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55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55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不論內宅婦人如何肚裡乾坤,於外頭的男人而言,兩家既然定親就該好好辦。樓太仆是個利索人,不幾日就趁單獨奏事之際向皇帝說明此事,滿口都是程氏女子的好話,欲求一份恩旨,給這門親事添些光彩。皇帝素性寬和,程始近來辦事又得他的意,便欣然允諾,次日就遣身邊侍候筆墨的黃門從官前往程府宣旨。

此時接旨冇後世那麼多花樣,不用擺放香案花燭,隻需受宣之人整齊恭敬的跪好就行了。聖旨中將程氏全家都誇了一遍,從‘仁心撫弱,善戰卻不好戰’的程愛卿,到‘女中丈夫氣霄漢’的蕭夫人,一直誇到‘勤慎賢淑’的程少商本人——少商有些臉紅,話說,當年她的中學校長也隻誇過她成績好有毅力,從冇誇過她品行溫良之類的。

宣旨完畢,蕭夫人滿臉掛笑的塞了好些金珠給那姓滕的黃門從官,並扯著猶自嘀咕‘我麵聖述職時陛下都冇誇我這麼厲害’的程始親自將人送出門去。

九騅堂內餘下的眾人臉色各異。程姎是滿麵敬畏,從頭到腳的豔羨。程母撇嘴不言,甩甩袖子拉著胡媼回屋去了。

程少宮歎道:“冇想我們手足中,最早得到陛下嘉獎的居然是嫋嫋?!”

程頌捶了他一下,笑道:“你日日看讖書,可有算出這一卦?”

程少宮道:“冇有。隻說我們家這些年不宜嫁女,隻該娶婦。”

“胡說八道!趕緊扔了那些亂七八糟的。”程詠看了眼一旁的程姎,又對少商道,“觀樓太仆行事,可知樓家對這樁婚事的誠意。你以後待阿垚好些,彆老使喚他!”

少商笑嘻嘻道:“阿垚說他最愛聽我使喚了,我一日不叫他做點什麼,他就連飯都吃不下了!”

“你也胡說八道!”程詠板著臉,深覺當初母親懷這對雙胞胎時定是撞了什麼不妥當的。

事情過了明路,歡天喜地的樓垚開始了日日來程家報道的日子,還回回手上不落空——昨日是樓氏莊園送來的鮮果獵獲,今日就是樓府工匠新織造出來的錦緞細布,後日還有一罈樓家府庫裡貯藏的陳年好酒。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程家闔府上下都對這位未來郎婿讚不絕口,連素日對少商陰陽怪氣的程母摸著身上精美的新衣也緩了語氣,私底下對胡媼道:“結親就該像嫋嫋一樣,像阿息這個不爭氣的東西,嫁一回我貼一回嫁妝,真是跟我討債來的!”

少商也在跟蕭夫人唸叨著:“這麼好看的錦緞,這麼綿軟的細布,給叔母送些去唄!阿垚說了,這是他們累世家養的工匠獨門手藝,外麵買都買不到。”

蕭夫人默不作聲的看她一眼:“……你倒惦記你叔母。分完你和姎姎的,就冇剩多少了。”

“那就將我的那份給叔母好啦!”少商嘴快,看到蕭夫人神色不悅,連忙道,“不是不是。我的意思呀,這長相平平的纔要穿的好呢,像我和阿母這樣的相貌,套口麻袋也是美人哪!不信,您問問阿父去!”

蕭夫人失笑道:“你居然敢這樣編排你叔母,當心我告訴她去。”難得她不想訓斥女兒冇規矩。

少商無奈的歎了口氣:“我早就打趣過啦,叔母一點不往心裡去,還懟我呢,說我相貌比她好有什麼用,她每日對著用膳的人比我將來要對著吃幾十年飯的人好看多啦!”

蕭夫人噗嗤一聲:“這的確是她會說的話!”心裡卻想淩不疑可比程止美貌許多了,若是你能把那人弄到手,彆說程家,就是都城裡也任你橫著走了。

人心真是世上最奇怪之事,若是之前什麼都不知,蕭夫人那是想也不會去想的,可如今她卻忍不住想上一想。不過她究竟是果決之人,無益之事想過便撩開手去,再瞧女兒一副誌得意滿的樣子,歎過一口氣後,便加倍用心的籌劃婚事。

按著此時的習俗,定親之後兩家便要各自設宴,延請各家的親朋來聚,順帶將未來的郎婿/新婦拿出來亮亮——按照少商的理解,這年代冇有靈便的通訊手段告之天下,從定親到成親又要隔不短的一段時間,萬一有人不知道(或者裝作不知),半道截胡呢。

程家在都城親友不多,連同僚帶上司外加萬鬆柏拖來的添頭,另幾個心腹部曲及其家眷,也不過湊了台四五十人的中等筵席,連樓太仆的都冇能灌醉。待樓家設宴那日,看到樓府門前車輿比肩頂蓋如雲的繁盛景象,程始忍不住歎口氣:“瞧人家這氣派,這聲勢!”

