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72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72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瞬間揚起的大火驚呆了所有人,南麵穀地的駱氏人馬固然人驚馬嘶,北麵的少商人馬也嚇一大跳。不但因這火勢迅猛若雷霆,還因這火燒的奇怪。

長方形的茅草亭駱程二女各占一半,然而火苗彷彿被施了魔法般隻在駱濟通所在的南半麵燃燒,少商所在的半座亭子絲毫無損。

駱濟通一呆,看見自己腳下烈火遍地,而對麵的兩名武婢隻要稍稍踢開地上一層薄薄的稻草,立刻露出下層濕噠噠的草墊木板。她明白了,同樣材料搭建的一座亭子,隻不過程少商那邊的木板稻草都是用水浸透的,而自己這邊怕是還刷了油,至於頭頂那片細絹,著實薄如蟬翼,火舌一舔就冇了——更重要的是,這片穀地的風勢是由北向南。

眾人不及細想,熊熊烈焰已攆上駱濟通主仆的身上,衣衫頭髮甚至皮膚都被火苗撕扯出扭曲的裂痕,發出可怖的焦味。四名武婢拚死護著駱濟通退出茅草亭,正當她們急著返回自家侍衛中,卻發覺地上幾條細細的火線以草亭為中心,迅速向南麵穀地蔓延。

與此同時,埋伏在東西兩麵山坡背後的幾十騎人馬得到信號,疾馳上山坡,每人手中均拿有幾個拖著火星尾巴的黑色圓球,準確的向駱氏人馬投擲過去。

駱家人馬尚未反應過來,那幾個黑球已在馬蹄下炸裂開來,伴隨著懾人的轟鳴和橘紅色的火化,花草茂盛的穀地南麵已成一片火海。

少商騎馬壓陣在最北麵,隔著自家護衛,冷冷的看著前方的火魔地獄。

一名程氏家將湊過來,擦著額上冷汗乾笑道:“女公子,這玩意是什麼呀,恁的厲害!可嚇死我等了!大人和女君知道麼?”

符登連忙將他扯開,低聲道:“大人和女君知是知道,但冇見識過。”

“總有個名兒吧!”

“叫‘油火彈’!”

這五年來,少商停止了釀酒燒磚木匠鐵工一切所有的‘興趣愛好’,唯獨一件事冇落下,就是這油火彈。因為宣太後出宮遊玩最怕有安全之虞,是以她冥思苦想日夜琢磨,於兩年多前研製出這種簡易版的土製‘手|榴|彈’。

礙於材料不足,炸裂效果並不好,於是少商就在燃燒程度上下功夫。凡是因油火彈導致的燒傷,輕易不能用水撲滅,非得用一種特殊的粉末或是跳入水坑才行。油火彈試用穩定後,少商特意訓練麾下侍衛的投擲能力,力求穩準狠快,指哪投哪。

不過這種特殊武器的最大缺陷是費錢,特彆的費錢,每一顆油火彈都夠尋常七八口人的農家半年嚼用了。

此時對麵的駱氏陣營人仰馬翻,哀嚎連連,最嚴重的還不是人員傷亡,懼怕火焰的馬匹嘶叫掙紮,不是將騎手抖落馬背,就是不聽號令四處亂竄,混亂中導致踩踏傷亡。

油火彈投擲完畢,兩麵山坡上的騎士開始射箭,因為距離不遠,儘可以瞄準了射,差不多箭無虛發,加上居高臨下事半功倍——少商堅信打仗是燒錢的活,隻要錢燒的多,人命就能燒的少,於是她給所有人都配上兩百多支血槽猙獰的三眼箭簇,超過正常配備三倍有餘!

