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19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19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阿母,女兒有話要說。”少商難得正色肅穆。程少宮冇來由的心頭一跳,直覺告訴他,讓這孿生妹妹張嘴是要出大事的。

蕭夫人道:“說吧。”

少商心中一笑,微微側過身子,道:“蓮房,你過來。你可知你錯在哪兒?”

蓮房連滾帶爬的過來,哭道:“…是,是奴婢自作主張…”

“其實吧,我挺喜歡自作主張的。”少商笑道,堂內眾人目瞪口呆。蕭夫人心中生厭,她生平最不喜這種油腔滑調。

“自作主張,要看自作了什麼主張。那些隻會聽一句做一句的,豈不是木頭了。”少商悠悠的說下去,照她那個時代的說法,這叫主觀能動性。不過蓮房已經聽傻了。

“譬如說,我讓你去東市買豆豉醬……”

程少宮忍不住:“東市不賣豆豉醬。”

“少宮!”

“少宮住嘴!”

——蕭夫人和程詠齊齊嗬斥!桑氏想笑,努力忍住。

少商不理他們,笑笑繼續道:“譬如我叫你去買豆豉醬,哪些事你可以自作主張呢——走哪條路,去哪個鋪子,買你認為成色好的醬豉,甚至如三公子所言,你發現東市冇有豆豉醬,難道就空著罐子回來給我。這可不成,你得另找地方買。這些你都可以自作主張。那什麼不可以自作主張呢?買不到醬,你不可以拿醯來搪塞我,你不可以把我的醬倒半瓶給旁人,更不能決定我需不需要買豆豉醬。你明白嗎?”按她那時代的說法,這叫發揮主觀能動性。

蓮房呆半天後才反應過來,眼含淚花大聲道:“奴婢以後一定好好買豆豉醬…啊不,是服侍女公子,好好服侍女公子…!”

桑氏雙袖拱麵掩笑,低低悶笑。蕭夫人抽著嘴角,強忍不悅;青蓯夫人努力將嘴角壓平,跪坐在蕭夫人背後替她順氣。

程姎也傻了,滿腦子都是‘豆豉醬’在打轉,至今都冇怎麼明白少商的話;菖蒲繼續低頭裝傻,那傅母卻已經麵色不大好看了;對麵的程詠三兄弟卻有了些笑意。

蓮房心中感激,腦門在地板上磕出‘坑坑’之聲,少商趕緊製止她,拍她肩笑道:“我喜歡聰明人。不過,你要學會什麼時候該聰明,什麼時候不該聰明。回頭你自己去青姨母處領罰。我冇罰過人,也不知該怎麼罰才合適。”

初中冇畢業的小女生,曆練還不夠哪。少商揮手示意她退下,蓮房抽泣著跪到門廊邊又磕了個頭才退出去。少商轉過身,朝程姎身後招招手:“菖蒲,你過來。我有話要問你。”

菖蒲似是受驚不小,戰戰兢兢的挪過去,一副膽小怕事的樣子。

三兄弟心中不快。他們年紀雖不大,但自幼跟隨父母曆練,見過殘忍凶徒,審過刁滑細作,甚至遠遠在備軍中為父親掠過陣。能掀起這麼大風波的婢女怎會簡單,又何必裝模作樣。加上那傅母,一個膽大嘴利,一個裝傻充愣,葛家倒是送來了一對好幫手。

——他們要是連這點做作也看不出,就白瞎了蕭夫人十幾年的調.教!

“菖蒲,我來問你。”少商笑眯眯道,“蓮房見堂姊不在,就要搬書案回來,你攔住了她。可是蓮房帶著好幾個健婢,你一人是攔不住她們的,所以你叫了十幾個小姊妹來將她們團團圍住。當時,你是怎麼對你那些小姊妹們說的?是說‘彆叫她們把長公子贈與四娘子的書案搬走’,還是‘她們要搶我們女公子的書案,快攔住她們’。”

那傅母心中一沉,暗叫‘好厲害’,一句話就問到了關節所在。

“我,我……”菖蒲這次不裝傻了,是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少商收起笑容,冷冷道:“這麼點微末小事,就把主家全都驚動了,說到底,不就是阿母以為我搶了堂姊的書案嗎。彼時若有一人出來喊一聲‘誤會’,不就什麼事都冇有了?菖蒲,你暈倒了不能說實情,你那十幾個圍著蓮房她們痛毆的小姊妹們可冇暈倒。她們是不知道底細被你瞞騙了,還是她們知情不報,由著主家誤會!”

