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80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80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一見到皇帝,皇後少商和王姈紛紛各自行禮,淩不疑也向皇後躬身作揖,隻文修君一動不動站在當地,王姈幾乎要急出眼淚來,少商卻暗暗鼓勁‘王大媽您可千萬彆跪一定要把這囂張跋扈的人設繃住了’!誰知她念頭剛落,文修君就軟下了身子,向皇帝跪下行禮。

少商不屑的切了一聲。

皇帝緩緩走到殿內上首,擺開袖袍坐下,淩不疑走過去將呆呆的(等著看好戲的)未婚妻拉過來一起坐到皇帝下首右側。

皇後跪坐到皇帝近側,低聲道:“陛下來了,請恕妾未曾迎駕之罪。”

皇帝輕拍她的手以示安撫,然後轉頭向下方道:“適才聽見文修君口口聲聲提醒皇後莫忘乾安老王爺的恩情,可有此事。”

旁人還冇反應過來,少商先心裡咯噔一聲,暗叫不妙,皇帝居然從那麼早就聽見了;她不由得用求救的目光去看淩不疑,誰知淩不疑紋絲不動,目光垂直,隻捏了捏她的掌心。

少商暗怒著要抽回小手——憲法規定權力與義務相匹配,所以不幫忙就不給拉小手手!

……但是她丫的抽不動,然後她想起未婚夫那強勁有力的手掌是可以直接捏碎硯台的,那還是算了,憲法這玩意原本就冇幾個人讀的。

文修君原本低著頭,聞言抬頭,大聲道:“宣家姑父早亡,吾父撫卹寡居的姑母,養育其兒女長大,這難道不算恩情?莫非妾連提都不能提了。”

皇帝短短一笑,看了養子一眼。

淩不疑會意頷首,不疾不徐道:“姻親之間,要論恩情也很難論的清。數十年前,文修君您的祖父曾逢大難,全賴宣氏一族鼎力相助方纔渡過生死難關,是以令祖父將愛女許配於宣太公,是也不是?”

文修君咬著嘴唇,一言不發。

淩不疑繼續道:“後來宣太公早逝,宣氏一族是聲名略減,可究竟留了家底,不至於讓妻女缺衣少吃。是乾安老王爺看世道不寧,才於兵荒馬亂中將妹妹一家遷來照看,這不是理所應當之事?!這樣的‘恩情’文修君以為值得一提再提麼,說出去也不怕惹世人笑話。至於婚配……”他挑了挑纖長的睫毛,看向上首的皇帝,住口不說了。

皇帝佯瞪了養子一眼,轉向道:“當初朕與乾安王共舉大事,朕曾言歃血為盟即可,是令尊非要以姻親為盟,可偏偏朕與令尊份屬同宗,是以偌大的乾安一族中的女子皆不可婚配。彼時情形,令尊除了將自幼養在身邊的皇後許配,難道還有更好的舉措?”

少商時不時望向皇後,隻見她在皇帝說到‘令尊非要以姻親為盟’時,臉色瞬時蒼白了幾分,而皇帝絲毫不曾察覺。

“況且,當年乾安老王爺和陛下結盟不滿三年,就欲‘分道揚鑣’……”淩不疑說這四個字時故意定了定,文修君低頭咬牙,避開眼神。

少商秒懂:丫什麼分道揚鑣,肯定是想另起爐灶甚至謀反!

“彼時,老王爺種種行徑,可不曾顧忌已嫁人生子的皇後孃娘。”淩不疑緩緩的說完。

文修君低頭時麵帶忿恨,抬頭時卻作出一副哀泣模樣:“可是陛下,吾弟如今被國傅看管嚴厲,飲食起居皆不得自由。想起當年妾有兄弟姊妹數十人,到如今四方離散,隻剩下這一個年幼的弟弟,萬望陛下看在當年的情分上……”

“鑄幣權乃國政要事,非你一介婦人可置喙的。”皇帝忽打斷道,“你若真有心,為何不讓車騎將軍在朝堂之上提奏?勝於在這裡為難皇後。”

少商在心裡給皇帝點了一百八十個讚——王大媽跟您講感情,您跟她講禮法,厲害,真是厲害!要知道跟女人一旦講起感情來,那就冇完冇了了。而且您老會這麼說,肯定是那王大叔早就更換了人走茶涼的老嶽父門庭,抱上您的大腿了,當然不肯聽老婆的話給小舅子要好處嘛!

果然,提到丈夫王淳,文修君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幾乎將嘴唇咬出血來。

皇帝卻不肯放過文修君,繼續道:“一事歸一事,你今日對皇後不敬,言行逾矩,不尊禮法,該如何論罪。論罪藐視……”

“陛下!”皇後忽打斷道,麵露哀懇之意,“妾身體不適,今日就到這裡罷。”

皇帝知道她是想為文修君求情,可他卻想打壓一下舊這位乾安王女的威風,便沉吟不語。少商亦想,皇後也忒好心了,正該狠狠治一治王大媽纔是!

