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73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73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時人婚儀都在晚上,華燈初上就是迎親之時。

此時沿途冇有鱗次櫛比的路燈,冇有光耀照目的霓虹,攀比婚禮最直觀的指標之一,就是看哪家的迎親隊伍燈火更加輝耀。貧家頂多點些火把照清來去之路,富者卻能排布數百甚至上千盞巨燈,將夜晚照的如同白晝般氣派——樓家這回就將所有的財力都用到燈火上了。

因為何昭君是熱孝成婚,是以儀仗不能吹打鳴炮,席間無有歌舞絲竹,連大魚大肉都儘量減免,好在此時正值初夏,蔬菜瓜果還是不少的。

賓客們眼見壯大綿延的送嫁隊伍一半身著鮮紅的喜服,一半穿著素白的孝服,莊嚴肅穆中透著一股悲慼,兩家人皆無笑麵。如此場麵,大家也不好歡天喜地捶打郎婿,逗弄女眷,嘻嘻哈哈的進行一係列鬨婚,隻能安靜的恭賀後入席。

不知怎麼的,皇帝這幾日是越想何將軍越覺得真乃股肱重臣,於是隔三差五的給何家加恩。何家滿門成丁皆亡,何昭君冇有父兄送親,皇帝就派三皇子執兄禮親自送親;何家親眷不多,皇帝就召了好些宗親列侯前往慶賀。最近一次加恩,是賜了樓垚一個都尉郎官的虛職——皇帝素日任官甚嚴,這幾乎是駙馬的待遇了。

少商嚴詞謝絕了淩不疑同車而往的邀請,隨父母兄長一道前往,從馬車上下來前,她對程姎鄭重道:“堂姊,對不住,今日婚宴之上怕是又要牽連你了。”

程姎苦笑道:“說什麼牽連不牽連,就怕我嘴笨,幫不上你的忙。”經過前幾次筵席的驚嚇,她已經習慣自己堂妹總會在赴宴時出狀況了。

“怕什麼怕!有我呢!哪個不長眼的敢欺負嫋嫋,看我不活撕了她!”同車而來的萬萋萋無視身上叮咚哐啷華翠圍繞的曲裾長裙,矯健嫻熟的徒手躍下馬車,把一旁扶著踏凳的樓家奴仆看的目瞪口呆。

程姎驚慌道:“今日是人家的大好日子,你們可不能打架呀!”

“不至於,不至於。”少商忙向堂姊擺手,又轉身道,“萋萋阿姊,待會兒你也不要插手。自從和淩不疑定親,我是冇的回頭了,你就少招惹些仇家罷。”

“你彆不知足,我告訴你,若能得淩不疑為郎婿,多少女娘寧願被千人憎萬人恨呢。”萬萋萋嗬嗬笑的擠眉弄眼。

三個女孩一邊低聲說話,一邊隨著樓府奴仆往筵廳走去,遠遠看見燈火通明的偏廳裡已有不少女眷入了席,隻見坐在一角的尹姁娥正用力朝她們揮手。

萬萋萋嘟囔道:“瞧她那副賢良端莊的樣子,也不嫌裝的費勁!”

“賢良有什麼不好,哪家君舅君姑不愛賢良的新婦。”程姎小聲道。

萬萋萋正要反駁,卻聽少商輕輕歎了口氣,幽幽道:“唉,其實嫁人也冇什麼好的。若是能夠,一個人更自在。”

程姎張嘴大驚,萬萋萋笑道:“我聽你不下十次的籌謀著未來要嫁什麼人,要過什麼樣的日子。後來定了樓垚,你更是冇口的叨叨,要這樣經營那樣周旋。哎喲喲,這淩不疑究竟是何方人間猛獸,這才和你定親不到十日,你就改主意啦!”

少商又歎了口氣:“以前是我年少無知,思慮不周。其實仔細想想,嫁人哪有獨身好,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唉,算了,咱們進去吧。”

萬萋萋被嚇了一跳,連忙細細端詳少商。

她的摯友生就一副荏弱模樣,偏偏滿心的活泛肚腸。罵人不留情,打架不留手,渾身紮刺般的桀驁茂盛,她若是去放火,少商能幫著澆油添柴,是她生平見過外貌與性情最不登對之人。可今日她家親親好把子居然有氣無力,十足的我見猶憐。

萬萋萋護弱之情如熊熊烈火般油然而生,她迅速得出兩個結論——

第一,那淩不疑一定待少商不好!

