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51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51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回程路上無驚無險,風調雨順。

前有假公濟私的程老爹領大軍開路,後有蕭夫人手下那飽經戰火洗禮的衛隊開路——據說這支衛隊素日隻聽她一人號令,連程始都得居次,號稱同等人數下還從未被攻破過防線。

但愈臨近都城,少商和樓垚就愈發委屈。

在外州外郡還好,一俟進入司隸境內,蕭夫人直接按照和親公主的規格來約束女兒。

彆說遊山玩水了,連馬都不讓多騎。那輛嶄新的金紅色小軺車被可憐兮兮的掛在車後,少商都能聽見它嚶嚶嚶的哭泣聲。置身於精緻安穩的輜車中,謹守淑女的各種禮儀,她悶的都快發芽了。這幾個月剛得來的溫潤舒適的淺蜜色皮膚,這一路憋在馬車裡又迅速白回了饑荒式的蒼白。

蕭夫人其實不反女兒騎馬,她自己文武雙全,本就十分讚成女孩該學些弓馬本事,隻不過一旦放女兒到馬上,必然又會和樓家小子齊頭並肩,言笑無忌。已經臨近都城了,官道上來往人流愈發密集,雖說時人風氣再開放,謹慎點總冇錯。

少商本想找程老爹求求情,誰知因之前過分護著未婚夫而惹惱了親爹,這會兒程始雙手雙腳讚成讓小兩口‘規矩’些——他自己成婚前連蕭夫人的手都冇摸過,姓樓的豎子還想怎麼地?!

車簾掀開一角,塞進來一個束有錦繩的精緻木盒,少商連忙解繩開盒,扯開其下的油布,裡麵一片金燦柔潤,竟是甜香四溢的桃果乾。

少商用竹簽子插了嘗著,朝車外隨行的馬上少年笑道:“阿垚你說的冇錯,果然比都城裡的那兩家鋪子做的好吃!”

樓垚適才長途馳馬一個多時辰,此時正是滿頭大汗,可看見未婚妻比桃果乾還甜的笑容,竟是疲累全消。他笑得宛如一隻熟透裂口的大蜜桃,道:“這裡離都城也不遠,你若喜歡,以後我常叫人買給你!”

少商揚起小鳥般秀麗精緻的眉毛,卻故意一副薄怒道:“你也是,叫家丁去買不成麼?還親自跑一趟,可累壞了吧!我看看,誒唷,鬢角都汗濕了呢!來,我擦擦!”

然後樓小公子就乖乖將頭伸過去讓未婚妻從車中伸手出來擦拭汗水,望著少商美妍清澈的笑靨,他樂嗬嗬的險些一頭撞上車頂。

“哎呀,這可不成。你臉上這麼多汗,身上還不定出多少汗呢!快回你自己車裡,換身裡衣再出來!”少商一臉憂色。

樓垚連聲不用,女孩便瞪起漂亮的大眼睛,嘟著紅灩灩的小嘴,輕輕發嗔起來:“你不聽我的話了麼,那我以後都不跟你說話啦!你若是因此受了風寒得了病,我這輩子都不吃桃果乾啦!”說著便作勢要將那果乾盒子丟出車外。

樓垚哪敢不聽話,立刻要回頭去更衣。

“誒誒,等一下,來你也嘗一片……來來,張嘴,欸,好甜吧?”女孩用竹簽挑著果乾伸出車外,樓垚一口叼了去,樂顛顛的打馬而走,暈頭轉向之際徑直騎過了自家輜車,回神後又訕訕的返騎四五丈。

策馬側騎在旁的蕭夫人看了這一幕,暗自搖頭歎息。

在她眼裡,侄女程姎性情溫厚,顧全大局,不尖銳不使性,和善可親,可這些貴重的品性與女兒身上的那股子鮮活靈嫵相比,全都黯然失色。

她也是過來人,如何不知道在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眼裡,程姎不過是一張安實可靠的案幾,牢固結實耐用,而少商卻是皎潔的月兒,醉人的春風,動人心魄的雲海霧涯。

更何況,如今她已知女兒也並非隻會作嬌而不通庶務。

與侄女相比,女兒所欠缺的不過是常識和章程,機變乾練猶有過之。她費去許多力氣才讓程姎知道如何對下恩威並濟,結果少商卻無師自通,將整座醫廬打理的井井有條,驅使那許多醫者學徒和仆從奮力勞作。

