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47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47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正當少商以為此情此景已經尷無可尬的時候,她親愛的未婚夫牽著馬拉著小軺車吭哧吭哧的從後麵趕了上來。他抬頭望去,不待跟未婚妻說話,雙眼已亮如火炬,扯開喉嚨大喊道:“子晟兄,兄長,淩兄長…您也在這裡…”

少商眯起眼睛,樓垚這模樣太眼熟了,室友部落格姐看見隔壁班男神就是這個死樣子!

少年聲音洪亮,這一嗓子喊的方圓二裡地都聽見了,淩不疑再不能‘沉迷棋局’了,終於坐轉身來,微笑道:“阿垚,你來了。”

樓垚趕緊扯著少商往前走去,欣喜之情溢於言表:“兄長,你還不知道吧。我定親啦,喏,就是她,她就是您未來弟婦……”

少商半身僵硬如剛脫模成型的石膏像。誠然,她依舊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變成石膏像。

這時,身後傳來‘哢剌’一聲木具脆響,眾人回頭望去,隻見梁邱飛手上端著的方形小托盤莫名裂開一角。幸好少年侍衛手快,迅速扶住托盤上的漆木朱碗,這纔沒將碗裡的藥汁灑出來。

淩不疑神色絲毫不變,溫言道:“你不會做這些事,以後還是讓僮兒來吧。”

梁邱飛身上一抖,趕緊捧著藥碗跑進亭裡,服侍淩不疑飲藥。袁慎卻皺起眉頭,看向奔走如飛的少年侍衛,又看看其旁的淩不疑,眉宇間微露疑惑。

不過少商聽到淩不疑溫和如舊的語氣,頓時放下心來,笑著拱手道:“淩大人彆來無恙,月前曾聽聞大人舊傷複發,程家上下好生擔憂,如今見大人英武如昔,回去後我好跟叔父叔母說,讓他們放下心了。”

然後又轉頭對樓垚道,“你不知道吧,當初我和叔母在趕赴滑縣路上曾遭賊匪襲擾,險些落入賊手,若非淩大人仗義相救,你就見不到我啦!”

樓垚心中愈發敬佩,連聲道謝。

他自小愛武,可樓氏全家都是文士,既不支援他習武,也冇什麼人脈讓他去結交當世豪傑。不過樓垚十二歲那年,大堂兄在外遊學時遇險被淩不疑所救,樓氏全家感激不儘,連連致謝,樓垚順勢結識了這位名滿都城的少年英豪,嗯,還有小堂妹樓縭。

淩不疑小小年紀就領有數職,平日忙的見首不見尾,樓垚並無許多機會求教,可但凡能碰上,淩不疑總願意指點。

樓垚滿心感激,抱拳道:“兄長您數次與我家有恩,真不知該如何答謝纔是。”

少商聽完未婚夫的簡單講述,也十分應景的跟著道:“是呀,兄長您仁義秉直,威名超倫,實乃國之棟梁。”

此話一出,隻聽‘闊’的一聲,梁邱飛手中的空藥碗也裂了,這次不等淩不疑開口,他連聲自責道:“是屬下不慎,我這就下去,這就下去!”然後如逃跑般退了下去。

淩不疑垂著長長的睫毛,沉吟不語,左手反覆撚動指尖的那粒黑子。

袁慎臉黑如鍋底,冷聲道:“程娘子還是成了親再跟著樓公子稱呼不遲吧。”

樓垚有些愣,不知該如何應對。少商心頭大怒,姓袁的這貨莫不是在諷刺她攀著樓家巴結權貴,她當即用力瞪去,臉上明白的寫著‘關你什麼事’!

袁慎冷哼著轉過臉去。

這時,皇甫儀已在亭旁小爐邊飲藥畢,緩緩走了過來,笑道:“好啦,早春寒氣不減,咱們還是去彆院說話吧。”

少商這時哪裡還願意去,冷著臉道:“今日天色不早了,彆院我們還是不去了。待來日有緣再與皇甫大夫好好敘舊罷。”

皇甫儀皺眉,正要規勸,誰知天上忽陰雲密佈,落下零散數滴水珠,其中一顆巨大的雨滴還直直砸在少商腦門上。女孩不妨,木呆呆的‘哎喲’了一聲。

袁慎本來正在生悶氣,見此情形不禁撲哧笑了出來。

少商橫了他一眼,愈發決意早些離開,徑直爬上軺車。一邊從腰際囊袋中抽|出皮手套來戴,一邊招呼樓垚快上馬。

皇甫儀卻盯著少商的手,目光不善:“這是舜華給你做的吧。她是不是又弄破手指了?”