第二,少商一定很害怕又要再次受到一堆人的欺侮責難!

萬萋萋咬牙跟著少商和程姎走進筵廳,果不其然,隨著侍婢唱報姓名,廳內眾女眷齊刷刷的將目光排射過來,猶如漫天箭雨般密密麻麻。膽小的程姎首先被嚇的退了一步,差點冇扭頭回去,總算少商手快將堂姊拉住了。

今日樓家婚儀賓客雖多,但熱孝期間不好大肆飲酒作樂——玩鬨不能玩鬨,吃的喝的都冷冷淡淡的,除了與何樓兩家交情十分深厚的人家,其餘賓客觀禮過後都告辭回家了。

而且,並非所有的男客都會帶家眷,所以今晚留在偏廳宴飲的女眷就更少了,樓家便將女席擺到同一間廳堂裡。上首設夫人們的食案,下首設立小女娘們的食案,以漫長的青竹薄紗屏風隔開前後。

女孩們看向少商的視線直接而不帶修飾,或激憤,或嫉妒,或好奇……不一而足。王姈和樓縭照例坐在一起,看向少商的目光幾乎要著火了,不過差彆在前者怨毒後者激憤而已。

夫人們就含蓄多了,用審視的目光側側挑上幾眼後迅速扭回頭去,麵上紛紛露出頗富深意的神情。

但不論年少還是年少,已婚還是未婚,女人的議論最後都終結於竊竊私語——

“淩不疑挑揀了這麼多年,竟看上了這麼……一位,也不過如此。”

“十一郎是瞎了眼麼,這女人才貌皆不聞達,我,我是不服氣的!”

“何止才貌不聞達,我還聽說她粗鄙驕橫,目不識丁呢!”

“十一郎一定是受了欺瞞,看她楚楚可憐的狐媚樣,不知怎麼賣弄柔弱呢!”

……

然而無論怎麼議論,隻要不是偏見到底的,都看得出這位新晉的未來淩氏新婦著實不俗。

都城裡從不缺少貌美的小女娘,可這位程氏女卻美的令人過目難忘,靜謐憂愁的稚弱麵龐,籠罩了一份如煙似霧的朦朧之意。明明是豆蔻天真的年紀,偏偏無端一股淡漠無謂的氣質;當你以為她隻是柔弱可憐時,她看你的眼神卻又犀利世故。

言辭無影,然而即使粗線條如萬萋萋,也能感受出這些目光和竊竊私語之下的刀光劍意,銳利的直可破膚滴血般。程姎瑟縮了一下,然後又硬著頭皮走入廳內。反倒是處於風暴中心的少商,渾若不覺,行止如常。

萬萋萋忍不住低聲誇讚:“你倒挺沉得住氣。”

“你若像我一樣,從小就受人非議謗言,自然會習慣的。”少商淡淡道。

萬萋萋一怔,她十六年來一直粗拉拉的小心肝無端疼了一下。

尹姁娥見她們走近了,趕緊將三人拉了到自己那個角落。她受了程詠的囑托,特意提前來赴宴,然後在攀談間迅速拉扯上三四個能說得來的女孩,眾人團團坐在一起以示幫眾。

萬萋萋和尹姁娥對視一眼,迅速彆開臉去,未免發生內部戰爭,少商和自家把子坐一席,程姎和尹姁娥坐了一席。

不久,所有女眷都入了席,蕭夫人被樓二夫人飽含熱淚的拉了過去,兩人和樓二少夫人坐在一處低語。菜蔬漿水上桌,眾人自然得顧著禮儀先行向主家祝賀,而後略事飲食。

不過,才堪堪過了小半個時辰,就有人忍不住要發難了。

坐在樓縭左側的一名黃衣女子放下碗盞,提聲道:“這位少商妹妹,今日你穿戴的好生華麗啊,與之前衣著寒酸截然不同,到底是攀上顯貴了,不一樣了啊!”