皇後看皇帝這般神色,知其心意,隻好焦急的去看養子,目光示意。

少商看見身旁的青年低頭輕歎一聲,而後,隻聽他道:“陛下,您今日不是有話要和少商說嗎。如今天色已晚,您再不說,她可要退職回家去了,明日……”他輕笑一聲,“明日她可休沐了。”

少商腦袋嗡的一聲,她做夢也想不到淩不疑居然用出賣自己來給皇後解圍!她憤怒的都結巴了:“你你…你怎麼這樣…”

——這個天殺的王八羔子十八代祖宗不積德的刨坑黨,老孃挖你家祖墳上繳國家啦,還是打你七傷拳讓你頭上青青草原啦,你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果然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她要離婚!不對,她還冇結婚呢,她要退貨!

她氣的眼睛都紅了,此時也顧不得痛罵無良未婚夫,忙不迭的朝皇帝道:“不不不是,陛下您彆聽淩大人胡說,您想對文修君說什麼請千萬說下去不用顧及小女子!妾不過是針尖小事上無關朝政下無關後宮,文修君鑄幣權乾安王府纔是大事呀。再說了,陛下是金口玉言都開口了怎能被打斷呢,這不是斷金碎玉了嗎!淩大人真是太不知事了……”

饒皇帝一臉威嚴,此時也忍不住側頭緩一下笑意,皇後不顧眼中含淚,幾乎噗嗤出聲,文修君也被氣笑了,王姈從剛纔起就一直一臉呆滯,緩不過神來。

淩不疑忍笑,再接再厲道:“陛下,不如讓臣先送文修君母女。”

皇帝側臉不說話,揮揮袖子算是答應了。

淩不疑朝兩名小黃門拱拱手,那兩人會意,立刻指揮幾名宮婢將文修君母女拖起來往外走去,淩不疑跟著一起走了出去,直至走到殿門外,文修君忽回頭,低聲道:“帝後養你可真冇白養,什麼話他們不好說你來說,什麼事皇子公主們不好做你來做,真是好鷹犬!”

淩不疑似是被逗樂了,失笑一聲,然後徑直對一旁的王姈道:“姈娘子,回去後即刻將今日宮裡之事告知令尊。令堂如今心智不清,在她心中,郎婿兒女身家性命都不如乾安小王爺過的舒泰要緊,若不加以約束,王家恐要大難臨頭。”

王姈又驚又怕,眼中含淚,作揖道謝:“謹謝十一郎了,家父常說素日有疑難,多是您不吝援手的。”

淩不疑略一拱手,理也不理猶自怒氣沖沖文修君,轉身回殿內去了,甫踏入殿內,隻聽皇帝正用著旁人難以察覺的歡樂語氣數落著他親愛的未婚妻——“……朕點你一句,你的錯不在旁處,隻錯在子晟身上。”

淩不疑嘴角微微一翹,放慢腳步緩緩挪了過去。

少商已急的腦門冒汗了:“淩大人?淩大人……妾對他做甚了?不不不對,妾這十日天不亮起身,天色昏暗纔回到家中,哪裡有功夫對淩大人做錯事啊!”

皇帝右肘支膝,上身前傾:“你再好好想想,事到如今,你居然覺得一點也冇有對不住子晟?!可見你居心涼薄!”

少商都要急哭了,慌亂道:“妾愚鈍,妾是真的愚鈍呀,陛下您再點撥兩句吧。”到底是哪裡做錯了,她真想不到呀,難道是前幾天冇讓淩不疑親嘴?不會吧,皇帝就因為她不給他養子吃豆腐就來訓斥她?這世界玄幻了吧。

皇後看她急的團團轉,輕聲提醒道:“少商,你想想,你都是天不亮起身天色昏暗到家,每日接送你進出的子晟又如何?”

少商張大了嘴巴,腦袋一片空白,饒她機變稱霸俞鎮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應對——因為她從來冇想過這事!這樣看來,說她用心涼薄也不算錯啊。

皇帝肅了臉色,沉聲道:“你可知這十日來,不論晴雨寒暖,不計繁忙勞苦,子晟都是夤夜出府去程家接你,然後擎燈回府。遇上你高興時,還讓他在程府用過晚膳再走,若是你不高興了,連頓飯都不予就將子晟趕了回去!”

說到此處,他一拍膝蓋,冷聲道:“朕來問你,你究竟有無心肝!知不知道心疼郎婿,子晟要你這樣冷心冷肺的女子有何用!”

“我我我……”少商張口結舌。剛纔她差點就要順口說‘那您就讓我退婚了唄’,可求生欲讓她死死咬住了嘴唇。

“你還能算是年幼不懂事,可汝父母呢,也這樣眼睜睜看著子晟受苦?!”皇帝又是一掌拍在膝上,重重的彷彿擊在少商心頭。

少商再也不能結巴了,連忙道:“陛下明鑒,這都是妾無知無識,與家父家母無關。十日前家父被上司召去了鄰郡,同一日家母也去了城外,料理置買田地之事,他二人都是至今未歸。他們並不知道這事啊!都是妾不好,陛下您彆責怪家父家母,他們從來最是修身謹慎,怎會犯這樣的過錯!”說到後麵,她幾乎要哭了。

“你還算有幾分孝心,知道禍不殃及父母。”皇帝神色稍霽,“那你倒是說說,有幾回子晟疲累,怎麼就不能讓他偶爾夜宿程府呢。”

少商滿頭大汗的辯解道:“不,不是,這……陛下,這不合禮數呀!”

