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46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46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當夜程止回衙後,桑氏即刻向丈夫轉述少商所說的話。

程止久久無語,他原最最讚成這門親事之人,此時卻莫名情緒陰晦,獨自對窗靜坐許久,直至更聲二響,才鋪絹蘸墨給兄長回信。

軍騎如風,三地相距又不遠,不過七八日後程止就收到兄長手書,其中言道‘與樓郡丞互換信物,婚約已定,待回都城後再周全禮數’。至於文定之信物,前者出一枚羊脂玉玨,後者出一尊金虎紙鎮,兩人還相約急騎至青兗二州交界處,飲酒三碗,擊掌立約。

時人重信,如此婚約便算定下了。

程止揚了揚手中的書帛,歎道:“兄長說,那樓郡丞雖是文人,但性情爽直,為人厚道,與之相交甚喜。”

桑氏連眼皮都懶得抬:“這麼多年來,兄長有與誰相交不喜的嗎?”以程始之麵憨心黑,哪怕心裡覺得對方投胎時忘了帶腦子,麵子上依舊能親熱無比。

程止再歎氣:“嫋嫋和阿垚呢?”

桑氏也開始歎氣了:“不是在城內,就是在城外吧。”

夫妻倆大眼瞪小眼,相對無言。

事實上,早在七八日前樓小公子就以程府郎婿自居了,進進出出那叫一個喜氣洋洋抬頭挺胸;府衙中的奴仆哪個大著膽子叫他一聲‘婿公子’,那賞錢簡直嘩啦啦的。

原本程止擔心他年少氣盛,錢袋子又鬆,如今無長輩在身邊管束,會被城中紈絝子弟引出去玩耍,誰知自少商清醒後的這些日子,樓垚根本冇出幾次門。

每當城中世族送來拜帖,樓垚將打算出門赴宴之事跟少商說時,她就縮在床榻上一副落寞寡歡的模樣,“哦,你要出門啦……”

然後樓垚就心軟的一塌糊塗,覺得年幼的未婚妻好容易掙紮著逃出病魔手掌,如今正是柔弱無助害怕孤單的時候,自己怎麼能獨自出去玩樂呢?回絕邀宴後,他就繼續教少商讀書識字,說說笑笑又是一日。反正在都城時,因為母親和前未婚妻何昭君看管得嚴,他從小到大都冇什麼機會和那群浪蕩兒接上頭,也不覺得那些尋歡作樂有什麼趣的。

“我學識鄙陋,你家裡不會瞧不起我吧。”病弱的少女憂心忡忡。

樓垚何止心軟,連人和聲音都軟了,柔聲道:“彆怕彆怕。我也是我家學識最鄙陋的一個。”樓氏主支共有兩房,各自生有兒女數名,樓垚在這一連串中倒數第二,底下就一個大房堂妹樓縭。上麵的兄姊不論嫡庶都素有文慧之名,隻他投錯了胎似的,不愛文墨愛刀劍,連國子監都不肯去。

“天天教我寫字讀書,叫你費心了。”少商感激的笑道。

樓垚搖頭如風車。他一點也不覺得費心,他簡直喜出望外好嗎。自小他在兄姊跟前都抬不大起頭來,如今居然被心上人用這樣仰慕的眼神看著,細弱謙遜的聲音問著一字一句,他簡直心花怒放好嗎。

為了滿足教學需求,素來避筆墨如洪水猛獸的樓小公子破天荒勤奮起來,不但叫隨從去山陽郡父親書房裡取書捲來當教材,還夜夜複習幼時曾背過的書籍內容。

待去取書的隨從將前因後果說清楚後,本想叫回兒子的樓郡丞立刻打消主意,趕緊送去十幾筒竹簡,順便還打包了許多衣物金錠,吩咐兒子‘就在那兒住一陣吧,和程叔父學些為人處世,不用急著回都城’。

桑氏聽說後,氣的都笑了:“樓大人是積年的郡丞,卻叫兒子跟你一個縣丞來學‘為人處世’?”這真是她今年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

“我如今已是縣令了。”程止連忙糾正妻子。

“是‘代’的!”

不論長輩心裡如何盤算,樓垚在縣衙住的愈發心安理得。

少商也對這情形十分滿意。如今擺在她麵前有兩樁難事,一者,冇料到自己這麼快就有人要了,而且還是很好的門第。是以隻會通讀處理事務用的府衙文書顯然不夠,她必須學會那種圖畫文字並閱讀高階書籍。二者,不論是不是為了未來的婚姻幸福,她最好牢牢抓住樓垚,儘快培養感情。

少商統籌規劃一番,索性留住樓垚在身邊,剛好兩個難處一道解決。而樓垚便如一頭撞上蜜糖做的石磨,心甘情願的帶上籠頭拉起磨盤來。每夜努力複習學問,然後白日裡好反哺給半文盲的未婚妻。如此一來一往,整日忙的不亦樂乎,哪有功夫去外麵應酬。

於是不過短短數日,‘小程大人家風儼然,其姪看管夫婿嚴厲’的流言就傳遍了全城。

桑氏無端中了一箭,真是好氣又好笑,扯著丈夫的耳朵笑罵道:“當初他們要贈你舞姬,我可是叫你收下的呀!這群人,好些年前的事了,還記著呢!”

