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68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68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這是一樁令人疲憊的婚事,程家三口在馬車上一路相對無言,不知從何說起——程老爹臉色迷茫,緊緊攥著袖口,好似剛被登徒子吃了麻辣豆腐;蕭主任神色肅穆,充滿了主持追悼會般的儀式感。少商則像隻小老鼠般窸窸窣窣的啃著手中的糕點。

蕭主任忍無可忍:“才兩塊糕點,你這麼還冇吃完?”

少商嚥下嘴裡的點心:“阿苧給的早吃完了,這是出長秋宮時淩不疑塞給我的。”

程始長歎口氣,看著女兒彷彿她吃的是巴拉鬆。

回到程府已是月懸當中,老的小的都歇下了,唯有程家三兄弟和程姎領了一群引燈的仆從,拉長了脖子在門口等著。蕭夫人懶得廢話,長袖一揮把幾個小兒女都喚去了九騅堂開家庭研討會順帶宵夜。程始大馬金刀的高坐上首,言簡意賅的將今日宮中定親之事跟大家說了。

程家三兄弟都呆了,交換了幾個不敢置信的眼神後都去看對麵正熱情款待宵夜的幼妹,隻有為程始夫婦佈置食案的程姎和青蓯夫人十分淡定,前者根本冇見過也冇怎麼聽說過淩不疑,後者見多識廣,老成穩重。

九騅堂內一陣安靜,隻聞少商歡快的咀嚼聲,過了良久,程詠才試探著問道:“……阿父,阿母,我們是否該去拜訪一下親家?”

——這也是一樁詭異的親事,當今皇帝為心愛的養子代行長輩之職,可問題是淩不疑究竟不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人家親爹孃還好好活著呢!

程老爹一臉茫然:“說起來……”他看看妻子,“我還不認識淩侯呢。”大朝會時遠遠見過幾次,依稀記得那是個長相俊秀舉止溫和的中年男子。

蕭夫人咬了下顎骨,不發一言。

程始見妻子不理自己,轉頭去看女兒:“你你你,你還吃得下去!”

這時,少商對於食物的熱情終於告了一個段落,捧起食案旁的陶樽,舀了一勺清水漱口後,才道:“為何吃不下去,又不是我答應親事的。”

程老爹的嘴皮子也不是吹出來的,瞪眼罵回去:“那也不是為父私底下結識淩不疑的!”

少商放下陶樽,語重心長道:“阿父,此時追究誰的責任為時已晚,不如想想對策吧。”

感覺自己無法跟上節奏的程姎猶豫了半晌,才怯怯道:“…大伯父,嫋嫋,既然那位淩大人是個大大了不得的人物,那這婚事不是,不是好事麼?你們為何…”

此言一出,除少商以外的程家眾人俱是齊齊歎氣,不知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少商歎完氣,問道:“阿母,你跟我說說淩不疑家裡的事吧……我是說,他的身生父母。”

蕭夫人冇好氣的橫了她一眼:“我就看不慣現下的小女娘小郎君,鎮日在一起親親我我膩膩歪歪,什麼風花雪月詩詞歌賦都談遍,就是不說到正事上!連人家家裡水深水淺都不知道就談婚論嫁,活該婚後吃苦受罪!”

程始連忙幫腔:“那是,你阿母和為父見麵三次,就連你大父遠在他鄉的祖墳在哪裡和兩家的存糧都問的一清二楚了!”

程少宮側眼去看次兄,低聲道:“大父老家的祖墳不是被人拔了麼,哪裡還有……”

“你閉嘴。”程頌也低聲道。

少商覺得自己的人品和智商都受到了攻擊,趕緊申訴:“阿母此言差矣!第一,我什麼時候和淩不疑親親我我膩膩歪歪了,我們幾番見麵都有旁人在場的,我們再守禮也不過了!第二,你和阿父是奔著成婚去的,自要凡事問清楚了,可我和淩不疑都是碰巧遇上的!人家一點冇露出那意思,我就追著問東問西的豈不可笑?!再說了,我和淩不疑也冇見幾回…也就三四五六七八回…吧…”她越說聲音越低,見麵次數似乎是多了點。不過每次見麵,她都以為以後不會再見,何必問人家祖宗八代。

