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42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42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這值得紀唸的靜謐氣氛終結於成醫士的一聲大喊——“血還在流呢……!”

兩名侍衛製住了他的人但冇製住他的嘴,作為一名正直的醫者,他實在無法眼睜睜看著傷者就在眼前噗吐噗吐流血,而自己卻呆呆看著。

少商醒過神來,側眼一看淩不疑肩背上還在冒血的傷處,跨前一步不悅道:“斷箭都□□了,你還在那裡磨蹭什麼,還不上來治傷?!醫者父母心,你怎麼都不著急呢?”

此言一出,成醫士悲憤的恨不能仰天長嘯!可不等他出聲,身旁兩名侍衛齊齊朝左右各邊挪開些,這下他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冇錯,從女孩的角度,的確看不到醫者被反握在身後的左臂。

梁邱飛想笑,被身旁的兄長用力扯了一下,少年連忙把臉板起來。

李五郎看不下去了,扭頭去盯著門外;李太公咂巴了幾下嘴,發覺適才心愛的鬍子都被摸掉了幾根,隻好鬆開手坐倒在馬紮上。

成醫士沉默的上前履行職責,少商見狀後退一步,想要回下首位置去坐,轉身才見原本位置的馬紮不知何時被人端了上來,就擺放在淩不疑上首正座的右側略靠下些。

那名刀疤侍衛笑的十分和氣:“女公子您先坐。”

少商怔了下,然後木木的坐下。

她回憶起在程家,隻要程母不在,程老爹正坐九騅堂上首見客時,蕭夫人的座位就擺在這樣的位置上。所以,這是禮敬地主的意思嗎?可這房子是李太公的呀,雖然是她佈置的。那是因為程家地位在李家之上的緣故嗎……

懵懵懂懂間,她忽聞到一股濃烈的酒香,定神看去,成醫士正用整壇剛啟封的烈酒反覆洗濯淩不疑的傷處。

李太公聳著鼻子,笑著品評道:“這可是上十年的好酒呀!”

梁邱飛微露得意之色:“老丈好眼力,這是陳王宮庫房裡搜出來的陳年佳釀,也不知藏了多久。開年時陛下賜下的,本來打算慶功宴時飲用的。”

少商也吸了口氣,心道這酒果然烈而不衝,醇香芬芳。她很想說,我可以給你提純出高濃度酒精來,彆浪費這麼好的酒了,不如給我家程老爹吧。

這話當然不能說。人家救了你的命,連利息都冇還呢,還要貪圖人家的酒?!

淩不疑微側頭看了眼女孩,再看看捏在自己手中的那束錦帕——適才拔出斷箭,女孩隨即遞迴錦帕,然後把頸繩繞回自己手中。她雖年幼,但心性清朗,冇有一點牽絲絆藤的意思。

這時,成醫士開始割除腐肉了。

茲茲沙沙的割肉聲,一縷縷小片的黑紅色腫爛腐壞被割下放在盤中,少商頭皮都麻了。可那袒肩的男子靜靜的將雙手置於膝上,神色淡然,除了蒼白的臉色和微微抿著的嘴,好似什麼都冇發生。

側麵看他雪白皮膚上的殷紅嘴角,少商莫名想著,這個級彆的權柄,他也太年輕了……

割去腐肉,清洗傷處,敷藥,成醫士頭也不回的揹著藥囊出去了,哪怕隻觀其背影,李五郎都覺得這位醫者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淩不疑由梁邱飛服侍著一件件穿回衣袍,又飲了半碗酒才緩回一口氣,抬手叫人進來。

兩名士卒抬著一根長長的絲緞卷軸進來,然後緩緩在眾人眼前展開,原來是一幅標有山川河流與村落的圖冊,少商看的一頭霧水,李太公卻知道這是兗州地圖。

淩不疑神色凝重,道:“兗州我路過幾回,但東郡卻從未來過。眼下有數支殘兵在此地四散作亂,這幾日我擊殺了兩批,可還有一支追到清縣以南的筱莊便不見了。煩請太公指點,如今東麵有羽林虎賁擋著,他們多半會往哪個方向遁逃?”

李太公心頭一驚,脫口而出:“難道真如程娘子所猜,是聖上出了事?”

眾人目光齊齊望向坐於上首右側的少女,少商異常尷尬,肚裡大罵李老頭嘴巴太快!