“哦,你要和朕說禮數,那你倒是將《禮記》背一遍給朕聽聽。”

“這這這……”這次少商是真哭出來了,皇帝是壞老頭,不帶這麼欺負人的,人家跟你講禮法,你跟人家講感情,“嗚嗚嗚,妾冇背出來……”

皇後看著猶如困囚小獸般到處碰壁的女孩,又想笑又覺得可憐,幾次想開口都被皇帝用眼光攔了回去。

“妾,妾也不是無情,妾實是冇想到呀……”少商嚇哭了,難得說實話。

皇帝冷著臉:“冇想到,就是你心裡冇有子晟。尋常女娘對未婚郎婿噓寒問暖還來不及,焉有你這樣的。你自己說,該如何是好?”

“都是妾的過錯,妾,妾以後一定對淩大人噓寒問暖,關懷備至……”少商捧著袖子抽抽噎噎的,“以後陛下就請淩大人不要接送妾了吧。”

“此乃言惡!”皇帝麵上雖裝的威嚴,眼中已是含笑,“你這小女娘心裡簡直無有一點情意!情乍起時,都恨不能日日見麵,子晟如是,難道你不是?!”

“那,那…到底該怎樣啊…”少商病急亂投醫,隻能低頭央告罪過,“妾愚鈍,請,請陛下指點……”她絕望了——您一個日理萬機的皇帝這麼口口聲聲講感情好嗎?!

“陛下……”皇後實在忍不下去了,用不滿的眼神去看皇帝,“遵陛下吩咐,家宴已設在偏殿了!”

皇帝撚著美須,覺得也差不多,輕咳一聲清嗓:“少商,你與子晟終究是要過一世的,以後要好自為之。”

少商哭喪著臉,連聲稱喏:“妾謹遵陛下的旨意……”

“旨意?莫非朕不吩咐,子晟的情意你就視若無睹了?”皇帝的聲線又開始提高了。

少商頭皮發麻,連忙哀求道:“不不不,妾說錯了,妾以後一定對淩大人以情相待,以誠相待,絕不辜負……”

皇帝這才略覺滿意,揮袖起身,悠悠哉哉的離殿而去,走到一半,還回頭說了一句:“今夜家宴,少商也來罷。”

少商情商不到位,直覺反應道:“謝陛下恩典,不過妾剛犯了過錯,如何好意思再領陛下的恩旨……”重點今天是休假前夜呀,誰願意週五晚上加班的!

眼看皇帝又瞪起眼來,這次皇後也要撫額了,苦笑道:“少商,聽陛下的話。”

少商隻能磕頭謝恩。

目送帝後雙雙離去,少商這纔看見一直跪坐在自己身後的淩不疑,當即惱羞成怒,哭罵道:“都是你!有什麼為何不自己跟我說,害我被陛下狠訓一頓!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看著我犯錯,然後再看我出醜…嗚嗚嗚…”

淩不疑目光溫柔,摸摸女孩哭紅的臉頰,覺得她便是如此涕淚不堪也甚是可愛:“你彆理陛下,我願意每日護著你進出宮廷,我們以後照舊就是。”

“照舊?”少商幾乎被噎死,“……你覺得我還敢嗎?!”

淩不疑垂下長睫,語氣憂鬱清冷:“我希望有一日,你能自己想要待我好,而不是受了陛下斥責,纔想到對我好。”

說完這句,他便形單影隻的走了出去,徒留下彷彿反派惡毒女配的少商,全身無力的木然坐在殿內——時至今日,她終於可以說一句,她走過最長的道路,就是皇室套路!

當少商歎到第十三口氣時,駱濟通笑吟吟的走了進來,坐到她身旁:“適才你都說了什麼,那麼討陛下的喜歡。”

“陛下喜歡我?”少商覺得自己進了假的皇宮——喜歡她還把她罵的狗血淋頭?!

駱濟通笑道:“那是自然。不然怎會讓你入席家宴,這是拿你當自家新婦看待了。要知道,成婚之前就能列席的,連太子妃也不曾呢。”

“這,這很了不得嗎?”少商愣愣的,“上回我定親那次,不也是家宴嗎,濟通阿姊當日也在呀。”

駱濟通掩嘴輕笑:“那次不算,不過是你們湊巧碰上了,而且我是去服侍的。哎呀,你去了就知道了。好了,快跟我來罷,淩大人囑咐我領你去梳洗一番……”

少商呆呆的點頭,邊起身邊道:“好好……不過,陛下真的喜歡我嗎,喜歡我什麼呀。”

這一回,駱濟通不笑了,上下打量了一番少商,鄭色道:“我想,大約是你又聰明,又天真吧。”

又聰明又天真,這是什麼意思,少商依舊不明白。

——若說她聰明,在皇帝和淩不疑麵前她毫無還手之力,若說她天真……和王姈樓縭之流相比,她也不天真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