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77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77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殿內一時落針可聞。

這真是一個具有紀念意義的時刻,皇帝年少起就以沉穩善斷稱著,生平甚少無以言對之時,此時此刻他竟不知從何說起。按照他原先的打算,先嚴詞點明程氏的諸多不足,讓她知道能得來這樁姻緣簡直是繳天之幸,至此程氏必會對養子感激涕零,恭順溫柔的好好服侍……然而,接下去他該說什麼呢。

皇帝握拳輕咳兩聲,向旁側看了幾眼,端莊的皇後嘴角含笑,坐的一動不動,用肢體語言表示拒絕接盤,還是敦厚的太子在慢了三拍後收到親爹信號,趕緊對少商道:“孔夫子雲,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難得你小小年紀就能懂得這個道理……”

太子的語速越來越慢,用遊移的目光明確表示,他編不下去了。

皇帝沉默不語,以他素日的急智多謀真要說場麵話怎麼會說不出,不過順著太子的意思說下去有違自己的本意而已。

“程氏,婚事既已定下,你就該想想如何彌補自己的不足,而非一味自輕自貶。你若真如此不堪,看求娶你的子晟又該如何?”皇帝沉聲道。

厲害!行家一出手,就知有冇有。少商老實跪坐如一隻鵪鶉,一動都不敢。

“子晟如今自己在外立府,一言一行諸多關注,你做他的新婦,將來裡外操持更需謹慎周全。若有差錯,丟的是子晟的顏麵。不學,方纔無術。學而無為,是為輕慢懈怠。以後你在皇後跟前要加倍用心勤勉,而非以自謙之名行推諉之實。”皇帝辭鋒甚厲。

少商隻能低頭喏喏,哪敢抖機靈。

見女孩應的恭順,皇帝心想她年少頑皮也是難免,誰叫養子偏喜歡這類的,以後慢慢教導就是了。訓示告一個段落,皇帝怕嚇唬太過,又和顏悅色道:“細則如何,以後你聽皇後吩咐便是。今日就這樣吧,你可還有什麼要說的。”

少商略略抬起頭,小心的看了淩不疑一眼,似有詢問之意。

淩不疑柔聲道:“你想說什麼就說吧,陛下日理萬機,難得能尋出空來。”

皇帝聽養子這麼說,撚鬚微笑,心裡稍覺舒服。

少商猶如嫩芽萌土一般慢慢挺起肩膀,聲音清晰而勇敢:“陛下,妾今日想向您告一個人的禦狀,不知可否。”

太子夫婦齊齊驚愕,皇帝頗覺興味:“你倒是膽大,這才第三回麵聖就敢告禦狀。你可知,諫言出告也是大事,稍有不慎即為重罪。”

淩不疑安靜的看著她,眼中略有幾分疑惑。

少商抬頭直視帝後,帶著一種孩童般的誠懇:“陛下說的朝政大事,妾不懂。妾今日要告的是小兒女之事。然,雖是小兒女事,但若是陛下能為妾做主,以後妾在皇後身邊就能少卻許多無需有的周折。淩大人常說陛下寬仁,他視若親父。是以妾鬥膽,也視陛下如自家長輩。妾不識禮數,不知這樣合不合禮儀。若是不合,妾就不說了。”這番話說的她好累。

皇帝心想這小女娘旁的好壞不說,口齒倒是伶俐,說話也落落大方,有條有理,不似以前見過的臣子女兒,不是不知所雲,就是囁嚅畏縮。他笑笑:“善,朕允你說。”

少商得了允諾,先向皇後伏倒而拜,朗聲道:“妾今日要告的就是車騎將軍王淳之女,王姈。告她言行無狀,前日樓家婚筵之上誹謗於我。”

這話一說出口,皇帝和太子俱是一愣,太子妃呀了一聲,急急的看向皇後,連忙道:“程小娘子,慎言。你可知阿姈是,是……”

少商向太子妃恭敬的作揖:“妾知道王娘子之母是娘孃的外妹,可淩大人還是皇後孃娘跟前長大的,若是任由王娘子在外詆譭流言,難道於人於己無礙?”

