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8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8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蕭夫人並未愉悅多久,待程始回房,她看見丈夫額角上一個包問清楚原委後,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拿起一個漆木酒卮在他另一邊額角也砸出一個包來,給程大將軍恰好湊成一對。

當夜,程始等到程母的氣勁消了,額頂一對勻稱的包再去了程母屋裡,終於把白日裡不曾發揮的演技外加真感情好好展現了一番,母子總算和好了。

接下來就是鞏固戰況。

先是程始將一名麵目勞苦頭髮花白的老媼領出來,程母一見頓時淚如雨下。當年董家豐足之時,董太公曾雇過一些佃農,這位老婦人就是當初在董家幫農之女,程母與其一同在鄉野玩耍長大,頗有姊妹之誼。後來家計日益艱難,董太公不得已遣散幫農。

蕭夫人頗有心計,在隨夫四處征討之時,一直留意尋找當年四散逃難的同鄉同族,本想尋幾位董家的遠方族親為助力,結果找來找去冇有音信,顯見董家族人的確死散的差不多了。

結果還是程始一路征戰,名聲日盛,這胡姓老婦人自行尋上門來。說來也巧,當初這胡媼隨新嫁的夫婿離鄉之時,程母才誕下程始不久,剛起了大名,倘若換做程家其他兒郎,胡媼就未必敢上前相認。

蕭夫人頓覺奇貨可居,趕緊安置好胡媼傷重的兒子和病重的孫子,一路帶回都城。原本一回來程始就要將胡媼領出來,卻被蕭夫人勸阻,定下計策步驟一二三四。

“君姑是自家長輩,不是大人征討的敵軍,一錘子下去死傷不計,戰勝即可。”蕭夫人微笑道,“要慢慢來,先叫君姑把這十年的火氣給出了,大人母子之間消了芥蒂,再來一個老姊妹相認,方能水到渠成,事半功倍。”

程母果然喜出望外,摟著胡媼又哭又笑,又拍打程始又笑罵為何不早將胡媼請出。程始趕緊托出腹稿,道:“彼時阿母正氣頭上,我將人領出來顯得我彆有所圖似的,現下阿母不氣兒了,好叫阿母知道,我隻是為了叫阿母高興罷了。”程母聽了,果然更加感動,又知道程始將胡家兒孫歸入部曲,並留胡媼在她身邊陪伴管事,隻覺得兒子待自己真是用心了。

胡媼在外吃了幾十年苦,諳於世故,能哄會勸,琢磨程母心思的本事更遠勝董舅母之流,那是她打小練出來的。她已見識過蕭夫人厲害,自然知道自己該如何說話行事。

更妙的是,整個過程,蕭夫人十分乖覺的呈全麵隱身狀態,自顧自忙碌家務安撫傷亡部曲的遺族,留這對母子敘述離彆之情,一會兒鼻涕眼淚的說戰事艱難,一會兒唾沫橫飛的講外頭風光,外加胡媼在旁幫腔抹淚。一時間,母子倆簡直情比金堅。

程母又聽了胡媼說前方戰事如何慘烈,多少將軍都缺胳膊斷腿少了眼睛耳朵,她摸著兒子身上的陳年舊傷,簡直心都要碎了,想到兒子這樣不容易,董舅父還要在後頭挖牆腳撈錢,恨不能立刻割下弟弟肉來給兒子燉補。

葛氏有數次想要去程母處給蕭夫人上些眼藥,不是碰上程始正在講故事,被不想要第三者插足的母子一齊白眼出來,就是撞上程母和胡媼沉浸往日情懷,被冇好氣的罵出來。

程少商自是不知道具體過程,隻知每日程家老爹似乎比前一日更高興些,直到程始告訴她家中多了一個胡媼;略略知道一些前因後果後,程少商不由得感歎,之前蕭夫人是忙於和丈夫打拚家業,大事為重,冇工夫和程母葛氏計較,一旦騰出手來要收拾家事了,簡直分分鐘搞定這幫無知婦女,實力碾壓。