淩不疑神色興味:“你猜了什麼?”

少商連連擺手,緊張道:“不不,不……我瞎猜的,做不得數的,做不得數!”

快嘴李老頭趕忙幫她補上:“程小娘子說,有人圖謀不軌,先拖延禦駕行程,再驟然發難,是以往西這邊都無人知曉。”

少商嗬嗬乾笑數聲。

淩不疑笑著看了她一會兒,才道:“猜對了一半。的確有人心懷不軌,但陛下早有察覺,不過念著往日情分盼著他能自行悔改。誰知賊子歹毒,一看起事不成,便驅散近日剛從青州收攏來的降匪殘兵,還散佈‘皇帝要斬儘殺絕’的謠言,隨即禍首趁亂逃出。”

李太公想到好容易休養生息數年的鄉裡又要遭殃,不由得大聲惋惜:“陛下也太仁厚了,念什麼情分,亂臣賊子就該立即處置了!”

少商想起昏迷的桑氏和傷亡的程府眾人,也到:“對呀,對呀。”

淩不疑覺得她湊著附和的模樣甚是討人喜歡,便笑道:“封疆大吏,動一發牽全身。陛下實已製住了大局,不過冇料到他們歹毒至此。”

李太公啊了聲,一拍大腿:“封疆大吏?!是不是咱們州牧作的亂?多虧了咱們郡太守奮力維持,是以纔沒禍延西麵!”

淩不疑嘴角一歪:“不,是你們郡太守受人蠱惑作的亂,兗州州牧忠心護衛君主,奮力平亂,清縣以西方纔大致無恙。過幾日陛下就會昭告天下了。”

這次不用李太公嘴快,淩不疑直接轉頭朝向少商:“這也是你猜的?”

少商尷尬的耳朵都紅了,隻能繼續乾笑:“小女子無知,無知…嗬嗬…”

察覺到女孩正在偷眼瞪自己,李太公覺得不好意思,摸著鬍鬚走到那地圖前檢視,又隨口問道:“不知那些賊匪從何處逃竄出來的?”

淩不疑道:“事起滑縣。”

李太公激動的轉身,大聲道:“這下可叫程娘子猜對了!果然出事在滑縣。幸虧夫人和女公子一行冇去滑縣,不然豈非正入虎口?!程娘子好生聰敏!”他是厚道人,暗忖小女孩兒麪皮薄,適才連續失了兩回麵子,這下總能扳回一局了。

淩不疑忍笑:“這也不是。因陛下早有防備,駐蹕於滑縣以東的一處莊子中,禍亂一起,旋即被撲滅。是以若昨日你們去了滑縣,應已是風平浪靜,平安無虞。”

李太公嘎嘎訕笑兩聲,趕緊低頭去看圖。梁邱飛和李五郎各自轉身去偷笑,自那刀疤侍衛以下屋內眾侍衛連同舉著圖冊的兩名士卒都在無聲憋笑。

少商:太公我求求你憋說了!

東郡占地頗大,人煙興旺,李太公在圖冊前站了良久,遲疑難決:“……淩大人,實不相瞞,老朽對此地不敢說瞭如指掌,可道路河川也是儘知的。然這路賊匪會去哪兒,老朽實難……”

話未說完,少商就奮而起身,破罐破摔的大聲道:“太公不必為難。人有行跡,賊有圖謀!若那支賊匪是為著劫掠殺戮的,自是往人多之處去;若是為著攪亂局勢,趁陛下的人馬剿匪之際脫身,那必是尋偏僻之路逃遁,尤其是那不易叫人察覺的山林間隙!”

這次李太公不敢隨意誇讚了,趕緊去看淩不疑的意思,卻見他正望著女孩,微微而笑,道:“你說的很對。”素以肅殺乾練聞名都城的將軍,笑起來顯得分外年輕俊美。

少商終於揚眉吐氣,咬著一小處嘴角輕笑。

淩不疑眼睛看著女孩,道:“若是早年亂世,哪怕放著土地荒蕪,各地也要組一支勇壯護衛鄉裡。可這些年想來勇壯也都散回家開荒耕種去了。驟然遇亂,無疑縱狼入羊群。是以陛下下令諸事不管,先行剿匪。太公,這支賊匪乃首惡之一,預備南下逃入荊州,借道入蜀。”

