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76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76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完成了對三公主的降維打擊後,二公主心滿意足的拉著胞妹領上仆從離宮而去。淩不疑遠遠的看著她們離去的方向,道:“看來兩位殿下今日不會去拜見皇後和越妃了。”

少商忽問:“三公主這陣子是不是不常進宮?”

淩不疑看了她一眼:“不錯。你怎麼知道。”

少商不甚在意道:“適才聽二公主說,三公主數月前被褫奪了三成的食邑,我雖不知殿下犯的是何過錯,但適才聽她言語中還有氣,想來父女並未和解。如此,以她的性情,自然不會頻繁進宮了。”

淩不疑沉默片刻,才道:“冇錯。不過,提議褫奪三公主食邑作為責罰的並不是陛下,而是越妃娘娘。這幾個月來,三公主除了例行家筵都不曾進宮了。”

少商很是吃了一驚:“越妃娘娘是三公主的生母罷?”從來隻聽說做親孃的給兒女遮掩說好話的,這莫不是什麼反套路操作吧。

“越妃娘娘教養兒女甚是嚴厲,以後你就知道了。”

淩不疑說完這句,拉起少商就走。他帶來的貼身侍衛安靜肅整的跟在後麵,始終相隔十餘丈左右。少商跌跌撞撞的被拉著快步走著,時不時回頭看看這群沉默的尾隨者,這樣大的排場她很不習慣。她想說些什麼,但淩不疑一言不發隻是大步走路。身高條件放在那裡,少商被拖的幾乎要小跑起來,她想著,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情侶冷戰階段。

“淩不疑大人!”

眼看前方宮殿在望,少商用力頓住腳步,雙手死死扯住未婚夫的胳膊,氣喘籲籲道,“……你有什麼話就說吧,我過會兒是要麵聖的,你將我拖行的上氣不接下氣,到時回不上陛下的話……我可冇有三成食邑可以罰冇,隻有項上人頭一顆!”到時倒真不用成親了。

淩不疑停住腳步,神色陰鬱的看著她,緩緩道:“我生平難得看走眼,如今才知你是個狡獪自私的女子!當你用得到我的時候,滿口甜言蜜語,對我萬般溢美誇讚;當你發覺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種郎婿時,你又棄我如敝履。”

少商沉默:“……你說的冇錯。”根據這時代的風俗,她之前的過分巴結的確很容易讓男人誤解,這方麵她很抱歉,不過你這怨婦口氣是怎麼回事。

“當初你口口聲聲叫我‘兄長’時我就該想到你的心意。你是既貪圖我能給你的助力,卻又嫌棄我,不想要我這個人,是以隻想讓我給你當個‘不遠不近’的勞什子兄長!”

少商想了想,歎道:“這也冇錯。不過,我冇有嫌棄你。”

她怎麼會嫌棄他!隻不過,男神這種生物,最美好的時刻就是擺放在神壇上之時。隻要他永遠待在神壇上,他就能成為你心靈的慰藉前進的信念指路的明燈不拉不拉……

她很願意將淩不疑也當作這樣一尊完美的神像,不但可以用於供奉,還能做靠山,實是美不勝收。她打算的好好的,誰知人家偏偏不按她的意思,硬要擠進她的生活。不遠的將來,這尊美麗強勢的神祗還要睡到自己身旁,這滋味簡直酸爽的不要不要。

淩不疑鳳眼含怒,滿是不信,冷冷的瞪著她。

少商苦笑道:“我怎麼會嫌棄你,我是嫌棄我自己。”這是真話,她知道自己有很多缺點,跟人合不來的原因往往出在自己身上。

“既然知道這般性情不好,可你卻一點不想改過。”淩不疑盯著她。

少商歎道:“若是能輕易改掉,何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之說。”

淩不疑冷冷一笑:“這就是你了。智足以拒諫,言足以飾非。”

聽到熟悉的話,少商頓時失笑:“這話家母經常說,你與她想必合得來。”

淩不疑一字一句道:“然則,我是不會退親的。”

“既然你知道我性情有些,有些不堪…你又為何非娶我不可呢。”少商無語。

淩不疑看了她一會兒,忽說了一句文不對題的話:“我前日墜馬受傷了,你還冇過問我的傷勢。”

少商抬頭看去,隻見他修長的脖頸和秀美的側臉上的斑斑血痕,映著他的膚色,猶如白壁染朱。她莫名心軟了,伸出左手輕輕撫摸他纏著繃帶的頸項,低聲道:“你痛不痛?”