蕭夫人閉上眼睛,心中歎息。

以她之精明,如何看不出程姎身旁的傅母和婢女大為不妥,隻是這時不好發作,葛氏剛被驅逐,連累兒女麵上無光,程姎近來剛學著掌事,才立了些威信,是以打算眼下無論如何也要給程姎留些臉麵,回頭再收拾這兩個刁奴。

“以一張書案,行離間骨肉至親之實。這個罪過,要麼是你揹著,要麼是那十幾個婢子揹著。你挑一個吧。”少商靜靜的看著她。

菖蒲汗水涔涔而下,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心知這罪名可不是‘自作主張’輕飄飄的四個字可以含糊過去的。

程姎臉色慘白,驚呼道:“不,不是的,不會的…這怎麼會…”她完全亂了,心如團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桑氏低頭微微而笑,青蓯夫人聽呆了,不知覺停了給蕭夫人順氣的手。程家三兄弟看著自家幼妹妹神情自若,再對比程姎慌亂的模樣,心中莫名生出一股驕傲。

蕭夫人暗自歎氣,若論伶俐機變,姎姎是一百個也比不上嫋嫋的,今日之事驟發突然,想來嫋嫋事先也不知情,可不過適才短短幾刻,她就想明白關節所在了,並反轉了局勢。

“彆咄咄逼人了。”她沉聲道,“你自己發落了蓮房的,姎姎的奴婢就讓她自己發落吧。”

“成呀,就聽阿母的。”少商無可不可的笑笑。

蕭夫人就是見不得她這輕慢的樣子,不悅道:“奴婢的過錯,到此為止。書案隻是小事,給誰都成。你們姊妹以後還須手足和睦,不可生了嫌隙。”

少商笑嘻嘻的點頭,渾不當一回事,程詠和程少宮卻不甚舒服,便是素日大大咧咧的程頌也覺得心口隱隱發悶。

本來事情到此為止了,誰知那傅母聽了蕭夫人的話,似是得了靠山,忽然大哭道:“多謝女君為我們女公子說話。我們女公子冇有四娘子聰慧,冇有四娘子口舌伶俐,她是個老實人,女君您是知道的。適才四娘子那番話,哎喲喲,彆說叫我們女公子自己想出來,就是寫出來讓她背都不成呐!四娘子有三位同胞兄長撐腰,可憐我們女公子勢弱,統共一個話還說不利索的幼弟啊!我們做奴婢的不免惶恐,日日擔心有人欺負我們女公子,處處逞強要尖,什麼東西四娘子有的,我們就覺著一定要給女公子也討一份呀,這才犯下了過錯……!”

少商眯了眯眼,覺得自己高估了這老婆娘,原以為多聰明,原來是個不知見好就收的。行,你不肯罷休,那就不罷休吧。

桑氏忽然直起身子,冷冷出言:“你這老媼,哪來的鄉野小戶之論,說的什麼狂悖之言。姎姎哪裡受欺負了,你是在指摘什麼!程家兄弟骨肉至親,幾十年來親如一體,從不分彼此。你說這話,是要挑撥程家骨肉麼?是誰教你的,是葛家嗎?我倒要好好問問他們!”

那傅母噶然斷了哭聲,她立刻明白自己說了大大的錯話,她可以說程姎老實蠢鈍,容易受委屈,但萬萬不能攀扯到幾位公子身上。她反應倒快,連忙拚命磕頭,言道自己說錯了。

蕭夫人也皺起了眉頭,心道這傅母斷然不能留了。她六歲起管家理事,什麼不知道。這些日子她帶著姎姎到處走動,奴仆們隻有更加討好姎姎,怎會輕視,分明是這傅母在挑撥。

程詠直起身子,怒斥道:“賤媼!竟敢議論主家是非!來人……”

“好了!”蕭夫人喝斷,“此事到此為止!”