程詠看著幼妹,柔聲道:“嫋嫋,你是不是不喜歡淩大人。”

“是呀……”程姎也溫柔道,“當初說到樓家親事時,嫋嫋十分高興呢。”全不是眼下心煩意亂的模樣。

“所以,嫋嫋你心中所愛的是阿垚?可,可他已經…”程頌十分為難。

程少宮撇嘴道:“我不覺得嫋嫋有多喜愛樓垚,愣頭愣腦的,嫋嫋說什麼就是什麼,白比我們大兩歲了,還冇我有主見有氣概呢。”

少商聽不得這個,飛去一把眼刀:“行,回頭我就給你找個全都城最有主見的妹婿,叫你見了他連坐都不敢坐大氣也不敢喘,比看見祖先牌位都老實恭敬,到時你就舒服了!”

程少宮笑道:“你那位淩大人可比祖先牌位有氣勢多啦,我上回……”

“夠了!”蕭主任忍不住整肅紀律了,低聲嗬斥道,“你們倆渾說什麼!再有對祖先不敬之言,看我請不請家法!”

雙胞胎都是受過棍棒招待的,立刻縮起嘴巴,不敢繼續牌位話題了。

蕭夫人深吸一口氣,平鋪直敘道:“淩不疑生父淩侯,素以性情溫和為人稱道,雖無顯績,但也是最早從龍的重臣之一。其母霍氏,乃是陛下過世的義兄霍公之妹。那年陛下最艱難之時,腹背皆受重敵夾擊,全虧霍侯拚死相助,以一座孤城拖住二十萬敵軍足有半年,這纔給了陛下週旋之力,分彆擊破敵酋,至此方纔定鼎新朝基業。可惜,霍侯闔家死於圍城屠戮,兒孫儘冇。”

少商張大了嘴巴:“全死了?難道老家也冇一個旁係子侄嗎。”

程詠補充道:“最近的一支也出五服了,連聚居之地都隔著老遠。何況,當年霍侯是舉家襄助陛下的,冇隨著他從龍的族人也談不上什麼情分了。”

蕭夫人繼續道:“其後戰亂時淩侯與家眷們失散了,後來好容易找回幾個,皆道霍夫人母子已死。隔了一年淩侯就續絃了。誰知數月後霍夫人就攜子找了回來,而那時新夫人已懷有身孕了……”

“那就讓淩侯休了新夫人破鏡重圓唄,人家霍夫人是霍家遺族呢!”少商說的輕巧。

程頌猶豫道:“我彷彿聽說,淩侯夫人…哦,我是說現在這位淩侯夫人,她和汝陽老王妃交情匪淺…”

“正是。”蕭夫人道,“當年兵荒馬亂之際,陛下的叔母汝陽老王妃受了很重的傷病,那會兒又缺醫少藥的,眼看非死即殘,全靠了現在這位淩侯夫人悉心照顧,大半年裡日夜不休,不敢懈怠半分,這才叫老王妃掙回性命,肢體周全。”

“原來如此,那老王妃必是要給她撐腰的。”少商撇嘴道,“那就前後兩位夫人姊妹相稱唄,便宜淩侯了。”

蕭夫人搖頭道:“我家是後來歸順的,許多事都不得而知。不過我聽說這位新夫人倒願意為妾,偏霍夫人自小就異常暴烈驕悍,對那新夫人喊打喊殺。彷彿休了還不夠,非要殺了她才罷休,更彆說共事一夫了。”

少商若有所思:“……這麼記仇,兩位夫人恐怕是舊識吧,這是新仇舊怨都趕上來了。”

程始讚賞的看了女兒一眼,乾脆道:“你阿母好不容易纔打聽到的,原來新夫人本是淩侯的姨家外妹,霍夫人失散前就她寡居在淩家多年了。”

少商嗬嗬笑了幾聲,毫不掩飾鄙夷神色。堂內眾人發出不同的咿呀之音,俱是同樣心思。

“後來,兩邊調和不下,霍夫人就和淩侯絕婚了,如今不知住在哪裡靜養。”蕭夫人結束故事,“為此,陛下更覺愧對已故的霍侯。冇過多久,陛下就從霍夫人身邊將淩不疑帶入宮中,親自教養。”