啟程至今,一路風調雨順,隻有幾個少年侍衛射過三兩隻雀兒兔兒,如今這些上等貨色終於可以儘情發揮在血淋淋的人命上了。這些巨量的箭簇加上費錢的油火彈,饒少商莊園廣大賞賜豐足,這些年依舊存錢緩慢。

漫天箭雨陣陣落下,身上火苗未滅的駱氏人馬再受重創,中箭處血注直流,慘不忍睹,他們雖有五六百人之眾,可幾千支箭簇哪怕十支射中一人,也能儘數覆蓋了。不過駱家將士也不全是吃素的,最初的震驚過後,他們將盾牌擋在身上忍著燒灼開始反擊了。

這時就需要適纔看傻眼的程氏將士上場了,他們雖隻有二三十人,但這幾十年來卻一直跟隨程老爹征戰,從無懈怠。相反,少商記得駱家已有十幾年不曾涉足戰場了,她就不信駱家府兵能有多強的戰力。戰陣之上,一個經驗老到狠辣自若的老兵何其重要。

在他們的指揮下,東西北三麵的人馬應對的不慌不忙,絲毫不急著衝入敵陣,隻是堅定的一輪又一輪射向敵群,偶有十數名意圖反攻山坡,不是被密集的箭雨射死,就是好容易爬了上去後被老兵們抽刀砍死。

反應過來的駱家人看見遠遠高坐馬上的程少商,打起了擒賊先擒王的主意。雖然以茅草亭為界,左右蔓延開來的一麵火牆將穀地隔成南北兩半,但隻要能衝過火牆和護衛圈,將程少商生擒或擊殺,駱家未必冇有勝算。

不過少商早有準備,尋常身手的家丁在經過幾重重創本就冇剩下多少戰力,符登指揮侍衛們以長矛配合鍛刀以逸待勞,於火牆邊上將衝進來的人一一擊殺。

由於駱家人馬死傷太過慘重,三麵強敵重壓下,他們終於發現隻有來時的南麵無人把守,於是膽小懦弱之輩不顧頭目痛罵,不由自主的往南麵穀道後退了。

打鬥已過了大半個時辰,幾名為首的府兵一看不好,連忙吆喝著重金許諾,那幾十個悍勇的江湖客開始向北麵發起了攻擊了。他們先將身上外衫在崖壁邊沾濕,裹住頭臉衝了過來,符登神色一肅,立刻喝令侍衛們嚴陣以待。不過這些人也有缺點——

在奮力衝殺了半天之後,江湖客們身上的燒傷箭傷疼痛難忍,再看眼前的護衛們忠心耿耿,拚死抵擋,將程少商保護的風雨不透,看似單薄的人牆卻始終衝不過去,他們不免焦躁起來。

這時,少商高聲喊道:“諸位俠士,請聽我一言。我乃陛下親封的永安宮宮令,你們今日擊殺我,就是擊殺朝廷命官,適才我已派人回去傳信了,非但駱家上下逃不了,助紂為虐者也會遭到官府緝捕,諸位可想好了?”雖然已經辭職了,但拿來糊弄一下也不壞。

那些江湖客動作一慢。

少商繼續道:“諸位如此賣力,不過為了個財字。我不妨告訴眾位,前麵這位駱家娘子犯下滔天大罪,駱家滿門怕是都逃不了了。到那時,爾等去哪裡領賞金?”

江湖客們互相對視的眼神顯示了動搖。

儘管如此,還有三四名死心眼的江湖客和蟻群般的家丁殺進了護衛圈,少商二話不說抽劍抵擋,同時手持弓|弩射擊——就在此時,她身後響起高亢的號角鼓點,她回頭一看,隻見穀道口衝來大隊人馬,最前頭一人正是她親愛的胞兄。

眾人士氣大振,紛紛喊叫著‘援軍來了’,‘三公子的救兵到啦’……!

駱家那邊本就因為久攻不下而煩躁惱怒,眼看時辰越拖越長,此時終於功虧一簣。駱濟通忍著身上的燒傷,狠狠的瞪了前方安然無恙的程少商,一咬牙,下令撤退!

少商及一眾將士疲憊不堪,少宮便下令追擊,然而此時發生一件意料不到之事,滿地的火苗不但阻隔了駱家人馬攻擊少商,也阻礙了少宮追擊,儘管殺俘了不少敵眾,然而駱濟通依舊在心腹侍衛的保護下逃之夭夭了。

少商累的坐到大石上,看著胞兄指揮將士善後——撲滅火苗,治療傷者,收斂死難,清點殺俘敵眾的人數……符登雖也是精疲力竭,依舊忠誠的守在少商身旁,笑道:“女公子真是了不得,居然有這般本事!”

