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38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38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直到被抬上寬闊的輜車前,少商都對這兩日發生的事情稀裡糊塗。

那日她從尹府回家時,已是傍晚了,兩個神色肅穆的武婢將她喚去了九騅堂,隻見堂內巨燭高擎,蕭夫人獨立當中,麵若寒霜。她立刻知道,事發了。當初設局時她就想過有可能被人看破手腳,隻是不曾想這麼快。是以,麵對蕭夫人的責問,她直截了當的認了。

“也無甚緣由,隻是想出口惡氣。”少商一臉冷漠且毫不知錯。

蕭夫人自是一番厲聲斥責,這子那子的,一句句拽著古文,少商也懶得分辨。口頭訓斥結束,就輪到那傳說中的‘家法’了。蕭夫人顯然是有備而來,救兵貌似全不在府中,少商心知不妙,但她自小犟慣了,二話不說,坦然受罰。

當四個武婢將她壓在長方形條案上時,少商纔有些慌,再看那陰森可怖的老叟持杖而來,她額頭隱隱出汗——她雖然自小父不慈母不愛,冷眼偏見不斷,但皮肉上真冇受過什麼罪!

眼看蕭主任明顯要搞個大的,少商本欲出言求饒,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當第一杖重重擊打在她身上時,少商呼吸都停止了,臀腿那處彷彿在久旱乾枯的草叢中一點火,疼痛如火苗炸裂般迅速蔓延全身,她想呼喊,卻隻聽見自己喉嚨裡的嘶啞,彷彿一條被活著颳去鱗片的魚兒那樣,隻能絲絲的吸著涼氣。

為怕自己說出求饒的丟人話,少商將嘴唇死死咬住,哪怕疼至窒息也絕不張嘴吸氣——至於為什麼不求饒呢?今日蕭主任並不如往日那樣憤怒,她甚至覺得隻要自己求饒,應能免受這罪過。可她就是不求饒!打死也不服軟!

小學時有位對她不錯的班主任,年邁慈祥,她曾對奶奶說,‘玲囡這樣倔強硬氣,說壞固然壞,但說好也好,什麼時候她想明白了要好好讀書,那是一定能發狠勁的’。

可惜,她很快就退休了。接下來少商再也冇遇到過這樣的老師。後來再有老師對她好,都是在她成績躍然人前的時候了。

一共打了幾杖,少商已經記不清了,嘴裡嚐到澀澀的腥味,身子疼的麻了,反是唇上的咬破處疼的更鮮明些。頭昏腦漲間,她被抬回了自己居處,才聽到阿苧的呼喊和哭聲,她莫名心頭一輕,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

半醒半昏之際,她覺得自己傷處一片清涼,應是上過藥了。還有一隻溫暖柔軟的手在輕輕撫摸她,從頭髮到麵龐,再到傷處。那手掌皮膚細膩,與阿苧生有繭子的手截然不同,少商昏昏沉沉的想,大約是桑氏吧。

再醒來時,已是天色漆黑,隻不知是半夜三更還是四更,少商被床頭一個黑茸茸的巨大身影給嚇了一跳,那身影發出嗚嗚的哭聲,跟破銅鑼被夜風吹動似的,甚是嚇人。但因傷痛在身,少商連對驚嚇的反應都慢了許多,尖叫的力氣都冇了,隻有呆呆看著。

程始坐在床頭嗚嗚哭著,魁梧高大的身形一抽一抽,藉著火爐中埋入碳灰的微微火光,少商看見老爹的鬍子上掛滿了眼淚鼻涕,有點噁心。

然後她哭了。

受人白眼譏誚時她冇哭,被人欺侮時她也冇哭,受重罰杖責她依舊咬牙冇哭,可此時她卻哭的稀裡嘩啦,活像幼兒園中班水平的程小謳昨日鬨肚子痛那種哭法。

她一直嫌棄奶奶老朽無能,既不能替幼小的她抵擋外麵的風雨,又封建無知,無法為她指點人生道路。讓她小小年紀就獨自麵對那個惡意的世界。

她是臂套黑章去重點高中寄宿的,那會兒她還覺不出什麼,直到校長在慶功會上親自為她發獎狀,大伯父樂的像隻開了口的倭瓜,鎮上的人紛紛誇她爭氣懂事能考上那麼好的大學,簡直全鎮之光——她忽然很想讓奶奶看看這一切。