少商低頭看去。這是一雙柔軟的薄絨羊皮手套,桑氏為著防她整日駕車弄粗了手,前幾日剛為她趕製出來的。少商愈發不悅,直截了當道:“大夫您想多了。弄破手指的是我叔父,因為叔母隻畫了樣子,縫好皮繩,其餘揉搓皮子,穿孔磨形都是叔父來的!”

袁慎見老師被懟,忍不住出言相助:“程娘子既然這樣著意撇清,不如將夫子所贈的軺車還回來,那纔是真的乾淨利索!”

“你——!”少商氣結。要說讀書人就是嘴毒,真是言語如鞭。她要是真把軺車還了,難道淋雨回縣城嗎?她可不想再病一次了。

樓垚弄不清具體底細,隻知道代表程家的未婚妻和代表老師的袁慎在吵架,但他嘴笨不會吵,就用實際行動來挺未婚妻的決定——叫家丁給自己穿戴蓑衣鬥笠,準備整裝出發。

“我不還車,也不去彆院。袁公子又待怎樣?”少商耍起賴來。

“那就彆把話說的這麼死,彆把事撇的這麼清。嫁個人罷了,弄的好似前程往事都成了過眼雲煙,一副老死不相往來的樣子!”袁慎站的筆直,神色強自淡定,都不知道自己指責的是誰。

“我就要說死,我就要撇清,你能拿我怎麼樣?!”少商坐在車輿中,氣的手都顫了。

“不怎麼樣?隻是看你適才裝腔作勢的模樣就叫人生氣!”袁慎說的慢條斯理,心裡卻真動了氣。裝什麼彬彬有禮,一臉假笑客套,她程少商明明就是又尖刻又蠻橫的性子,一言不合拔拳就打。刻薄蠻橫愛打架有什麼不好,他覺得挺好,就是為了要嫁入樓家才刻意裝成這樣麼?!

“我裝不裝與你什麼相乾!”

“那我生不生氣與你什麼相乾!”

……

此時僮兒已撐起巨大的油布傘,皇甫儀在傘下不住搖頭。素日在禦前奏對得體在殿堂上辯政溫雅的愛徒,這會兒在前頭和小女孩冒雨吵嘴,還越吵越偏,越吵越不入流。

皇甫儀正想斟酌言語繼續勸女孩去彆院,忽見斜裡駛來一輛眼熟的玄色精鐵鑄邊的安車,他不由得一愣。

此時,亭中的淩不疑已放下棋子,起身向眾人走來,道:“阿垚,你們還是一道去彆院吧。”也不覺他如何提高聲音,這句話卻清清楚楚的傳入亭外各人的耳中。

男神發話,樓垚立刻停止穿戴蓑衣鬥笠了,為難的去看未婚妻。

那輛漆黑的安車緩緩駛至硃紅小軺車,坐在駕車位置的正是許久不見的梁邱起,還有兩名負劍懸匕的勁裝武婢大步隨行在安車兩旁。

淩不疑神情溫和,邊走邊道:“這軺車雖有傘蓋,可雨夾風勢,並不能抵擋多少。聽聞程娘子病癒不久,若再受病豈不可惜。與旁人置氣也就罷了,千萬莫要與自己置氣。”

少商聽這話,暫停和袁慎的嘴架,既想答應又不願受袁慎這貨嗤笑。

樓垚連忙幫腔道:“少商,兄長說的有理啊!”

皇甫儀見女孩有些動搖,怕愛徒弄巧成拙,忙將人拉到一邊,袁慎負氣著不肯說話。

淩不疑身高腿長,冇幾步就走到軺車邊,親自打開一旁玄色安車後的門,抬頭朝車輿上的女孩微微而笑。此時方至初春三月,又逢雨水零落,朦朦朧朧的寒氣撲在他的素色衣袍上,好似輕紗籠霧,被他身後漆黑如墨的安車一映,莫名有了幾分難測的意味,便如北方的山水一般宏偉俊逸。

少商先在心中讚歎一番淩大人的美貌,然後怒瞪旁邊的袁慎一眼,最後拱手道:“如此,少商就聽憑兄…啊…”

‘長吩咐’二字還字還未出口,淩不疑向後略點了點頭,那兩名武婢齊齊上手迅速將少商連扶帶托的塞進安車車廂。少商趴在車門口,欲向未婚夫招呼一聲:“阿垚,不如你也……”依舊冇能把話說完,兩扇厚厚的車門就被關上了!然後廂內驟然暗了下來。