眾人看去,少商今日這身衣裙的確精緻不凡,素雅淡藍的曲裾上隱隱泛著隱隱銀光,襟口上的珍珠在燭火下猶如碧海中翻滾出來銀浪般閃閃發光,映襯著女孩秀美若青鬆蒼翠,高潔凜然。

聽了這挑釁,少商沉默的瞥了一眼對麵的王姈樓縭,王姈不屑的笑了笑,轉過頭去,樓縭明顯是被事先囑咐過了,強忍著不能開口。

不等少商張嘴回擊,萬萋萋已冷笑道:“你言之鑿鑿,想來是之前見過我程家妹妹的。我來問你,你之前在哪裡何時見過她?”

那黃衣女子被萬萋萋凶巴巴的氣勢嚇到,結結巴巴道:“在,在她出門赴宴之時……”

“胡說八道!我妹妹在她雙親回都城前幾乎不出門,數月前開始,才略略赴了幾次邀宴,統共不到一掌之數,你是哪次見過的她的,我怎麼從來冇見過你!”

王姈悠然道:“萬家妹妹,你也太武斷了,筵席中那麼多人,你看錯也未可知……”

“你彆給我裝蒜!我自小練射箭的,百步之外兩隻雀兒我都不會認錯,何況人臉,我見過就不會忘記!”萬萋萋一掌撐在案上,雙目噴火,“你的狗腿子之前根本冇見過程家妹妹,倒是適才我看你在她耳旁說了些什麼,彆是你指使的吧!”

王姈也動了氣,冷哼一聲:“好,就是我說的,又怎樣!”

“你承認就好。”萬萋萋故意嘲弄道,“我妹妹相貌生的好,穿上好的衣裙那是錦上添花;可有些人呀,人醜心惡,穿什麼都白搭。”

“萬萋萋,你竟敢……”王姈生生忍住,驚覺自己險些自行認領了。

萬萋萋見對方被噎住了,得意洋洋的往嘴裡放了一塊甜瓜。

“程少商!”樓縭忍不住了,立起身來指著對麵,“你好能耐呀,前腳和我堂兄退了親,後腳就搭上了十一郎,你,你對得起我堂兄麼?”

“這你應該去問你的十一郎呀,誰叫他提親的那麼快,連一天都等不得了,這關程家妹妹什麼事。”尹姁娥身旁一個圓臉女孩戲謔道。這話一說,周圍女孩都笑了起來。

樓縭漲紅了臉:“那她程少商也不該這麼快答應,我堂兄該多難過呀!”

“喲喲,陛下親口提的親,天大的皇恩,哪個敢無端回絕!樓家小妹好大的口氣,張嘴就說不該答應,真該當日將她拉到禦前,看看她有冇有那份膽量!”尹姁娥掩著袖子輕笑。

“就是就是。”另一名髮髻濃密的女孩跟著湊趣道:“我聽我那位在宮中值守的叔父說,那日陛下高興的什麼似的,還賞了他們好些酒漿呢。”

樓縭臉紅如醬蘿蔔:“我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堂兄對程少商很好很好,她應該傷懷,應該避居到鄉野……”

“還應該怎樣?”少商今天根本提不起生氣的勁,淡淡道,“你堂兄另娶了,我就要終身不嫁。就算要嫁也該先傷懷上好些年,最好錯過花嫁之期,是不是?最後就算嫁了,也最好嫁個不如意的,躲在冷僻角落舔舐傷口,彆走到人前來?喲,知道是我們程家為圓滿何將軍的臨終遺言,這才忍痛毀諾退婚。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程家欠了你們樓家呢!樓縭,你把腦子細細清楚,不要不知天高地厚胡說八道!”說著,她眼光如利刃般射了出去。

“你若有膽,就將適才你說樓垚和我的話到你家長輩跟前說上一說,我看你還能剩下幾根骨頭!”少商冷笑道,“樓縭,你還真以為我欠了你的!”

樓縭訕訕坐下,不知怎的,她覺得程少商今日有股子戾氣,不大好惹。

席間安靜了片刻,王姈換了副口氣,尖聲尖氣道:“哎喲,到底今時不同往日,小阿縭呀,我勸你忍忍,你還當程小娘子是當初你堂兄的新婦呀……”

“其實,今日宮裡有人來傳話,叫我明日稍作準備,後日一早就接我到長秋宮。”少商忽然打斷,“王娘子,何氏有大功於社稷朝堂,今日是安成君的大喜日子,陛下屢屢降恩就是盼著她能婚後順遂,可你們二人不斷攀扯我和樓垚的舊事,是打算不讓安成君過好日子了麼。你信不信我後日進宮就將這事稟報給陛下和娘娘?”

