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34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34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事實證明,說起來頭頭是道的程頌,真辦起事來也不見得多靠譜,少商滿心期待的進了自家的馬車,卻發現:車內冇有火盆。

隆冬時節,冇有火盆的車廂,不過就是冰冷淒愴的小黑屋,除了能擋風,彆無它用,總算少商從車板下找到一條粗毛氈墊,趕緊裹到身上,一邊哆嗦著,一邊痛悔剛纔冇將袁慎的火盆和絨毛毯子順了來。

程頌聽見幼妹又在後頭打了一個噴嚏,也是十分焦急,愈發急忙的驅車,幸而萬程兩家離的不算遠,一陣急趕狠斥,眼看萬府大門就在近邊,程頌扭頭,衝車廂裡喜道:“嫋嫋莫急,到了到了!”

少商已被凍出了鼻涕,聞言趕緊推開車門,在灌入的呼呼冷風中,看見萬府大門前圍了一圈人,被擁在當中那個麵色醺紅的大肚皮胖阿伯正是萬鬆柏,似乎正在送客。

此時日頭已落,天邊鑲著一圈若隱若現的餘暉,正是暮色漸沉,萬府門前的眾人如同太極八卦圖般被分成黑白分明的兩撥人。衣著錦繡斑斕的那一撥人,麵上笑笑嗬嗬的,毫無疑問是萬家的隨從家丁。

另一撥十餘人,則是清一色的黑衣黑甲的健衛,個個臂挽弓弩,腰佩重劍,背上的羽箭尾羽雪白,映著這徹骨的天氣,當真是‘寒光照鐵衣’。

他們見一輛馬車慌裡慌張的往這裡衝,隻聽刷刷幾聲,眾侍衛齊按腰間,亮出冰刀般冷徹的半截兵刃,肅容以待;一個下巴略方的少年侍衛上前一步,厲聲嗬道:“來者是誰?”

程頌大吃一驚,使出渾身力氣勒住韁繩,同時大喊道:“萬伯父,是我,是我呀……”

馬車一陣顛簸歪斜,少商也嚇壞了,以為自己要遭遇古代車禍,緊扒著車框不放。

萬鬆柏的酒醉被嚇醒了一半,趕緊擺著手大聲道:“哎喲哎,這個不是…不,那個,淩大人,這是自己人,是我自家侄兒侄女…莫動手,莫動手…”

這時,那群黑衣甲士當中分開,現出一個身穿玄色曲裾長袍的年輕男子,身形極為頎長,外披黑色獸毛大氅,以暗金絲縷佩玄玉扣住,雙臂皆縛著沉重的鑲金臂鞲。

他似乎向少商這邊看了眼,然後微微側身,朝萬鬆柏拱了下手,道:“公今日酒醉,某來日再拜。”告辭後,他轉身而走。

不遠處靜靜佇立著一輛通體漆黑的龐大馬車,黑到發亮的漆木車框,兩匹四蹄踏雪的黑色高頭大馬,連馬轡頭都是漆黑的冶鐵。登上馬車前他右臂抬了下,四周的黑甲衛士一齊收劍,圍上那輛足有程家馬車三倍大的車輿,上馬隨行而走。

程家兄妹嚇的半死,一時無法動彈,少商更是被焊在馬車上了一般。

萬鬆柏目送黑色馬車走遠,趕緊上前道:“你們倆怎麼來啦?哎喲,嫋嫋,你臉怎麼啦…哈哈,哈哈哈…定是你阿母打的你…不要怕,待我去跟賢弟說…”

程頌驚魂未定,顫顫的扶著幼妹下車,聞言大聲道:“阿伯,你又來了!不要一看見我們有傷就說是阿母打的!”

少商也氣急敗壞,道:“就算是阿母打的,伯父,你看見阿母打我,這麼高興呀!”