這日早起,阿苧眉目含笑的對程少商說‘今日午膳全家人一道用’,她頓時聞到了一股打掃戰場的味道。

飲完藥在屋內轉三圈的當口,青蓯夫人捧來了一件簇新的深衣和一口漆木匣子,米白色錦緞上織就茜紅梅花枝的錦衣,領口袖口鑲四指寬硃紅光緞,中衣是全新的雪白色細棉布。深衣寬大,須蓮房和阿苧一起動手給程少商穿上,精美的織錦一圈一圈束起,再配上一條同四指寬的暗紅色綴玉飾的腰帶,即使冇有全身鏡,程少商也能感覺到衣飾的華美。

然後青蓯夫人親自動手給程少商梳頭,對著模糊的銅鏡,程少商隱約看見她給自己梳了一對俏皮可愛的雙鬟,後麵多餘的頭髮則簡單束起,這時蓮房打開那個小小的漆木匣子,青蔥夫人拿出一對耀眼生輝的明珠,一邊一個扣在程少商的雙鬟上。

阿苧看了,略略皺眉道:“青君,這——”

青蓯夫人笑道:“不怕。”又低頭對程少商道,“這些好東西夫人給四娘子攢許久了,總算可以用上了。”

因為程少商年紀還小,耳上隻穿了一對輕巧的金絲丁香花,腕上一對金絲穿鮮紅珊瑚珠的細鐲,阿苧和蓮房巧菓在一旁觀賞再三,一齊誇讚。

走在遊廊上,程少商裹著一襲花灰皮毛鬥篷,不著痕跡的四下打量——真是不大的庭院呀,一眼就能望見前方的二門。她心中愈發疑惑,看自己這一身衣飾這樣華貴,為何府邸卻這麼小,難道這裡的房價也是天價?

走不到五六十步,就到了程母的居處,蓮房服侍程少商除履上階,又卸下身上重重的毛皮鬥篷,雪白的絨布襪子踏在暗紅色的漆木地板上,愈發顯得腳丫子嬌小玲瓏。時人用膳都是分餐式,一人一個案幾,分排於廳堂兩列,程少商抬頭一看,隻見旁人俱已到了,自己是最後一個,她立刻暗叫不妙。

果然,坐在左首第三個位置的‘好叔母’葛氏按捺不住了,隻聽她尖聲道:“哦喲,長輩都到了,四娘子隻等你一個呢。叔母往日是怎麼教你的,要孝悌懂禮,今日……”

還未說完,坐在最上首中間的程母已經不耐煩了,粗聲道:“你少說兩句,這兒除了小的,人人都比你大,我們都冇張嘴,有你什麼事!”

程母農家出身,講話直來直往,早年給蕭夫人冇臉時也是這樣當麵讓人下不來台,彼時葛氏極喜歡聽程母罵人,如今落到自己頭上就不大舒服了。

阿苧忙扶著程少商伏倒,一一給長輩行禮,先是首席正中的程母,然後是略偏於其席位一旁的董舅父,接著是分彆位於右首和左首第一個位置的程始夫婦,然後是分彆右首第二個位置的董外弟,程少商須稱外叔父,繼而是左首第二個位置坐的是董呂氏,還不待程少商行禮完,董呂氏就笑著站起離座,笑著拉起程少商,道:“嫋嫋生的真好看,平日還覺不出,這幾日叫長嫂一收拾一打扮,竟是變了一個人呢。”

程少商行禮得頭暈眼花,冇反應過來,旁人卻都知道董呂氏的意思,葛氏直起身子,不滿道:“你這是什麼意思,說我平日裡待四娘子不好麼。”

董呂氏略瞥了一眼蕭夫人,回頭笑道:“次嫂想多了,我是說四娘子與父母久彆重逢,這人一高興呀,精神就來了,氣色就好了。”

葛氏憤憤坐下,誰知董呂氏回座位時,用旁人都能聽見的‘輕聲’道:“可憐的孩子,明明是自己阿父在外頭拿命博來的好衣裳好東西,每回我來,看見她卻隻能得旁人挑揀剩下的來穿戴。”

這話一出,葛氏以及端坐在末席上的一個女孩都漲紅了臉,程少商揉著額頭立刻想到‘葛氏這貨一定汙下程老爹給自己的東西了’,還不待她接著想,阿苧又按下她給二叔程承和葛氏依次行禮,葛氏已被氣得發抖說不出話來。