太子妃皺眉道:“你與王娘子之間不過是口舌瑣事,哪裡有這麼厲害了,何必拿子晟做靶,非要拿到陛下和娘娘跟前言說,徒擾帝後清淨。”

太子輕聲道:“你好歹聽程娘子把話說完,再說這件事與子晟相不相乾也不遲。”

太子妃臉上一紅,低頭不語。

皇後微微一笑,對少商道:“但說無妨。”

皇帝默許。

少商道:“太子妃說的對,本是口舌小事,然三寸之舌也能亂家壞事。前日樓家婚儀,王娘子與另幾位小娘子在筵席上一齊發難,指責我‘狐媚做作,賣弄柔弱’,淩大人是受了我的蠱惑纔要娶我的,以及諸如此類的言語。”

太子失笑一聲,笑道:“孤還當是什麼呢,原來是這種爭風妒忌之言。自從子晟訂了親,都城裡不知多少小女娘在家中抹淚呢。”

皇帝心道,其實這話是真的也沒關係。

少商對上和氣生財的太子,人都放鬆了,微笑道:“太子殿下,妾狂妄,敢問一句,倘若妾真是狐媚做作,賣弄柔弱,那麼受了妾蠱惑的淩大人又算什麼?”

太子神色一變,太子妃愣住了。淩不疑側看女孩,眼中似有幾分瞭然。

少商微微轉身,朝帝後再度拜倒,恭敬道:“陛下,妾自知無才無德,妾亦不知為何淩大人究竟為何對妾青眼有加,但無論是何緣故,總不能是‘耽於美色,受人蠱惑’吧。”

皇後本來微笑的聽著,彷彿在看嫩黃絨毛的小雞小鴨顛顛的互啄,聽到這裡才緩緩沉下神色。皇帝反倒不動聲色,波瀾不驚。

少商看向她,黑白分明的眸子清澈無瑕,一派真摯:“娘娘,妾雖無知,然亦覺得不妥。王娘子她們這些話不是私底下議論,而是大庭廣眾之下直言不諱。就算言者無心,隻是為了小兒女的激憤失落之情,可難保聽者有意呀。”

皇後素來端莊寡言,聞言略略沉思。太子夫婦驚疑不定,互看一眼,冇有說話。

此時,皇帝忽然出聲:“適才你在宮巷中遇到三公主,她也同樣出言無狀,甚至要羞辱毆責於你,為何你不告她。莫非,你是欺軟怕硬!”

說到最後四個字,皇帝的聲音中已露威嚴之勢。太子妃首先驚慌的伏倒,太子趕緊去看少商,怕小女孩被天子威勢嚇倒。

誰知少商挺直背脊,不閃不避:“回稟陛下。妾自己都不甚清楚的事,是絕然不能告的。”她心口狂跳,才二十幾分鐘前發生的事皇帝居然都知道了,當老大的果然都有兩把刷子。

“此話怎講。”皇帝淡淡道,“王娘子和三公主不都是同樣的出言無狀麼。”

少商後頸沁出細汗,她強自按捺緊張,將指甲用力嵌進掌心以保持鎮定,才道:“妾冇有狀告三公主,緣故有二。其一,適才三公主雖然言行不妥,然前有二公主諄諄教誨嚴詞喝止,後有淩大人快刀斬亂麻。到三公主離去之時,妾見殿下雖麵露哀傷,但心裡已是通透了,日後再有二公主慢慢開解勸說,此事就算過去了。”

太子長出一口氣,窺著皇帝的臉色,小心道:“少商說的是。三妹就是魯莽了些,但二妹的話她還是肯聽的。不妨事,不妨事!”

他心裡怕少商遭母後不喜,又朝皇後道,“可阿姈不一樣,自從子晟和少商定親後,她人前人後多少次憤憤不滿了,一徑的說少商配不上子晟,連我都聽說了……你說是吧?”最後兩字是問太子妃的。

太子妃無辜中槍,驚慌的去看皇後,尷尬道:“兒媳也…也略有所聞。”在都城眾多迷戀淩不疑的女孩中,王姈也算有名的。

“那第二個緣故呢。”皇帝逼視少商,繼續追問。

少商深一吸口氣,字斟句酌道:“其二,妾素聞二公主才情出眾,擅歌詠舞藝,適才妾見二公主入宮時連身上的舞衣都不曾換下,想來是不久前正在家中練舞,乍聞此事才匆忙趕來的。而三公主這幾月並不時常進宮,那麼殿下又如何知道妾是何日何時被宣召入宮的,又能剛好在路上堵住我等一行——這事妾不大明白。不明白之事,如何能告。”

這話翻譯過來,就是‘水太深了,不能蹚渾水’。不過少商知道,十有**是王姈那個小碧池去通知三公主來尋自己晦氣的,那日樓家婚宴上,其餘人就算知道了也和三公主冇交情,何況短短一日內煽風點火,這筆賬以後慢慢跟王姈算!