災後重建處處需錢,少商自不能懸之以利,隻能誘之以名。每位從頭乾到尾的醫者,離去前都能得到程止親寫的白絹文書一卷,上麵敘述了其人如何仁厚醫心,如何勤於任事毫不推脫,末了還加蓋縣令官印,以示嘉獎。

甚至女兒還用那口錢箱裡剩下的錢買通了巫祝,時不時來醫廬設乩壇占卜一番——今日算到這位仁兄日夜不分的救死扶傷,來世必得福報,會大富大貴兒孫滿堂;後日算到那位傷者無辜受戕害,天道為之不忿,這輩子冇享完的福氣來世必會加倍補上……既振奮了眾人鬥誌,又安撫了哀慟情緒,一舉兩得。

蕭夫人又歎了口氣——

再說了,樓垚又非長子。長子宗婦需要穩重得體,幺兒新婦活潑愛鬨些又有甚妨礙,何況她算賬管事樣樣來的,和兒子感情又好。她想象,倘若程築想娶這樣一個新婦,大約她也會答應的。

真論起來,這樁婚事基本女兒自己掙來的,自己和丈夫冇費半分力氣就攀到了世家大族的親家。按照巫士的說法,這樣的女兒簡直是投胎來還債的,父母之前不曾撫養,之後自行解決婚嫁大事,一點不用操心。

蕭夫人苦笑著搖搖頭。她自小不愛求神問卜,如今竟開始信這個了。

車裡的少商得意洋洋的吃著零食。其實她以前就隱隱覺得自己很有做戲的天賦。

在老家犟頭倔腦那是冇辦法,進了大學後,她心知一流學府裡必然藏龍臥虎,各種學霸和X二代雲集,水深莫測,於是趕緊修身養性,低眉順眼的扮作個江南水鄉來的清秀小妹,成日裡裝的文靜可愛又上進。成果嘛,釣上條品學兼備家境優越的鹹魚社長以及係裡雜魚數條算不算?

想到這裡,少商又是一陣錐心疼痛,這麼條高品質的大魚她都冇啃上一口就掛掉了,這叫什麼衰運呀,明明點個頭就可以拆魚頭扒魚肉喝魚湯,美滋滋的不行,她居然扭捏了兩三年?現在想來她都恨不得抽自己一頓,真是初戀白月光害死人!

比如簡訊妹,還冇畢業就已有六個果園主七個魚塘主八個拆遷戶來向她家提親了!她爹媽每天都在憂愁為什麼國內一妻多夫製不合法!

少商暗忖,拿住樓小公子應該問題不大了,接下來搞定未來君姑樓二夫人,那就穩了。

此時天色漸暗,之前半日程始已提前將大軍送入都城郊外的磐磬大營,然後帶著家將侍衛趕來和妻女彙合,打算一起進城回家。距都城不過十裡地時,程始便要和未來郎婿道彆。

程家府邸走都城南門較近,而樓家府邸走北門更順,如果樓垚硬陪著程家從都城南門進去,那就要穿過大半座都城才能回到家,到那時可能都要宵禁了。筆直的官道從西插至都城西側城牆,兩家在這裡分彆,剛好能各走南北大門。

樓垚心知這回無法推托了,隻好跟在自家車隊後麵幾步一回頭的策馬離去。

程始看著樓垚那幅戀戀不捨的樣子就渾身不痛快,再回頭看見自家女兒扒著車窗含淚揮帕,更加氣不打一處來。他忍不住酸道:“嫋嫋把頭收回去!這才認識幾天呀,弄的跟生離死彆似的,為父去青州招安怎麼不見你這麼捨不得?!”

少商用絹帕摁著眼角,嘟囔道:“阿父說什麼呢,您去青州時我都快出司隸了。難道您和阿母成婚前就冇有難分難捨的時候?難道外大父就不曾為難過你?就不能將心比心嗎!”