末席設了三個座位,程少商位於正中,右側是還在紅臉的那個女孩,左側是一個白胖男孩,堪堪能好好用箸的歲數,二人俱是穿金戴銀的富貴打扮,那女孩的皮膚淺蜜色,濃眉大眼,就是一股子無精打采的樣兒,瑟瑟縮縮,好像日子過的比程少商還慘。

這時,仆婦魚貫入屋,一一給各座上菜,家常小筵,一道焦香四溢的炙烤豚肉,一道冬筍蒸肥雞,一道鹿肉湯,另兩個醃漬的菜蔬,大人案上還有酒漿,程少商等三個就隻有一壺新打的米漿,熱騰騰香噴噴。

董舅父舉起一個漆木製的雙耳碗盞,朝程始道:“這第一卮酒我先敬外甥,這回能平安回來,都靠了外甥,我,我……”

程少商偷眼看去,隻見董舅父與程母生的頗像,都是高大肥碩的架子,不過彷彿他最近進行了一段過於急迫的減肥,兩頰皮肉鬆弛垂了下來;他十分懼怕程始,目光都不大敢跟程始正麵對上,說話結結巴巴的。

葛氏閃了閃眼睛,輕笑道:“舅父怎地好像受了驚嚇?自家親戚,這麼怕作甚。”

蕭夫人看了她一眼,緩緩道:“北軍獄裡也太不講究了,雖受了大人的請托暫緩處置,卻當著舅父的麵,將另外同罪的幾個活活杖斃,舅父大約是嚇著了。”

這話一出,董舅父連酒卮都拿不住了,其實程始領他出來時還特意請他一路經過各個刑室,裡頭鬼哭狼嚎,各種刮骨剔肉鞭打之酷刑一一入目,董舅父腿都軟了,險些走不出來。

葛氏也不知如何接這話,董呂氏忙道:“還是多虧了將軍,不然君舅還不知受多少罪呢。”一邊說著,一邊瞪了對麵的自家夫婿一眼,董外弟連忙也舉卮朝程始致謝。

董外弟有一個戲文裡很著名的名字,董永,也生了一副戲文裡常見的小白臉模樣,眼神閃爍不定,麪皮鬆弛,顯是酒色過度;一邊道謝,一邊還偷偷瞧了蕭夫人兩眼。

程少商頓時樂了,心道董永同學難道以為彆人都是瞎子,冇看見程始老爹的眼珠子突成比目魚了嗎——為了這兩眼,第二日董永同學就在路上被不明人士痛打一頓,臥床數月,此後再冇進過程府。

瞪完董永,程始也舉起酒盞,一飲而儘,道:“舅父該享清福了,以後好好管置家中田地商鋪,安閒度日就是了。”

董舅父急了,趕緊道:“這怎麼成,所謂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外甥這話就見外了,你在外頭辛苦搏命,我怎好享清福,怎麼也該幫襯……”

程始不耐煩聽他廢話,直接去看程母,顯然這幾日母子溝通的非常順利,程母一拍餐案,重重道:“快閉嘴罷!我兒當初剛起事時怎麼不見你打虎親兄弟?我兒掙命時怎麼不見你上陣父子兵?你少幫襯兩把,我兒還容易些呢!”

董舅父驚異的看著自家老姐,道:“阿姊,你,你……”

他看了程始夫婦一眼,很想說‘阿姊你若無我的幫忙怎麼鬥得過你新婦’,可當著人家的麵怎好直說,他眼珠一轉,笑眯眯道:“阿姊你是體貼弟弟,不過外甥和外甥新婦終日忙碌,姐姐您日常想聽些趣事,誰來跟你講。”

程母麵無表情道:“以後我閒了,叫侄媳進來說話就是,你們父子到底是男丁,這一府的女眷,進進出出也不方便,以後冇事少來。”看了看在旁服侍箸匙的胡媼,又補充道,“家裡有事也叫呂氏來說,總之你們彆來了。始兒這官秩要升上去,家裡也得講些規矩,總不能跟在鄉野時一樣,隨便什麼事小舅父大兄弟就往家裡亂逛。”

董舅父張口結舌,瞪了兒媳呂氏一眼,麵目猙獰的罵道:“你這賤婦,你跟阿姊說了什麼!”董永也一下立起,擼起袖子要去掌摑呂氏,坐在一旁的程始身形未動,伸一臂拽下董永,也不知怎麼一轉一按,將董永反臂壓在地上,然後另一隻手微動,隻聽啪的一聲脆響,董永臉上立刻腫如豬頭一般。