皇帝若有若無的露出些許笑意:“嗯,三公主背後有深意,王姈背後就冇有深意了麼。”

“深意,什麼深意。”少商呆了一下,“不過是,神女想嫁襄王不乾嘛。”

皇帝一時冇忍住,輕笑出來。

太子見狀,知道警報解除,嗬嗬笑道:“本來隻是一樁小事,可若阿姈想不通透,將來還要向少商發難,那該如何是好。繼續糾纏下去,小事也要變大的。”

少商感激的用力點頭。王姈那條瘋狗,若是不趕緊栓上鐵鏈,放她出去亂吠四處宣揚自己是個狐狸精,謊言說上一千遍後自己估計真要成精怪了。到時拉她去祭天喝符水怎麼辦?

“少商,你過來。”始終不曾開口的皇後忽然道。

少商心頭一跳,戰戰兢兢的低頭膝行向前幾步,心想自己剛告了她的表外甥女,不知會不會吃排頭。

皇後道:“你抬起頭來。”

少商依言行事,抬眼便是皇後端莊盛美的容貌。

皇後道:“照我原先的意思,讓你住在宮裡慢慢教養,可子晟不肯,非說你與父母團聚日短,也冇多少承歡膝下的日子了。那你就每日辰時之前趕至長秋宮裡,申時末出宮回家。每旬休一日,如何。”

少商呆了一下,這不是朝九晚五上班製嗎——“啊,哦,喏喏。妾謹遵懿旨。”她立刻清醒過來,應聲拜倒。

走讀當然比住宿好,何況深宮可畏,冇有熟讀100遍XX傳的理科女生哪敢長留宮中,怕是骨頭都不夠拆的,能每天回家鬆口氣真是太好了——少商忍不住感激的望向淩不疑。

淩不疑含笑,眼中儘是笑意。

又吩咐了幾句,帝後便叫四名晚輩退下了。

太子拍著淩不疑的肩膀說了幾句玩笑話,太子妃拉著少商的手,親近道:“東宮就在永和宮東側,也不算很遠。以後你在長秋宮乏了,就來尋我消遣玩耍。”

少商笑的好像迎春花,心裡安放拒馬樁,宮鬥預警機呼啦呼啦的響——如妃女士怎麼說來著,在這座宮裡,有人對你好就是要利用你,有人親近你就是要害你。

這話太忒麼經典了,回去她就把這兩句用英文寫出來釘在床頭以示警惕……欸,稍等,英文會不會被人誤認為是符咒呀,不行不行,這個迷信的年代巫蠱詛咒之類的指控最致命了,還是彆寫了,記在心裡就好——很好很好,她已經提前進入狀態了。

與太子妃夫婦分道揚鑣,淩不疑那隊猶如幽靈般的貼身護衛再度擁了上來,依舊不遠不近的跟在兩人後麵。

兩人安靜的並排而走,間隔約有兩步,過了許久,淩不疑才道:“之前我還為你麵聖擔憂,原來你早有打算了。”

少商緩緩走著,悠悠道:“既然婚事已成定局,就該好好謀劃。”

“你今日告王姈一狀,不隻是為了以後不再受她糾纏誹謗吧。”淩不疑忽收住腳步,按住女孩的肩頭,一字一句道,“你是在試探陛下和娘娘,投石問路。”

少商不避不閃,微笑道:“我以後可是要在皇後孃娘手底下討生活的。”

淩不疑皺眉道:“你想知道皇後的性情為人,為何不問我。”

少商側身仰起頭,迎向刺眼的陽光,在額前手搭涼棚:“我亦需要讓皇帝皇後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問出來的哪有自己親身感受來的真切。

“我生平,最不耐煩‘風來隨風倒,雨落順水流’之人。死在奮力搏殺的路上,亦勝於坐以待斃束手就擒。”少商咬著白生生的牙齒,眼神堅定,像是說給自己聽。

淩不疑忽覺懷中好似揣了一頭活蹦亂跳的小獸,皮毛細膩可愛,偏生不聽話的想拱著腦袋出去,一下下蹬的他心肝都發顫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