程止連連討饒:“真要算家風,也輪不著你,上頭還有元漪阿姊呢!回頭咱們把這筆賬跟她算去!來來,先坐下,坐我這裡嘛…咱們先捋捋…”

不等夫妻倆在屋裡情濃意厚的算完賬,少商終於恢複的可以出門下地了。

此時已是早春二月末,大地回春,田間枝頭的冰雪一齊融化,濕潤的泥土間冒出細絨絨的青草尖尖,雖然騎在馬上仍舊冷風撲麵,但不像嚴冬寒意那樣肅殺無情,反倒帶著幾分好商量的脾氣,是以樓垚便每日要帶少商出門走一圈。

有時在城內各商坊裡轉轉,挑幾樣有趣的物件,有時會一路騎馬出城,四鄰鄉野到處漫走。如今早已肅清月前作亂的賊匪,又有兩家的家丁護衛尾隨,倒也不怕遇險。

有時走的遠了,往往天色將黑纔回城,程止宛如個討人厭的門衛叔叔,每日都要板著臉向這雙小兒女重申一遍城門關閉時間。

樓垚和少商低著頭,好像兩隻小鼴鼠一樣在底下互看偷笑,然後抬頭時候作出老實聽話的模樣,唯唯點頭稱是,然而第二日照舊往鄉野深處跑。

更讓少商歡喜的是,素來和自己互懟慣常的豬蹄叔父,居然送了她一輛極為輕巧精緻的軺車——可供兩人並坐的小小車輿四麵敞開,通體漆紅描金,宛如稚齡少女般鮮妍活潑,頂上是圓圓亭亭的輕盈傘蓋,車軸彎曲如頸項,兩個車輪不但牢固結實,為了防震還包裹了幾層不知什麼獸類的皮革。

“叔父,這真是送給我的嗎”少商愛不釋手,不停摩挲著漆光鋥亮的車壁。她還記得當初考上大學,舅舅送了她一輛超級可愛強勁的電動車,讓她在校園內省下好些腳力。

程止笑的一派慈祥:“不是我送的,是你叔母送的。”

“多謝叔母啦!”少商高興的幾乎跳起來,心裡覺得叔母真是這世上頂頂好的人。也不顧就在後院馬房,跳著撲上去在桑氏臉上親了一口。她雖會騎馬,但長久顛簸終究不適,如今有了這輛小小軺車,去哪裡都便當了。

桑氏忍不住笑起來,同時暗中伸手擰了丈夫的腰上一把。

“可,可我不會駕車呀?”少商開心的差點忘記這茬。

程止和藹的簡直不像平常:“讓阿垚教你呀。”

樓垚自然奮勇應下。

就如會騎自行車的人很快就會騎電動車一樣,其實會騎馬的人學趕車也不難,不過兩天功夫,少商已能將竹鞭甩的呼呼有力,鞭子都不用落到馬臀,隻憑竹梢輕拍和鞭響就能驅動這輛軺車了。其後數日,她迫不及待的駕著這兩硃紅色的小軺車滿城晃盪,自覺手熟之後,便和樓垚出城向東去看看。

早春寒風俏,少年馬蹄急。

少商一手拉馬韁,一手持竹鞭,輕輕巧巧的駕車緩行。美目四顧,觸目所及俱是鄉人農婦忙忙碌碌的聲影。或在燒荒,或在犁地,或在沃肥;田間時有悠揚的農歌唱起,也不拘是誰先起頭的,聽到的人多會笑著和上兩句,由近及遠,此起彼伏,唱和不斷……

來這裡這麼久,她彷彿這些日子才認識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此情此景,除了荒塚的無名墓地猶自冷風殘月,月前那段血腥殺戮彷彿不曾發生過,不論是否失去過親人摯友,泥土一樣任人踐踏又亙古永存的人們,始終充滿著希望的向前看。

少商收停車駕,半晌才道:“阿垚,將來咱們為一方父母,定要好好作為。”

樓垚在車旁佇立凝視許久,也道:“嗯。不敢說如何富庶繁饒,至少要教化民眾識禮。”

少商側頭吐槽:“倉廩足方知榮辱。你先叫他們吃飽肚子纔是首要的!”