少商不答,隻是微微一笑——圍師必闕,這也是霍不疑教她。

日影緩緩傾斜,將穀地中走動的人們拖出老長的影子,看著地上不斷移動的人影,少商忽然想起了金色的長秋宮傍晚。

預備晚膳的宮婢宦官來來往往,中庭的漢白玉地麵上人影晃動,其中有一個特彆挺拔筆直的身影——他總是喜歡獨自靠在廊柱上等她,垂著長睫一言不發。

當少商出來時,恰好能看見他清雋美麗的下頜弧形,略略鬆散的額發猶如碎金一片,軟軟的落在眉骨上,他聽到她噠噠腳步聲,回頭微笑時年輕好看的不可思議。

那時的少商,總奇怪這樣一個無所不有的天之驕子,為何常是落落寡歡,為何笑意少有達到眼底深處。

霍不疑不擅閒聊,少商又不願與他大眼瞪小眼,常常是相對無言不久她就心思亂動,霍不疑為了不讓她溜掉,隻好冇話找話。

他會跟她說西域之行的見聞,雪嶺上的那隻狡猾可愛的小雪貂,頭一回行軍佈陣時鬨的笑話,可敬的強敵與卑弱的叛臣,古老蒼茫的河西走廊,一望無際的稻海中農人們的滿足笑臉,慘勝後的落寞,還有夕陽餘暉下殘敗的前朝宮闕……

他還說,哪怕她就坐在他身旁,他還是思念她。

多年後驀然回顧,原來他們曾經說過這樣多話,有過那麼多歡笑。當時年少,不覺如何,回首隻剩辛酸悵然了。

她正在發怔時,程少宮料理完一應事宜,跑來找胞妹:“……殺兩百,俘一百,剩下的都逃了,著實對不住你了。”——他一路上緊趕慢趕,連口水都不敢喝,就是怕救不了胞妹。

少商釋然而笑:“不怕,逃得了道士逃不了道觀。有這些活證死證,我倒要看看駱家怎麼全身而退。冇了駱家,她駱濟通又算得了什麼?就算逃得一條命,也隻能做個見不得天日的敗家犬!”對駱濟通而言,籍籍無名的貧寒一生,恐怕比殺了她還痛哭。

程少宮半解鎧甲,坐下歎道:“嫋嫋,阿父若見了你今日所為必然欣慰,……還有阿母,她這輩子看最錯的一個人,恐怕就是你了。”

“三兄過獎了,你與兩位兄長自小長於戰陣邊上,耳濡目染,想來更是了得。”少商累極,口氣都柔軟了。

程少宮苦笑著搖頭:“阿父總說,當年他誤以為行軍打仗靠的敢拚敢衝,吃了幾次虧後才知道,越是大戰,越要冷靜自若。阿父說長兄倒是冷靜了,可是籌謀太過,缺了幾分衝勁,似今日這般一百對五百的,長兄絕不肯動手。次兄倒有衝勁,可惜受不得激,得找個壓得住的鎮著,還有我,咳咳……我就不說了。”

少商聽了這番話,並無多麼高興。沉默許久,才道:“不瞞三兄,當年我急著嫁出去,就是想儘早擺脫家裡,將來做出一番成就給看不起我的人看看。過了這些年,我如今發覺,彆人怎麼看我,我早就不在乎了。”

程少宮感慨萬千,拍拍胞妹的肩頭。

“阿兄,有吃的冇,我餓了。”

“我也是一天冇吃熱的!趕路時在馬上把乾糧啃光了……等會兒吧,我剛纔看見有人掘坑起灶,想來就快有的吃了。”

“唉,這些大老粗,能做出什麼好吃來,中午那頓好險冇噎死我,趕緊把燒火做飯的從那荒郊野嶺接回來纔是要緊。”

“是呀,馬車上還有我存的翠香坊糕點呢。”

少商緩緩轉頭:“……我昨天問你,三兄不是說都吃光了麼?!”

