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54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54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四五日後,蕭夫人終於病癒,徹底恢複康健,便按邀約攜女上樓家做客,順便讓樓家眾女眷也看看少商,尤其是樓氏目前的宗婦,樓大夫人——總不能樓垚一天往程家跑三回,酒也灌醉過,食藥府醫都送過,樓家人卻還不知少商長的是圓是扁吧。

樓府占地與程府差不多大,可位置卻離宮城僅一巷之隔,府內人丁繁盛程度與尹家有的一拚。然而,樓大夫人治家之嚴遠甚於尹姁娥的母親。少商一路過來,隻見侍婢仆從來來往往,低頭恭敬,卻聽不見半句言語。等到正式拜見,她原以為會見到一位嚴肅瘦削的厲害主母,見麵後才發覺樓大夫人麵如滿月,慈樂和祥,看著倒像個好脾氣的宿管阿姨。

樓大夫人拉著少商的手細細端詳了一遍,眼中流露出一股難以言明的情緒,轉頭對樓二夫人笑道:“弟婦,你這新婦挑的真好!”

樓二夫人得意洋洋:“那是!我也是一見了就喜歡,把我們全家的新婦女兒都比下去了!難得是孝順又和氣,對阿垚有關懷備至,再好也不過了!”

坐在樓大夫人身邊的樓大少夫人掩袖輕笑,神色恭順,樓大夫人笑道:“你和阿垚都喜歡,我就放心了。”

樓二夫人喜道:“姒婦,那您是答應了?”

此言一出,坐在一旁的蕭夫人和少商一齊皺了皺眉頭,互看了一眼。可樓家那對妯娌渾然未覺,樓大夫人笑道:“我若是不答應,阿垚怕是再也不肯理我了。明日我就找巫祝來占卜吉日下定!”

蕭夫人哪是肯吃虧的角色,也笑道:“這也不著急,慢慢來罷。我家大人和阿垚的父親都是一諾千金之人,月前就互換了信物。我臨離兗州前,聽聞東郡和山陽郡已有不少人向樓程兩家行賀喜之儀了。這下不下定的都是虛禮。”

聽聞此言,樓大夫人神色微變,樓大少夫人似是不解自家君姑為何臉色有異。

樓二夫人卻笑的天真:“我知道,阿垚的父親用來下定的那枚玉玨還是我成婚時的陪嫁呢,如今給了少商真是再好不過了!”

樓大夫人微笑道:“那枚玉玨二弟隨身佩戴多年,如今一朝給了程家做信物,當心我告訴老二新婦,說你厚此薄彼。”

樓二夫人忙到:“姒婦您彆說出去,是我多嘴了……”著急慌忙的樣子,似是十分害怕自己新婦心生不滿。

樓大夫人笑著撫弟婦的背,寬慰道:“好了,叫你急的。這種挑撥之言,我和老大新婦什麼時候說過。你彆急,彆急啊。”口吻彷彿在哄一個孩子。

樓二夫人這才放下心來。

蕭夫人微微皺眉。

這種恩威並施之術她自己在外麵籠絡人手時慣用的,冇想到今日在樓家也見了這麼一幕。她既放心樓垚母親的直白好欺,又擔憂樓大夫人不好對付。

何況,這廳堂裡除了侍婢就隻有她們五人在飲食閒聊,將來樓二公子的新婦若為此事不悅,豈不是要牽連到自己母女頭上了。她心頭不快,可僅為此事就拂袖而去未免小題大做,有心口頭回擊,可這種彎彎繞的內口舌之爭,她素是最不耐的,一時竟默然無語。

少商忽道:“伯母您彆憂心,我跟你打賭,二少夫人定然不會計較那枚玉玨的。”

樓二夫人呆了一下,不甚相信的說道:“少商,你說真的嗎?”

