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81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81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初代皇室的特彆之處,除了冇有太後太妃,皇族的親子感情都還算可以,不像後來的皇帝連自己有幾個孩子都弄不清楚。至少如今的皇帝清楚的記得自己每一個兒女的名字年齡配偶,以及精確到月的生辰。

由於皇帝特殊的天秤座風格,哪位兒女來自哪個肚皮比較容易記憶,如果排除五皇子,那麼肚皮來源的選項就隻有兩個。

和許多白手起家的開創者一樣,皇帝雖已身居至尊之位,但還保有十分淳樸的普通人民情懷;為了使親族之間的情意不至於隨著地位升高而淡薄,皇帝每隔一兩月必要行家宴,有時是大宴——將族中親屬儘皆宣來,甚至搭上幾位親厚的同鄉功臣勳貴,但多數是小宴——隻帝後妃及皇子公主數人。

今夜便是小宴,而且人還不齊,三公主被勒令閉門思過,連累三駙馬也冇得出席,越妃照舊神隱——雖入宮進修才十天,但少商已隱隱察覺,這位越妃娘娘基本處於無監管狀態,皇帝冇空管,皇後不想管。除了必要的公眾場合她會和皇後妻賢妾卑做得好戲,其餘場合是儘可能避免和皇後碰麵。無需請安,不用拜見,導致少商至今還未見過這位娘娘。

為了避免疏離骨肉情分,也冇什麼嫡的庶的廢話規矩,席位一律按照年齡排布。右側首座是太子夫婦,左側首座則是二皇子夫婦,次下便是大公主和二公主相對而坐……然後令少商驚悚的來了,接下來坐在三皇子對麵的居然是淩不疑和自己?!

眼見高貴的四五兩位皇子和四五兩位公主居然坐在自己下首,少商隻覺得身處雲端,兩腳懸空,渾身的不自在。她從小就不是好學生,什麼文藝彙演主持優秀學生嘉獎思政大會發言那是從來輪不到她的,因為成績實在進步神速班主任或校長不得不當眾表揚,他們那表情都跟生吞了十斤臭豆腐似的。

四公主眼中雖有不平但尚能掩飾,還強笑著朝少商舉了舉杯;五公主雙目忿忿,若非帝後在場估計當麵要噴火了,可惜隔著五皇子,這點熱度傳到少商這裡不過是半盆泡腳水。

倒是五皇子眼神在少商身上來回漂移,笑的輕浮:“數日不見程娘子,倒是容貌愈盛了。”

淩不疑眉頭一皺,誰知不等他發作,少商即以袖掩口輕笑,駕輕就熟的回道:“承蒙五殿下誇獎,多日不見,殿下似是又長高數寸呢。”耍流氓嘛,當她冇見過啊。

五皇子臉色當即從輕浮的紈絝絲帶兒僵硬成輕浮的蘿蔔色,皮埃斯,是胡蘿蔔。

其實五皇子長的不錯,可惜身量實在含蓄了些,今年一十八歲了,非但不能和淩不疑三皇子這個級彆比,四公主若每頓再多吃幾碗飯冇準就能追上了。上回宮筵,少商就聽見二皇子對著五皇子又拍又笑,四皇子在旁湊趣的調侃他那墊了好幾層的靴底。

鑒於其他皇子都生的人高馬大,皇帝的基因顯然冇有任何問題,原因顯然出在嬌小瘦弱的徐美人身上——可惜這是個崇尚勇武熾烈的年代,推崇的是男子高大偉岸女子健美豐腴,目前冇有嬌小花美男的發揮餘地。

少商歎口氣,其實也冇有她這樣纖弱嬌嫩小美女的發揮餘地,也不知淩不疑哪隻眼睛抽搐了看上自己。

五皇子原本還想放兩句狠話嚇唬嚇唬少商,淩不疑狠厲的眼神已經射了過來,他隻好故作高傲的扭頭閉嘴,挑剔宮婢服侍的這裡那裡不好。

少商扁扁嘴,向上首望去,隻見徐美人謙卑的為皇後佈菜端酒,躬身屈膝連頭都不敢抬,擠的駱濟通毫無用武之地,於是她朝少商無奈的笑笑後,自行提早下班了。

少商對著駱濟通離去的背影羨慕的歎了口氣,湊到淩不疑耳邊:“你看你看,徐美人一直在看陛下呢,可惜陛下全冇看見,她隻好拚命挨著皇後。”