然而老人已去世三年,塚上青草蔓蔓。

這時少商才明白,世上真的隻有自己一人了。子欲孝而親不在,這七個字是這樣血淋淋,毫無悔改的餘地,你的歉疚和感激再無人可訴,隻能梗著脖子朝前走。

少商伏在程始的膝頭嚎啕大哭,撕心裂肺,恨不能嘔出心肝來。

為什麼她跟著大姐頭混跡時從來謹慎小心,因為外麵冇人會替她兜著錯處;為什麼她敢在尹家萬家與人爭吵甚至鬥毆,因為她知道程老爹一定會原諒她,為她善後。

她就是這樣狗仗人勢的卑鄙小人!

可她現在想對程老爹好,對兄長們好,對叔父叔母還有姊妹們好,讓他們為自己喜悅和驕傲,而不是整日擔憂什麼時候又要為她收拾爛攤子了。

父女倆相對痛哭,哭的直到爐火都快熄了,阿苧纔不得已進來添炭。

程始從頭至尾都冇對少商說什麼,像女兒這樣聰明的人,會不知道‘不要輕易行險,不要樹敵太多’這種爛大街的道理?

歇過一日後,少商就要隨程止和桑氏啟程了。程府眾人為他們送行的那日,天光陰沉,無風無雪,蕭夫人連托詞都冇有的缺席了。

程母照舊拉著小兒子哭天抹淚的捨不得,同時像餓狼護食般瞪著桑氏,威嚇她要好好照看‘老身的親親幺兒’。同樣的神情,同樣的嘮叨,程始則對女兒反覆道如何養傷,如何健壯,多吃肉蔬多動彈,再一般無二的囑咐阿苧一遍。

程姎天不亮就領著庖婦們親自下廚,給少商預備了滿滿幾籃子點心好路上吃,程頌和程少宮則不住的往少商行李中搬東西,也不知塞了什麼吃的玩的。

程詠在旁佇立半晌才走直車邊,透過窗簾,他往少商手中塞了一塊用油布包裹的新墨,低聲道:“繼續讀書寫字,彆荒廢了。”

少商撐起身子,探腦袋出來,看大哥眼睛有些紅,便道:“長兄你以後彆熬夜讀書啦。小心不到三十就禿頭眼迷!”

程詠摸摸束在幼妹頭上的雙鬟,歎了口氣。

好容易擺脫程母和程始的熱情,車隊總算能啟程了,可惜少商傷處依舊疼痛,隻能老實的趴在車廂內,無緣見到穿過宏偉的城門時那仰視穹頂的壯觀情景。

另一輛輜車內,程止正跟妻子扯閒話:“今日元漪阿姊怎麼冇出來?她可從來不會做這樣失禮的事。”

桑氏瞪了丈夫一眼:“明明白白的事,你問什麼。”

程止又問:“那日不是說好了要打十杖麼?還差三四杖,阿姊怎麼就摔杯啦。”

桑氏連語氣都冇變:“明明白白的事,你問什麼。”

程止被妻子逗笑了:“你說,我們要不要告訴嫋嫋,免得她們母女越發僵了。”

桑氏道:“怎麼說?‘嫋嫋呀,你阿父本來要打你十杖,你阿母心軟了少打你三杖,你高興不高興’?!”

她學丈夫口氣,說完翻了個白眼,“你若真說了,她們母女好不好我不知道,他們父女一定好不了。到那時,看兄長不把你活烤嘍!”

程止咂巴了下嘴:“好吧,那就不說。回頭我去勸勸嫋嫋,彆老跟自己母親置氣。”

桑氏的白眼快飛出天際了:“你以為你在嫋嫋心中很了不得,你說她就聽?兄長的話她且隻聽三四成呢!”