李太公撫著鬍子連連點頭,轉頭去看圖。

李五郎心道:淩大人你說的很好,不過說話時能不能臉朝著俺爹呢。

“所以大人這幾日一直忙於追擊賊寇,這才連療傷也耽擱了?”少商這次明白了。

淩不疑微笑道:“猛虎易屠,群蟻難滅。何況眼看就要開春破土了,人誤地一時,地誤人一年。百姓好容易能吃口安生飯,可不能出差錯。”

少商頓覺得眼前之人形象高大起來,大概古代書上說的那些忠臣良將就是這樣的吧,她回以甜甜的笑容:“我覺得你說的也很對。”

淩不疑笑而不語,他看著女孩的眼睛,當真晶亮如星,生機盎然。

李五郎無聲的去看老父:阿父,他們好像在打情罵俏欸。

李太公:你給我繼續閉嘴。

最後老人家指著地圖上兩處地方,道:“若要逃遁,應取這兩路。”

淩不疑點頭謝過,命士卒收起圖冊。少商趕緊問自家豬頭叔父的安危,淩不疑道:“清縣縣令忠勇,聞訊即可趕去勤王,我出來時公孫縣令正在陛下帳內回話。你叔父若進了清縣,那裡城牆高大,想來無礙。”

少商臉上笑笑,心裡MMP——臭叔父,腦子這樣不好,活該隻能做大豬蹄子!等我跟叔母告狀,不好好加油添醋老孃不姓程!

這時,適才那名年長的侍衛進來了,原本貫穿左臂的箭已拔去,幷包著繃帶。他上前抱拳道:“少主公,被俘的賊子共有四十二人。已甄彆完畢,人人手上都沾了血的。”

淩不疑微微皺眉:“怎麼俘獲了這麼多?”言下之意是怎麼不都殺了。

李家父子俱是心頭一跳。少商也是驚異,忍不住去看淩不疑。

不過須臾間,年輕俊美的青年就彷彿換了副神氣。適才溫和有禮,仁厚仗義,可說起賊匪時,卻輕描淡寫中透著鋪天的血腥,全不把那些當‘人’看了。

她想,這人倒是好人,就是殺性重了些。

那年長侍衛似也習以為常,笑道:“這群冇用的慫貨,劫掠婦孺時膽量十足,一看打不過了降的可快哩!”說著,便把為首的幾個賊匪五花大綁提了進來。

一共提進來五個人,滿頭滿身的汗漬血汙,似有便溺落在衣褲上,一進來便惡臭四溢,少商嫌棄的皺了皺鼻子。

這五名匪首一進來就哭天喊地,淩不疑也甚好耐性,慢慢等他們哭訴完,才道:“是以,你們都是迫於無奈,被逼成匪的?”

一名臉上長有大片青斑的匪首嚎啕大哭道:“…小的原本也是陛下麾下的一名伍長,好好當著差,誰知上峰叛亂,小的就稀裡糊塗跟從了…”

他身旁少了一邊耳朵的匪首趕緊接上:“將軍明鑒,我們都是聽令行事啊!便是做了匪,也是偏將下的令,我們也想好好做人,娶妻生子呀……”

然後,你一言我一語,邊說邊哭,哭的連口水都淌出來了;另三個口纔沒這麼好的,隻能‘正是正是’‘冇錯冇錯’的應聲。

“你們是繞著清縣東南的琮鄉而來的?”淩不疑問。

那五人不解,隻能點頭。

“你們還說,你們都是張歲麾下?”淩不疑問。

那五人拚命稱是,那個大青斑還道:“若非張將軍早早死了,我們也不會無頭蒼蠅似的,犯下大罪!”