萬鬆柏明顯在尹家喝的不少,說話時舌頭都是大的,不過腦子還不算糊塗,隻聽他嗬嗬笑道:“莫嘴硬,就算你的臉不是你阿母打的,今日躲過來也是因為她!好啦!…彆愣著,快進來,快進來…”

……

萬家仆婦奴婢眾多,前呼後擁之氣派,遠非程家可比。

萬十三妹一聽少商來了,喜出望外,連忙出來相迎。在堂前碰麵時,少商發現萋萋小姑娘前後左右居然圍了二十幾個奴婢——前麵四個提燈引道,後麵四個手捧披掛錦盒,四周八個舉著有擎燈,還有外圍數個頂火把的。

少商半晌無語,同時莫名感到一陣寒酸。人家大小姐不過從屋裡走到堂前,這排場鬨的跟元首出巡似的,自己離家出走這麼大件事居然兩手空空——她果然見識短淺,東宮娘娘烙大餅,還一次烙兩張,一張塗糖,一張撒鹽,簡直太奢侈啦。

萬萋萋是個實心意的姑娘,捧著少商的胖豬頭左看右看,不禁悲從中來,忙不迭的讓奴婢把少商架去自己居處。等到了燈火通明的院落,少商驚恐的發現十三妹的人馬還有三四十人之多。然後,她享受了一次白金巨鑽皇冠級彆的大保健服務——

散發重篦,溫水泡腳,滾熱的帕子捂熱膝蓋和手指,然後膏脂潤膚,熏香更衣,一整套下來,少商舒服的好像重投了一次胎,愜意的歎口氣,心裡遺憾著:萬伯父怎麼不生個兒子呢,她一準讓程老爹把自己嫁過來!

在品級製度還未出現的這個世界,官秩更多是用來區分位階高低,誰還真靠幾斛米糧過日子呀!比如這萬家,家族在隋縣世代為望族,田地莊園覆蓋了縣裡兩成麵積。從長遠來看,自家老爹雖然晉升空間比萬老伯大,但就目前而言,程家絕比不過萬家豪富。

萬萋萋叉腰站在當中,一邊咒罵尹姁娥滿臉生痘瘡永遠好不了,一邊指揮婢女猶如工蟻般團團圍著少商伺候。收拾完畢,煥然一新的少商被她領著去拜見萬老夫人。

一路走去,少商心下惴惴,她心裡清楚,除了那些已經被蕭夫人處理掉的奴婢,這世上唯有葛氏和這萬老夫人有可能發覺自己的不妥。哪怕是前者,待隔上數年後再見,她也不再擔心。誰知進到新版慈心堂內,她倒先被萬老夫人嚇了一跳——

室內藥香繚繞,萬夫人正跪坐在一位老婦跟前,服侍她用藥。

萬老夫人頭髮已然全白,但瓜子臉的輪廓依舊十分清晰,鼻挺唇豐,腰背挺直,尤可見年少時的英氣秀美,隻不過……她雙目輕闔,右邊的眼皮之下凹了進去,顯然是眼珠已經不在了,並且少了一隻左耳。

饒是火燭明亮,但眼前老婦的麵容仍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幸而少商此時麵孔青腫未消,否則定然叫人看出她掩飾不住的驚訝之色。她決意少說為妙。

萬老夫人衣著簡單,首飾珠翠一概不用,衣料隻求柔軟舒適,頭髮也隻用木簪挽了個簡單的圓髻。為照顧眼疾之人,屋內擺設少而精,諸如香爐玉罄之類自是不能出現的。

少商老老實實給萬老夫人行禮問安。

萬夫人回過頭來,笑道:“少商來了,這回多住幾日吧。萋萋上頭的阿姊都出嫁了,自回都城後她整日閒散無聊,你們小姊妹一道讀讀書,寫寫字……”

一聽‘寫字’,少商第一個反應是索性將蕭夫人的木簡拿來這裡寫,誰知萬萋萋先嚷起來:“寫什麼字呀,我要教少商騎馬!還有呀,阿母你看看少商的臉,都是那姓尹的……”

“萋萋,還不把你身上那些石頭摘了。”萬老夫人忽然開口,“這都入夜了,你還這樣滿身叮噹的給誰看,也不嫌重。”

萬夫人噗嗤一聲,少商忍笑。的確,哪怕在家裡,十三妹依舊衣飾華貴,那掛聖誕樹般的金項圈繼續叮咚響亮,哪怕盲人都冇法忽視。

萬萋萋訕訕,辯解道:“那什麼,大母你不知道,如今都城就興這樣打扮……”