王姈倏然一驚,僵硬的笑了笑:“是我失言了,前事已過,就不必再說了。”

萬萋萋冷笑數聲:“王姈阿姊好本事,拿得起放得下,變臉跟戲法似的。不過有話我得先說清了,今日你吐的這些狗屁不如的東西,這麼多人都聽見了,就算少商妹妹不說,將來也難保不傳入陛下耳中,到時你可彆跟瘋狗似的亂咬人!”她生平最佩服自家把子的吵架本事,往往能一下抓住要害!

王姈恨恨的咬著嘴唇,目光淬了毒一般。

這時她身旁一名年長兩歲的少女開口,語氣慢吞吞中透著惡意:“攀扯樓家是冇有必要。那我們就來說說程小娘子和淩大人的親事吧。那日的事我們都聽說了,程家上午到樓家退了親,下午就在宮中訂了親,也快的太離譜了。不由得叫人心中生了疑竇,疑心呀……”

“疑心什麼?”萬萋萋警惕道。

那少女故意打量著少商,眼神露骨:“程小娘子,你和淩大人是否之前就已相識?淩大人生的英偉,你若是暗暗生了情意,說出來也無妨嘛。”

少商剛張嘴,萬萋萋已跳了起來,“冇有,絕對冇有!”

那邊的女孩們不肯依了,紛紛道:“你又不是程少商,你怎麼知道?”

“我當然知道!少商妹妹是有誌氣的人!”萬萋萋大聲道,“還以旁人一個個都跟你們似的,看見淩不疑就跟餓了三宿的野狗追著肉骨頭!尋常女娘也就看看淩不疑生的好,之後該乾嘛就乾嘛去了。也就你們,自己吃不著,就噴著酸氣狂吠著到處咬人!可惜,淩不疑就是看不上你們!”這話說的忒狠,她這邊的女孩紛紛發笑,樂的前仰後伏。

尹姁娥微笑道:“我勸眾位妹妹一句,姻緣乃是天定之事。淩大人今年二十有一,自他十五歲陛下開始為他議親,到如今足足六年了。說起來,諸位妹妹認識淩大人都比少商妹妹久,可是呢,因緣由天定,當看開時得看開。”她這番話雖是向著對麵眾女說,但眼睛卻若有若無的瞟向王姈。

王姈倏的立起,冷笑道:“是,是十一郎向程少商提親的。可那又如何?我們都是老老實實的閨中女子,行端做正,不苟言笑,哪及得上有些人狐媚做作,賣弄風情,裝的可憐柔弱,最會蠱惑男人!淩大人是偉丈夫,哪裡懂這些鬼祟陰私的伎倆,怕是受了騙!”

這番話十分陰毒,王姈身旁的女孩們猶如聽了號角,紛紛立起群起攻擊起少商來,萬萋萋急的跳腳,嘶聲力竭的罵回去,反被譏笑‘母老虎哪聽得懂這些’,更有那知道底細的嘲諷‘萬娘子看上了程二公子急著替夫家出頭呢’。

萬萋萋再老練也不禁滿麵通紅,尹姁娥這邊的女孩顧忌著臉麵,不好叫罵的太難聽,正在此時,門口侍婢高聲大喊:“淩大人至!”

七嘴八舌的女孩吵鬨猶如被按下靜音鍵般,瞬間消了聲響,眾女都轉頭去看,隻見淩不疑高挑頎長的身影重重落在地板上。

他也不說話,麵色陰沉的一步步走進來,銳利若出鞘鋒芒般的氣息鋪麵而來,猶如高踞山嶺的猛獸撲入羊群,女孩們一個個縮了回去,廳內氣氛陡然春寒料峭。

那名年長的少女主動迎上前去,甜甜的笑道:“淩大人,這裡是女眷的席麵,這不大合禮儀……”

淩不疑目如寒冰,鄙夷的看著她:“合席還是分席隻是小節,知道廉恥進退纔是大禮儀。”說著他大步走下去,一把扯下廳堂中間的幾麵屏風。

隻見另一邊的筵席上,各家夫人們不知何時停了閒談,似是安靜許久了。

蕭夫人臉色很難看,樓二夫人倚著兒媳默默垂淚,樓大夫人尷尬一笑,道:“子晟,你來了啊……”不等她說下去,淩不疑就靜靜躬身行了個禮,又朝蕭夫人行了一個加倍恭敬的禮,然後道:“有長輩們看著,算是合禮了吧。”

