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61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61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說來逗比,這場幾乎扭轉了少商人生軌跡的變故,她最初對其興趣還不如程母的糞缸。

聖人雲,食不言寢不語。這句話程家的絕大多數成員必是不同意的,至少程母和程老爹就做不到,往往吃著說著就要爭執起來,而且爭執的理由多是令人無語。

這日母子倆又因為家庭農作的粗放型發展還是精細型運作嗆了起來,話題的起源是程姎,儘管她說起時純屬一片孝心,但怎麼說呢,這世上從不缺乏好心辦壞事的好人。

“……塗高山景緻優美,天高氣爽,孫女也是頭一回見呢。而且離都城也近,下回我去莊子裡查賬時,順道帶大母去那裡遊玩罷。”程姎笑的溫順。

高坐上首正中的程母瞥了一眼兒子,幽幽道:“唉,你們麵聖的麵聖,賽馬的賽馬,留下我老媼一個,孤寂可憐呐!”

程始放下漆木箸,大聲道:“不是阿母說要春來發種,蚜蟲滋生,要留下照料後園的莊稼麼?不過阿母啊,您彆再跟以前似的,什麼飽腹種什麼,傻大憨粗的,眼下我們已經不餓肚子了!你看嫋嫋,上回培出來的那什麼胡瓜白菘,細細巧巧的,又靈脆又清爽!”

他不想說,上回他將女兒搗鼓出來的幾小簍新鮮的胡瓜和白菘分送給同僚親友,對方那吃驚的模樣,他頓覺得自家底蘊都豐厚了幾分——反季培育精細果菜,便是尋常的豪強世族也未必能弄的出來。

“豎子!你渾說什麼!”程母拍案大怒,“你說老身可以,不許說我的田畝莊稼!每回老身都將肥堆的厚厚的,種出來粟麥比彆人家的都香甜!”

“對了,還有那漚肥的缸子,熏不熏!您老還記得老家後山那口缸,我幾次叫您彆埋那麼低,那回您上山時一腳踏空……”

這真是吃飯時的絕好話題,程頌和程少宮抖著肩膀低頭偷笑,程姎頓著筷子臉色尷尬,蕭夫人忍無可忍,用力將漆木箸拍在食案上。

程姎惶恐,忙道:“都是我的不好,不該提起叫大母不高興的話頭……”

“哎呀,堂姊彆插嘴,這關你什麼事,阿父和大母這是親母子才這麼…呃,這麼親近!我和阿母不也吵過嘛!”少商是市井小民出身,和這種歡脫熱鬨的氣氛簡直無縫對接。

程家幾兄弟偷偷去看母親,隻見蕭夫人撫額歎息。

少商興致勃勃的追問:“阿父,大母後來掉進去了嗎?”

“你這孽障,是盼著老身掉進去不成?!”程母噴著重重的鼻息大喊著。

程始趕緊來保皇:“您老彆這麼大聲,嫋嫋膽子小,您彆嚇著她!”

“她膽小?”程母指著少商衝兒子怪叫,“你的眼睛裡也漚了肥不成?!”

“——詠兒!”

蕭夫人用力一拍食案,高聲叫道,全家人都被她鎮住了,一時忘了打嘴架。

“……你說說,今日太學有什麼見聞。”蕭夫人臉色鐵青的說完後半句。

程詠大口出氣,他還當自己怎麼了呢,便道:“回母親,今日還真出了件大事,雍王一族造反了!”

此言一出,除程始以外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蕭夫人鄭重道:“雍王?他果然是始終心存異誌,他們是在雍州西北的馮翊郡行的謀逆麼。”

程詠拱手道:“母親說的一點不錯。”

“雍州馮翊郡,那不是和我們隻隔了個弘農郡?”程頌仰頭回憶地形圖。

程母大驚失色:“什麼,是不是要打到都城來……”她聲音發顫,說著就要起身。

程姎忙上前勸慰,少商也來幫忙,笑道:“大母您怕什麼,您冇看長兄好端端的坐在這裡麼,若是事情緊急,他早就慌裡慌張回來報信啦!”

程始大笑道:“我們嫋嫋好聰明!”又轉頭程母道,“我正要說這事。馮翊離都城不遠,這事瞞不住的,阿母在外麵若是聽說了什麼,千萬莫怕莫慌,這事鬨不起來!”

“阿父說的是!”少商道,“我這回和叔父叔母不還碰上了一回謀逆麼,才幾天就煙消雲散了,首逆一個個被梟首後掛起來晾著呢,可恨叔父不讓我去看!”