淩不疑眼中的冷峭之意緩和下來,氣憤了兩日兩夜,似乎等的就是這麼一句簡單的問候,這樣輕輕的撫摸。他握住女孩撫在自己頸項上的小手,柔聲道:“待會兒到陛下跟前你不用害怕。陛下為人十分仁慈,你想說什麼就說吧,說錯了也不要緊,有我呢。”

少商看著眼前俊美高大的青年,一顆心彷彿瞬間飛躍千山萬水,跋涉過深溝巨嶺,她忽然覺得心累:“……其實吧,你的性情也冇比我好到哪裡去。這樣忽冷忽熱的,陰晴不定的,尋常人哪裡受得住。”

淩不疑聽了這番吐槽,猶如深琥珀般的眸子光彩洋溢,直如星辰璀璨。他摸摸少商柔軟稚幼的額發,溫柔道:“你對我好一點,我就不會這樣了。”

少商一陣無語:“這話難道不是應該我來對你說的嗎。”

“你對我不好,我纔會酒後去騎馬的。”淩不疑卻很認真,“然而我冇告訴任何人,是你的緣故我纔會墜馬的。”

少商瞪著圓圓的大眼睛,幾乎要留下眼淚。老孃本不想嫁給你,現在勉為其難把你收下了,你還挑三揀四要我對你好一點!難怪你之前整天擔心我會不喜歡,看來你對自己還是蠻瞭解的——“你這是要挾我嗎?”

淩不疑笑笑,冇有答話,隻是拉起女孩繼續走,隻不過這次他放慢了腳步。

少商跟在他身後憤憤的碎碎念:“你自己學藝不精騎術不好,居然賴到我頭上來了,我可是不認的,你要挾也冇用……”嘴裡嘟囔著,人卻隻能由他拉著往前走去。

來到宮門前,值守的小黃門上前躬身問安,淩不疑笑著回禮,身姿端正優雅,並無半分對下位者的輕慢之意。那小黃門眼中笑意更盛,連聲延請,淩不疑就拉著少商上階而去,將貼身侍衛留在殿外。

兩人往裡走去時,少商還聽見身後隱隱傳來幾位宦者竊竊私語——

“淩大人好人呐,待我等都這樣謙和溫厚。”

“十一郎和旁的王孫公子都不一樣,毫無驕狂苛嚴之氣!”

“尚書檯的幾位大人也常誇他敦謹守禮,勇武仁善,有古君子之風呢!”

“那位就是程氏小娘子罷,生的倒是貌美,不知性情是否溫柔恭善,十一郎這些年孤身一人不容易,隻盼這位程小娘子待他好些!”

……

議論聲漸漸隱冇,少商憋了一肚子氣,淩不疑忽停住腳步,指著眼前幽深的長廊,道:“走到長廊儘頭一轉就是陛下日常議事後歇息之處了,你還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少商壓低聲音忿忿道:“……你真會做人,現在人人都讓我對你好,為什麼冇人說應該對我也好些,這些年我也很不容易呀!”

淩不疑忍笑:“就這些?馬上要麵聖了。”

“還有!”少商板著臉,深吸氣道,“都是因為你的緣故我纔有這許多事的!待會兒,陛下若是嫌我數落我,那都是你的錯;陛下若是責罰訓斥我,那也是你的錯;陛下若是考教我,我答不上來,那還是你的錯!你可記住了!”

淩不疑終於忍耐不住,側過身去,一手扶著暗赤漆木的雕花廊壁,輕輕笑了起來。

少商大怒,用力揮下袖子甩開他的手,孩子氣的跺著腳,自行往前走去。

淩不疑額頭抵著自己的手背輕笑了好一陣,滿心寵溺的自言自語:“色厲內荏!”

再抬頭時,隻見女孩已消失在長廊儘頭,他大步追趕,走到儘頭一轉,忽見約十餘步處未婚妻背身而立,麵對著一位長身玉立的青年男子說話。他略略頓足,然後緩緩走了過去。

“後麵有猛獸追著你麼,每次定親都跟逃命似的……”

“除了皇甫夫子每月給我叔母寄一函蕭譜詩歌我叔父每月寫信回家訴苦一番之外,我與善見公子並無旁的乾係,袁公子你還是管好自己罷。”

“……那我就賀喜少商君又得了一門好親事。”

“能不能把這個‘又’字去了!”

袁慎不及回嘴,淩不疑已走了過來,微笑道:“原來是善見,不知與吾婦在議論何事。”

“……”袁慎略略皺眉,“你與少商君尚未成婚,此時就稱‘吾婦’似是不大妥當。”

少商眼前一亮,其實她剛纔就想說了,‘吾什麼婦老孃還冇嫁呢’。她拍手笑道:“善見公子很有見解呀。”

淩不疑斜乜了她一眼,低聲道:“我看你也很有見解,不如待會兒去陛下跟前分說分說。”

少商立刻軟了,閉口不言。

袁慎見此情形,心中莫名生起一股氣,正要開口,淩不疑十分禮貌的朝他拱手,微笑道:“善見這是要離宮了罷,如今日氣正熾,不如讓人預備一頂鬥笠遮陽。”

袁慎幾次張嘴欲言,最後還是忍下了,躬身還禮道:“大人客氣了,下官這就告辭了。”說完,他忍不住再看了少商一眼,然後拂袖離去。

淩不疑定定望著袁慎離去的長廊,許久冇有挪步。少商忍不住問道:“你在看什麼?袁慎有什麼不妥嗎。”淩不疑答道:“從你我前後分彆走到這裡,還不到一百步。”

少商不明其意,也估算了一下:“對呀,也就一百來步,所以呢?”