那年長的少女鼓起勇氣,不避不讓的迎上淩不疑的目光,大聲道:“淩大人此話差矣,聖人雲,禮儀乃……”

王姈默默坐下了,心裡冷笑這蠢貨自以為聰明。若是賣弄才學對淩不疑有用,她早八輩子就苦讀去了。

淩不疑果然看也冇看她,徑直從她身邊經過,走到少商席位旁站定,然後淡淡道:“我認識女公子麼,你我相熟麼,女公子張嘴就議論人家未婚夫婦的陰私之事,覺得自己懂廉恥知禮儀嗎?這個聖人有說過麼。”

那少女做夢也想不到會被當眾羞辱,瞬時湧上眼淚,嗚呼一聲掩麵離席而去。

淩不疑低頭看了萬萋萋一眼,萬萋萋滿肚子火氣,咬緊牙關忍住,哪怕頭頂上的男子眼厲如刀她也決計不讓位子!

樓縭及眾女都怯怯的縮著,不敢說話。還是王姈賠笑著站起,道:“十一郎,阿嬌姊姊也是官宦人家的女兒,你怎好羞……”

一個‘辱’字還冇出口,淩不疑就打斷道:“我知道她是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回去我就修書一封問問她父親,當眾羞辱我淩某人的未婚妻是何意思,莫非是欺我淩不疑軟弱無能!”他冷冷的目光掃過上首席麵的眾夫人。

女眷們哪裡見過淩不疑這樣森冷的神氣,樓大夫人趕緊道:“阿嬌今日是隨她伯父來的,若是她家伯母在席,是斷不容她這樣冇規矩的!”

淩不疑懶得理樓大夫人,又低頭看了萬萋萋一眼。

萬萋萋昂首挺胸,危襟正坐。少商心下好笑,湊過去道:“彆捱了,你挺不住的。”萬萋萋愈發挺的巍然不動,氣勢很有範,但手腕微微發顫。

淩不疑看向王姈:“適才說到哪裡了。嗯,狐媚風情,賣弄做作,你說的是上個月二皇子贈我的兩名美姬麼。你兄長王隆見後垂涎三尺,我便將人送給他了。誰知冇過幾日,我聽說那兩名美姬倒被你父親笑納了,也不知你將來見到二姬,該稱呼她們什麼。”

王姈呼吸急促,臉上先是一陣青一陣白,然後如火燒般**。

在淩不疑的威勢之下,周圍哪有人敢幫她說話。樓大夫人素來不喜歡她帶壞自己的女兒,礙著臉麵不好多說,此時不知心裡多痛快。

樓縭看她可憐,默默的挪過去,拉著她的袖子讓她坐下。

淩不疑再次看了萬萋萋一眼,緩緩上前一步。

萬萋萋終於抵不住了,歉意的看了少商一眼,蹭蹭爬到右側尹姁娥那桌擠著。

淩不疑就這麼神情自若的坐到少商身邊——然後,曾在程府上演過的冰河世紀降臨的場麵在樓府再度上演了,從上首的樓大夫人等人,到下首的小女娘們,都默默無言的低頭飲食。彆說言語了,大氣聽不見喘一聲。

淩不疑拿起侍婢換過的新杯,舉著向上首道:“夫人們有禮,想來諸位也耳聞我與程氏定親之事,將來成婚之時,不疑還要請諸位大駕光臨。”

女眷哪敢會有異議,紛紛舉杯應和,連連朝淩不疑和蕭夫人群起笑言‘恭喜恭喜’。

淩不疑放下雙耳杯,目光轉向下首的小女娘們。

這些呆滯的女孩們猶如夢中驚醒,連忙跟著道喜,驚慌中連什麼‘白頭偕老百年好合早生貴子’都出來了。

淩不疑雙眉一軒:“於我的婚事,諸位女公子們可有彆的要說?”

女孩們搖頭如海豚擺尾,紛紛表示這樁婚事真是好真是妙,簡直天作之合天降奇緣天上掉下個程妹妹雲雲!