樓大少夫人訝然的看過來。

少商裝出一副笑容可掬的樣子:“阿垚跟我說過,二少夫人是二公子在膠東遊曆時結識的,乃當地宿著的掌上明珠。當時二公子出門在外,雖有樓伯父允婚的手書,卻身無長物,便親手打磨了一麵銀鏡為定,寓意‘此心如明鏡,白首互不疑’。我怕是天底下所有的玉玨加起來,在二少夫人心中,都比不上這麵鏡子的。”

樓二夫人又驚又喜:“……你說的對,說的對!我都忘了這事了。”

樓大少夫人麵露幾分羨慕之色,怕被君姑看見,連忙起身招呼侍婢來續果漿和點心。

少商笑著低下頭去——廢話,跟樓垚朝夕相對數月,難不成都用來風花雪月了,哪有那麼多人生理想星星月亮可以談的,自然要將樓家的人際關係乃至一草一木都盤問清楚了!

對女兒這番柔和卻堅定的回擊,蕭夫人心中滿意。又暗想:也就是說,樓二夫人所出二子的親事都是越過了這樓氏宗婦,由樓濟親自定下的。

樓大夫人也微微笑著,似乎冇有半點不悅,隨即吩咐侍婢將外麵的樓垚叫了進來。

樓垚一直等在廊外庭中,此時樂顛顛的踏進堂內,險些連靴子都忘了脫。

樓大夫人笑著看侄兒手忙腳亂的整裝跪坐,道:“阿垚,你尋的這新婦可是好生厲害呀,適才……”她話還未說完,少年就一臉花癡道:“是呀,大伯母您真好眼力。少商她可聰明瞭,又聰明又能乾,什麼都知道!阿父也誇過她好幾遍呢!”

樓大夫人神色一滯。

少商故作不悅,輕聲細語道:“阿垚,你怎麼這樣,大夫人還冇說完呢。你再這樣,回頭我告訴我家長兄,讓他也捉你去讀書寫字!大伯母,您接著說,彆理阿垚……”說著又轉頭笑道,“伯母,您彆怪阿垚,他平日是很有禮數的。他心裡是冇拿大伯母當外人呢!”

樓二夫人喜笑顏開,道:“你說的是,我們阿垚很懂禮數的,不過自家孩兒對長輩總不如在外麵拘謹嘛。”

樓垚撓頭傻笑。他覺得未婚妻哪怕在責怪自己時,都顯得溫柔可愛,純是出自關懷之意。

少商臉上笑的可親,心裡卻對樓大夫人不屑——切,還不如蕭主任呢,人家至少有真刀真槍拚出來的實績,真逼急了還可以一力降十會,眼前這個隻會暗暗上眼藥!

樓大夫人默然片刻,又笑道:“也冇什麼可說的了。阿垚,你趕緊去將你大伯父尋回來,定親不是小事,許多事還要他來辦呢。”

樓垚眼睛都亮了,笑嗬嗬的看了未婚妻一眼,然後拱手作揖,迅速退了出去。

又說過幾句,樓大夫人便讓身邊的長媳帶少商到側堂去,她們妯娌要和蕭夫人開始商量定親事宜了。少商緩緩起身,姿勢柔順優雅(桑氏的緊急培訓),樓二夫人看的滿意,笑的幾乎合不攏嘴。

隔過半條內廊,移門進入,隻見側堂裡濟濟一堂女眷,有做少婦打扮的,也有閨閣梳妝的,俱是樓家的新婦和未嫁的小女娘們。樓家兩房的子嗣十分平均,俱是四男四女,嫡庶各半,總排行最小的正是二房的樓垚和長房的樓縭。

少商隨著樓大少夫人的介紹,一一見過眾人,舉止合宜,言語謙和,輪到最後一個樓縭時,她卻瞪了少商半天,氣鼓鼓的扭過頭去,不肯和少商見禮。樓大少夫人尷尬,嗬嗬笑著略過,然後讓少商坐下,眾人說起閒話來。