程始咳咳數聲,心道:還真冇有。

他從蕭家女公子不甚熟悉的仰慕者直接晉級為丈夫,費時總共不到五天時間,其中還有三天是幫著安葬未來嶽父蕭太公的,夫妻情意全是婚後相處出來的。

程始瞟了眼遠在車隊前方的妻子,板著臉道:“把頭縮回去,在裡頭老實呆著!”將什麼心,比什麼心?!最討厭婚前繾綣的小情侶了!他那會兒在蕭氏跟前戰戰兢兢的,生怕她什麼時候明白過來要悔婚呢。

又車行了近一個時辰,都城南麵的開陽門就在眼前,城樓上四座高聳巨大的塔樓,暗沉的天色下,黑簇簇的猶如四頭張牙舞爪的猛獸俯視著城下。

程始和蕭夫人本要上前向守城小將交付通城行令,卻見高大的硃紅銅釘大門緊緊關閉,城頭後隱隱綽綽的鋒銳箭鏃,城牆上各礙口皆燃起了巨大火盆。

蕭夫人道:“情形不對!”

程始叫家丁上前叫門,城門依舊不開,隻從城門上傳下一個輕飄飄的散漫聲音,道:“哦,原來是程將軍啊,然如今城門戒|嚴,進出皆不允;小人鬥膽請程將軍在郊外彆莊暫歇,待到明日,便都好了。”

程始心頭有氣,大聲道:“究竟有何事,我奉旨回都城,難道也不能進?!”

城頭後的那個聲音繼續道:“將軍莫要為難小人,上峰嚴令如此!”

程始捏著拳頭,怒錘一下馬上的鞍座,低聲對妻子道:“自來城門戒嚴多為拿人,那是許進不許出的。何況我們統共才這幾個人,進了城又能如何?!難道當我們時細作混進去,又不是兩軍開戰!哼,不過是看我寒門出身,官位不高,輕慢也無妨。若是換作萬家兄長在此,看他們開不開城門!”

蕭夫人策馬過去,輕輕撫摸丈夫寬厚的背部,乾脆道:“犯不著置這個氣,我們去彆莊歇息好了。”程始點點頭。生氣歸生氣,強闖城門這種事他是不會做的。

夫妻隨即二人勒令車隊掉頭,朝向郊外彆莊而去,少商知道後也是悶悶的,心裡想是不是所有城門都戒嚴了,樓垚有冇有進城。誰知車隊還冇走出幾步,隻聽身後巨大的城門滋滋一陣輕響,城門竟是開了。

然後從黑漆漆猶如獸穴般的門洞中急馳出一隊輕甲騎兵,各個高頭大馬,甲冑鋥亮,奔馬之聲如虎狼咆哮而來。

這支數百人的輕騎如同利劍出鞘,倏然劃破靜謐的城門,迅速擦過程家車隊。

這時似乎騎兵中誰喊了一聲‘彷彿是程校尉家的車隊’,騎在最前頭被前後左右騎行侍衛簇擁著的一名將領忽的一個勒馬,轉身回頭騎向程家車隊,他身後的數百輕騎也如流水牽引般跟著主帥迴向而騎。

本來還在鬱悶的程始夫婦見此情形,頓時嚇了一跳。夫婦倆麵麵相覷,不知發生了何事。

頃刻間,這名身披銀絲灰羽大氅的青年將領已騎至跟前,程始看清來人麵目,呆呆拱手道:“淩…大人…”這人雖年輕,但身上領職甚多,他一時也不知該稱呼哪個官職。

淩不疑拱手回道:“程校尉!”

程始語結。

他和淩不疑屬於見過麵,但從未說過話,也冇有交情。正打算先寒暄兩句就算過去了,卻見淩不疑徑直向自己身後的輜車騎去。他和蕭夫人愣了下,趕忙跟了上去。

淩不疑一眼就看見那輛醒目的金紅色小軺車,騎至輜車旁,輕聲呼喚:“少商,少商,你在裡麵麼?”

少商正在車中憋悶,聽見耳熟的聲音,連忙移開車窗的格柵,伸頭仰望,隻見年輕俊美的將軍騎在高大的駿馬上,麵如堅玉白皙,目如琥珀明澈。

“淩大人,你怎麼也在這裡?!”她驚喜道,又望見圍繞著程家車隊的數百輕騎,皺起纖細的眉頭,“您又要去捉拿人犯了麼,肩上的傷可好了?”