萬萋萋見此情形,悄悄湊到少商耳邊:“你怎麼不說話了。”

少商沉默的捧著漆木碗喝湯:“……他一說話,旁人都不用說了。”

萬萋萋似乎察覺到什麼,驚異道:“他這是在替你撐腰呀。”

“我知道。”少商道。睫毛低垂,麵無表情,一粒粒數著湯中的小圓菇。

這時,有侍婢將樓大夫人叫了出去。

樓大夫人沿著曲廊拐入一間昏暗的小屋子,隻見丈夫正焦躁的負手等在那裡。

樓太仆看見妻子,就焦急道:“我在前院聽聞內席發生了爭執,有人欺負少商!”

樓大夫人歎道:“也冇什麼要緊的,就是小女娘們生了些口角。淩不疑是多少女子夢裡之人,如今定親了,自然有人不忿。”

“冇什麼要緊的淩不疑會忽然離席而去!”樓太仆提高聲音道,“我都著人打聽了,一群長舌婦圍著欺侮少商,其中還有阿縭!怎麼王姈又來了,我們和王家又冇什麼交情,我不是叫你彆讓她見阿縭嗎。王家爛汙的很,彆讓阿縭跟著學壞了。”

“我知道!”樓大夫人道,“我也看不上王家,可她來了我能趕她走嗎,到底還有皇後的麵子在呀!”

樓太仆在屋裡走來走去,惱道:“你也是,見她們欺負少商,你不會攔著呀,那屏風能攔住什麼,吵的外麵侍婢都聽見了,你們能聽不見?!”

“欺負什麼了,也就是幾句玩笑話……”樓大夫人神色不變。

樓太仆忽的站住了,定定看著妻子:“程氏曾對你當眾無禮,見她受辱你心裡暗暗高興,是不是。”

“大人謬言,我怎會如此!席間這些夫人都是多年交好,她們都不管束自己的女兒,我若越過她們開口就是將人都得罪了!”樓大夫人急促的辯駁。

“冇有就好。”樓太仆沉沉的看妻子,“眼睜睜看著賓客在自家受辱,你以為隻有淩不疑和程家顏麵無光。我告訴你,丟臉的是樓家!”

他甩開袖子,背身道,“那群無知淺薄的婦人,這親事定都定了,她們默許女兒羞辱程少商能有什麼好處,難道淩不疑還會因此退婚不成!不過是叫陛下心中不快而已。既知道程少商人微位卑,聰明的就該賣淩不疑一個好,幫著周全纔是!”

樓大夫人恨恨道:“淩不疑這昏聵瞎眼的豎子,究竟看上那小丫頭什麼……”當年兩個女兒冇嫁之時,她也曾暗暗打過淩不疑的主意,可惜全無結果。

“這種廢話以後不要再說了。”樓太仆乾脆道,“自來無能之輩最愛詆譭有能之人,程氏能擒下淩不疑就是天大的大本事!一群不知進退的婦人,與那嫉賢妒能的小人無異!我看你也是越來越昏聵了。將來二弟那房的事你就不要過問了,阿延如今愈發能乾,就由她管吧。”

“我是宗婦,也是主母,樓府之內焉能有我管不著的地方?”樓大夫人怒了。

“你以為淩不疑是怎麼知道內筵之事的?”樓太仆冷聲道,“是阿延使人去傳報的,將她們欺侮少商的話一句句都傳了過去。還說長輩在上,她做晚輩的冇法開口,你以為她指的是誰?”

“這奸滑的女子!”樓大夫人驚怒道,“居然……”

“你不願做聰明人,自然有人踩著你做聰明人。”樓太仆冷冷道,“阿延夫婦在族內廣結善緣,各處賣好,你若再昏聵下去,苦頭還在後麵!好了,這事就這麼定了。”

樓大夫人氣呼呼的不說話。

這時侍婢來報:“程家小娘子忽道身子不適,淩大人已陪著回去了。”

樓大夫人不悅道:“她倒把淩不疑抓的緊。自己要回去了也不肯留下淩不疑!說不得,是急著賣弄委屈去了。”

“你說什麼昏話,她到底是和阿垚定過親的,難道要留下鬨洞房嗎!”樓太仆覺得妻子這幾年眼界愈發狹窄,全無年輕時莊嚴大度的模樣,“就算是她使了手段,淩不疑肯被她哄著走,那就是能耐!”說著便甩袖離去。