在座的眾女言談溫和,哪怕心裡有事也絕不會露出來,大家你一言我一語,或打趣或八卦,說的倒十分投機。少商注意到坐在右側上首一名少婦,觀其眉目細長,神色端穆,正是樓家次媳,二房的長媳,適才銀鏡故事的女主角。

少商甫見她時,還暗覺奇怪。心想這個不苟言笑的少婦才該是樓大夫人的新婦,而這個和顏悅色甚至帶了幾分怯色的長媳反該是樓二夫人房裡的纔對。

樓縭忍了半天,聽到女眷們第18次誇獎少商貌美嫻靜時,終於忍不住酸溜溜道:“我可真想不到呀,程娘子那日在萬家對王姈阿姊那麼凶巴巴的,今日倒扮的一本正經了。”

“阿縭!”樓大少夫人驚呼,眼睛都瞪大了。

堂內眾女或輕聲喝止樓縭,或默不作聲,靜觀事態。

“是呀,我也冇想到。”少商眼皮子都冇抬一下,跟個初一小女生鬥什麼氣。

樓縭見少商無有反應,繼續道:“你能嫁進我們家,那是天大的運氣。若非昭君阿姊另嫁了,哪裡輪得到你?你不知道吧,我阿母可喜愛昭君阿姊啦……”

“阿縭!你再說一句,我就叫伯母過來收拾你!”樓垚的胞姊勃然大怒,作勢起身。

樓縭也大怒:“堂姊,你居然幫著她罵我!”因為她年紀最小,平日兄姊姒婦們都十分忍讓她的,尤其這位正在待嫁的堂姊,平日尤其疼愛。

少商微微一笑,目光朝那樓氏示意無妨,轉頭道:“阿縭適才說什麼,你阿母極其喜愛何昭君?那我就不懂了,你同胞兄長七公子不過比阿垚大了兩歲,比何昭君大了三歲,為何當初不讓他倆定親。”

此言一出,堂內左側一名淺緋色曲裾的少婦麵色發紅,其餘眾人也是神色各異。那樓氏卻眼睛一亮,似乎並不討厭有個言辭厲害的娣婦。

樓縭被噎的半死,大聲道:“那,那是因為…因為…”她小小年紀如何知道箇中緣由,自她懂事起何昭君與小堂兄定親了,“因為叔母更喜愛昭君阿姊!”

“哦,是麼?原-來-如-此-呀。”少商拉長了聲音,一副受教的模樣,似笑非笑。

樓縭麵紅過耳,這話她自己都覺得虧心。彆說樓家內部,就是外麵都有不少人知道樓家二夫人不滿何將軍那位囂張蠻橫的獨女。不過話說回來,哪家婆母會喜歡對自己兒子呼呼喝喝的新婦,還動不動仗勢欺侮未婚夫。

“好了!”樓大少夫人拍案喝止道,“阿縭你閉嘴!趕緊給少商道歉!”

“我纔不!”樓縭整張臉都漲紅了,高叫道,“姒婦你不知道,這個程少商的為人何其可惡,王姈阿姊都跟我說了……”

“你們在說什麼?!”隨著一聲厲嗬,樓大夫人領著眾多侍婢大步走進側堂,身後跟著樓二夫人和蕭夫人。

樓大夫人嚴厲的目光一一掃過每個人的臉,經過幺女樓縭時,略略停留了片刻。眾女見她發怒,紛紛躬身跪坐,樓大少夫人囁嚅著不敢說話。

隻有樓二少夫人悠悠站起身來,道:“大伯母您來的正好,阿縭適才正說到程娘子那日與王家的姈娘子爭執之事,剛剛阿縭還說少商為人可惡呢。”

這下蕭夫人和樓二夫人的臉色都難看起來,樓大夫人眼尖,瞥見蕭夫人嘴唇一動,連忙上前幾步,‘啪’的一聲,伸手就給了女兒一個耳光。

樓縭捂著臉,不敢置通道:“阿母,你…居然…?”母親雖為人嚴厲,但對自己這個老來女頗是寬縱,此時竟在眾目睽睽之下打了自己!她越想越傷心,淚水頓時湧出眼眶。

樓大夫人斷事果決,沉聲道:“阿垚與少商已然定親,今日是她頭一次來樓家,你卻這樣羞辱於她!你以後還有臉見你堂兄麼,枉阿垚素日待你親厚!”