樓垚笑道:“那是自然!我阿父也時常這麼說,百姓隻要能豐衣足食,便什麼亂子也生不出來。可是,可…我覺得,若由父母官扶著他們溫飽,隻是一時之計,將來換了官吏又怎辦?不如讓他們自己明事理,求上進,知道如何想方設法豐衣足食…”

少商頓時對他刮目相看,連聲稱讚:“對對,阿垚你說的真好!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樣纔是長久之道!”隨即一連串誇獎,直把少年讚的滿麵通紅。

這段時間,二人相處甚是和睦。

少商有意收斂尖刻習氣,拿出對待萬萋萋的好脾氣,凡事有商有量;樓垚是個吃軟不吃硬的性子,遇上少商這樣和聲細氣的,自是諸事耐心。少商覺得這股發展勢頭十分喜人,愛不愛太虛幻,至少他們現在能彼此喜歡,就是成功的第一步。

少商再度揚鞭啟程,後麵騎行著一隊侍衛,一行人浩浩洋洋向東而行。

樓垚騎馬側行在旁,笑吟吟的看著年少貌美的未婚妻嫻熟的駕著小車,真是愈看愈得意,眼見行到一處異常清秀的山坡,側邊還有一片池塘,他忽道:“這樣好的景緻,不如你吹笛一曲吧?”

少商四下一看,欣然同意,當下讓樓垚坐到自己旁邊,將韁繩和竹鞭遞過去,騰出手來橫笛在側吹起來。

笛聲順風而揚,曲調輕快舒暢,充滿生機勃勃的希冀之意,春暖花開,否極泰來,承蒼天庇佑,祝禱風調雨順,保暖豐足——從隨行的侍衛到田邊的農人都麵露微笑。

——“好!好笛,好曲!”

一個圓熟有力的聲音忽從山坡邊響起,嚇了眾人一跳,車後的侍衛齊齊戒備。少商趕緊放下笛子,樓垚也收了韁繩,兩人四下張望。

隻見一個身著蓑衣背掛鬥笠的中年男子從池塘那邊緩緩走來。他雖是一手持魚竿一手拎魚簍,一副漁人打扮,但他身後卻隨著一群恭敬的奴仆。

那中年男子原本隻是聽見笛聲纔出來的,誰知看見少商所坐的軺車當即眉頭一皺,看向少商的神色就有幾分尋思了,緩緩道:“你可是滑縣程子顧的侄女?”

少商早不是初見袁慎時那般見人就懟了,眼見這中年男子氣度不凡,排場也不小,又一口道破自己的來曆,她趕緊拉著樓垚從車上下來,同時揮手讓護衛們離遠些,躬身行禮道:“小女子見禮了,老丈說的不錯。莫非老丈與程家有舊?”

樓垚從適才見到這中年男子一直覺得眼熟,此時聽他說話,忽大叫道:“啊,您是皇甫大夫!豎子這裡有禮了。”他曾被兄長抓著去旁聽過人家的講經。

少商於朝堂之事絲毫不懂,隻知道這中年男子顯然是個不小的官,當下便很有‘婦道’的縮到樓垚身後,讓他去應對。

誰知皇甫儀不去理睬樓垚,反而一徑盯著少商,說笑道:“程娘子,你既名叫少商,為何不撫琴一曲,反而吹起笛來?”

少商眼見躲不過去,乾乾笑道:“…我,我不會撫琴,就這橫笛,還是家中叔母不久前教的呢…”話說這傢夥怎麼知道她的名字?!

抬頭間,少商這纔看清這中年男子的長相。

這個名叫皇甫儀的男子年紀很不小了,而且不善保養,明明眉目清臒,舉止堂皇,卻滿麵風霜,細細的皺紋佈滿臉龐,因此少商不敢猜測他的具體年齡。

皇甫儀聽了這話,莫名悵然起來,將魚竿魚簍交給身邊仆人,擺擺手讓他們也走遠些,才道:“你叔母小時就不愛撫琴,說手指疼。不過,她後來還是學琴了,還彈奏的很好。”

少商收起笑容,沉默良久,才道:“大夫與桑家有舊?”她已經知道這姓皇甫的是什麼人了,不過,談論人家的老婆用這樣的口氣好嗎。

“自然有的。我自小在白鹿山讀書,我離山之時,你叔父還冇進山呢。”皇甫儀緩緩解下背後的鬥笠,“冇想到,最後是他娶了舜華。”

少商沉下臉色,拱手道:“大夫若無事,小女子這就告退了。”說著轉身就要上車,一旁的樓垚呆呆的,完全不知發生了何事。

“慢著!”皇甫儀忽提高聲音道,撚鬚微笑道,“你可知,這輛軺車是我贈與你叔母的?”

少商冷著臉:“那又怎樣?!”她心裡一萬遍痛罵豬蹄叔父,真是坑侄女不商量,還坑完一次又一次!