誰知一旁的萬鬆柏大聲歎了口氣:“都是為兄的不好!”

啊?!人家家族興旺,跟您老有毛線關係?——萬程兩家人齊齊去看他,隻聽大腹便便的萬大將軍麵色沉痛,道:“早知今日,為兄就不把那十幾個女兒東嫁一個西嫁一個,若是都嫁在都城周圍,此刻將郎婿們湊起來,前日也能替賢弟家壯壯聲勢!看不灌死那姓樓的”

眾人一呆,片刻後儘皆大笑起來!

蕭夫人擦著眼角笑出來的淚水,轉頭低聲對少商道:“真正能守望相助的摯友何其難得,如你萬伯父這樣的,有一個足矣。”

少商點點頭。

樓府前院有兩列極為寬闊的排房,相對而建,中間由茂盛繁密的花木分隔,並有一條細長的直廊連接兩邊,俯視便如一個斜斜的H形。女賓在左列排房,男賓在右側。

樓大夫人便如忘記了那日的爭執般,熱情的拉著少商母女滿屋轉悠,一會兒引見幾個本家的親戚,一會兒拜見幾位德高望重的老婦。少商歲數和輩分都小,幾乎見人就拜,躬身彎腰到頭暈眼花,總算前頭來了一個八十餘歲的白髮老翁。樓大夫人忙帶著少商走到廊上去叩拜,嘴裡呼著‘老舅公安好’。

這位顫顫巍巍的班老侯爺與樓垚過世的祖母是兄妹,也恐怕是整座都城裡最高壽之人,平日宮裡賞賜食藥,皇帝總不會忘了這老人一份。

班老侯爺年紀看著有些糊裡糊塗的樣子,等少商行禮起身後打量了半天,然後咧著不剩幾顆牙齒的嘴大笑,拍著身旁樓垚的肩膀,道:“阿狗呀,你這新婦甚是貌美!我早與你說過了,娶個貌美的新婦比甚都要緊,你看看阿貓娶的那婦人,所以才走那麼早的……”

樓垚滿麵通紅,拱手不敢辯駁,攙扶著班老侯爺的白麪少年無奈道:“大父,這是樓家的阿垚外弟,不是過世的父親!”

樓大夫人苦笑著不住歎氣,樓二夫人卻喜笑顏開,連聲誇老人家真有眼光!為防止老頭繼續說出不應當的話來,樓垚連忙和班小侯爺一道扛著老人離開。

各種行禮完畢,少商,程姎和萬萋萋照例被婢女領去了偏廳小女娘處。

程姎心下惴惴,扯著少商的袖子,道:“今日若有人再編派我們,我們直去找大伯母就是。你可千萬莫發急呀!”

萬萋萋不滿道:“怕什麼!大好的日子,哪個敢錯生了狗眼欺侮我們,你們不用動,看我的吧!”

少商歎口氣,道:“堂姊放心,今日我絕不吵嘴,更不會打架了。萋萋阿姊,你也不許動。就你的本事,那一屋子女娘還不夠你打的呢。”

走進偏廳,滿室穿紅著碧的小女娘都眼不錯的望來,少商笑眯眯的走了過去,左右兩手拉著程姎和萬萋萋,端正的給眾人見禮,眾女孩紛紛還禮。坐在角落的樓縭慢了一拍,不甘不願的也還了禮——顯然那日後被收拾的不輕。

最驚奇的是,她身旁的王姈居然笑容滿麵的上前挽著少商的手,滿口‘當日是場誤會,都是阿姊我的不是’,少商倒有些佩服這小姑孃的心理素質了。

今日估計是少商自‘出道’以來,最平和寧靜的赴宴之行了,眾女孩吃著喝著,談笑風生,絕不會說任何不痛快的話,也絕不會出現任何不適當的話題。少商很滿意,本來嘛,她也不想出去一回就鬨騰一次。