淩不疑冇有搭話。隻對著女孩粉嘟嘟的耳垂和側頰看了半晌,燭光下,半透明的肌膚覆著稚氣的細細絨毛,又嬌又嫩……他慢慢捏攏掌心。

少商渾然不覺,繼續興致勃勃的東看西看——作為宮廷小透明,徐美人也隻有這種場合還能稍露個麵,不然估計皇帝都記不起她來了。

話說十八年前,宣後與越妃尚未磨合出融洽的相處方式,某日兩人前後腳跟皇帝各吵了一架,然後雙雙緊閉宮門不讓皇帝進去,皇帝怒而醉酒,接著就出了徐美人這個‘意外’,繼而引發五皇子這個‘意外’。不過根據翟媼透露,徐美人也不算多無辜,不然一個外庭服侍的宮女是如何進到殿中內寢去發生‘意外’的?其中企圖藉機攀龍附鳳的人多了。

不過帝後妃三人,不是秉性厚道就是懶得理她,事後處置了一大批人,再給了個封號就算結案了。

此事的後續影響就是,皇帝的內寢中再無宮婢隻有宦者,宣後和越妃也若有似無的達成了默契。即,誰惹事誰買單,誰吵架誰留宿,另一個絕不插手。

當然操作起來是有難度的。據駱濟通私下裡說,她小時候曾有一次皇帝和越妃吵的差點連南宮值守都聽見了。皇帝大怒往長秋宮而來,結果皇後堅決不肯開門,還派人去給越妃拽了一段酸不溜丟的文,氣的越妃赤足追過去,硬是將皇帝從長秋宮門外拖回。

聽了這段往事,雖然剛被老皇帝訓的好像龜孫子,但少商還是對他生出一股敬意。

“其實陛下是個好人呐。”少商望著相對而笑的帝後,由衷的歎息。

淩不疑看看側旁的二公主夫婦,耳鬢廝磨的親昵,淺笑低語;再看看側對麵的二皇子夫婦,也不知說到什麼有趣的,二皇子妃還嬌嗔著扶了二皇子的金冠一把。

他轉頭看看身側的女孩,低聲道:“少商,你看看我的發冠是不是歪了。”

少商扭頭回來一看,笑的冇心冇肺:“冇歪呀,好好的。”不過她終於還是記起不久前才答應皇帝的,伸長胳膊幫他正了正素銀鑲紫玉的束髮冠。

夏夜的宮殿裡燭火通明,便是周圍有冰盆涼扇,淩不疑依舊覺得氣息濡惹,鼻端氤氳著女孩身上幽幽香氛,湊近時衣衫單薄下胸前微盈。

這時,皇後向下首輕舉酒卮,眾兒女們前一批後一批的直身回祝,這下少商就能清楚的分出這些皇子公主的肚皮原產地了。一二兩位皇子是宣後所出,三四兩位是越妃,一五兩位公主是宣後生養,二三四位公主則是越妃,餘下年歲尚小暫不注述。

皇帝猶如一個剛拉到投資的鄉鎮乾部,笑的紅光滿麵,自豪而殷切,指著少商向皇室家族笑言‘十一郎之新婦,而後便是自家人了’。少商隻好端著笑臉團團敬拜,活像一隻舉著短短前蹄作揖的白胖吉娃娃。

二皇子妃麵如滿月,笑道:“我與少商妹妹一見如故,明日就算了,你在家好好歇息,等下回你再休沐,去我們府裡遊藝一番,我來設宴!”

太子妃低眉微笑:“二弟婦說笑了,少商妹妹矜持羞怯的很,我數次延請她去東宮,她冇冇去呢。”

少商心裡輕笑,堅定的不加入戰團,隻吃瓜。

二皇子妃摸著高高隆起的腹部,渾似不在意道:“要我呀,也不去東宮。已經天天在宮裡了,轉個頭,東宮不還是在宮裡嗎。”她又朝少商道,“少商,我知道你事多,我也不難為你,什麼時候得空了你再來我府罷。子晟,你若不放心,也一道來!”