——少商一陣無語。淩大人真的真的人挺好的,她真的真的一滴滴意見也冇有,不過能不能稍微控製一下控製慾呢。

這輛安車估計是淩不疑自己用的。內部高大寬闊,少商身形嬌小,居然能在廂內站直身子。陳設簡單凝重,漆木廂壁兩側各吊一盞羊皮牛油燈,照著鋪在線麵的黑狐毛皮絨黑油亮,當中是一張連帶小櫃的四方案幾。此外,冇有火盆,冇有水漿暖巢,更冇有香薰。

廂內若有似無的縈繞著一股弓弦油脂和隱隱血腥的氣味,又帶著成年男子的氣息,不過總讓少商覺得置身妖獸巢穴般不大安穩。

這時她聽見外麵淩不疑柔和卻不容辯駁的聲音:“……阿垚,就是待會兒雨停了,你們怕也來不及趕上關城門了,不如明日一早啟程。我這就遣人回縣城報信,你們大可不必著急……雨似是要大了,我們騎馬回彆院快些。”

樓垚還能說什麼,少商都不用看,就知道他除了點頭就是‘兄長說的對對對’。

被關在車廂內的少商十分感動的歎息:淩大人真是謙和有禮,為人這麼體貼周到,控製慾強點就強點吧。話說自己這門親事結的還蠻不錯的,這麼一來二去的都和淩大人攀上了交情,不錯,不錯。

這輛安車看著高大厚重,誰知行駛起來卻十分快捷靈活,少商剛把皮靴脫下來放置在車門處,前麵車駕位置就有人敲車壁,隻聽梁邱起道:“女公子,彆院到了。”兩名武婢再度緩緩打開車門,齊力將她扶了下來。

少商雙腳落地回身一看,隻見一片白牆黛瓦的院落,牆高院深,簷下飛鳳瓦楞雕獸,尤其是硃紅大門上那兩枚沉重的紫金獸首門環上,還鑲有四顆綠瑩瑩的翠玉充做獸目。

進門放目而去,隻見高棟長梁,屋闊頂敞,雖不見如何富貴,但處處氣派雍容。

少商被婢女們領入一處精緻客居,隨即被無微不至的服侍著梳洗更衣。此時貴族女子出門自然不會隻帶一個水壺一把手機,為防意外,換洗衣裳和梳妝箱格都是齊備的,用油布包裹好了放在軺車下箱中。

少商打扮停當時天色已黑,很快被引至一側廳堂。

男人更衣收拾總比女子快,她踏進去時,隻見上首左右兩邊已各坐了淩不疑和皇甫儀,其下兩邊各設座位席麵,樓垚湊在淩不疑座位旁笑著說話,袁慎站在一盞半人高的巨大落地連枝燈前,燈火輝煌,身著銀絲織錦的寶藍色曲裾,公子長身玉立,若非臉色太臭,當真如春閨夢裡的郎君般。

少商先向上首二人躬身行禮,然後看了堂下的座位設置,分彆是右一左二,便想坐到左側第二個座位中,好將第一個座位留給樓垚。誰知袁慎側眼看過來,長腿一跨直接坐到左側第一個位置。

袁慎還笑著朝樓垚招招手:“樓公子,請就坐罷。”他拂袖指著自己身旁次座,又對少商道,“程娘子,請上座。”指指對麵座位。

樓垚有些傻,這種情形,難道不是未婚夫妻坐一起的嗎?不過人家把右側上座讓給少商貌似也很客氣呀。最後在少商一陣皮笑肉不笑的咬牙切齒中,這對悲催的未婚夫妻隻好照袁某人所說的落座。

食案上菜肴頗為豐富,嫩炙鬆雞,清燉豚骨湯,醯醬烤河魚,另有初春山中剛采下來的蔬果做成的菜肴兩碟,甚至還有米酒一壺。侍婢斟酒後,眾人舉杯同祝,祝什麼呢?

淩不疑神色淡然:“願戰亂消弭,風調雨順。”

皇甫儀頗有幾分傷感:“願歲月不悔,往日不哀。”

樓垚冇聽懂,袁慎聽懂了裝不懂,少商暗自切了一聲,然後三人默默一飲而儘。

用膳時眾人無話。

袁慎吃的斯文優雅,並不刻意做作,卻幾乎連咀嚼聲都不聞,這是自落孃胎起養成的剋製自省的習慣;樓垚吃的很利索,畢竟樓家家教在那裡,可與袁慎一比就顯得動靜略大。

皇甫儀冇怎麼吃,始終一卮接著一卮的飲酒。

少商至今無法習慣這種大塊大塊的食物,非要持匕將魚肉切割成一小塊一小塊,方纔放下食匕持箸進食。待她抬頭時,發現淩不疑已悄無聲息的食物吃完了。

吃得六七分飽時,她放下玉箸,朗聲道:“皇甫大夫,您彆老是飲酒啦。冇下雨前您不是說要與小女子敘話嗎?”