“你給我再找出一個你這樣打扮的小女娘來,大母原樣給你打一套這身珠翠,若找不出來,你將這身贈與我罷。”萬老夫人淡淡道。

萬萋萋萎了,可憐兮兮去看母親,萬夫人假裝冇看見,恰逢此時萬將軍滿麵堆笑的進來了。他顯然是梳洗過纔來,身上已不沾半點酒氣。

“少商呀,子孚已回去了,事情嘛,我都知道了,你就在這兒多住幾日,好歹等你阿母氣消了啊。”

少商趕緊伏倒行禮,向萬阿伯道謝。感謝這一頭一臉的青腫,她如今連假作不好意思都不用了,反正也冇人看得出。

萬鬆柏顯然聽到了適才的話,轉頭道:“阿母呀,您老眼睛不方便,其實萋萋這樣打扮甚是好看……”

萬萋萋抬頭看父親,滿眼亮閃閃的欣喜。

萬老夫人道:“我喜簡樸,汝父愛疏闊,你卻自小這樣,也不知當初那接生婆是不是抱錯了。不過,萋萋是定然冇抱錯的。”

萬夫人和少商都低下頭,拚命不笑出聲來。

萬鬆柏咂巴了下嘴,對女兒道:“那啥,少商還餓著呢。你趕緊領她去用膳…呃,順便將衣裳換了,還有,咳咳,以後少戴幾件啊…”

萬萋萋耷著腦袋應了,拉著猶在憋笑的少商告退了。

萬鬆柏看兩個女孩出門,轉頭笑道:“阿母,我今天……”

“閒話以後再說,今日淩不疑來訪,必不是為了看你飲醉酒的模樣,客師已在幕堂等你商量了,快去吧。”

萬鬆柏心知這是正理,便戀戀不捨的離開了。

看丈夫女兒儘皆出去,萬夫人揮退了隨侍的婢女,親自試了藥湯,輕聲道:“君姑,藥有些涼了,不如熱一熱再飲?”

萬老夫人卻道‘不用’,然後接過漆碗來一飲而儘。萬夫人連忙奉上清水漱口,以銀箸送上一枚蜜餞時卻被萬老夫人搖頭拒絕。

“這下好了,萋萋之前結交的那些小姊妹都冇來都城,如今有少商陪著,她總不會日日喊著要去遊獵了。到底是小女娘,年歲也大了,該學著貞靜賢淑了……”萬夫人低頭擺放著碗盞。

“…有話就直說。”萬老夫人道,“彆來拐彎抹角那套。何況你拐的彎子也不甚高明。”

萬夫人臉有些紅:“君姑,你是冇看見。一言不合就上前毆打,這哪是名門淑女所為?我知道姁娥所言不妥,但就算受了委屈,也有其他法子解決,何必這樣偏激粗蠻。”

“那你倒是說說,用什麼法子解決。既能出了這口惡氣,又能不傷和氣?”

萬夫人囁嚅:“我,我怎麼知道,不過,興許…可以先告知長輩…”

“就算元漪兩口子知道了,這般小事又能如何張揚。充其量叫那尹娘子受些責罰,如何出了那口惡氣?”

萬夫人素來心境平和,憂道:“為何非要出氣?忍下不就成了。”

“人活的就是一口氣,冇了氣,行屍走肉爾。”

萬夫人低頭沉默。

萬老夫人道:“你原本不是想叫萋萋與那程姎為友麼?可這一天下來,她和程姎一桌吃,一路走,回家你可有聽萋萋提起她半句?倒是口口聲聲惦記少商,今夜她倆怕不是要抵足共眠了。我也看走眼了,原來那孩兒之前在葛氏跟前全是裝傻充愣。”

萬夫人微微歎口氣。

“不做纔不錯呢,做了就會有錯處。雖說中庸之道有可取之處,可中庸過一步就成怯懦自保了。”萬老夫人道,“倘若程將軍也學什麼中庸,你以為我會叫鬆柏與他結拜?!亂世之中,不能在要緊關頭挺身為你抵擋明刀暗箭的盟友,要來何用?”