“去去去,你一個小女娘去看什麼看!”程始低聲斥責,女兒什麼都好,就是敬畏心缺的厲害,簡稱缺心眼。

少商悶悶的縮了回去,她還想接著問程母究竟掉進糞缸冇有呢。

“我兒,這雍王真打不過來麼?我聽說雍王一族在前朝時就是了不得的人家呢!”程母猶自憂心,不過還帶顫巍巍的坐下了。

程始嗤笑一聲,道:“就是太了不得了,後來也起了事,稱了帝,這不,捨不得以前的尊貴嘛!照我說呀,富貴天註定,雍王父子就冇那個麵相!”

“阿父你也會看麵相?”程少宮來了興致,“那您跟兒子說說他們麵向如何。”

“一邊去!”程始瞪了兒子一眼,接著道,“阿母您彆擔心了,真冇事!今早陛下已派數路人馬西向馮翊郡而去了。哦,淩不疑也在其中。”說這話時,他還小心的瞥了女兒一眼,卻見女兒並無異色。

蕭夫人看丈夫始終寬慰不到點子上,隻好補充道:“君姑聽我一言。當初雍王父子看情勢不對,自行降了陛下。唯有一處,說什麼‘故土難離,祖先墳塋所在’,便不肯和來降的其餘人一樣住到都城來。陛下為免去一場刀兵之禍就答應了。可您想呀,咱們陛下何等睿智,哪會一點都不防備呢。君姑您放心,陛下這幾年慢慢收了雍王的兵權和賦稅權,又在馮翊郡四麵設下數道箍子,如今已是由不得雍王一族想降就降想反就反了!”

程母聽完這番入情入理的話,才終於鬆下一口氣。

“……不過,”蕭夫人憂慮的看了眼少商,詢問丈夫,“此事會不會與嫋嫋有礙?”

“啊。”少商原本正聽的連連點頭,誰知話題忽轉到自己身上來了。

——和生長於安逸太平年代的許多年輕人一樣,少商並不是一個很有政治敏感性的妹紙。尤其是像她這樣純科研技術類專業,領導人換不換屆傅立葉還是傅立葉,阿妹打不打‘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邪惡國家’基爾霍夫定律也不會變。

時政新聞對她而言隻有兩個用處:思政考試時回答熱點局勢問題靈不靈光,上頭批實驗室項目資金時壕不壕(直接決定教授的心情)。

隔隔壁郡的一對父子造反跟自己有什麼關係,少商無論如何也想不通。

看女兒一臉茫然,蕭夫人歎道:“雍王姓肖,他的世子就是娶了何昭君之人。”

少商在腦袋裡轉了一遍,才反應過來:“就是……那位什麼肖世子?”

蕭夫人點點頭,程頌不甚清楚這種婚嫁之事,趕緊問:“可是阿母啊,那何將軍不是奉旨鎮守馮翊麼?這,這…兒女親家…”

眾人皆知程頌的意思,程母再度憂心起馮翊守不守得住,隻有程少宮問:“可這與嫋嫋有何乾係?”

“…對呀,這與我有甚乾係?”少商依舊不解,“這事不就兩個路子。要麼何將軍忠勇為國,奮力滅殺謀逆的雍王父子,回來領賞褒獎……”

“要麼何將軍和他那親家沆瀣一氣,何家也成了逆賊,那就更礙不著什麼事了!”程少宮補上。

程始不在乎道:“我兒說的對,是你們阿母過慮了。”

“不對,還有第三條路。”程頌笑道,“就是何將軍受了親家的蠱惑麻痹,冇能及時防備,若如此,他回來也要被問罪的!說不得,阿父立功的機緣又來了!”

少商大聲讚揚道:“次兄高見!……不過阿父就彆去了,也讓旁人立點功勞罷。”

四人一齊大笑。蕭夫人看著相對傻笑的粗線條父子女四人,連連苦笑,抬頭看見長子程詠眼中和自己同樣的擔憂。

……

事實證明,料事如神這種事並不是尋常人能做的,因為這晚席間程家眾人的料想一樣都冇成真。短短三日後,前方便傳來訊息,言道雍王之亂已然平定。

程家兄妹數人儘皆愕然。這下程母憂心全消,大聲笑道:“這什麼雍王吹的如何厲害,看來不過如此,阿止那兒的那個姓樊的郡太守好歹撐了十餘日呢。”

又過了兩日,程詠再度帶來詳細訊息。

原來,為著儘快滅殺逆賊,何將軍膝下幾個成年的兒子儘皆戰死,他自己也傷重不治,於回都城途中過世了。這下子,即便遲鈍如程母也覺得不大好了:“阿詠啊,那何家現在還有人麼?”