程始冷冷道:“這是程家,輪不到你耀武揚威。”森森的看了一眼董舅父。

程少商心道這可真是親母子,一個兩個說罵就罵說打就打,一點也不婉轉。

席上眾人神情各異:程母轉過頭,裝作冇看見不在意,程二叔低頭不知在想什麼,是真冇看見也真不在意,董舅父被程始看得渾身發抖,董呂氏以袖掩麵,嘴角卻微微翹起,蕭夫人若無其事,隻有葛氏和末席的兩個孩子看得目瞪口呆。

蕭夫人抿了一口酒,優雅的放下,道:“舅父和外弟好大的威風,不知道的還以為程家都由你們做主了呢。”轉頭對呂氏溫和道,“君姑平日寂寥,你多來走動,陪著說說話。”

董舅父知道了程始夫婦的打算,立刻伏地大哭道:“阿姊你不管弟弟了,難道阿姊你忘了阿父過世前你答應過什麼了嗎?你對得住阿父嗎。”

區區小計,如何能逃過蕭夫人的謀劃,程母早就被胡媼教過了,她反嘴道:“我哪裡不管你了,如今你穿的是織錦細棉,吃的是雞鴨魚肉,進出都有奴婢使喚,阿父在時哪有那麼好的日子,可比以前舒服多了。我哪裡對不住阿父了?”

董舅父結結巴巴道:“可阿姊你們綾羅綢緞,過的更……”

“更什麼更?!”程母打斷道,“程家如今的好日子是我兒血裡火裡搏殺出來的,跟你有什麼乾係,當初你若肯出力一二,現在也能過這樣的日子。”

董舅父眼淚都出來了,憤憤然:“阿姊你自己穿金戴銀,弟弟就隻能過得比農家略強些的日子麼?”程少商已在聽的後麵大樂,心道隻怪你們董家起|點太低,進步的空間太大。

程母一拍木箸,瞪眼道:“那不如我將程家的庫房搬一半給你?”她吃軟不吃硬,倘若弟弟溫言好求,冇準事情還有轉機,可惜董舅父用錯了法子。程母大罵道,“這些年來,你吃程家的用程家的,如今還想和程家擺威風不成?!你弄弄清楚,你是董家子,我是程家婦,雖是手足,可祖宗已經不一樣了。我總不能把程家都拿去補貼了你罷。”程母說起來直白粗暴,效果卻很好,董舅父有些懵了。

程始對自家老母的表現十分滿意,頂著一臉大鬍子朝程母乖巧一笑,程少商不禁哆嗦了下,程母卻受用極了,愈發高興。

董舅父懵過勁頭,趕緊組織語言,低聲下氣道:“阿姊這話說,我哪敢在外甥跟前擺威風。不過如今外甥愈加出息,我,我……”,說著泣道,“我不過想沾些光,誰叫弟弟我冇出息呢,文不成武不就,將來真是冇臉去見阿父了……”說到這裡,直接淌下眼淚來。

一看弟弟服軟,程母又有些不忍,蕭夫人輕輕哂笑一聲,略側身對董呂氏溫言道:“回頭把孩兒們帶來我瞧瞧,十年不見了,也不知什麼樣了。”程始趕緊幫腔:“冇錯,到時候該讀書的讀書,該謀職的謀職,彆學的跟他們父祖一般,隻知好逸惡勞,偷奸耍滑!”

董呂氏精神一震,她有丈夫還不如冇丈夫的好,如今一腔心血都注在幾個兒女身上,有程始夫婦的這句話,她何有不從。

程母受了提醒,立刻對弟弟道,“你也彆哭了,都知天命的年紀了,大半輩子都不成器,難不成老了還能忽然變樣?永侄也是,真有心氣也不會等到今天了。既然冇出息,就過冇出息的老實日子,彆整日想著占便宜冇個夠,仗著你外甥的名頭欺壓彆人,回頭給程家惹出禍事來。趕緊教導孩兒們要緊,這才叫對得起阿父呢!”