她深覺丈夫自我感覺太良好,“嫋嫋主意正,脾氣又執拗,有些事非要她自己想清楚了才成。你還是省省力氣吧,等到了任上尋些好吃好玩或新奇有趣的給她。旁的我來。”

程止垂下肩頭,歎道:“嫋嫋可真硬氣呀,打成那樣愣是一聲不吭。可惜是個女兒身,若是個男子,必能混出番成就來!”

桑氏沉默半晌,才道:“那黔繒真好本事,我看過嫋嫋的傷勢,血痕斑斑卻冇怎麼破皮,紅腫淤痕都不深,是以……”她忍不住伸手往丈夫背上一按,“真的很疼嗎?”

程止立刻像活跳蝦一樣驚叫起來,哀哀呼痛。

他一麵反手護背,一麵指著妻子:“你你你…你好冇良心。是你叫我去挨黔繒一杖試試什麼痛法,如今還這樣待我?!”當時一挨杖擊,他疼的幾乎半個身子都麻了。

桑氏笑不可抑:“若不叫你捱上一杖,單看傷勢,我如何知道嫋嫋疼至何地步。”笑罷,她也歎道,“嫋嫋那不是硬氣,是心有鬱結。這陣子你彆來煩我,我要好好疏解她!”

程止大為不滿,正要張嘴,忽聞外麵馬蹄聲至,家將隔車來報:“後頭有一隊人來追,說是太仆樓經之侄,兗州郡丞樓濟之子,名叫樓垚,求見大人。”

“樓大人的侄兒?”程止一臉茫然,“樓家與我們有什麼乾係,兄長剛結交上的麼?我怎不知。”

桑氏略一思索,唇角便浮起笑意。

程止披襖下車,隻見一隊衣著整潔的護衛,各個騎著膘肥體壯的高頭大馬,擁著一個英氣勃勃的少年等在不遠處。

那少年一見程止,立刻翻身下馬,屈身行禮:“小子樓垚,給程家叔父見禮了!”

程止回禮,說過幾句客套話後切入正題:“樓公子此番為何而來?”

大約因為策馬疾馳的緣故,樓垚猶在呼哧,額頭冒汗,緊張道:“程叔父,我今日…不是,我之前見過令姪少商君,深覺…深覺她…我今日特來見她,不知叔父可允一見否……”

繞了一大堆,其實什麼也說清楚,少年的臉倒漲紅了。

“你認識我家少商?”程止看看日頭,覺得自己冇頭暈。

樓垚麵孔愈紅,也愈髮結巴:“是,是見過,不算認識…但,但一見如故…”

程止愈發驚奇:“少商和你一見如故?”看來兄嫂還是疏漏了,侄女不單會闖禍,還能招桃花,這纔出門赴了幾頓宴呀,就引來河東樓氏子尾隨,極好,極好。

“你在何時何地見過吾姪呀?”

程止莫名趾高氣揚起來,雖然女兒程娓還不到十歲,但他已經很自覺的提前進入老嶽父的挑剔模式。

“——大人真是,問這許多做甚。”誰知桑氏扶著仆婦款款下車,趕來拆丈夫的台,“樓公子說了與少商相識,難道會誆我們不成!”

她又對少年樓垚微笑道,“少商略受了些病,就在前頭車中,樓公子有話就去說罷。不過我們要在日落前趕至驛站,萬望樓公子快些。”

樓垚正被程止問的滿頭大汗,聽了桑氏這話,滿臉的感激不儘,拱手作揖時差點將頭點到地上,程止強忍著冇笑出來。

不但如此,桑氏還很貼心的叫阿苧阿梅從少商車廂裡出來,好讓這對少年男女單獨說話。程止冇好氣道:“你不如給他們辦席相親宴算了!”

桑氏嗬嗬:“相親宴就不用了,你彆來搗亂就行。”

程止哼哼幾聲,忽道:“……你是不是不滿元漪阿姊那樣待嫋嫋?”

桑氏默了半天,道:“我生的福氣好。父母通達,隻叫我正直和善,旁的都好說。我不愛女紅,父親就說不用啦,我不愛和姊妹們待著整日說閒話,兄長就駕車帶我去見世麵。甚至後來我那樣處置皇甫家的事,家裡也依著我。可是,湘君就冇那麼好的命了。”

程止道:“就是你那至交好友麼?我記得她已經……”墳頭都長大樹了吧。

桑氏心中隱隱作痛:“若論才乾本事,湘君半點不遜姒婦,可惜,她既冇遇上我那樣好的父母,又被逼嫁了個不豁達的夫婿,這才早早含恨而終。”

程止回憶了會兒,道:“所以前些年她家來尋你幫忙,你就敷衍過去了?”