……

淩不疑和少商坐在馬車中,一路無言。

“你怎麼不說話。”淩不疑道。

少商淡淡道:“大約是適才說的太多了。”

“適才你也冇怎麼說話。”

少商沉默了。

淩不疑向女孩伸出手,女孩卻低著頭。他的手掌停在半空中,在昏暗中猶如蒼白盛開的石蘭。他捏緊拳頭,收了回來,“我何處不妥,你說給我聽。我總是想讓你高興的。”

少商凝視著角落出神,不知在想些什麼——

“三叔母以前常笑我天真,不知什麼纔是權勢。今夜,我親眼看見了。萋萋阿姊,姁娥阿姊,還有那幾位願意幫我的姊姊們,我們儘力辯解,奮力爭論,抵擋的好生辛苦。阿母在簾子後麵想來也忍的不易。然後,你來了,三言兩語就把事情打發了。你後來甚至都不用說話了,你目光所及,大家就會依著你的意思去做。”

淩不疑低聲道:“你不喜歡權勢麼。”這世上怎麼會有人不喜歡權勢,“看不出,原來你倒是莊生的信者。”他手指僵硬,開著言不由衷的玩笑。

“我也是俗人,若無阿父的權勢,我哪有今日呼奴喚婢的日子。”女孩搖搖頭,“何況,權勢隻是一把利刃,哪有好壞之分,要看用在什麼人手裡。”

淩不疑目中露出些許疑惑:“那你為何……”

“今夜,我依靠的是你手裡的權勢,不是我自己的。”女孩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澄淨明亮,“可是,我為何能用你的權勢呢。因為我將來會嫁給你,給你生兒育女,讓你高興舒適,這樣,我就能分享你的權勢了。”

淩不疑生平難得生出疑惑來:“夫妻一體,這不是很自然的麼。”

“不是你的緣故,是我性情乖張。”少商傷感的笑了笑,“我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思過日子,可如果跟了你,就得照你的意思活下去。我原本以為,我日後最煩惱之事,應是如何培土栽種,如何改良器械。可如今看來,我以後最要緊的事大約是揣摩你的喜好,讓你感到開懷滿意。若是那樣,我現在的樣子就得全變了,到最後,我都不知道我會變成什麼樣子。”

“喝冰酒對你不好。”淩不疑艱難道。

少商微笑道:“首先,喝一口冰酒不會死人的,可卻能叫我高興。第二,隻要我自己的意思,哪怕對身子不好,也該照我的意思來。”

淩不疑握著女孩柔軟的雙手,緩緩道:“你喜歡和樓垚在一處,是否因為他能照著你的意思過日子。”

少商笑了,露出可愛的小白牙:“差不多吧。所以你看,我雖然學識淺薄,無才無能,但對自己卻看的很清楚,所以我找到了正確的姻緣,可惜阿垚得娶何昭君,唉。可是淩大人,您這樣了不起的人,反倒不清楚自己,找了我,那是大大的錯了。”

淩不疑似乎有些明白了,冷冷道:“姻緣於你而言,隻是合適不合適麼。”

“不合適的,就不叫姻緣了,就孽緣。”少商想掙脫雙手,幾番用力對方都紋絲不動。

“程將軍與蕭夫人,小程縣令與桑夫人,你就不曾豔羨麼。”淩不疑道。

少商心中苦澀:“我的運氣很奇怪,身邊總不缺神仙眷侶,美滿家庭,但到了我自己身上,卻總要差些什麼。”

淩不疑沉默良久,才道:“……這倒是。”

少商看看他,知道他是想到了霍夫人和淩侯。她又用力了幾下,可依舊掙脫不開雙手,索性兩手往前推去,蓋著他寬大的手掌撫上他的雙頰。

淩不疑似乎吃了一驚,他從未允許任何人撫摸過他,不由得愣了一下。

白嫩柔膩的小小手掌緊緊貼著他蒼白的臉頰,少商感受到手掌下有些糙的觸感,膚質堅韌緊緻。兩人就這樣相對而坐,麵龐相抵,鼻息可聞。青年身形高挑,哪怕坐著也如玉山般巍峨,高大的身影兜頭籠罩下來,叫她不得不仰起頭顱,將纖細的脖頸彎曲起來,才能看到他的臉。

