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50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50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陽春三月,上旬巳日將至,作為(暫代的)的父母官,程止需要為百姓主持祓禊儀式——就是領著百姓到河邊潑潑水洗洗澡,去除之前一年的晦氣陰霾。

至於高門女眷,雖然不至於真的赤身露體的去搞天體運動,不過也會穿著單薄許多,還要拿帷幔圈起來擋著。樓垚囁嚅著問少商那日能不能給自己潑一瓢水,以示祝願。

少商笑嘻嘻道:“行呀。不過那日我要穿袒側肩的襜褕,你穿什麼呀?”這身子的兩道鎖骨纖細如蝶翼,超級漂亮的好嗎。

樓小公子當即臉紅如醬油燒肉,也不知腦補到了什麼,捂著鼻子跑了。

可惜,上巳節的前一日,程老爹和蕭主任從天而降。嚴格來說,夫妻倆是相隔半日前後腳蒞臨滑縣的。這下少商彆說露鎖骨了,坐言起行都得規範起來。

程始答應婚事時十分痛快,事後回味又莫名舌根泛酸。待招安工作全部完成,率軍回都城時途徑東郡,便領一隊護衛急馳來滑縣來看女兒,順便審查未來郎婿。

而蕭夫人也被這樁婚事打了個猝不及防。

先是樓家二夫人托人來說親少商,不等她平息錯愕,又收到樓垚之父從青州寄來的懇切求娶信函(其實這信原是寄給程始的,寫信時樓垚父親還不知道未來親家就在近旁)。蕭夫人剛剛認真考慮起和樓家結親的可行性,就收到丈夫的加急書簡,說這婚事他已答應了,還和樓二大人互換信物了。

蕭夫人一陣氣惱,也懶得理睬丈夫心中那點小九九,索性啟程來滑縣當麵詢問程止夫婦,順便接女兒回都城。

“但凡碰上嫋嫋的事,你們兄長就拿我當賊防備呢。”蕭夫人不無自嘲。

桑氏笑道:“當初我說什麼來著,彆對少商太過了,當心反噬的厲害。”笑過後,她又問家裡一切可好?

蕭夫人道:“胡媼陪著君姑將後園的花草都拔了,這會兒正商量播什麼糧種呢!我看精神倒比以前好了,姎姎還在學打理庶務,性子老成不少,也敢給人翻冷臉了。”

“那現下你看少商如何?”桑氏笑盈盈道

蕭夫人沉吟,閉眼歎道:“你將她養的很好,……比我好。”

分彆數月,女兒不但身量嫋娜勻稱,皓齒明眸,原先凝在眉宇間的那股戾氣已消散不見了,看人的目光也不複往日陰鬱孤僻,反倒透著善意和調皮。大約是見識經曆了許多,如今女孩周身的氣度豁達自然,舉止文雅中透著一股朝氣蓬勃的天真明媚,叫人望之生喜。

桑氏左右顧盼,顯擺道:“你看看,我這裡還是少商畫了圖紙改建的!”

跟著桑氏的目光,蕭夫人四下一看,這間內室也不知怎麼弄的,屋內溫暖卻不憋悶,更兼光線明亮,氣息通透。

“前陣子,少商還給我挖了座沐浴用的灶,連上她找人新箍的大木桶,多冷的天都能在裡頭泡著。從砌磚到引水都是她的主意,簡單又省錢,那些匠人冇有不服的。”

蕭夫人輕歎口氣。

她過世的生母哪怕生下七子一女了,還是腰若折柳,形如少女,麵龐荏弱明淨,外麵多少兵荒馬亂家破人亡都打擾不到她安享富貴。現在少商長開許多,容貌幾乎和生母一個模子裡出來,可反倒愈發不像了。

縣衙後宅不算大,從外麵隱隱出來程始渾厚的嗬斥以及女孩氣惱的聲音,間雜著程止幸災樂禍的笑聲。妯娌倆聽了,俱覺好笑。

蕭夫人不無擔憂道:“阿垚也是樓家嬌養出來的幺兒,你們兄長下手可彆冇個輕重!”

桑氏笑道:“阿垚雖年少,可弓馬刀劍都還來得,不是繡花架子,你放心吧!何況,有少商在呢!兄長也就是嚇唬嚇唬罷了……對了,說起來,這婚事姒婦怎麼看?”

蕭夫人無奈道:“都互換信物了,還能如何!”

桑氏聽出她語氣中的不快,緩和道:“說實話,這婚事若非兄長一口應下,而是交由姒婦來料理,您會如何?”

蕭夫人沉默片刻,乾脆道:“我不瞞你。那日樓家托人來問親事,我真是做夢也想不到。唉,少商桀驁不馴,在都城裡的名聲又不見得好,哪怕阿垚再喜歡,我想樓二夫人也要遲疑的,誰知……”她搖搖頭,“這麼快!”

桑氏笑道:“如今何昭君嫁去了幷州,阿垚的母親正麵上無光呢,再耽擱下去,怕是何昭君孩兒都要生下了,他們能不快嗎!”

蕭夫人點點頭,又遲疑道:“你說,少商嫁的這麼好,將來姎姎的夫家要是冇樓家的門第高,葛家會不會心生埋怨……?”

“你又來了!”桑氏用力放下碗卮,道,“我早跟你說過了,雄鷹和家雀不能一樣養!嫋嫋這樣的相貌秉性,是遮蓋不起來的!”

她心想,蕭夫人還不知道淩不疑呢,不然更有的鬨了,“姎姎自有她的好處,將來也會姻緣美滿的。你當初也說過,門第高不高與日子好不好過有甚乾係!怎麼,嫋嫋可以低嫁然後安心度日,姎姎就不可以了?”

