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73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73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聽了這話,霍不疑目中似有流光微閃,然後他麵色不變的甩下簾子,果斷轉身離去,垂落下來的帳簾猛烈晃動,差點打到程少宮。

少商看向走進來的胞兄:“……他這是生氣了麼。”

少宮忍笑搖頭,然後問道:“你不去追他?”

少商撓撓腮,抬頭道:“過會兒吧。”眼看紅薯要煨熟了,她好歹把它鉗出火爐拍拍灰。

正打算回頭繼續對著傻大個裝可憐,帳簾忽的又掀起,霍不疑一陣風似的大步邁進,不由分說的拉起她往外走去。程少宮笑眯眯的坐了下來,不理一旁嘴可吞蛋的傻大個,一麵捶著的自己酸脹的大腿,一麵考慮接下來的家書該怎麼寫。

少商被扯的跌跌撞撞,額頭幾次差點撞到霍不疑的臂膀,外麵三三兩兩的侍衛府兵看見他倆,紛紛跳著腳跑遠些,跟躲避黑山老妖似的,符登倒是想上來給自家女公子幫把手,不等走近就被梁邱飛拽著胳膊拖走了。

更遠處,霍不疑的人馬已經接管了營地上一應事宜,幾名醫士坐在簡易的涼棚下給傷兵診治,一隊身形富態的夥頭兵或是捉著幾隻活蹦亂跳的雞鴨,或是架烤籠埋飯鍋,更有蒙著口鼻處置屍首者……

少商竭力甩手,男人的手掌如鋼水澆築,紋絲不動。

“我不走了!要殺要剮你給句話就成了!”少商被拖的氣急敗壞。

聽見這話,霍不疑斷然一個轉身,少商早有準備的用另一手撐在他的胸膛上,傲然道:“你有話說就趕緊說,我還忙著呢!”

“忙什麼,忙著哭訴你自己是命苦的掃把星?”霍不疑麵色冷凝。

少商尷尬:“…咳咳,其實我我我是在審問人犯,我要問出駱濟通的下落啊…!”

霍不疑冷哼一聲:“這年頭審問人犯還要痛哭流涕?”

“不是痛哭流涕,這是計策!計策!”

“什麼計策?求人家行行好,看在你生的呆不可言的份上,賞臉招認算了?”霍不疑其實已經不氣了,嘴角微不可查的翹了起來。

少商惱羞成怒怒不可遏遏不能止,她一把推開霍不疑,大聲道:“誰呆不可言!你才呆不可言,你生下就呆不可言,一輩子都呆不可言!你知道什麼啊,隻要那傻大個相信我與駱濟通是因誤會生了齟齬我是一番好意想追上去賠罪療傷修補二人情意他就會說出駱濟通的落腳處你懂不懂啊你!不用皮鞭烙鐵老虎凳不用挖眼割耳剜膝蓋,清清爽爽乾乾淨淨就能把話套出來我不裝的可憐些他怎麼相信我啊!這是兵法中最高深的‘不戰而屈人之兵’道家術法中最奧妙的‘無招勝有招’……你什麼都不知道憑什麼笑話我!你你…你不許笑…不許笑!”

霍不疑已笑倒在她肩頭,雙臂環住女孩,埋在她頸窩中不住悶笑,甜蜜溫暖的熟悉氣息蓋過衣裳上的血腥,幽幽縈入鼻端。他他想起那年夏日,女孩栽種在宣後的庭院中一種不知名的甜瓜,待到瓜熟分食時,庭院中的笑聲和滿室甜香。

他笑的歡暢,少商氣的仰倒,推搡了半天卻無尺寸之功,被他悶笑時噴出的氣息弄的耳熱脖軟之際,她聽見他含混了一句‘你若是不這樣有趣就好了’……

冇等她聽清,霍不疑抬起頭來,晃了晃一直提在手上的錦匣,含笑道:“餓了麼?”

少商負氣:“不餓!”

霍不疑將錦匣開了一半:“……真的?那我拿去給少宮,適才他一直嚷著餓。”

少商已經聞到一陣奶香濃鬱的甜味,腹中更覺饑餓。

霍不疑斜乜一眼:“真的不吃?”

“不吃!”餓死也不吃!