淩不疑點點頭:“說起來,我年幼之時,張歲還教過我使刀。”他似乎想起了什麼,歎道“世事就是這般無常。張歲雖是盜匪出身,但自從被樊昌生擒後,就安分守己的做一名裨將。一彆經年,冇想如今乾坤顛倒,樊昌聽信了挑撥之言欲行不軌,帳下頭一個厲聲反對的就是張歲。結果叫樊昌當場殘殺,斷其四肢,割其頭顱……”

那五人眼中浮起希冀的喜色,更加大聲的求饒,還提及張將軍如何仁厚禦下雲雲。

誰知淩不疑連指尖都冇動一下,淡淡道:“拉出去,和剩下的一起,都殺了。”又指了下那個大青斑和一隻耳,“這兩個活埋。”

李家父子‘啊’了一聲,本來以為淩不疑要饒過他們的,誰知轉變這樣突兀。

少商也嚇一跳,心想:這人倒是好人,就是喜怒無常了些。

侍衛們正要拖這五人出去,卻聽那大青斑猶自嘶啞嚎叫,淩不疑抬手讓侍衛們略停一下,笑笑道:“你們這些烏合之眾,前幾日本已被打散了,也是用這套言辭騙過了琮鄉衛所的將士吧?然後趁夜將驛站中人,不分老弱婦孺儘數屠戮乾淨,盜取兵械後再度出來劫掠。”

說到這裡,他冷下臉:“全殺了,一個不留。”

那五人大驚失色,冇想到眼前這年輕將領什麼查清了,那大青斑仍然不肯認命,還在大哭:“……他們要將我等交上去,那時我們還有命麼?實是迫不得已呀!”

這時,便連素來仁厚的李家父子也心生痛恨。

少商恨聲道:“哼,那位張歲將軍是遭逢亂世才落草為匪的,想來但凡有第二條路可以走,他是決計不願為匪的。你們倒好,稍有些亂子就迫不及待去劫掠百姓!什麼迫不得已?找個山洞避過風頭不會麼?隱姓埋名做平頭百姓不行麼?陛下還能張捕文告來捉你們幾隻臭蟲螞蚱不成?!”感覺自己發揮的有些過,她趕緊側頭賠笑,“淩大人,對吧?”

淩不疑冇忍住,輕笑出聲:“再對也冇有了。”

李五郎回頭看老父:阿父,他們真的不是在打情罵俏嗎?

李太公很煩躁,不去理睬兒子,上前道:“此等卑劣小賊死不足惜,不如將這幾個領頭的宰了,剩餘的罰做苦役也就是了。淩大人,自古,殺降不祥啊。”

淩不疑語氣依舊溫和,但言語卻不大客氣:“老丈這話說的晚了。這幾日我數次擊殺賊匪,老丈可見我攜帶俘虜?”

李太公為難的搓著手:“可,可這個殺降…終究,終究…”

淩不疑神色淡淡的:“白起長平坑殺趙卒近五十萬,那叫殺降不詳;項王新安趁夜擊殺秦軍二十萬,那叫殺降不詳。因這些軍卒本可以奮死一戰,拚個魚死網破。可這些個……”他指了指那五名匪首,眼神中流露出譏誚之意,“刀架於頸項了,才棄械投降。他們就是不降,又能如何?”讀過幾年書,就是這樣迂腐。

這時,少商忽然出聲:“淩大人,您把這些俘獲的賊匪交予我如何?我來殺他們。”

這話一出,眾人冇有不驚異的,李太公差點將自己整把鬍子拽下來,李五郎險些被口水嗆死——這世道是怎麼了?!

刀疤侍衛和年長侍衛互看一眼,自家少主公已經夠古怪的了,冇想到這麼個嬌滴滴的小女娘也這樣古怪。

“殺降不祥,可他們又冇向我投降,是吧?”少商朝李太公道,“我殺他們就沒關係了,對吧?”

李太公張口結舌,無言以對,這下輪到他去看兒子李五郎了。

淩不疑正想開口,卻見少商回頭問道:“還有比活埋更厲害些的嗎?”她對這個時代流行的刑罰不大瞭解。

被問到的正是梁邱飛,他看見自家少主公也在看自己,結巴道:“……車裂?”

少商似是很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十分氣派的站起身,往前兩步。那幾個正要把五名匪首往外拖的侍衛看見淩不疑的眼色,十分麻利的將人再推回屋內,壓住跪好。

少商問道:“昨夜裡,你們捉去我家幾名婢女,她們現在去哪兒了?”

五名匪首麵麵相覷,趕緊抵賴,說並非他們作為,是彆的已經死翹的頭領乾的。

少商指著那個‘一隻耳’,冷笑道:“彆裝了,那夜越過拒馬柵欄的人中就有你!我記得很清楚,你逃回時也抓了一名婢女吧?”

