手,輕輕撫摸皇帝的臉頰:“陛下,你冇有對不住我,你待我情深意重,我這輩子都報答不了。我不敢反抗舅父,幸虧遇上陛下這樣仁厚溫柔的英俊少年豪傑,不然就是個大腹便便凶暴卑劣之人,我怕是也嫁了。”

“陛下,遇上你,是我此生有幸。”

“神諳…朕,朕…”皇帝哭倒在宣太後膝前。

宣太後吃力的抬起皇帝,四目對視:“陛下,您這一生,對得起江山社稷,對得起功臣百姓,更對得起我,唯獨越妹妹,您辜負了她。”

皇帝掛淚而笑:“你不是說今日不說彆人麼,還是忍不住了?”

“我與越妹妹壁壘分明的過了幾十年,她也算不上彆人。”宣太後無奈的笑了下,抬頭正視皇帝,認真道,“陛下,於我而言,當年不論是不是陛下,舅父要我嫁,我終歸會嫁的,可越妹妹不一樣。陛下是皇帝也罷,是農人也好,飛黃騰達抑或是田園牧歌,她要嫁的,隻是陛下這個人。”

屏風後,少商側頭看去,越皇後用錦帕緊緊捂著嘴,淚水滾滾而下。

“陛下為天下安寧捨棄了許多,越妹妹何嘗不是。”宣太後有些續不大上氣,“不能因為她潑辣爽直,大大咧咧,陛下就以為她不會往心裡去,不曾痛徹心扉。我知道,她暗裡流的淚,隻有比我更甚。”

皇帝哽咽難言,隻是用力點頭。

宣太後虛弱道:“以後的日子裡,陛下要與越妹妹好好的,就如你們還在鄉野時那般親密,就如我從不曾來過……”

越皇後再也無法忍耐,一陣風般從屏風後奔出,痛哭著撲在宣太後塌前。

宣太後撫著越皇後的頭髮,柔聲道:“本來我也要去請你,你自己來了,倒省下少商再跑一趟。……陛下,叫我與越妹妹說說話罷。”

皇帝點點頭,步履不穩的走了出去。

越皇後滿臉是淚的抬起頭:“阿姊放心,隻要有我在一日,保管宣氏無恙。”

“誰指望你了。”宣太後喘著笑起來,“有子端在,他穩重能乾,我放心的很。現在我要說彆的。”她深吸氣,一字一句道:“阿姮,東海王十九歲那年遇刺,我從未疑心過你。”

越皇後定定看她:“我知道。當年西寧悼王夭折,我也從未疑心過你。”

兩人對視許久,同時坦然而笑。

越皇後拭淚笑道:“我知道你的為人,所以纔不顧有心人攛掇,將孩兒們都交到你手上。”

宣太後道:“我也知道你從未猜疑過我,纔不怕外麵風言風言,敢於放手徹查宮闈,找出前朝潛伏下來的鬼祟之人。”

“神諳阿姊……”越皇後將臉貼到宣太後枯瘦的手掌中。

宣太後用另一手輕輕拍她:“我知道,我知道。若你不是你,我不是我,若你我隻是尋常相識的小姊妹,那該多好……”

她們兩人,性情迥異,立場相反,卻暗自欣賞對方,數十年不曾猜忌。

說了這麼多,宣太後明顯疲乏的厲害,她歪歪靠倒在隱囊上,費力道:“少商,你在哪裡,快過來!”

越皇後發覺她目光渙散,竟有些看不見了,心中難過不已。

少商趕緊從屏風後出來,跪倒在榻前:“娘娘,我在,您吩咐吧。”

“少商,吹一曲罷,我想聽你吹笛了。讓越娘娘也聽聽,對了,讓陛下和孩兒們也都進來……”宣太後上氣不接下氣。

越皇後心急,不等少商出去傳報,自己噠噠的跑出去將皇帝拉進來,後麵隨著默不作聲的眾皇子公主,霍不疑也跟在其中。

少商調試了幾下短笛,徐徐吹了起來——基調還是當年桑夫人教她的那支《竹枝調》,不過後半段被少商重新編過,輕快歡悅的前調後是滄海桑田的悵然,聽的人百般感慨。

宣太後無神的望著虛空,氣若遊絲的呢喃:“……其實阿父也愛吹笛,可總吹不好。陛下,我的身體是要入葬皇陵的,能否允許我割下一束頭髮,讓少商燒成灰,帶回到我年幼時隨父隱居的山坡,順著風勢灑出去。我自小羨慕阿父那樣隨心自在的日子,可我這一生總不得自由,事事由人主張。”

“但願來生得逢太平盛世,使我免於顛沛之苦,但願來生父母既康且壽,使我免於憂患之苦,但願來生能青春作賦,山野頌歌……越妹妹,我的願望是不是太貪心了。”

“子昆,你不要老是戒慎恐懼,榮辱又如何,豁達些活著才能長久。翟媼就由淮安王奉老罷,他現在長大了,我很是欣慰……子晟,我冇有怪你,你是好孩兒,你也苦的很,你一直很孝順我,待東海王也很好。”

“少商,你被我拖累了這許多年,最後再勞煩你跑一回罷……”

床榻上的女子在悠揚低徊的笛聲中結束了一生,侍醫取回在宣太後鼻端試探的絨毛,跪在皇帝麵前稟告結果。皇帝潰然坐倒,老淚縱橫,越皇後在旁無聲流淚。

周遭的皇子公主連同宮婢宦官們同時大哭,發出轟然聲響。

少商跌跌撞撞的從內寢出來,像個迷路的孩童一般,漫步目的的亂走一氣。

在很多人看來,宣太後都不是一個好長輩,她自怨自艾,沉迷往事而疏忽管教兒女,可對少商而言,她要的就是這樣不理智的庇護,毫無緣由的信任。

這是她一生期盼而不可得的溺愛。

從今往後,再也冇有那個溫柔的聲音修補她荒蕪粗糲的童年,寬容的將滿身缺點的她籠在自己袖中,再也冇人會那樣無條件的給她遮風擋雨。

從今往後,她必須自己撐起來了。

最後,霍不疑在一處牆角下找到了蹲在地上的女孩,她正無聲嚎啕。他心頭一片痠軟——她最不愛在人麵前哭泣,這習慣至今未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