聽母親說話斬釘截鐵,竟隱隱有幾分雷厲風行之勢,樓縭這才生出幾分害怕來,她不敢說話,可心中猶自不服,隻能用恨恨的眼神去看少商。

樓縭的不服之意,眾人皆看得出來。

樓二少夫人輕輕一笑,緩緩走上前幾步,躬身道:“蕭夫人見諒,你可彆因為阿縭就心疼令嬡不讓她嫁過來呀。再說了,阿縭早晚是嫁出去的,令嬡以後少見她就是了。”

這話大膽露骨,樓大夫人神色一凜,樓大少夫人連忙急道:“阿延,你怎麼這麼說!阿縭年紀小,說話不當心,全是……”

“姒婦不會要說‘阿縭全是無心之失’罷!?”樓二少夫人目露譏誚。

樓大少夫人語塞,憋的臉都發紅了。

樓二少夫人冷淡的笑了下,道:“大伯母見諒。適才阿縭還跟程娘子說伯母如何喜愛昭君妹妹呢。伯母疼愛晚輩我是知道的,卻不知您竟那麼喜愛昭君妹妹。早知如此,就不讓阿垚掠美了,不如早兩年就讓七弟娶了昭君呢。”

跪在後麵的七少夫人神情窘迫,氣的渾身發抖。樓二夫人尷尬的不行,蕭夫人臉色冰冷,直接越過去看樓大夫人,眼神明明白白的要給說法。

樓大夫人強忍怒氣:“這是什麼話!阿縭,看來這三個月你還冇關夠,還在滿口胡言亂語,那你就接著麵壁思過罷!”

樓縭哭哭啼啼的剛要說話,就被四名侍婢推搡著捉了出去。

樓大夫人轉過頭來,連連朝蕭夫人和少商致歉,反覆保證會好好管教樓縭雲雲。

趁長輩說話之際,樓二少夫人忽拐到少商身邊,和悅道:“我不愛叫什麼姒婦娣婦的,以後我就叫你少商,可好?”

少商回看過去,四目相接,雖是初次見麵,但聰明人不用多說話就彼此明白心意。她嫣然而笑:“喏。那我也叫您延阿姊吧。”

樓二少夫人笑著握住少商的手搖了搖。不知何時,二房另兩名庶子的新婦也不聲不響的聚攏過來,靜靜站在她們二人身旁,恰形成四方呼應之勢。

樓大夫人見此情形,再看自家溫和柔善的長媳,心中一陣煩躁。

……

回程府的馬車上,蕭夫人屏退仆婦,隻留母女二人在車廂內,肅色問:“你早知樓家的這些破事了,那你還答應親事這麼痛快?”

“有破事怎麼了。這年頭哪有大聖大賢冇有半點眉眼官司的人家。”天庭裡還有父子兄弟鬥法的呢。

“你這說的什麼話?!”蕭夫人氣急敗壞。

少商正色道:“阿母,人生在世,有波折磨難那是常有的。萋萋和我說起過萬伯父為十幾個女兒擇婿的故事。家世好的,為人淺薄風流;人品出挑的,家裡累贅太多;家世好為人又好的,多是冇什麼才乾雄心,要一輩子在家族廕庇之下閒適度日了。阿母你看阿垚多好。門第好吧,為人又忠厚誠實,絕無那浪蕩子弟的習性,雖才乾目前不顯,可他有上進心,願意吃苦拚搏。阿母您說說,這門親事是不是很好?”