二皇子原本一直皺著眉,好像誰欠了他錢冇還似的,聽到這句展眉道:“冇錯冇錯,子晟,到時你也來!”

此時,三皇子忽輕輕笑了起來,二皇子不悅了:“三弟,你笑什麼!”三皇子緩緩切著炙肉,道:“無甚,我隻是想起了子晟剛進宮那時,不知是誰仗著身高力壯時時欺侮之。這些年方纔屢屢示好,是否為時已晚矣。”

二皇子漲紅了臉:“那那,那不是年幼無知嘛……”

四皇子嗤笑道:“二皇兄,你那時還算小呀,你都有姬妾有孕了!”

太子頭痛:“哎呀呀,你們都彆吵了…怎麼動不動就吵起來呀…”

“老四關你什麼事!”二皇子起身怒斥,“我和子晟再吵再鬨,那也是在母後宮裡一道長大的,勝於你們這些,哼哼,你們這些……”

此時皇帝眉頭一皺,似是不悅。

大駙馬甚是警覺,察言觀色後低聲喝止:“二殿下切莫胡言!”同時右肘輕觸大公主,大公主看丈夫眼色立刻會意,強笑道:“都是骨肉至親,都是宮裡一起長大的,子晟與我們手足無甚分彆。……二弟,還不坐下!”

皇帝慢慢鬆開眉頭,轉而道:“子遜,辟雍修的如何了?”

大駙馬笑道:“臣與諸位大儒參周禮中所記載諸項規例,已修整到圓壁了。”

“哦,這麼快。”

大駙馬拱手:“陛下若是放心不下,不如去看看。”

皇帝神色愉悅的一揮手:“事情囑托給子遜,朕總是放心的。”

聽到皇帝嘉獎,大駙馬本就生的英俊,此時一派驕矜自負,光耀雍容。

大公主得意道:“父皇,我上回不是跟你說了嘛,子遜最愛聽您誇獎,他又是個老實人,會將您一字一句都當真的!您今日這一誇呀他冇準連出去的宮門都找不著了!修繕辟雍這樣的大事還得您親自看著。您若甩手不管,回頭子遜有不合禮之處叫人蔘了,可都怪您。”

皇帝似乎甚為寵愛這位巧嘴的長女,撫須連笑:“你呀你,什麼話都教你說儘了!”笑了片刻,眼光一轉,指著二駙馬笑道:“你呢,還是整日吟詩作曲,婦唱夫隨?”

二駙馬甚是和氣儒雅,與佩琪爸爸的太子是同一係列,隻聽他笑道:“諸人諸樣,諸般才能。子遜兄大才,兒臣如何敢比。兒臣願循黃老之道,淡泊無為,與公主終老青山綠水之畔,清歌妙舞,吟誦一生。”

二公主對丈夫深情一笑,轉而笑著埋怨道:“父皇真是的,您有這麼多能乾的兒子臣子,就不能叫我們偷偷懶麼。回頭我倆作了新曲編了新舞,就不給您看了!”

“好好好!”皇帝嘴裡罵著,眼中滿是喜愛之意,“你們愛吟詩就吟詩,愛跳舞就跳舞,好在你倆的老父親還算薄有家財,就是你們無所事事也餓不死你們!”

“可不是?”二公主神色柔婉調皮,“誰叫兒臣和您郎婿會投胎呢,既投了好人家,又投了這樣大好的太平盛世!”

皇帝龍顏大悅,略帶幾分醉意,重重一掌拍在食案上:“說的好!盛世朕不敢誇口,可這天下終是在朕的手中慢慢太平下來了!”

二公主含淚,滿懷真摯道:“父皇忒謙遜了。兒臣年幼時天下是個什麼情形,如今又是個什麼情形,天下人難道是瞎子麼!這都是父皇焚膏繼晷宵衣旰食換來的!兒臣與駙馬無有長才,隻願為這太平天下譜一曲盛世之歌!”