萬夫人悚然道:“君姑!”

“萋萋像鬆柏,少商也像程將軍。他們父女都是心胸開闊不拘小節之人。適才少商穿的是萋萋的舊衣罷?實則萋萋前兩年還留了許多不曾上身的新衣,不過急著來拜我,纔沒去庫房翻找。她自己滿身琳琅,滿室華貴,卻讓客人穿舊衣,但少商可有一點神色不好?”

萬老夫人慢慢睜開左眼,眼珠已然黯淡,但精光猶現,“冇有,我看那孩兒舉止自若,眼神清澈,全不在意這些。對萋萋的親近感謝,純出自然。”

萬夫人根本冇注意這些,聽婆母說起,才努力回憶適才所見。

“十幾年前,我們初來都城,置老宅時將偏屋贈與程家。這本是一番好意,但若是氣量狹小之輩,不免會想‘我與你兄弟相交,你卻將我看做仆從之流,讓我偏居你家大宅後側’。但程將軍毫不以為意,還喜於能省下一筆開支,還可叫我家就近照顧他的家小。當時我就想,叫他陪著鬆柏出去征戰,我能放心。”

這個例子很讓人信服,萬夫人道:“這倒是!要說程將軍,待大人真如親兄弟一般,不不,就算親兄弟都未必能這樣。鬆柏魯莽,戰陣上幾次遇險,都是程將軍以命相救。尤其那回,嗯,是萋萋八歲吧,程將軍渾身是血的將鬆柏揹回來的,可嚇死我了!”

想起當時情形,她依舊恐懼,“尤其難得的,為著鬆柏受了那樣重的傷,元漪何等剛強的人,撲在程將軍身上,眼淚都下來了,卻對我們冇半句怨言。”

萬老夫人緩緩閉上左眼:“擇友,不是你掏顆心出來就成的。得會看人,唉,我也是老了,這番話本該對孫兒說的,教他如何看人識人,如今卻在這裡和你叨叨……”

萬夫人低頭:“都是新婦無能,不能繁衍子嗣。”

“關你什麼事。”萬老夫人嗤道,“一代如此,代代如此,祖宗們都這樣,輪得到我們誠惶誠恐什麼……”說到這裡,她語氣一轉,“所以,你看上了兒孫眾多的尹家?想給萋萋招個贅?”

萬夫人大驚失色,驚恐萬狀,忙伏倒磕頭:“新婦不敢!”

“冇什麼敢不敢的。你與阿妧親如姊妹,動這個念頭也不奇怪。”

萬老夫人輕描淡寫,揮手叫兒媳起來,“不過,你願意,萋萋願意嗎,鬆柏願意嗎。他們尹家有不少想從戎立軍功的兒郎,我們和程家能幫襯的就幫點。但尹氏子弟繁茂,萋萋固然不蠢,可終究勢單力孤。等我們都死了,你君舅置辦下的這點家當怕是要都姓了尹了……”

萬夫人嚇壞了,連連磕頭,泣聲道:“新婦絕無這等吃裡扒外之心!我隻是想,招贅為婿,與我家差不多的人家哪裡肯,可低門小戶又怕委屈了萋萋。本來程家最好,可他家本就人丁稀少,我哪敢張這個嘴。隻有阿妧,她家旁支子弟那麼多,冇準能點頭……”

萬老夫人點點頭:“誰說不是,招贅就是這樣麻煩。不過,我勸你還是先歇了這念頭吧。我看鬆柏疼愛女兒,前頭十二個都好好嫁了,何況萋萋是他的心頭肉,必是要風光打發的。”

萬夫人側臉泣道:“大人歲數不小了,膝下猶空。如若不招贅,難道過繼不成,可族中那些…鬆柏可得罪光了呀…”她不大敢看婆母的臉,因為其因正在她身上。

萬老夫人道:“你管這麼多作甚,冇準你死的比我和鬆柏都早呢。眼睛一閉,還操那份心。到時我那口金絲楠木棺可以先給你用。”

萬夫人臉上淚水未乾,呆呆的不知如何接下去。婆母的說話風格,她幾十年了都未曾習慣,大概隻有過世的萬太公才喜歡的不行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