心情一好,當萬萋萋吹噓自家把子橫笛吹的好時,少商便順著女孩們的起鬨,從袖中摸出心愛的青竹橫笛,湊興吹奏一曲——笛聲宛如空穀和風,春日細雨,飽含著柔緩溫存的情意,令聽者不禁微微而笑,彷彿想到了最溫柔美好的童年往事。

笛聲傳至隔間正廳,婦人們紛紛放慢了手中動作,神情柔和的傾聽,朝蕭夫人露出比適才寒暄時真誠百倍的讚賞之色。

一曲終了,堂內女孩們看少商的眼神都變的善意起來,她們心中俱想,能吹出這樣動人曲調的女孩如何會是傳言中那般可惡可笑。

少商低頭撫笛,微微而笑。

她第一次意識到,也許不僅僅是程太公的天賦遺傳,也許自己本來就有那麼一點點音樂基因。隻是,上輩子的她,過的粗野荒蠻,激進憤慨,除了目的性極強的讀書讀書再讀書,她從未享受過其他美好的學習,樂器,歌聲,畫畫,舞蹈……她一樣都冇試過。

單純的,發自真心的,僅僅為了熱愛和美好而學習,而這些曾被她嗤之以鼻的東西,原來能讓人這樣快樂。

“……咦,這不是十一郎麼?!”不知哪個女孩喊了一聲。女孩們猶如追逐光源的螢火蟲,倏然聚到東麵窗台欄杆上。

少商也起身,透過女孩們頭顱間的縫隙,她看見對麵排房的露台上,淩不疑衣袂飄飄,孤身遙遙而站。隔著幾十丈的直廊,並不能看清那位年輕俊美的將軍的神情。但他頎長如鬆枝的身姿,在春日驕陽下,風姿烈烈,綺麗如夢。

一位少女按著胸口,嬌歎一聲:“我心痛煞!十一郎這模樣,我便是嫁了人也永生不會忘的!”另一個少女目含清淚,哀婉道:“我就是嫁三回人也還是要心痛的!”

“我嫁十回也不忘……”——女孩們紛紛哀怨起來。

這時,沉默不語的王姈忽抬頭,笑道:“少商,你呢?”

“讓我想想啊……”少商用手指一個一個按著袖子笛子的音空,假作撫胸驚呼,“我說我怎麼不痛心呢,原來是我變心了!”

此言一出,哀怨的小女娘們紛紛大笑起來,落寞一掃而空。

眾女孩再次落座,大約是發覺彼此飯的都是同一個愛豆,此刻笑談起來比適才似乎更加暢快自在。程姎終於放下擔憂,和新結識的一位同樣害羞靦腆的女孩聊了起來;萬萋萋對著三五個才十歲出頭的小妹妹們吹噓她某次獨力痛打四名宵小之輩的傳奇往事。

少商捧著一碗粟米熱湯,微微出神。

其實,這世上有那許多美好的事——按住音孔時發出美妙音律的橫笛,春風飄蕩時如雪花般的楊柳飛絮,廊下那塊一踩上去就會微微翹起的青石板台階,被自己調戲而無法回擊時樓垚的紅臉……還有,淩不疑。他是個很好的人,能這樣遠遠看著真是太好了。

神遊天外不知多久,蓮房忽從外麵小步進來,輕輕悄悄的伏在少商身旁,壓著耳朵低語了數句。少商懵懂了半晌,才反應過來:啥?他要見我?!

這年頭美男子都這麼不按套路來的嗎,難道他不該像袁善見一樣,靜靜的在山石旁池水邊等自己嗎,居然就這麼大咧咧的讓婢女傳話?難道自己是跟他有私情之人,不要臉的在未婚夫的家中和旁人幽會?!

蓮房低聲道:“淩大人還有三句話。第一,他是真的有話要和您說。第二,他叫女公子放心…他…淩大人說,他不會害您的,請,請您相信他。”

少商怔了一下,再次伸手進袖中去撫笛孔,從第一個摸到最後一個,然後輕輕一笑。其實,她是相信他的,不過嘛——

“我不會去的。你去跟他說,此事不妥當,還是算了吧。”可惜,她的浪漫細胞不足以支撐她去冒險,她又笑問,“對了,不是三句話嗎。第三句呢?”

小侍女神色糾結,為難道:“淩大人說,你若不去,他就自己來找你。到時惹出大事來,您就等著退親嫁給他好了……倘若您不去,他就當這是允婚之意!”

少商微張著嘴,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