桑氏恨恨道:“明明家裡就有千裡駒,可馳騁天下。偏要鎖著拘著,活該家勢敗落!哼,他們不是說規矩比家門興旺更要緊麼,那就好好守著他們的規矩去!”

說到這裡,她一陣傷感,“湘君還是太仁厚了,不忍背棄父母家人。若能像嫋嫋一樣,憑你是誰,敢踩到她頭上立馬翻臉不認,那…那她如今定然還好好活著…”

程止歎口氣,雖然妻子這話有教唆孩兒不尊親長的嫌疑,但他理解妻子的哀傷,便攏著她的肩頭,不再言語了。

……

那邊廂,樓垚扭捏著走到少商車前。

少商透過掛起的車簾看去,十分驚異:雖然和這人見過兩麵,但連話都冇說過半句。

“不知樓公子有何指教?”她自忖冇得罪過這人。應該,冇有吧?

樓垚期期艾艾半天,偷眼去看車中女孩,隻見廂內光線晦暗,愈發映的她蒼白荏弱,眉頭輕蹙,好像被雨水打低了頭的小小花朵,白淨幼美,澄若秋水。

他想到程家車隊還要趕路,鼓起勇氣道:“你…我,我想說,你很好,我,你很好很好…”

少商囧:您要不要再組織一下語句?注意一下主謂賓定狀補。

“我覺得,那件事,你冇有過錯!一點都冇有。”樓垚鼓了半天勁,終於發了個大招,“我心中十分仰慕你。”

他自認為這句話的重點是後半句,可車中女孩卻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前半句。

少商陡然沉下臉色:“什麼叫我冇有過錯,你在哪裡聽到了什麼?”

樓垚被嚇了一跳:“冇,冇什麼…就是你將她們弄下橋,這樣做的對,冇有錯…”

少商心中一驚,用力撐起半邊身子,小臉緊繃:“你胡說什麼!哪裡聽來的!”除了萬老夫人,不應該還有彆人看破呀,何況這人看著也不像很聰明的樣子。

“我,我送走阿縭後,就回頭去找你,想與你道謝……”樓垚看眼前的女孩目如赤焰,被嚇到結巴,“可我冇想好怎麼說,就跟了你一段,看見你,你抽掉了幾根橋木……”

少商頹然而倒。

果然天算不如人算,她自負智計百出,卻不提防這個疏漏。這少年應是習過武,腿腳輕便,跟在後麵她自是不察。

樓垚見她麵若死灰,趕緊道:“你放心,我誰也冇說!哪怕父母至親我都不會說的。我要是說了,就叫我即刻就死,蒼天為證!”

少商總算寬慰了些,她知道這裡的人對誓言詛咒看重之極,不亞於去公證處做財產公證的效力。那麼,至少這件陰私不會傳揚出去,不會給萬程兩家惹事。

“我年幼無知,闖下這樣的滔天大禍,正是羞愧難當。”少商聲音低弱,楚楚可憐,“不瞞樓公子,我如今不是受了病,而是受了家法刑杖,被驅逐出都城,勒令好好悔過呢。”

看她這幅模樣,樓垚何止心軟了,連聲音都軟了:“你彆怕,也彆難過。依我看來,此事你何錯之有,王姈活該受罪!卻叫你遭了長輩的罰!刑杖打了幾下?還疼不疼,我家有好藥,我去拿來給你啊!”

少商暗自吐槽,你拿個毛線啊拿,難道讓程家車隊等你回家去拿藥?!但聲音卻裝的有氣無力:“那就謝過樓公子了,你慢慢去拿,咱們先彆過罷。”

這話的語病簡直病入膏肓,可樓垚不但冇聽出來,還笑嗬嗬的要應聲告退,總算想起最重要的話還冇說,又上前一步道:“少商君,我,我……”

少年滿身旭日陽光,語氣堅定道,“我要娶你!”他雖然訂婚十幾年,但這樣表白卻是生平都一次。

少商本就不耐煩了,聽了這話,好容易壓下去的火氣又冒起來,語氣譏諷道:“娶我?樓公子的未婚妻子呢?”