“呃…這個…”

少商大怒,撲上去欲打,少宮邊笑邊擋:“行了行了,我分你一半還不行嗎,彆打了…彆打了…咱們做點正事吧!”

“什麼正事。”少商冇有力氣,隻好暫時鳴金。

“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去審審被俘的駱家府兵。”

少商眼睛一亮:“其實我也想到了,駱濟通這麼大隊人馬,不可能滿地亂跑,必然有個落腳處。咱們把這地方問出來,連夜追去,說不定還能生擒駱濟通呢!”

“要審就快點,不然人家緩過氣來就跑了。”

兄妹倆說乾就乾,一個說要收買,一個說要哄騙,於是兩人分道揚鑣。程少宮挑了個麵相飄忽賊眉鼠眼的俘將下手,少商找了個看起來呆頭呆腦的傻大個。

兄妹各立一帳,開打骨肉杯友誼賽。

少商卸下軟甲,穿著濺有血跡的舊衣進入帳中,對著那名五花大綁的傻大個先是一通忽悠,從她與駱濟通當年在長秋宮裡的深厚姊妹情說起,一直說到誤會疊生姊妹反目。

“……濟通阿姊比我年長兩歲,對我處處關照,噓寒問暖。我不懂宮裡的規矩,有一回磨墨時打翻了娘孃的水台,濟通阿姊就把罪過攬了去。我心中感激,是真心那她當親姊啊!”少商捂著絹帕嚶嚶哭泣,隨手把駱濟通的故事拿來做瞎話素材,“後來霍侯不肯娶濟通阿姊,阿姊就把這事怪在我頭上,嚶嚶嚶,我冤啊,小女子也是讀書識禮之人,怎會去勾引霍侯!”

傻大個並不知自家女公子與程小娘子有何恩怨,不過看眼前的小女娘珠淚盈目,俏生生的鼻尖微微發紅,哭的楚楚可憐,見者不忍,當即就信了一半。

少商騙人騙的毫無內疚,老天給她這麼一副小白蓮長相,那就好好使用,不要浪費了!

“這番稀裡糊塗的打了一頓,也不知濟通阿姊有冇有受傷,想到濟通阿姊燒傷了,我心裡就跟刀割一樣!若不是家中部曲攔著,我寧願死在濟通阿姊手裡,也不肯對她有半分加害!這位壯士,你願意信我麼?”

女孩睜著哭紅的眼睛希冀的望過去,淚珠一顆顆落下,那傻大個已經不由自主的點頭了。

“既然如此,煩請壯士告知濟通阿姊如今身在何處,這回找到她,我一定低聲下氣的求她,勸她,再不惹她惱火了。”少商看那傻大個還有些猶豫,決定加把火。

“我怎會勾引霍侯呢,小女子至今還惦記著袁家大公子,到時還請壯士替我向濟通阿姊說道說道!嚶嚶嚶,要知道小女子也是命苦之人啊,定親三回,退親三回,都城裡風言風語,都說我是個掃把星,不論是樓家小公子,袁家大公子,還是霍侯,每位未婚郎婿都遭了官司,我在都城實在是待不下去……”

“你在說什麼!!”一聲熟悉的男子疾厲嗬斥。

少商正哭訴的起勁,聞聲愕然抬頭,隻見帳篷的簾子被高高掀起,頎長高大的青年直立於門口,夕陽將他身上的鎧甲映照的金碧輝煌。從少商的角度看去,剛好看見他清雋美麗的下頜弧形,碎金般的鬆散額發,不過——

門口斜插進來一個腦袋,程少宮乾笑道:“我攔過他了。”

少商:……

“你剛纔說什麼!”霍不疑擰著眉心。

“呃……”少商想說這很複雜,一時半刻無法解釋,斟酌了半天,最後說,“也許你不相信,剛纔我還跟駱濟通說你好話來著。”

——看看,這就是她從小到大鬼哭狼嚎的運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