她從未這樣仔細看過一個人——下頜骨形漂亮,額頭弧度優美,還有他那雙深褐色的眼睛,蝶翼低垂之下,猶如瑰寶般綺麗的雙眸,這世上再冇有這樣美麗的眼睛了。

“都是我不好,我應該早些說的。”女孩輕輕道,“我可能,並不應該嫁人。我這樣乖張招厭的性情,就不該禍害旁人。淩大人,我們可能,真的不般配。”

淩不疑冷冷的笑起來——

她看起來像是被雨水打濕翅膀的孱弱蝶兒,輕輕顫抖著彷彿冇人護著隨時都會斷氣,可真實的性情卻這樣暴獨斷。她能用這樣溫柔備至的目光看著自己,同時嘴裡卻能說出這樣冷漠無情的話。然而他又清楚,她並不是在欲擒故縱。她說的,都是真話。

他真是‘好眼光’,茫茫人海之中,居然能找到這樣一個人。

“你喜歡握在自己手裡的東西,彆人手裡的,你就冇法安心,對不對。”淩不疑緊握著女孩的手,牢牢貼著自己的臉。

少商感到他灼熱濡燙的氣息暈染在自己臉上,帶著香甜果味的酒香,夾雜著令人不安的成年男子氣味。她點點頭,輕聲道:“其實連阿父的權勢,我都冇法用一輩子的。我喜愛培土栽種,畫圖製工,仔細想想,隻有這些纔是跟牢我的。”

淩不疑忽然放開她的雙手,遠遠的坐到另一個角落去,華麗的錦繡曲裾下襬蓋在他修長的腿上,昏暗中閃著隱晦的光點。他舒展長臂輕輕抬起窗格,雙眼望向外麵,縫隙中透進來一束冷桔色的燈火光芒,照在他猶如玉雕般的麵龐上。

“你怎麼知道,我冇有被你握在手裡?”他淡淡道。

少商低頭看自己的腳,歎道:“冇有人會被另一個人握在手中的。就如現在,除非你不要我,否則,我是不能不要你的。”她真懷念那個至少可以自由分手的年代,在這裡,她若敢甩了淩不疑,皇帝老爺還不把她晾在城門口做燈籠!

馬車停在程府門口,少商堅定的推開了淩不疑伸過來扶她的手,然而他的馬車是冇有踏凳的,於是她不聲不響的提起裙子,照適才萬萋萋的姿勢笨拙而艱難的跳落在地上。

她忍著腳疼,搖搖晃晃的朝淩不疑行了個禮算是道彆,然後低頭徑直朝府門裡頭走去,心裡默默想著,也許後天不會再後宮使來接自己進宮了。

程順老管事察覺氣氛不對,看看自家女公子,再看看新郎婿,然後低頭沉默。

淩不疑身體凝滯不懂,隻靜靜望著女孩遠去的背影,明明如楊柳般纖弱柔軟的身軀,卻硬要挺的倔強筆直。

後日,她就要到宮廷裡去了。在那裡,她會看見許許多多善於窺伺人心的女子。她會知道有多少女子期盼著憑藉溫柔嫵媚就能獲得榮華富貴。她更加會知道,在權勢麵前,多少人都願意將自己的脊梁扭曲成奇怪的姿勢,以滿足上位者的喜悅。

最終,她會知道自己現在的想法有多麼可笑。

哪怕是看來對自己十分癡情的王姈,隻要陛下勾勾手指,或是自己落拓失意,那也是頃刻間變心的事。

看著女孩在門框中越走越遠,兩邊奴仆高舉的火把延伸出兩條斜斜的紅豔光束,淩不疑忽大步向裡麵奔去,十幾步後追上女孩,一把將她抱住貼在懷裡。

後麵的老程管事險些驚叫出聲——雖然你倆之間冷冰冰的不大好,但也請不要動手動腳的好嗎!這裡還在戶外呢,就不能去屋裡……他在說什麼,屋裡也不行!

少商被鐵箍般的臂膀攔腰釦住,雙腳甚至還離地了片刻,她不由得嚇的失聲驚叫,被冇頭冇腦的抱在懷裡,貼著男人彷彿天羅地網般的胸膛,還有一個灼熱氣息吻在她的頭髮上。

昏頭昏腦間,她似乎聽見淩不疑低低的說了一句——“……你是不能不要我的。”

她忽然發現,這原來是個歧義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