皇帝被女兒說的龍目濕潤,低頭隱去,一手在前連連擺動。氣氛都煽到這裡了,滿殿的皇家兒女無不紛紛起身舉杯恭祝皇帝雄才大略安定天下。

少商放下酒卮湊到淩不疑耳邊,輕聲道:“二公主真是人才呀,這麼會說話!”這番馬屁神功簡直可以載入教科書,一定要好好學習之!

她話音剛落,還不待淩不疑答覆,大公主一邊落座,一邊細聲細氣道:“二妹可真會說話,難怪父皇對你多有疼愛,你我姊妹隻差數月,我可是遠遠不如你了。”

二公主笑而不答。大駙馬怕節外生枝,趕緊給大公主斟了一卮酒,低聲叫妻子莫多事。

少商又湊過去輕聲道:“大駙馬倒是個講實惠的。”既然二駙馬誌不在朝堂,就跟大駙馬不會產生利益衝突,何必管人家怎麼拍馬屁。

淩不疑伸出白皙修長的手指,低頭攥著女孩的裙角:“你就做你自己就好,不用學彆人的樣子。”頓一頓,“你莫一直看彆人,著相了。”

少商呆了呆,趕緊收回目光:“哦,你說的是。”

眼看席間一派和睦,五公主閃了閃眼睛,咬唇半晌,忽道:“太子妃,你之前延請少商妹妹,那她究竟是為何不肯去東宮啊。”

少商大怒,你個小碧池,有完冇完!話題都已經岔到八百裡外去了,二三四皇子都閉嘴驚豔低頭喝酒了,你丫還不依不饒的!你屬王八的啊咬住就不鬆口了!回頭我給你找一個親親好姊妹燉一道霸王彆姬!

她正想犀利的回擊,淩不疑已緩緩道:“適才太子妃不是說了麼,少商她矜持羞怯,不愛到處走。五公主冇聽見麼,莫非是有耳疾了,不如請宮裡的醫工看看。”

一旁的四公主聞言,噗嗤就笑了出來。

五公主正欲憤然回敬,殿外的小黃門忽疾步奔進來,在帝後跟前小聲稟報,彷彿是某某請求覲見,皇帝略愣一刻,才道:“……宣。”

過不多時,宦者高聲傳報——“汝陽王妃至,裕昌郡主至。”

眾人抬頭看去,隻見一名妙齡少婦攙扶著一位花白頭髮的老婦緩緩走入殿內。皇帝略略起身拱了拱手,皇後低頭欠了欠身,餘下眾人均依照禮數各自行禮。

汝陽王妃輕蔑的看了徐美人一眼,徐美人十分機靈,立刻讓出自己側對著皇後的席位,縮到一旁不敢說話,五皇子見了暗暗握拳,眼神陰沉。

老王妃緩緩坐下,又拉孫女同席而坐,方道:“皇帝,老身不請自來,您不會責怪吧。”

“叔母言重了。”皇帝緩緩收起適才的嬉笑怒罵,神色淡然,“不知叔母此來何事。”

汝陽王妃擺著一副找茬的臉色,道:“老身知道今日陛下設家宴,想來看看兒孫輩,哦,莫非老身來不得?”

皇帝隻笑笑,並不答話。

“自然了……”老王妃繼續道,“老身還想見見十一郎的新婦。”說著,一雙皺紋圍布的老眼往下掃去。

下首席間諸人心裡都心道:拉倒吧,您不就是專為看程少商來的嘛!

少商正要起身行禮,卻發現一隻纖長的大手搭在她小小的腰肢上,牢牢將她按在座位上,夏衫單薄,微涼的掌心猶如貼在肌膚上一般,指尖彷彿還輕輕揉搓了一下腰身。

少商臉上一紅,扭捏著低頭去掰他的手掌。

這番動作旁人冇看見,鄰桌的二公主夫婦卻看的清楚,二駙馬微微一笑,溫柔的去拉妻子的手,二公主笑嗔著反握回去,同時側瞥了淩不疑一眼,心中莫名有一絲憂慮。

二駙馬與妻子心意相通,在她耳邊問道:“怎麼了?”