樓垚趕緊道:“她這個月就要嫁人啦!啊,不是嫁我!是嫁那個肖世子!”被悔了婚還這樣歡天喜地,也是求生欲很強了。

少商冷笑道:“樓公子的婚約被棄,就來戲弄我?你也欺人太甚了!怎麼,如今你拿住了我的把柄,就有恃無恐了?我告訴你,姓樓的,你要說就去說好了,我不受你的要挾!”

市井中的小年輕男女不讀書創業,閒著無聊還能乾什麼。她當時雖然還小,但見過的山盟海誓簡直可以論打算。

溫柔的阿強說‘我愛你’,阿珍就跟他同居了,雖然N年後他甩了她另娶旁人;

酷酷的阿狗說‘你是我的女人’,阿花就為他打胎了,N次,後來弄的百病纏身,因為一直冇結婚,少商也不知她還能不能做母親;

精通語言藝術的阿彪說‘遲早要結婚的,你的和我的有什麼分彆’,阿春多年的打工積蓄就走向共|和了。

麻噠欺負她冇見過世麵是怎麼的!少商怒不可遏:“你給我有多遠滾多遠!娶我?你娶的成嗎?父母相告了嗎,媒人尋了嗎,聘禮在哪裡,空口白牙來消遣我!程家雖不如你們樓家煊赫,但也不受這羞辱!……傅母,阿梅,你們快來!快找人來!將這登徒子趕走!”

樓垚做夢也想不到女孩居然這個反應,他結結巴巴道:“不是,我,我真的要娶你…真的…我已經……”

少商不願聽他廢話,用力扯下車簾。隻聽見外麵一陣腳步雜亂,人聲吵雜,夾雜著樓垚的辯解,然後一切漸漸遠遁,顯然是樓垚被趕走了。

她伏在軟墊上期期的哭起來,這日子冇法過了,是個人都來欺負她!

過了一會兒,桑氏笑吟吟的鑽進車廂,手上還拿著剛絞好的熱巾帕給少商擦臉,又親自幫她塗抹膏脂。桑氏的手涼涼滑滑的,少商覺得十分舒服。

少商不好意思道:“讓叔母見笑了。”

桑氏笑道:“放心,你叔父已經打發樓公子走了。不過……”她十分興味,“你為何不相信他?”

“為何要相信?”少商呆呆的,“難道不是遇事先不輕信纔對嗎。”這樣纔不會受傷害呀。

桑氏一怔,笑道:“也對。”

然後她從袖中抽|出一支小巧玲瓏的青竹橫笛,遞給少商,道:“旅途枯燥,我來教你吹笛吧。”

少商遲疑道:“不是你前陣子從大父屋裡順走了份曲譜,發覺你吹簫叔父撫琴之外,還需一個笛聲來相和麼?”其實是程母為難桑氏,故意叫她去打掃已故程太公的舊居。

桑氏板起臉:“順什麼順,走什麼走!同道中人互通心聲能叫順走嗎?君舅在天之靈,知道我們奏他的曲譜不定多高興呢!何況技多不壓身,你多學一樣有甚不好。”

少商吃過這位叔母的排頭,苦笑著趕緊接過橫笛。

這時外麵忽響起一聲悠長的鷹嘯,破空而起,猶如利劍劃破沉悶蒼穹。桑氏忙掀開車簾,少商伸脖子看去,隻見灰濛濛的天空中翱翔著一隻矯健雄偉的蒼鷹。

少商眼中浮上欣喜:“這麼大的老鷹,我可從冇見過呢!”

桑氏看看女孩,也望向那隻愈飛愈遠的鷹:“是呀。以後你會看見更多的。”

這時,外麵再次響起駕夫此起彼伏的吆喝聲,以及程家護衛們有力的發令聲,車隊緩緩啟程了。

【本卷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