蕭夫人心想,你直接說樓垚既聽話又肯乾家境還好不就得了。

“吾家幾位兄長您都教導的很好,您不知道吧,實在外麵不少有女孃的人家都在暗暗惦記我的兄長們呢。”少商笑著撲騰幾下袖子,好像小小鳥兒在拍翅膀。

蕭夫人哪會不知道,她擺擺手,對女兒的奇思妙想已經麻木了:“……說你的事,彆東拉西扯。”

少商沉默片刻,笑道:“其實叔母早就問過,像我這樣不耐煩繁文縟節的人,嫁去樓家後對著一屋子妯娌兄妹豈不要煩死了,等阿垚謀得外官得猴年馬月呀。我說,不用很久。到時天高海闊,哪怕不如在都城裡舒服精緻,但自在多了。”

“你怎麼能如此斷言?”蕭夫人暗自佩服桑氏對大戶人家的考慮果然比自己細微多了。

“猶記那日我病癒,阿垚來看我,他說將來要為一方父母。我起初當他隨口說的,可後來相處日久,我發覺若按他自己的性子,他更願意到阿父的部曲中領一小隊人馬。那麼,‘為一方父母’這話是誰教他的?”少商調皮的笑了笑,“阿垚的母親您已經看到了,這話絕不會是她說的。我猜,這話當是樓郡丞對兒子說的。”

蕭夫人定定看了會兒女兒,緩緩道:“當年何將軍捨命救下了樓太公,樓太公膝下有二子,樓經,樓濟。後來何將軍提出結成兒女親家,我還以為樓家長房仁厚,特意將何家這樣有力的姻親讓給次房,可後來聽聞何昭君種種狂妄蠻橫,我也懷疑過……”

“隻要兩房不分家,就是阿垚娶了何昭君,長房也能得到何將軍的助力。”少商嘴角露出一抹嘲諷,“叔母曾和我說過,自前朝戾帝篡位起,同家族之人居廟堂之高便成了個大大的忌諱。連虞侯一族那麼大的功勞,除了虞侯本人外的其餘人,陛下都隻予富貴,不許重權。而且,當初為陛下立下汗馬功勞的並不是樓太仆,是過世的樓太公。樓太公早逝後,樓太仆襲了爵位並得了陛下的提拔,阿垚的父親不願在都城做個小吏,纔去的外州為官。”

蕭夫人歎口氣,道:“你叔母倒是什麼都和你說。”

少商接著道:“外人都說樓太仆能乾,可叔父說,實則阿垚的父親絲毫不遜於其兄,隻是看著溫和不爭罷了,過幾年都快升郡太守了吧。唉,可這事呀,壞就壞在兩兄弟勢均力敵,廟堂之高,天子重臣,憑什麼你做得,我做不得。”

“還有更壞的。”蕭夫人點點頭,讓自己儘量習慣‘和女兒談論政事’這種看起來很詭異的狀況,“樓太仆兄弟雖說勢均力敵,可還能互為助力,彼此謙讓。可到了兒子輩上,長房弱勢再遮掩不住了。阿垚的胞兄,那可是樓家這輩的頭一號人物,稱得上文武兼濟。還有阿垚的兩個庶兄,在國子監都已有了些名聲。”

少商點點頭:“阿垚跟我吹過…啊不是,誇過他胞兄。這樣一個厲害的人,卻不曾入仕。”

蕭夫人道:“樓二公子有雄心壯誌,不願在地方為官,不止一次放言要入主中樞,如今正遊曆天下呢。他人雖遠離朝堂,可他寫的各地見聞,風土人情,屯兵積糧甚至施政之策,陛下常能讀到。”

“難道樓太仆會打壓侄兒不成?阿垚跟我說,他伯父待侄兒們如親子一般。”

蕭夫人搖頭道:“樓太仆倒冇這個死。都是樓氏子弟,同族子弟自是越出息越好。是樓大夫人,那年樓二公子原本能進尚書檯的,可她逼著樓太仆非要給自己兩個兒子舉官。可哪有一家數子全都舉官的。樓二公子受不得這個氣,便出門遊曆去了。”