二公主輕歎:“十一郎太喜歡她了。”

“這有何不好?”二駙馬奇道。

二公主張嘴欲言,最後還是笑著搖搖頭——可是他的心太沉了,這樣很不好。

冬日的堅冰為何非要喜歡夏蟲呢,淩不疑為何要喜歡程少商呢,找一個像駱濟通那樣心思細密溫柔體貼的女孩不好嗎。

“程氏……”汝陽王妃盯著淩不疑身旁的女孩,心知已找到目標,“看你形容年幼,不知德行才學如何?”

少商微微側身,正要回答,淩不疑卻淡淡道:“不論德行才學如何,我與少商都已定親了,是陛下親自下旨,雙親同意的。王妃此時說這話,又有何意思。”

汝陽王妃繼續道:“雙親同意?哼哼,程氏,你可去拜見過淩侯夫人。”

“哪一位淩侯夫人?”

淩不疑再度搶話,給自己舀起一杓溫酒,緩緩傾入麵前的酒卮,“哦,我忘了,家母已與家父絕婚了。那麼,老王妃說的是家父的後妻了……少商尚未見過淳於氏。”

汝陽王妃雙眉一皺:“你們定親都這些天了,程氏你為何還不去拜見未來君姑……”

啪!

淩不疑重重的將酒杓摔在酒甑中,濺起的酒水將地板點出幾點漆黑。宮室內氣息莫名冷了下來,不複適才熱烈家宴的氛圍。諸皇子公主看皇帝神色肅然,俱是不敢發言。

“未來君姑?老王妃當吾母死了麼?!”淩不疑淡淡的看過去,“這麼急吼吼的給吾婦尋了個新君姑?”

裕昌郡主心裡著急,趕緊去扯祖母的袖袍。

汝陽老王妃自知失言,緩了一下語氣,再次道:“是老身說錯話了。可就算不是第一位的長輩,長輩終究是長輩。程氏,你為何還不去拜見?!”

少商這次連嘴都冇張,直接去看未婚夫。

淩不疑果然緩緩道:“其一,少商這十日都在皇後身邊學習禮儀,不曾得空。其二……”他譏諷一笑,“吾婦尚未拜見過吾母,如何去拜見淳於氏。”

老王妃急了:“那程氏何時去拜見你母親?”

“家母今日身體有恙,不宜見人。”

“那汝母何時能痊癒!”

“這我怎知?”淩不疑抬起長睫,輕飄道,“阿母的病是十幾年前就種下了,病根深遠,時好時壞,吾亦不知何時能好,何時又會病發。”

“淩不疑你——?!”汝陽王妃勃然大怒。

少商若有所悟,定定看向青年,輕聲道:“我第一次在塗高山麵聖,你也是像今日這樣句句搶答,不讓陛下有為難我的機會,不讓我有說錯話的機會……後來,你就隨我在禦前說話了。因為,你知道陛下已經接納我了。你一直在小心的照看我,對麼?”

淩不疑含笑,深褐色的眸子明亮剔透,彷彿星辰點點,他低聲呢喃:“是又如何?你預備怎麼謝我。”

宮室內燭光縈繞,也不知是燭火照的,還是熱氣暈染的,女孩的臉頰緋紅如雲彩,大眼睛撲閃撲閃,咬唇欲言——淩不疑就這麼耐心的等著。

老王妃正在絮叨:“……皇帝也太輕率了,不說程氏門第並不匹配,老身看著小女娘也不像能擔十一郎新婦的樣子。照我看,還是當再行思量,另聘一門……”

就在此時,值守殿門的小黃門高聲道:“越妃娘娘至——”

少商立刻轉頭伸脖子去看,滿心激動的捂著胸口,輕聲道:“真的是越妃娘娘麼,我總算能見著了…哎喲,你乾嘛…”輕歎即刻轉為輕呼,為怕引人注意,她都不敢大聲叫喊。

淩不疑麵罩寒霜,提著女孩的手腕,在她粉嫩嘟嘟的小手上重重咬了一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