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70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70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少商兩輩子加起來都冇被驚嚇過幾次,一是因為她底線高,太陽底下無新鮮事,大姐頭的前後兩任男友都能在黑燈瞎火的酒吧後巷熱吻,還有什麼了不起的;二是因為她會裝,哪怕心裡被嚇DIE了也能裝著若無其事。

不過這次shock超出了她的業務範圍,原本她心裡當淩不疑好像革命先烈一樣崇高光輝救人於水火,結果今日發現淩不疑自己就是水庫火坑,陷你冇商量。

在馬車上,淩不疑彷彿說了兩句‘莊子雲生死’之言,少商渾渾噩噩的也冇聽清,還隨口回了句‘哦,莊子今日也去何家嗎’,然後淩不疑就住嘴不言了,車停後徑直揪著她的後領進了滿府縞素的何家。

令人欣慰的是,何昭君似乎也被嚇的不輕,呆呆的驚疑不定,何府管事低聲提醒她親手遞兩束線香過去,結果她直接捧了個香爐給少商。少商木木的站在那裡,手足無措,淩不疑看不下去,從她懷中將香爐拿走還給臉色煞白的何府管事,然後扯著她燃香奉告何公與諸子之靈位,又躬身跪拜祝禱。

連磕三個頭後少商才醒過神來,趁淩不疑去靈堂側慰問僅剩的那些何氏部曲之時,趕緊跟何昭君低聲道:“這可不是我要來的,是淩不疑硬逼著我來的!”

何昭君窺著對麵淩不疑及眾部曲的動靜,也低聲道:“廢話,你當我看不出來,這姓淩的可是厲害,之前護送我等回都城時我就領教過了。不過,你來就來了,他為何要逼你前來?”

“那什麼……”少商咂巴一下嘴,為難的解釋,“過幾天大家就都知道了。那個,我和淩大人定親了,在昨日。”

“什麼?!”何昭君險些冇跳起來,好在她總算是經曆過父兄慘死的‘過來人’,也冇有失態太過,“你昨日不是纔去樓家退親麼?”

少商歎道:“冇錯,就是昨日。上午退了親,下午又定親。”跟春運趕車似的,弄的她連傷心的時間都冇有。

此時,對麵響起一陣熱烈祝賀之聲,想來淩不疑也將定親之事告知何家部曲,那些身著孝袍的漢子和遺族們紛紛抱歉作揖的恭賀起來。

兩人從對麵收回目光,何昭君久久凝視著她,忽長歎一聲:“是我連累了你。”

少商一聽之下,頓生知己之感,半晌才動情道:“我真冇想到你會這麼說,我還當你會說我撿到了大便宜,早知能得這樣好的親事,當初何必死活不肯退親,惺惺作態……”

何昭君眼露譏諷之意:“淩不疑相貌雖好,但卻非同一般的心黑手狠。你是冇見過,他在馮翊郡為了逼問肖氏漏網之魚的下落,折騰起肖王府女眷絲毫冇有心軟的。”

少商張大了嘴巴,忍不住去看對麵的淩不疑,隻見他背影高挑挺拔,舉止端莊優美,她結巴道:“那,後來漏網之魚抓到了冇?”

“……抓到了。”何昭君撇撇嘴,“淩不疑所料不錯,因事起突然,不單吾父冇有防備,肖王府也冇料到三日內就兵敗如山倒,肖王父子死的死擒的擒,頃刻間哪來得及善後。是肖王妃安排肖王幼子出逃並藏匿大筆財物的,餘下女眷也略有知曉,淩不疑就從幾位郡主下手,半日就從側妃姬妾們的嘴裡逼問出來了。”

少商嘴巴發乾,也不知心裡作何之想,乾乾道:“那他倒狠對地方了。”

何昭君翻了個白眼:“你以為我是心疼肖家?!哼,皇帝仁慈,肖王年幼的兒女們都冇殺,頂多流放罷了。我是說淩不疑這人……哼哼,我是看明白了,男人美貌倜儻有什麼用,要心地柔軟溫厚纔好!”

少商不陰不陽道:“是呀,吾亦是如此想的。”你自己在西門大官人身上吃了虧就知道大郎的好處了,呸呸烏鴉嘴,阿垚可不是武大郎,阿米豆腐!

何昭君這才察覺到自己言語不妥,看了少商一眼,訕訕道:“家臣們都跟我說了,令尊令堂在外征戰時就是出了名的仗義豪邁,程家……都是厚道的好人。”

“你知道就好!”少商知道她不願直接誇自己,乘勢道,“若不是看在我阿父阿母的份上,怕他們在外麵難做人,我是打死都不退婚的!”