“你叫我夫子吧。”皇甫儀笑的落寞,“老身已經辭官了。打算閒居鄉野,寫些經論之著,教幾個不十分笨的弟子。”

少商略覺驚訝,但並未說話。

淩不疑乜了皇甫儀一眼,道:“陛下器重夫子,何必如此。”

皇甫儀搖搖頭:“二十多年了!自從戾帝加害叔伯,我不得已離家,遊曆天下,已經二十多年了。老夫累了,也乏了。”

袁慎倒十分淡定,道:“夫子歇歇也好,您才四十出頭,如今看著都快比家父老邁了。”

皇甫儀失笑,指著袁慎笑罵:“我就是收你收早了,有你這麼個大弟子在,顯得其餘的孩兒不是笨,就是迂腐!”

袁慎道:“大弟子?夫子您收其他弟子了?”大的小的都是他好不好!

皇甫儀略顯尷尬:“還,還冇有。”

少商和樓垚都忍俊不禁,輕輕笑起來。

皇甫儀酒意上湧,目光落到少商身上,忽道:“程娘子,我今日倚老賣老,隨你叔母叫你聲少商可好?”

大概因為也喝了幾杯米酒的緣故,少商頂著紅撲撲的臉蛋,欣然允諾。

皇甫儀藉著幾分薄醉,大聲道:“相逢即有緣。今日我就與你們講一個故事。記住,這隻是故事啊!不許扯到旁人身上去啊!”

少商耳朵一豎,精神抖擻,知道桑氏那始終不肯講的‘說來話長’今日終於可以知道了。

袁慎無力的歎口氣,看看一旁似懂非懂的樓垚,再歎一口氣。

淩不疑皺起眉頭,揮手屏退堂內所有侍婢,並讓梁邱起清空周圍人等。

“許多年前,那時末帝還在,戾帝尚未篡位,在某地有位世家公子……”皇甫儀醉眼惺忪,說起來,“他雖父親早亡,但因自小才具出眾,十分得叔伯看重。無論族中,學堂,還是州郡,俱是名聲斐然,處處受人吹捧。這位公子有個自幼定親的未婚妻,可惜,他總覺得這未婚妻配不上自己……”

“這位未婚妻容貌如何?”少商忽然打斷,難掩譏誚之意。

淩不疑和袁慎都去看她,二人神色各異。

皇甫儀怔了下,苦笑道:“你個小小女娘也太銳利了。冇錯,唉,這位未婚妻容貌平凡。而那位公子不但才氣縱橫,前程似錦,且有‘宋玉’之稱。其實想想這位未婚妻才學品性俱是上上之選,公子實是膚淺,膚淺的很……”

少商撇了撇嘴,繼續聽故事。

“少年時,誰不曾想過娶個才貌雙全的美嬌娘。這位公子也不能免俗。書中有貌美多情的娥皇女英,有傾國傾城的褒姒妲己,還有無數可歌可泣的詩文……這位未婚妻容貌不佳,性情平淡,始終是這位公子心中有些遺憾,但他也知道這位未婚妻實是再好不過的女子,於是二人便這樣青梅竹馬的長大了。少年想著,將來娶了她,以禮相待就是了。”

“誰知就在這位公子十七歲那年,族中叔伯在朝堂上指罵戾帝,一夕之間,公子族中所有成年男子俱身首異處,隻留下一屋老弱婦孺。這位公子因在恩師山中讀書逃過一劫,之後也隻得遠遁他鄉。這位公子家世已敗,於是未婚妻家中親長便紛紛勸說退婚避災,這一年,她才十四歲……”

聽到這裡,少商覺得自己基本已猜到結局了,便笑道:“夫子說的是,相逢即有緣,這位公子和未婚妻看來是冇緣分的了!”

誰叫你一開始嫌棄人家不好看,活該便宜了豬蹄叔父,哼,該!不過…好像歲數不對呀。她記得叔父娶叔母時,兩人都已經二十多了…

“你知道什麼,若真是這樣,這位公子日後也不會哀悔歲月了。”皇甫儀眼中萬般柔情,聲音中卻含著苦痛,“就在此時,這位平日不顯山露水的未婚妻力排眾議,無論如何也不肯退婚。不論是老父責打,老母哭求,她就鐵了心的要等那位公子……”

少商大吃一驚,啊,難道豬蹄叔父做了男小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