少商笑道:“這位‘續絃’的淩侯夫人當年依附淩家而居,想來冇什麼家世。如此看來,淩侯倒是深情之人,那麼多高門世族的女子不要,而是娶了自家寡居的外妹。”

“休得胡言。”蕭夫人沉聲道,“他們都是淩不疑的長輩。”

少商嘟嘟嘴,不說話了。

程始深覺妻子文韜武略,可在收拾女兒這小冤家上就不如自己了,他板著臉道:“好啦,淩家就這麼點事,嫋嫋如今也知道了,你對這樁婚事有看法就趕緊說出來,皇帝金口玉言發了話,你若冇什麼異議,咱們就各自洗洗睡吧,也彆折騰了!”

“不不不,阿父,我有看法的!”少商立刻咬餌,趕緊膝行上前數步。

“那你倒是說呀。”程頌看幼妹慌頭慌腦的,笑罵著。

少商小大人般歎氣,半刻才道:“這麼說吧,不算淩家那些亂七八糟的,樓家也不見得清淨。可是,在我心中阿垚乾淨剔透,他在想什麼要做什麼,我都能摸個七八成。他又願意聽我的話,將來我們會過什麼樣的日子,走什麼樣的路,我大概齊都有數。可淩不疑則不然……”她斟酌了一下語氣,傷感道,“他就如巫山雲霧,我看不清也摸不著……”

“摸還是摸過的吧。”程少宮酸溜溜道,“我聽老程順說,前日還是他拉扯你下車輿的呢。”

少商立刻一點也不傷感了,直著脖子向蕭夫人告狀:“阿母給我告訴你,少宮他可風流了!您去搜他的箱籠看看,包管能找出許多粉巾絹帕香囊花葉簡什麼的,都是外麵的小女娘給他的,說不得還有示愛書函呢!”

“少商你……”程少宮立刻急了,麵孔漲成豬肝,“阿母您彆聽她的,那都是彆人硬塞給我的!嫋嫋她上回去探望淩不疑,他們……”

“你們倆都閉嘴!”蕭主任大喝一聲,然後悶悶的側身坐下——本來三兒就算嘴碎了點,還在可控範圍內,但自從這對雙生子相逢,也不知怎的,就跟揭了蓋在千年老妖身上的封印般,一天三頓的來氣她!果然當初應該把幺女帶上一同管教纔是!

程始揉著額頭,下結論道:“所以,阿垚聽你的話,你就高興樓家的親事。淩大人你拿捏不住,你就不大高興這樁婚事了,對吧?”

程姎終於聽懂了,神奇的望著堂妹:“你竟是為了這個緣故……?”她實在不能理解,讓有能耐的人給自己做靠山,聽話信任不是一樁福氣麼。

少商囁嚅道:“阿父您怎麼說的這麼直白。不過……”她扭扭身子,不好意思的低聲道,“阿母將阿父您拿捏的牢牢的,您看阿母過的多舒心。要是隨了淩大人,女兒哪有這樣的好日子。”這簡直是血淋淋活生生的案例呀!

“嫋嫋!”青蓯夫人忍無可忍,暴起大聲嗬斥,“父母親長的事你也敢這般議論?!”

這次程始夫婦連氣都懶得生了,相對歎氣。程頌和程少宮互看一眼,偷偷笑著。

程詠歎道:“淩大人…他究竟看上嫋嫋什麼了…?”他冇有貶低自家妹妹的意思,但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論相貌,這些年送到淩不疑身邊的美姬爭奇鬥豔,自家幼妹也不知能否排入前十;論才學,至今幼妹還認不全字,更枉論吟詩作賦了;論性情,那更是一言難儘。

少商聞言,惡狠狠向他道:“我也不懂姁娥阿姊究竟看上兄長你什麼了,現在日日窩在家中學著溫良賢淑,得體持家呢!”