“有。還有獨女何昭君與一位年僅四歲的幼子。”程詠憂慮的目光轉向幼妹,“陛下已封何氏為安成君,享湯沐若乾,幼子襲爵。”

少商沉默的端坐窗側,一小縷毫無溫度的日光落在她的臉上,良久才道:“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許是一語成讖,三日後,奉命前去迎回何將軍的揚侯紀遵在小朝會時,當著群臣的麵,一板一眼的複述了何將軍臨終前的兩句遺言——

“臣本鄉野莽夫,得逢陛下左右乃畢生之幸,雖死無憾,萬望陛下莫要牽掛。”

“臣膝下隻餘一雙弱女幼子,女昭君本與樓氏子定親,如今肖逆或誅或擒,前婚已破,盼能重與樓氏結緣。”

聽到前一句遺言時,皇帝涕淚不止,哀道:“蒼天損我一員忠臣良將!”滿朝隨之皆泣。待聽到第二句遺言時,皇帝一時停了悲慼,眾人齊刷刷的將目光射向樓太仆。

紀遵並未回到自己行列,繼續稟奏:“老臣觀何將軍神色,想來他並不知曉樓太仆之侄已與程氏定親,是以纔會有此一說。”

原本也在抹淚的萬鬆柏驚了好一會兒,此刻終於回過神:“正是!何將軍為人通情達理,倘若他知道此事,定不會……”

“然——”紀遵麵無表情,不去看神色各異的眾人,“何氏悲壯,禮雖不合,但可以容情。老臣請陛下決斷!”

皇帝靜坐上首,玄冕下的十二旒玉珠輕輕晃動,群臣看不清君主的神色。

樓太仆已呆若木雞,發現此時自己真是說什麼都是錯。

“決斷什麼決斷?!”萬鬆柏一看情形不對,趕緊大聲道,“一來,何將軍臨終前並不知道樓氏子已定親,二來,為人臣子,儘忠為國是本分,說句不中聽的,難道隻要立了功,就可以挾功求報了麼?!”

紀遵道:“萬大人說的也對。陛下的恩賞是一回事,但搶奪彆家婚事又是另一回事。”

吳大將軍猛的起身,扯著嗓門道:“話不能這麼說!何家慘烈,人都死的差不多了,難道就不能憐憫則個!”

紀遵轉頭向著吳大將軍,道:“照大將軍的意思,陛下應下旨成全此事?大將軍可想明白了,此例若開,以後若哪家死傷慘烈些,是否就憑藉功勞求取彆家之物,例如……”

鬚髮半百的老頭忽往人後一指,正指在皇後親弟宣侯身上:“如宣侯,當年陛下恩賜原籍一座山嶺為宣氏祖塋,誰知這座山嶺原是徐州甄氏所有。起先那甄氏是敵,也就罷了,可後來甄氏率眾來投,將來甄氏子弟若再立下大功,宣侯家的那座山嶺,還還是不還呢?”

吳大將軍啞然,隨即又反駁道:“這,這父祖墳塋屬大,自不能送來送去。可這婚事,樓程兩家不是還冇成婚嗎?”

紀遵點點頭:“大將軍說的也是。如今何將軍還留有一名幼子,若將來有人為國征戰到子嗣斷絕且隻遺一女,那麼是否可令此女看中的郎婿與妻絕婚,而後再嫁呢。這其中分寸,又該如何把握。”

吳大將軍這次徹底啞火,憤然坐回行列中。

正當萬鬆柏嗬嗬微笑著以為這紀老頭是友方時,紀遵又道:“然何氏一族忠勇動天,何將軍的遺言實應照辦。”

萬鬆柏張大著嘴,看著這死硬脾氣的老頭好半天,終於明白了。

——這種事皇帝不能直接下旨命令,不然就成慣例了,但樓程兩家可以自行退婚,成全‘可憐而忠勇’的何氏一族。

……

散朝後,萬鬆柏趕緊跑去程家,將這些事一五一十的告訴冇有參加小朝會的義弟程始,嗯,還有蕭夫人。

程始不悅道:“難道就冇有旁的賞賜功臣之法?非要來拿我們消遣。”

蕭夫人沉默許久,忽問:“樓太仆一句話都冇說?”

萬鬆柏抹著汗用力點頭:“那老小子就跟割了舌頭似的!”

蕭夫人嘴角泛出一絲冷笑:“我們著什麼急,這件事的根子在樓家。且等一等,看看樓家兩房人怎麼說吧。”

程始沉聲道:“正是。倒不是我們非要阿垚這個郎婿不可,而是這事我們若退的太容易,倒叫滿都城的人以為我們程家可欺了!”

端坐在隔間的少商安靜的聽著長輩們的議論,忽有了一個有趣的比喻:假設你嘔心瀝血的考上了北大清華,可能以後都不會有這樣好的考運了,但有一位因公殉職的烈士,他的女兒需要占用你的大學名額,你讓還是不讓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