董舅父好此時也也不知該說什麼了。

看弟弟嘴唇一動一動,彷彿還不服氣,程母趕緊道:“你也彆鎮日花言巧語欺我了。前朝那個…什麼什麼太後…,不就是老想著貼補孃家麼,結果貼來貼去,把夫家整個江山都貼給孃家侄子了,這才天下大亂,鬨得多少人家破人亡!末了才知道悔恨,晚啦,我看她有什麼臉麵下地去!”

程少商詫異:噶,還有這種奇葩太後,我怎麼冇聽說?纔想起自己是純得不能再純的理工科生,曆史課什麼的,好像已經幾輩子冇上了。

曆史上著名的太後她隻知道慈禧和武則天,外加半個孝莊。孝莊是想給也給不了,因為她孫子是康師傅呀;慈禧要是把江山給孃家了,列強們可怎麼辦;難道他們說的是武則天?程少商疑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為什麼衣領這麼高,胸脯一點都冇露出來,唐代的衣服這麼保守?就算自己是平胸,那蕭夫人可波濤洶湧呀,怎麼也不露一點。

與這倒黴催的太後相比,程母覺得自己簡直太有分寸了,十分得意道:“還有那東閭家三房的婆娘,也是整日貼補孃家,那時寄居在東閭家的王先生說要去跟嚴神仙讀書,隻能帶一個弟子,她居然偷著讓孃家侄去了,哼,難道偌大的東閭家找不出一個機靈的孩童。她自己的兩個兒子就挺能讀書,後來可好了,她孃家是讀書做官了,東閭家反要去巴結。哼哼,真該全天下的婦人都知道知道!”

說著,程母還故意看了一眼蕭夫人,誰知蕭夫人神情自若,程始尷尬道:“阿母你說什麼呢。”前一個故事是蕭夫人叫他說給程母聽的,後一個是程母自行發揮的,“倘若外侄們真有出息,我自是要幫的。何況,東閭家難道現在差了?”

程母一瞪眼,道:“那是他們豁齣兒孫的性命,投到你麾下搏殺出來的官秩!哪及得上坐在書廬中舒舒服服做官的!”

程少商聽的津津有味,若非怕捱罵,她真想問一句‘那個吃裡扒外的媳婦後來怎樣了’。

程母越說底氣越足,衝著董舅父道:“你也彆再想東想西了,這回你盜竊軍輜,給你外甥惹的禍可不小,怎麼,你還想接著連累他呀。發財享福你來,受罪搏命我兒去,哪有這般好事!你是程家祖宗呀,非得供著你不可!”

話說到這份上,董家父子已經什麼都不用說了,整個屋子一片寂靜,隻有董永捂著臉輕輕嗚著。程始十分滿意,扭頭對董家父子狠狠道:“倘若叫我知道呂氏有個損傷,我原樣給你們爺倆造上!”

程始拚殺血海多年,這一發狠氣勢非同小可,董家父子本就是軟腳蝦,聞言隻能諾諾。程少商心中喊“bravo”,這點子太天才了,處處兼顧,毫無破綻;家裡家外都冇話說了。

程始瞪著董家父子,沉聲道:“都聽明白了?”董永離得近生怕再捱打,忙不迭點頭,董舅父慢了一拍也趕緊點頭。

“那就用膳!”程始一聲喝,董家父子趕緊回到席位上提起木箸,竄得比兔子還快。

眾人也都提箸用起餐來,全席上隻有葛氏焦躁不安。從前幾日董舅母被逐出去之後,她隱隱覺著一切都不對勁了,程母彷彿與蕭夫人達成了諒解,這幾日碰頭時婆媳間也不置氣了,無論自己怎麼挑撥,都隻找了個冇趣,無人搭理。

她看看對麵的丈夫,又看看上首的程母,適才暴風驟雨般的一頓爭吵,她插嘴都插不進,何況事涉董家,前幾日那個耳光還隱隱作痛呢。

忍了又忍,眼看氣氛緩和下來,葛氏還是忍不住,強笑道:“君姑……”

程少商開心像隻快樂的小老鼠:來了來了,欠揍的來了。

誰知不等她說下去,程始便道:“今日宴飲,一則替舅父壓驚,二則吾有一喜事要說。”

打斷了程少商看好戲,她冇好氣的心想,什麼喜事,難道你要討小老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