蕭夫人倒也冇生氣,歎了口氣後,語氣緩慢道:“其實我現在也想開了,許多事不是我想怎樣就能怎樣的。樓大人在信中說,起初他也是猶豫的,便遣人去打聽。巧了,正看見你們一行傷的傷,病的病,蹣跚車行往滑縣而去。途中人困馬乏,不堪者甚眾,偌大的車隊竟由她一個小小女娘主事……”

桑氏想起彼時自己腿傷,丈夫又哭又悔的,窩在車中死活不肯出去。

她不由得臉上一紅。

“樓大人言道,不論都城裡風傳如何,他手底下的人,看到的打聽到的,都是少商的好處——有擔當,有膽識,孝順叔母,體貼老程大人家的遺族,聰慧練達,還有一副憐弱憫孤的熱忱心腸。樓大人還說,脾氣好壞隻是末節,少商年歲還小,將來慢慢教就是了。”蕭夫人繼續道。

桑氏失笑:“喲,看不出阿垚的父親這麼寬厚和氣,少商將來有福了。”

蕭夫人苦笑一聲,不無慘淡道:“我自己的女兒,都不知道有這麼多好處,樓大人一個外人卻能看出來。舜華你說,我是不是錯了。”

桑氏看素日剛硬自負的姒婦如今竟一臉失落,自我懷疑,她不由得心頭一軟,寬慰道:“少商要學的還多著呢,單一個‘自作主張,自負本事’就能把我和她叔父嚇出身冷汗來!你不知道,之前少商還想自己開窯燒磚呢!可嚇死我了,水火無情,稍有不當,窯炸了,磚爆了,燙到燒到臉上身上可怎辦?!”她拍著胸口,至今想來還心有餘悸。

蕭夫人失笑:“你勸了,她還是聽的。可如今我說話,也得她肯聽才行呀。”

桑氏輕道:“……這孩兒,隻肯聽待她好的人。”

蕭夫人默然不語。

程始是溜號出來為難(劃掉,考校)未來郎婿的,又有女兒在旁瞪大了眼睛盯著,除了射箭馬刀意思比劃兩下,他拿手的甩擲石鎖什麼都冇能亮出來。

“阿父你這是乾什麼,難道考校出阿垚不好,你還能從樓伯父那兒把信物討回來不成?”少商叉著腰,忍笑道,“阿父,我告訴一句至理名言。婚事定下之前,要多探查探查人家的不足,婚事一旦定下了,就要多看人家的好處,這樣日子纔會好過!”

程老爹也是老司機了,哪裡會被女兒難住,見樓垚已被仆從扶下去擦藥了,便笑道:“你小小年紀知道什麼,我是替你試試他武力如何。郎婿弱些纔好呢,將來你們吵架,你也能和他對打兩招,免得等父兄來救時,看到你一副鼻青臉腫!”

少商氣結,大聲道:“阿父你能不能盼著我點好呀!”敢家暴她,借他十個膽?!

既然婚事已定,就不能放少商在外麵繼續開心了,該走的禮數流程走起來,該懂的禮儀套路和基本世家譜係趕緊培訓起來。

當夜,蕭夫人就吩咐家仆替少商收拾行李。正忙著,樓小公子羞羞答答來問‘能否隨程家一道回都城’。蕭夫人無語望屋頂,半晌後勉強應下。同時她心中輕哂,難怪三弟夫婦這樣老神在在,篤定輕鬆,看少年對女兒的這份黏糊勁兒,顯然是已被牢牢拿住了嘛!

蕭夫人是雷厲風行之人,車隊修整兩日,第四日就拎上女兒啟程,樓垚照例騎馬隨行車旁,一臉遺憾著未婚妻不能和自己同騎共行。

少商戀戀不捨的和桑氏道彆,淚珠兒在眼眶裡打轉,一個勁的叫桑氏注意身體養護傷腿,口口聲聲哽咽真摯,蕭夫人在旁看的酸溜溜的。

發酸的不止她,還有在冷風中立了半天的程止。他狀似自然的將妻子的手從侄女手中抽走,然後一臉關懷的唸叨了幾句陳腔濫調。

少商憐憫的看著自家三叔父。

程老爹是典型的大智若愚,小事放手,大事心裡門清。蕭夫人看著強勢,但程老爹拿定主意的事,她也鮮少能改動。可三叔父吧,肚腸遠不如麵孔標緻,被桑氏拿在手掌心且不自知,還總愛洋洋得意,可見當年該長到腦子裡的營養都長到臉上去了。

程止也憐憫的看著侄女。

自家兄長自己知道,程始自小就從頭頂到腳底都透著一股子敦厚實誠。說假話時像真話,說真話時要是冇把人煽出淚來,那就算髮揮失常了。蕭夫人更是剛強烈性,智計百出。侄女再厲害,還能翻過這夫妻倆的手掌心去?一個弄不好,又要摔杯為號上杖刑嘍!

程止摸摸侄女的頭:“回家後,多聽你阿父阿母的話,不要再犟了。”

少商拍拍叔父的臂膀:“叔父你也多聽叔母的話,彆東想西想的,聽叔母的準冇錯。”

叔姪倆都在肚裡覺得對方可憐,一時竟難得和睦,不再互懟了。

竹鞭揚起,車隊啟程,少商從車窗遙遙回望,隻見城門在身後緩緩關閉,她輕輕呼了一口氣——要回都城了。希望能早些和樓垚結婚,然後隨他外出任官,那才真叫天高海闊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