少商怒火與饑火齊飛,憤而轉身欲走;霍不疑大笑著扯住她,如同牽著一條臉頰鼓鼓的比目魚,大步往新搭建好的營帳走去——嗯,這比目魚還蠻討人喜歡的。

不遠處的梁邱起側身躲在帳柱旁,偷偷往這邊瞧,梁邱飛將符登丟給醫士後回來了,見此情形問怎麼了,梁邱起歎道:“這些年,少主公都不曾這麼笑了。”

梁邱飛看著兩人走入營帳,神色黯然。

霍不疑的營帳是行軍將帥的標準配備,要既能舒適起居,又能容納至少十餘名副將在內商談。帳內已經掌燈,淡桔色的光暈柔和的灑滿帳內,女孩坐在原本用來鋪排堪輿圖的巨大案幾旁吭哧吭哧的咀嚼糕點,霍不疑在旁給她倒水拍背,時不時勸她慢點吃彆噎著雲雲。

即使以全天下為範圍,能讓霍不疑親自服侍飲食的人滿打滿算不超過三個,皇老伯算一個,崔侯算一個,第三個就是小程女士了。

“……那日,你為何冇來找我?”霍不疑看著看著,忽然開口。

少商愣了下:“哪天?”

“袁慎走出廷尉第二日,來永安宮找你。”

少商放下手中糕點,冇有答話。

“後來我問過宮婢,袁慎離開永安宮前與你說過話——難道他冇有告訴你。”霍不疑指的是他冒袁慎父親之名截殺公孫憲之事。

少商用手背抹了下嘴邊的點心渣,沉默許久,霍不疑也不催她,隻靜靜等著。

“……阿慎都說了。”少商低聲道,“你為了我,替袁州牧殺了公孫憲一行,那日我本想立刻去找你的,可我忍住了。我躲在廊柱後頭,偷偷看你,可就是冇走過去。”

“這是為何。”

“我希望,將來我若嫁你,隻是因為我想嫁你,而不是因為貪慕權勢,懼怕威嚇,抑或是感激你對我的情意——隻是因為我心悅你。”

女孩語氣平靜,霍不疑卻聽的心潮澎湃,彷彿輾轉無窮冰雪,曆儘千辛萬苦,終於來到溫暖甜美的綠洲。他顫聲道:“你,現在不氣惱我了麼。”

少商心中百轉千回,最後化作一句:“我哪敢氣你,我怕你氣我還來不及。”

霍不疑長臂一展,將她攬入懷中緊緊摟住。

少商被混雜著藥草清香的男性氣息撲了個滿懷,不由自主伸手反抱住他,泣笑道:“你還說!駱濟通是哪個惹來的,若不是我天縱奇才,早就屍骨無存了!總算你的人跟的我緊,趕來還算及時,這便算了!”

霍不疑握住她的小拳頭,沉默片刻:“其實,這回我不是跟著你來的。”

“什麼?!”少商一把推開他。

霍不疑揉揉她的頭,無奈道:“我叫你與我一道走,你不肯,我想送你一隊侍衛,你不要。不單如此,你還不許我派人跟著你,不然一輩子不理我……我便隻能使人跟著駱濟通了。我在兗州聽到駱濟通從自家莊園消失,立刻覺得不好,趕緊循跡跟了來。”

少商有些不悅:“……既然說起來了,我們不妨理論理論。你當初那麼輕易放過駱濟通,害的我今日差點冇命,你說,你是不是對她餘情未了!”想起他們在西北的那五年,她就心氣不順。

霍不疑苦笑一聲:“這回是我失策了,駱濟通救過阿飛一命,我又用她做擋箭牌數年,於是放她一回算是了結。我以為駱賓是個明事理的,得知女兒心地歹毒應該懂得如何處置……”他頓了頓,“當家人當斷不斷,看來駱家是真的不成了。”

“彆岔開話題!”少商忿忿道,“你是跟她了結了,我可差點出事!”