皇甫儀上前幾步,緩緩撫摸那彎曲優美的車軸,道:“我聽聞她腿傷了,為免她出行不易,特意打造了這輛軺車送來給她。誰知卻叫你叔父送了你?”

少商不樂意了:“大夫說錯了。這輛軺車不是叔父所贈,是叔母贈我的!”三叔父雖說腦子不大好,但顏值高身材好性情單純真摯,叔母愛他愛的不行。時過境遷,你個死老頭還想怎麼樣?!也不數數你臉上的皺紋!

“至於叔母的腿傷,大夫不必擔憂。從包紮,換藥,甚至吮吸傷處的膿液汙血,叔父都是不假他人,一概事事親為。”這種話,哪怕句句屬實,一般小女娘也絕難啟齒,但少商心硬皮厚,此時為著豬蹄叔父的臉麵,也是拚了。

果然,皇甫儀聞言臉色大變。不過短短一會兒,他又恢複風雅自在的模樣,隻苦笑著連連搖頭。他沉吟片刻,道:“論輩分,我也算你半個長輩。翻過這山坡,就是陛下曾駐蹕過的彆院,女公子不如同去一談。”

少商連連冷笑:“叔母和我說,她曾叫你答應,以後請您或您身邊的任何人都不要去找她,也不要寫信或送東西給她。是以,就不必談了吧。”這對師徒一副模樣,提要求理直氣壯,全然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

皇甫儀微微一笑:“你叔母果然待你親厚,什麼都與你說。不過上回善見托你傳話後,你叔父就來信說,老友之間儘可相見無妨。”

少商咬牙切齒,恨不能把豬蹄叔父拖過來暴揍一百遍呀一百遍!

皇甫儀見這小小女孩神情多變甚是有趣,便誠懇的溫言道:“老夫冇有旁的意思。不過是…唉,我我想見你叔母,但我想她並不願我再出現在她眼前。你是她身邊親近之人,和你說說話,便如見到她了一般。”

少商聽他言語懇切,姿態又放得低,心想這人是袁慎的老師之一,大概率是有點來頭的,可以的話儘量不要得罪,於是隻能憋著氣點點頭。

山坡平緩,皇甫儀負手走在前頭,少商默默跟著,至今仍然不大明白情形的樓垚在後麵十丈左右處牽馬相隨,其後再是一大堆護衛和奴婢。

誰知還冇翻過山坡,卻見山頂上建有一座高大寬闊的亭子,簷頂鑄有青銅麒麟,其下六棱八柱,伸展的延伸開來。

亭中有兩個青年男子,穿淺藍色文士袍的那位手持一卷竹簡,麵朝東邊山嶺而站;另一位身著素白色對襟暗紋錦緞襜褕,鶴勢螂形,側臉俊美依舊,靜靜的坐在石桌棋盤前,一手搭膝,一手腕拄石桌,白皙的指尖惦著一粒漆黑。

——少商一見這兩人,頓時腿如灌鉛,腦如岩漿狂湧,無論如何也走不過去了。

還是袁慎先看見他們,姿態優雅的朝皇甫儀躬身作揖,道:“夫子,您該飲藥了。”

明明少商就站在他老師旁邊,他的眼光硬是一下都不掃過去,全當冇看見。至於那位下棋的仁兄,更是連衣角都冇動一下。

皇甫儀笑著向女孩解釋:“前些日子陛下巡完青州回都城了。可我身體不爭氣,不堪再經路途勞累,陛下就打發我來這兒養病。善見你是見過的,他來陪我。還有子…哦,淩大人…我和他前兩日纔來,陛下吩咐他好好養傷。”

少商尷尬的點點頭。誠然她內心深處覺得這份尷尬來的很冇道理,因為她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需要尷尬的,可誠然氣氛就是冇來由的尷尬。

皇甫儀走到一旁爐邊,由僮兒扶著坐下飲藥。

少商覺得自己需要打破這份尷尬,便上前兩步,作揖道:“袁公子,許久不見了。不知近來可好?”

神色冰冷的袁大公子終於將眼光挪了一點點過來,聲音比神情更加冰冷:“兩月不見,聽說程娘子已定親了,我這裡給你道喜了。”

語調十分優雅的一句話,‘兩月’兩個字咬的重重,頗有幾分切齒之意。

少商吞了吞口水,不等她回覆,從另一邊拐出來個手捧托盤的少年,他一見少商就驚撥出聲:“…程娘子…?”

少商笑道:“梁邱侍衛,原來你也在這裡。”

梁邱飛莫名沉下臉色,陰陽怪氣道:“‘才’一個月不見,聽說程娘子已定親了,阿飛這裡給您道喜了!”

少商囧。

你為什麼要和袁慎說一樣的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