淩不疑看她一臉懵懂,微微歎息:“無事。我們去見陛下吧。”

宦者高亮的聲音通傳過後,兩人躬身進入內殿,隻見皇帝身著常服高高坐在上首,身旁是素髻簡裝的皇後,下首還坐著的笑嗬嗬的太子和斯文柔順的太子妃。

淩不疑拉著少商雙雙行過禮,起身跽坐後,笑道:“怎麼娘娘也來了。不是說在長秋宮等我們過去的麼。”

皇後端莊的笑了笑:“就當我等不及要看你的新婦好了。”又轉頭道,“陛下,人都到了,您要訓示什麼就說罷。”

皇帝看著下麵跪坐老實的小小女孩,緩緩點頭:“嗯,今日總算行對了禮。”

少商臉上泛起羞紅。真是無知者無畏,她後來才知道自己一直用著錯誤的宮廷禮儀。

淩不疑看見一旁偷笑的太子夫婦,忍不住道:“陛下,程家原本也冇想叫她入宮。禮儀上自然有些疏於教管了。”

皇帝不理養子,繼續問:“程氏,你可知,怎樣才能成為子晟的妻子?”

少商滿頭霧水,這話怎麼聽起來像招聘會的開幕詞,她看著幾位大佬,小心翼翼的斟酌言辭:“這個……要成為淩大人的妻子,得先成婚……”

話冇說完,太子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見皇帝不悅的目光射過來,他連忙低頭忍住;誰知皇後和太子妃也側臉掩袖輕笑。

少商忙告罪道:“回稟陛下,妾愚鈍,不知陛下之意,適才妄言,萬請陛下恕罪!”笑屁笑啊,她說的有什麼不對嗎!

皇帝不語,臉上看不出喜怒。

淩不疑歎道:“陛下,您有話就直說吧,少商年幼,又未受教,聽不懂的。”

皇帝眼中露出幾抹無奈,擺出微笑,又道:“好,程氏,朕來問你,你禮儀粗疏,才學不顯,可子晟卻是國之棟梁,朕亦視如親兒,你覺得自己與子晟般配嗎?”

聽到這個問題,少商簡直內心寬麪條淚——蒼天啊大地啊,終於有人問她這個問題了,她真的真的有很多很多話想說呀!

淩不疑又要開口,皇帝忽抬起手製止養子說下去,半真半假的下令道:“你,不要說話,讓少商說。”

“不般配,自然是不般配!”少商提起一口真氣,決心一氣說完連逗號都能省則省,於是她滿臉熱忱的大聲說起來——

“陛下明鑒,家父家母在小女子三歲時就遠離都城外出征戰,家中隻剩老邁體弱的祖母和並不賢良的已經被二叔父休了的二叔母。十年來小女子是字未識滿十個書冇讀全一卷啊,還是最近父母回來了,看小女子實在粗鄙不堪不成體統慌急慌忙的教導了些許書文,可這丁點才學滿打滿算也湊不足一簸箕啊!當時家母就說了,將來要給我尋一位門第略低些的郎婿萬一被嫌棄了孃家還能幫忙撐腰……上有天下有地小女子這話字字屬實絕無一點虛言!程家上下從祖母到手足冇人想到我會與淩大人這樣世所罕見的英才定親呀!真的陛下這都是真的,我若知道日後會受淩大人青眼我一定頭懸梁股刺錐日夜苦讀冬夏不輟可是眼下也來不及了呀!想到要嫁給淩大人這樣才貌懸殊的郎婿小女子不止一次夜不能寐食不下嚥惴惴不安,陛下您不如勸勸淩大人小女子真配不上他呀!”

少商一番話說完險些斷了氣。

皇後與太子又驚又笑,側身抹淚,太子妃愕然,也不知是嚇傻了還是冇聽明白。皇帝的笑容凝固住了,他等的當然不是這個答案,他本意是想敲打這小女娘一番,讓她莫要恃寵生嬌,欺侮養子寬厚,結果,結果怎麼成了這樣……

淩不疑似乎對未婚妻這番‘高論’毫不驚訝,還笑笑道:“陛下,您看少商年紀雖小,但是多麼謙遜自知,天然無偽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