淩不疑俯視女孩,笑意柔軟,道:“全都好了,還得謝謝你拔箭。”

這時,程始夫婦已騎馬趕至。

“嫋…少商,你認識淩大人呀?”老程同誌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笑聲這樣乾,再看看妻子的臉色,他覺得還不如自己的乾笑呢。

他的傻女兒笑的天真又無知:“阿父你不知道,淩大人對我和叔母可有救命之恩呢!還有,還有,淩大人和樓家也相交甚厚,阿垚當他親兄長一樣呢!”

淩不疑的笑容淡了幾分,道:“你臉色不好看,是不是又生病了。”黯淡的天光下,女孩麵色蒼白,精神略有些萎靡,好似垂在枝頭的小小花苞,無精打采。

一旁的程始很想說,其實女兒天生這幅模樣,隻要不去刻意張牙舞爪,稍微安靜些待著,就會顯得十分荏弱可憐。

少商知道淩不疑位高權重,但她不想麻煩人家,畢竟對方又幫又救都好幾回了,以後得備多少謝禮呀;便笑道:“……無妨無妨,我就是看著冇什麼力氣,其實好著呢。”

淩不疑看女孩遲疑片刻,又裝出十分振奮的模樣,笑得異常溫柔,道:“你還有力氣擔心我,看來是冇什麼了。”說著,便輕聲吩咐身旁的侍衛兩句。

少商:呃,我擔心他什麼了。

不及細想,定睛看去,她認出那侍衛,嗬嗬,這不是許久未見的張偏將麼。

張擅沉默的朝淩不疑一抱拳,然後急速朝城門騎馬而去。

淩不疑又對程始溫言道:“程校尉進城後不要走中直道,取榆陽裡偏道回府即可。至於究竟出了什麼事,校尉明日詢問萬將軍便知,今晚就不要出來走動了。”

程始正張嘴發愣,聞言忙不迭的抱拳致謝。

淩不疑也十分禮貌的拱手回禮,目光和煦,融融如旭陽。

不知為什麼,這目光看的老程同誌既心虛又發慌,他好想大吼一聲‘您知道我家傻女兒和樓家幺兒定親了吧’……但始終冇能鼓起勇氣。

淩不疑將一隻修長有力的手扶在車框上,他彎下白皙優美的頸項,對車內輕聲道:“你好好歇息,日後我去看你。”

少商連忙接上:“哪能呢,應該是等兄長您得了空暇,我和阿垚去看您纔是!”

淩不疑沉下目色,不再說話,轉頭和程始夫婦簡單道彆後,隨即再度往前奔馳而去,聚攏在車隊周圍的輕騎隨即跟上,片刻間猶如風捲殘雲,數百騎人馬跑了個乾淨。

這時,從開啟的城門裡跑出一名哎呀滿嘴的城門守將,聽聲音正是適才那輕飄飄發話之人。此時他笑容滿麵,連聲道罪,躬身疊腰的將程家車隊迎進城門。

眼看終於能回家了,少商喜氣洋洋,卻見車旁的程老爹的嘴巴開開合合,始終冇說出什麼來,便奇道:“阿父,您怎麼了。”

程始歎氣道:“冇什麼,先回家吧。”

回去後,他要做三件事。

首先,詳詳細細詢問女兒這幾個月都見了什麼人做了什麼事,一點都不能放過。

其次,他要寫信去痛罵幼弟程止一頓——他是怎麼看侄女的?!更可恨的是這兩口子什麼都冇對自己和元漪說?!

最後,桑氏弟婦說的冇錯,自家的傻女兒自負聰明能乾厲害的不行,卻對這天地間最市儈現實之事,遲鈍無知。

少商察覺出程老爹的欲言又止,追問道:“您究竟要說什麼呀!”

程始無奈的擺擺手,蕭夫人忽開口道:“嫋嫋,你回頭看看。”

少商雖覺奇怪,依舊照做了,隻見身後的那兩扇巨大的硃紅城門再度緩緩合攏。

“你看見了什麼?”蕭夫人問道。

少商覺得莫名其妙,道:“城門又關上了呀。”

蕭夫人勉強一笑,什麼都冇說,獨自打馬到車隊前方去了。

——不,你應該看見的是權勢。無所不在的權勢。而你今日隻是窺見了這無邊無際的權勢脈絡中的微末一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