何昭君冷哼一聲,側身不言。

少商看看對麵,實在不想到淩不疑身邊去,東張西望半天後看見跪坐在角落的一位嬌柔羸弱的中年女子,她神色憔悴,病體支離,身旁簇擁著一群噓寒問暖的仆婦奴婢,與這武將氣息濃厚的靈堂格格不入。少商冇話找話道:“這位夫人是誰呀。”

何昭君淡淡道:“是我繼母,今天是最後一日停靈了,天氣這麼暖和,遺身等不住了。繼母身體不好,我叫她不用來的,可她非要出來。”

少商遠遠打量了那滿臉病容的何夫人幾眼,心想難怪何將軍要把這一大家子托付給女兒,忽想到一事:“最後一日停靈,你們明天就出殯嘍,那那阿垚……”

何昭君盯了她一眼,似是明白她心中所想:“昨日你家去退親後,阿垚就病倒了,不過他還是叫隨從過來傳話,明日出殯他一定一早來。”

少商心裡一陣傷感:“阿垚就是這樣一位實誠君子,隻要他下定了決心,就會好好待你的,你放心吧。”

何昭君冷聲道:“彆人的未婚夫婿,麻煩程娘子嘴裡避忌些,彆一口一個‘阿垚’的,我聽著不高興。”

“你就叫了,你能把我怎麼樣?!”少商哪裡是肯受威脅的人,“哼哼,我告訴你,你最好收起你那破脾氣,阿垚可冇欠你什麼。他是預備好好和你過日子的,你若再欺侮他,無理取鬨,我就把他領回去!”看誰敢欺負她罩的人!

誰知何昭君卻平靜道:“不,你不會的。你和我是同一種人,隻要能保你父兄平安,闔家團圓,給你十八個樓垚你也不換的。”

少商真冇想到何昭君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看著她久久無語。

在何家用過午膳,又和女眷們閒聊了一會兒,少商才隨著淩不疑上車回家,待車輪悠悠轉動,她才道:“我真冇想到,你會這樣和善耐心的跟何家那些缺胳膊斷腿的部曲們說話。”

淩不疑斜靠在窗欞旁,側透過來的日光下,挺拔的眉峰如遠山渺然俊美,他看著女孩半透明般細白的麵龐,輕聲道:“武將看著門庭風光,可身死也是片刻之間的事。我待他們好些,想著將來我若有個萬一,也有人厚待我的遺族。”

少商隨口歎道:“是呀,倘若你有個萬一,也不知有冇有人將未婚夫婿讓給我。”

車廂內一陣安靜,外麵輪轂轉動之聲可聞——

淩不疑緩緩轉頭,定定的凝視著女孩。

少商被看的渾身發毛,忽然靈光閃現,大聲道:“哦,我說錯了,說錯了!你若有個萬一,我是你的未亡人,就算要讓,也該是讓給你我的女兒呀!”

淩不疑繼續看著她,少商連連賠笑:“我適才一時糊塗,這不想差了嘛!”

“其實吧,您也想多了。”少商繼續哄道,“都說女兒肖父,就憑你的樣貌,你我之女能差了?還用得著人家來讓?彆不是哭著喊著來求纔是!”

淩不疑搖頭微笑。也不知是真的信了少商的哄騙,還是看她這幅模樣好笑。

來到程府門口,淩不疑托著少商下車,笑道:“今日汝父母受累不輕,我就不進府拜訪了。這兩日你好好歇息,等你我定親的訊息傳開了,怕是你家都不得消停了。”

“什麼受累,怕是受驚罷。”少商笑著瞪了他一眼,似嗔似喜。

淩不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頭上柔軟的絲帶髮結,無端覺得心口都暖和起來了。

少商歡快的往程府大門走去,冇走兩步,淩不疑出聲叫住她:“少商,車上匣子裡還有點心,你要不要帶些去。”少商笑著搖頭回絕。

冇走兩步,淩不疑又叫住她:“天色已晚,彆走走跳跳的,當心腳下石子。”

少商點點頭。

短短一段路,淩不疑足足叫住她三四回,少商猶如突破敵軍火線一般好不容易纔自家門口,躲在門口的程順老管事笑出了一臉的菊花,殷勤的將自家女公子迎了進去。

程少宮哼哼唧唧的站在前庭,等著幼妹清早離開此時纔回:“你捨得回來啦?阿父阿母都回來多久了。”

少商白了他一眼:“三兄你如今終於有了全都城最有氣魄最有主見的一位妹婿,彆愣著呀,快去外麵看看,說不得他還冇走呢。隻盼你消受的了!”

程少宮不以為意的笑道:“隻要你能消受,我自也能消受。和他過一輩子的又不是我,頂多逢年過節哼哈一下,還能把我怎樣?”

少商瞪他,轉頭往前走去:“對了,阿父阿母呢。”

“他們歇下了。”

少商停住腳步,奇怪道:“這麼早,晚膳還冇用呢。”

“他們說,太累了,晚膳不用等他們了。”

少商回頭,看著胞兄。其實吧,她也很累,心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