“長兄幫我打聽過,樓太仆的幾個兒子的確有‘文慧’之名。可其中兩個,連國子監都冇進去,說是要跟外麵的名師讀書。另兩個,倒是真會讀書,可惜迂腐老實,不知變通,隻配在著書檯裡做個校對,皇帝不願讓這種人當地方官。接著嘛……”

少商笑著拍手道,“我來猜猜看,樓大夫人一定是這樣說的,‘侄兒呀,你這麼有本事,將來一定能靠自己當官的,可你的堂兄弟隻能靠舉官了,你就讓讓他們吧’!不過最後,這官也冇舉成麼?”

蕭夫人想笑,忍著道:“我聽說樓太仆正不斷催促侄兒回來呢。”

少商不讚同道:“阿垚的胞兄也太倨傲了些。俗話說,太剛易折。大伯母不高興就讓她不高興唄。家族興盛大事,哪能容無知婦人作怪?!……啊,阿母,我不是說你呀,你是程家興盛的大功臣!”

蕭夫人皺眉,直覺的想訓斥女兒怎能對長輩無禮,可理智上又覺得女兒說的對,隻好道:“樓大夫人以前不是這樣的。當年樓家風雨飄搖,甚為艱難。阿垚的母親是一點也靠不上,為了撐住樓家,大夫人左右周旋,殫精竭慮,是個極為能乾睿智之人。”

少商若有所思,忽道:“是以阿母就吸取教訓,引以為戒。身為大家宗婦,絕不能偏心己齣兒女,要顧全大局,選拔族中最優秀的子弟為家族拚搏?”

蕭夫人一震,怔怔的看著女兒。

少商見她目光射來,連忙輕咳兩聲,回到正題:“所以,您瞧,大夫人的兒子們想舉官但舉不上,可大夫人還冇死心,還盼著哪天兒子開竅了好入仕。阿垚的胞兄礙著長房的麵子避了出去。那可不是我們的時機麼?”

蕭夫人點點頭:“的確是好時機。其一,阿垚又不打算入朝,不過在地方上謀個差事。其二,樓太仆心中有愧,必然大力舉薦,樓郡丞更是高興還來不及。”

少商趕緊讚道:“阿母料事如神,佩服佩服。”

蕭夫人看著女兒,定定道:“這些都是你自己想出來的?”

少商道:“是呀。”

蕭夫人心潮起伏,又問:“那你覺得樓家將來會如何?”

少商神色一肅,沉聲道:“得快!樓太仆已過天命之年,就算他想再等等提拔自己兒子,樓氏宗族也不會答應。如數年前過世的良侯,子嗣無能,族中也無可造之材。縱有爵位,家族也隻能退居地方了。要是樓大夫人再從中作梗,樓家的祖老們怕是要發作了。樓二公子也不會一直忍下去的。是以,阿垚要趕在破局之前,趕緊受封舉官。”

蕭夫人道:“你就這麼有信心,阿垚會如大夫人的二子一般,受陛下召見應對時被駁了回來?”

“我有信心。”少商背脊筆挺,目光堅定,“我已打聽過了,雖然陛下喜愛論經飽學之士,可也重視實乾之人。阿垚學問不好,可是武藝不差,而且我會告訴他如何挖溝渠,壘深壁,蓄水分洪……阿垚很聰明,我說過的話他不但能記住,還能添上自己的所見所感。他又為人實誠真摯,我覺得陛下會喜歡他的,會願意給阿垚一個機會的!”

“你,什麼都想好了。”蕭夫人心中又是驕傲,又是苦澀。

少商沉默片刻,道:“我一直都是自己想事情的。”

混社會還是讀書,選擇文科還是理科,怎樣分配學習時間,怎麼填寫誌願……她一直都是自己計劃人生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