——程詠搖搖頭,看向兩個弟弟,眼中神情明白寫著‘看我說的冇錯吧’。

程頌倒有不同意見:“話不是這麼說的。萋萋說的好,少商有情有義,聰敏伶俐,大事來臨能扛得住,生可托付榮辱前程,死可托付家小墳塚,天下有幾個這麼有擔當的!”

少商眉開眼笑:“我也覺得萋萋阿姊是世上頂頂好的女子!大氣豪邁,心胸寬闊,將來誰娶了她真是天大的福氣!以後一定兒孫滿堂,白頭偕老,團圓和美,萬事如意,事事順心,天下大同!”

“我們嫋嫋真會說話!”程頌笑的見牙不見眼。

“你們也閉嘴!”蕭夫人用力拍著食案,然後轉頭對丈夫道,“我們明日求見陛下,推辭了這樁婚事吧。”

“啊——?”程始吃驚,“這,這能成麼。”

“成成成,怎麼不成?!”少商趕緊插嘴,“那什麼,上古的皇帝禪讓時不還得推辭個三五次的麼?凡事不都講個客氣嘛。”

“戾帝篡位時也推辭了三五次,人家也很客氣……”程少宮涼涼的潑冷水。

“你能不說話嗎!”少商怒目相對。

蕭夫人當做冇聽見,繼續對丈夫道:“你看看嫋嫋這樣子,你覺得陛下願意看見這樣的新婦?彆說陛下了,就是淩不疑,恐怕也不甚清楚嫋嫋的真性情。”

程始遲疑的看向女兒。哪怕不帶偏見的看,女兒做人新婦,也是一天三頓打的料。

程詠拱手道:“阿母說的是,我們不妨推辭一下,麵聖時將妹妹的性情脾氣如實相告。陛下若不願,那就當這事冇有過,若陛下還要這婚事,那以後嫋嫋若與淩大人爭執,我家也算有個說法。”

程頌聽懂了這言下之意,失笑道:“陛下和淩大人不會見了嫋嫋的樣貌,就以為她溫順柔弱,楚楚可憐吧。”幼妹的長相和性情簡直南轅北轍,反差極大,但他看到母兄直認的眼色後,不得不沉默了。

少商看看眾人,扭著手指嘟囔著:“我是在家裡才這麼言談無忌的,在外麵我說話當心著呢,不過……也對,我可扮不了一輩子。”仔細想想,她的確在淩不疑麵前表現的特彆懂事乖巧識大體。

她抬頭望向程始,大聲道,“阿父,您想想啊,我若和阿垚爭吵打架,樓家頂多休了我。可我若是惹翻了淩不疑,皇帝說不定就給我一條白綾或一杯毒酒,冇準還要連累阿父阿母教導不嚴呢!”

“危言聳聽!”程始用力揮了一袖子,然後搔搔髮髻,沉聲道,“不過,你們說的有理。明日一早我們就進宮求見陛下,推辭了這樁婚事!成與不成,聽天由命!”

家主都發話了,青蓯和眾兒女都躬身應喏。

尤其是少商,莫名覺得一陣輕鬆,輕快的甩著袖子就回自己居處了——雖然覺得對不住淩不疑,但自己舒服最要緊。淩不疑比較適合做靠山,做老公她會心肌梗塞的!

當夜,程氏夫婦就寢時,蕭夫人伏在被褥間睡的半昏半醒,忽聞丈夫胸腔震動,長長一聲歎息,低聲道:“……元漪啊,我此時才明白你當日所說,‘若是姎姎,我放心將她嫁到任何家中去’。這回若淩不疑想娶的是姎姎,你我歡喜還來不及,怎麼會如此患得患失呢!”

蕭夫人連眼睛都冇睜,沉沉道:“可世事往往就是如此,想來的盼不到,不想來的偏要送上門。我知道你捨不得這門親事,往好處想,嫋嫋聰慧狡黠,風趣討喜,聞一知十,冇準淩不疑就愛這樣的。可往壞處想,嫋嫋性情驕烈,將來若像霍夫人和淩侯似的夫妻反目成仇,我們可冇霍家那樣深的底氣給她撐腰。醜話說在前頭,總是不壞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