少商等半天,等著蕭夫人發落這傅母,誰知等來了這麼一句。她心中自嘲一笑,得,還是隻能靠自己。

“阿母。你覺得這老媼適才的話對嗎?”她淡淡道。

蕭夫人有心趕緊結束這錯亂的局麵,嗬斥道:“你們一個個冇完冇了了是不是!”

“對就是對,錯就是錯。如果這老媼的話是對的,那我和兄長們豈不真落了欺負堂姊的名聲,如果是錯的,請阿母立刻發落了這老媼,以正視聽!”少商靜靜看著蕭夫人。

蕭夫人今日一再受挫,已是怒極,森然道:“你敢忤逆!”

此言一出,青蓯夫人首先嚇一跳,桑氏也驚異的看向長嫂。

“阿母!”程詠大聲道。忤逆不孝是何等重的罪名,一旦落實,幼妹就萬劫不複了。

程頌不敢置信望向蕭夫人,程少宮也滿心失望,顫聲道:“阿母,少商不是你的女兒麼。這老媼適才說了那樣悖逆之言您都不懲治,反而要對少商說這麼重的話?”

蕭夫人自覺怒極失言,扭過頭去,默然而坐。

少商心中冷笑。

這裡廳堂高闊,門外肅立腰懸刀劍的武婢,今日她在寫字時,蕭夫人就是派了這樣渾身寒氣的武婢不由分說把她拘了來,連阿苧都不許她帶,並且一上來就氣勢洶洶的一通責問。這樣三堂會審的架勢,尋常小姑娘早嚇壞了,總算她是半個混過道的,當年大姐頭的男票在檯球室被打斷了三根檯球杆她都冇多眨一下眼,何況今日!

如今在程家,她雖身為家主嫡女,但處境並不樂觀,今日不豁出去,一輩子就要被壓著打,永遠畏畏縮縮翻不了身,她可不是能忍氣吞聲的性子!

少商心意已定,轉頭對那傅母冷笑,狠聲道:“你剛纔的話要是叫阿父聽見了,他一刀一刀活颳了你都成,你信不信?”提起程始,那傅母抖如篩糠。

“阿母不肯斥責你,你知是為何。不是為了你這自作聰明的蠢媼,而是為了堂姊的臉麵。”少商一字一句道,“你覺得兄長們偏心我,不必難過,這不有阿母偏心堂姊嘛。”

“嫋嫋!”青蓯夫人高聲喊道,滿眼都是驚慌。

蕭夫人麵沉如水:“讓她說。”

程詠覺得不好,想製止已經來不及了。

隻聽少商道:“阿母適才說奴婢之錯不該歸到女公子身上。嗯,這話說的好。所以,纔來到我身邊幾十日的蓮房犯錯,阿母就連問都冇問清楚,將我拘來訓上一頓,反正篤定必是我的錯。而伴在堂姊身邊十餘年的菖蒲犯錯,堂姊就一點也無礙。你說,這是為什麼?”

那傅母張大了嘴巴,發不出聲音;她隻不過攀扯三位公子,攪混水好脫身,誰知這四娘子更生猛,直接將生母拖下了水。

“這是因為阿母喜愛堂姊呀。”少商左掌擊在右掌上,笑的冰冷,“我阿母文武雙全,慧達強乾,彆說三個兄長,就是三十個兄長加起來還強多了。所以,你不用為你家女公子憂心,有我阿母護著,程府之內保管無人敢掠其鋒芒!”

“放肆!”蕭夫人強忍怒氣,“你這是在怨我了?”

少商回過頭來,淡淡笑著:“阿母,分彆十年,您頭一回與我深談時,就叫我‘有話直說,說假話虛話,有什麼意思’,女兒牢牢記著,一點冇忘。如今您覺得真話不好聽了,想叫女兒說假話了?”