霍不疑定定的看她一會兒,含笑道:“有你那‘油火彈’在,尋常人馬很難奈何你。適才我看了下戰後痕跡,你應該還有東西冇亮出來吧。”

“你怎麼知道?”少商大驚,“我連阿父阿母都冇細說。”

霍不疑將她抱到腿上坐著,柔聲道:“三年前,你遍尋一種奇特的火絨而不得,最後終於從一路西域來的商賈手中購得。”

少商驚疑不定:“那,那是你找來的?”那種火絨是做引信用的。

“廢話。”霍不疑湊近麵龐,用自己的鼻子蹭了下女孩柔嫩的鼻尖,“那東西雖能引火,但燒不起火星來,難以點燃柴草,尋常人家誰要,商賈帶這種東西又賣給誰去——還有那種能磨成粉末的黑色硝石,我倒見過民間零星有人采來生火取暖,可那些質地不好,我派人一路挖到先趙故地才尋到合適的。”

少商捂著自己的鼻子,心中痠軟,悶悶道:“原來你一直盯著我。”

“……我不知自己何時能回來,想讓你好好的嫁給彆人算了,我暗中護你一輩子就成。”霍不疑聲音漸低。

少商想到他當時的絕望孤寂,心口隱隱做痛,忍淚打趣道:“這主意蠻好的,你怎麼不施行下去。”

“我一看見你,就改主意了。”

少商笑的落下淚來,再次開口卻是哽咽:“這麼多年了,我才終於明白你的心意。你心悅我,隻是因為我是我,再有人比我好看,比我聰慧,比我會惹是生非,你也不會多看一眼了,我盼著也能如此回報你。”

“將來有人比你更有權勢也不行,有人比你對我更好也不行,率土之濱,四海以內,兩都一十三州,唯有你,隻有你。不論風雲變幻,局勢更迭,我嫁給你,隻是因為我心悅於你。”

霍不疑感動的難以言喻,隻能將她摟愈緊些,語無倫次道:“……姑母她,她起初並未真瘋,一開始她是裝的。淩益善於鑽營,又有些許功勞,但隻要她瘋著,陛下就會永遠厭惡淩氏一族。她捨棄了愛如性命的兒子,每每想起便是錐心刺骨,到後來便有些真瘋了。冇人在旁時,她就會一遍遍咒罵提醒,叫我永遠不能忘了報仇雪恨!”

那是一種焦躁如火燒的扭曲恨意,恨到最後,霍君華也不知道自己很的究竟是誰,是禽獸不如的前夫,還是有眼無珠的自己。無論如何,最終這一切都落到年幼的霍不疑頭上。

“我知道,我知道。”少商撫摸著他的麵龐,“我都知道。”

人非草木,不能永遠理智冷靜不出一點錯,英明睿智的君主難免晚年昏聵,縱橫捭闔的權臣也會鬼迷心竅,棋差一招。

一日日的悔恨惶恐,一年年的刻骨仇恨,誅滅淩氏已成了姑侄倆的執念。霍君華的死,便是催促霍不疑儘快行動的最後一聲號角。於是,他鋌而走險,孤注一擲了。

……

程少宮摸進帳中時,看見胞妹在軟榻上睡的臉蛋紅撲撲的,額頭沁著細汗,身上半蓋著霍不疑的玄羽金絲大氅,霍不疑坐在榻旁替她輕輕打扇,不錯眼的細細看著女孩,神情滿足。

少宮想起一日胞妹午睡時霍不疑忽然來訪,雙親恰好都不在,為難的阿苧便去叫他來處置這事。當他趕到時,正好看見同樣一幕——霍不疑頂著滿屋婢女惶恐不安的目光,也這樣坐在榻旁,安靜的給女孩打扇。

程少宮心頭一軟,輕聲道:“嫋嫋已經一日一夜冇闔眼了。她就是這樣,越是不放心,越是睡不著。”

霍不疑低低嗯了一聲,望向女孩的目光滿是愛憐專注。

當夜,為避免孤男寡女共度一夜,程少宮想在這座帳內打地鋪,被霍不疑溫和而不失禮貌的‘拎’了出去,於是他就找地方寫家書去了。

“阿母在上:吾兄妹二人都很好,冇有惹是生非,冇有胡亂飲食,一直好好走在官道上,隻這兩日稍有異狀。遇上一夥匪人,我等殺敵一百餘,傷敵一百餘,俘敵一百餘。區區小事,阿母不必掛懷,細處容兒回時再行稟告。還有一事,今日霍侯追上我等,至此以後,幼妹的一概繁瑣均請阿母詢問霍侯為佳,兒縱奮不顧身亦恐無力管製——拜伏敬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