那個‘一隻耳’見無可抵賴,連連求饒,還道自己冇有虧待那些婢女。

少商眼中隱隱透出血色,一字一句道:“我派家將已查清楚了,被擄去了八個,現在隻剩下兩個了。”幸虧那兩個女子生的豐腴窈窕,匪徒想留著繼續淫|辱纔沒殺掉。雖然慘不忍睹,但好歹活了下來,將來她要給她們周全安排纔是。

那五名匪首一聽這話,就知道完了,若是全殺光了冇留下活口還能抵賴,如今留了兩個活口,還有什麼問不清楚的?!

“我也不敢叫你們做什麼正人君子,奸|淫淩|辱也就算了,你們還將遲遲無法攻破程家防衛的怒氣發泄在這些無辜弱女子身上,徹夜淩|虐毆打,甚至今晨還將數女烹而食之!”少商毫不避諱,全盤抖出。

李太公是見過這種慘事的,當下心頭大震,渾身冰涼,李五郎已被嚇傻了。

屋內眾侍衛並不知此事,聞言俱是憤慨難言。

少商一字一句道:“你們虐殺婢女,奸|殺後烹之也是逼不得已?林中難道冇有獵物嗎?你們難道冇有攜帶乾糧嗎?不過是獸|性發作,分食人肉取樂,你們也配為人?!你們既然不想做人,要做禽|獸牲口,那我就當你們是牲口,想怎麼宰殺就怎麼宰殺?!”

那‘一隻耳’自知難逃一死,悍勇之下竟然向前衝過幾步,咆哮道:“你敢?!我們兄弟化作厲鬼,也要徹夜撕咬你——!”話未說完就被侍衛堵住了嘴,但他還在齜牙咧嘴低低咆哮,目光如野獸般凶蠻,李五郎見了也不禁心生懼意。

少商被嚇的退後一步,但想起那兩個女孩支離破碎的慘狀,若非家將死活攔著,不讓她去看分食現場,想來她還會看見被啃食的屍骨和頭顱。

她怒不可遏,又上前兩步,冷笑道:“彆給我來這套!你們做了鬼,隻會被閻羅地府審判做下多少冤孽!下十八層地獄去受刑!還有功夫來找我?!哼哼,你們本事高強,就可以魚肉弱者。現在落在我手裡,我也可以魚肉你們。眼下我想把你們撕成幾塊就幾塊!我已叫生還的女子去指認了,那些吃過人肉的,下手殺害的,一起車裂罷!”

剩下四名匪首還想怒罵掙紮,淩不疑一個手勢,幾名侍衛一齊用力將人拖了出去。

少商忍住腿軟後怕,決心一鼓作氣把事瞭解了,便對李家父子和淩不疑拱手道:“我這就去主刑,暫且告退…哎呦…”

淩不疑不知何時已站過來,輕輕將她按回馬紮,溫言道:“你彆去了,車裂也太麻煩了,五馬分屍吧。我去主刑。”

少商不肯,再度站起:“不用,我去主刑!”

“你彆去了。”淩不疑看著一臉倔強的女孩,“你冇見過那場麵,會做噩夢的。”

“我不會做噩夢的。”少商昂著頭,“我從不做噩夢!你不叫我主刑,我也要去親眼看著這些牲口怎麼死的!”

淩不疑閉了閉眼,過了片刻,淡淡道:“你愛看橋麼。我府內也有許多座拱橋,不乏以公輸班的技藝所造的。”

這話說的冇頭冇腦,滿屋隻有一人能聽懂。

少商一陣頭暈眼黑,果然,他還是猜到了。

她一下坐倒在馬紮上,全身無力仍強作鎮定:“既然淩大人盛情難卻,我就卻之不恭了。”該認慫時就認慫,識時務者為俊傑;以後儘量少見這人為妙!

淩不疑無奈的搖搖頭,起身往門外走去,臨到門口時他忽然回頭,對著少商道:“那些婢女被擄走不是你的過錯,你小小年紀,這番作為已經很了不起了。還有……”他頓了頓,“今夜睡前喝一碗安神的湯藥,記住了?”

少商怔怔點頭,似懂非懂。

她心想,這人還是好人,就是控製慾強了些。

看著淩不疑一行人走出門外,李五郎大出了一口氣,過去扶著老父:阿父啊,我仍舊認為他們是在打情罵俏。

李太公:……不行,我要去告訴桑夫人和小程大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