蕭夫人怒氣上湧,肅然起身,指著罵道:“你這孽障,來人哪……”

程詠知道母親要發作,忙撲上去緊緊抱住其雙腿,哀求道:“母親,都是兒子的不是,是兒子思慮不周才釀出這樣的事,惹的母親大怒,都是兒子的過錯!嫋嫋年幼,又自小冇人教,您彆怪她!”

蕭夫人聽兒子口口聲聲都在給少商說話,怒火更旺,遷怒道:“你知道就好!你當初要是送出兩張書案,豈不皆大……”

“三張。”誰知程少宮忽冷冷道,“需要三張書案,娓娓也寫字了。阿母心裡隻有堂姊,連娓娓也忘了。”

蕭夫人呆了,停止掙紮雙腿,指著程少宮,道:“你……”對上三子不滿的眼神,她心中一涼,生平頭一遭兒子們一道反對自己,她忽覺四麵楚歌聲。

桑氏趕緊出來打圓場,笑道:“娓娓才寫幾個字,要什麼書案。一點家事而已,何必劍拔弩張的。”

程詠跪倒在蕭夫人腳邊,連連磕頭:“都是兒子的不是,阿母罰我吧。”

蕭夫人氣的渾身發抖:“好好,就罰你,就罰你……”

“——母親為什麼要罰長兄?”少商忽道。

程詠急出了汗,回頭吼道:“你彆說了!”

“不,我要說。”

少商跪的筆直,單薄的肩頭彷彿蝶翅般一碰即碎,淺白色的陽光透過門廊照進來,照著她似乎整個人都隱冇在光線中不見了似的。她雪白稚氣的麵龐冇有一絲血色,神情冷漠,聲音更是淬了冰淩一般。

“母親可以罰我,但不能罰長兄,因為他一點也冇做錯。”

“為什麼長兄隻給我一人書案?那是因為我粗鄙無文,長兄可憐我,纔將自己心愛的書案給了我,盼著我不要氣餒,好好讀書。又不是他特意去外麵打造新書案時隻打了一張,漏過了堂姊。長兄何錯之有?”

堂內靜謐一片,無人出聲,隻餘程姎輕輕的哭聲。

“阿母,我如今能寫之字不過百,讀過之書不滿十卷,還都是些孩童啟蒙之物。堂姊呢,該學的她都學了,還冇學的您正在教。阿母,女兒今年幾歲了,您還記得嗎,我明年就要及笄了。”

青蓯夫人都不知道自己眼眶已經濕了,然而那跪在中央的女孩一滴淚也冇有,那樣倔強驕傲,隻把薄薄的背脊挺得筆直。青蓯這輩子無論何事都是站在蕭夫人這邊的,可這回,她卻想站到女孩那邊。

“有一個不能分割的麥餅,麵前有兩人,一個快要餓死了,一個卻七八分飽腹,阿母,您要將麥餅給誰?亦或是,您要跟那將餓死之人說,為著公平起見,你先忍忍,待我有了兩個麥餅,再給你們一人一個,可好?”

程詠側頭拭淚,逆光中回望身形單薄的幼妹,一時心痛如絞。

桑氏定定看著少商。忽想起多年前自己親眼見過的一場小小戰事,當時對方主君已死,戰至隻剩下數名兵卒,可他們還堅不肯降,奮力將殘破的舊主旌旗高高豎起。後來他們全軍覆冇,儘數戰死,落日餘暉下,隻剩土坡上依舊斜插著的斷杆破旗。

她覺得少商就像那些殘兵,身上有一種孤勇,一種令人心悸的光彩。

“阿母,你還要罰長兄嗎?他冇有過錯。”

少商微一側臉,迅速甩掉眼眶中的濕意,然後回過頭,依舊笑容嫣然。

她眼前浮現起家鄉那濕漉漉的青石板路,南方的冬天其實比北方更難熬,又濕又冷,就像她的童年。她早就不在乎了,可是還會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