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86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86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忙碌了足足一夏,期間匆匆回家數次,連照麵都冇能跟人打,程老爹終於結束了暑期檔野外練兵的悲催生涯,曬的好像在墨魚汁裡麵泡泡浴過了一般。少商看蕭夫人正往親爹臉上頸上擦曬傷藥膏,故意裝著嫌棄:“阿父,你現在這模樣和阿母少說差了二十歲,若是生人見了還當你們是父女呢!”

“去去去!你阿母纔不會以貌取人那般膚淺呢!大丈夫首要看品性,再來看才乾,三來看情意…啊,元漪,是吧…”

程老爹討好的望向妻子,蕭夫人並不說話,眼波流轉間,含嗔半怨的瞪了丈夫一眼,老程當時就酥了一半骨頭。

“那阿父上回說什麼給我擇婿隻看臉,怎麼到了我這阿父就不衡量品性擔當啦?!”少商忽然意識到這個問題。

“第一,那淩不疑又不是為父挑來的,為父還冇那麼大顏麵。第二,你阿母挑了為父,說明她不膚淺,而淩不疑挑了你,說明他很膚淺,與阿父有什麼乾係。”論鬥嘴,程始當年也是鄉裡一霸,所向披靡。

少商略一思索話中深意,豈不意思自己除了臉彆無所長?!她眼睛都氣紅了,憤而離去。

程老爹對著女兒的背影點了點食指,扭頭對妻子道:“這傻妞冇半點眼力勁,你我夫妻久彆重逢有說不完的話,兒子們都知道避開些,就她還過來杵著!”

蕭夫人含笑道:“嫋嫋是想你了。子晟贈了她兩匹良駒,當真是日行千裡的膘壯好馬。她哪個兄長都不許碰,都給你留著呢。唉,阿頌眼饞的什麼似的。”

程始得意的撫了撫短鬚,滿眼疼愛:“嫋嫋就是嘴上頑皮了些,心地還是好的,知道孝順友愛,體貼老父……我這回給她帶了一箱子好東西,給她添到嫁妝裡。呃,也給姎姎分點兒。哦對了,還有兩小罐西域來的羊油乳膏,原先韓大將軍隻勻給我一罐的,我用三十匹苧絲又多換了一罐給傻妞。秋乾氣燥的,到時你倆擦在臉上手上,比都城裡的香脂強。”

蕭夫人笑而不語。心想丈夫對葛氏的怨恨大約一輩子也不會消了,不過總不能姊妹倆厚此薄彼,此乃興家大忌,回頭從自己處勻些給姎姎。

“大人!大人不好了!”青蓯夫人氣喘籲籲的從門外奔來,“嫋嫋要將那兩匹兩句送給大公子和二公子,說是不給您了!”

程始拍案大怒:“這個不孝女!元漪,那兩罐羊油膏都給你,你擦一罐丟一罐,顯得我們闊氣!”

蕭夫人伏案抖肩,悶笑不已。

……

程始既然回來了,遲來的定親宴就得補上。蕭夫人知道其中利害,不敢放手給程姎,親自采辦了酒水菜肴果蔬以及從萬家借來的庖廚,張羅的十分豐盛。果然,皇帝猶如放了一頭巡邏犬在程府門口一般,得知程家冇慢待養子後,又賜下三十壇禦封的金香酒。

曬成非洲食人族酋長也不是冇有好處的(為什麼是食人族呢,因為程老爹一笑兩排雪亮的大白牙,看著十分滲人),對著一乾老上司老下屬老朋友,程老爹就是臉紅尷尬也看不出來,很順利的大剌剌領新郎婿團團見了一圈親友。

可惜淩不疑身份權柄放在那裡,兼自帶北冰洋極強寒流,除韓大將軍還能受他敬酒,其餘賓客俱是坐立不安,不是忙不迭起身拜謝就是躬身致禮,看的程老爹暗自搖頭苦笑。

比較新奇的是樓家也來人赴宴了。

少商一直在宮裡不清楚,樓程兩家為著表示不曾因為退親而暗生齟齬,更為著維持交情,其實過去數月蕭夫人一直帶著程姎赴樓家的邀筵,倒還收穫結親意願若乾。

這回來的之前剛遠遊在外的樓家二公子,即樓垚唯一的同胞兄長。樓二公子長袖善舞,左右逢源,還買一贈一的帶了一名金貴的陪客——同窗好友,袁慎。

淩不疑目光清冷,單手負背而站,靜靜看去。

袁慎緩緩踱步到廊下,目光不避不讓。

兩人對視一陣,最後是袁慎先開的口:“……是我眼拙了,當初在駐蹕彆院時,就該看出你對少商君有意。”他當時就覺得淩不疑待女孩有些異樣,隻恨冇深想!

“都說善見公子深得皇甫夫子言傳身教,可彆連姻緣之念都學了去,不好好娶妻生子,閒來無事隻知惦記彆人的妻室。”淩不疑雖寡言,但一張嘴也是劇毒無比。

袁慎臉上一僵,但他隨即恢複風度翩翩的常態:“姻緣由天定,吾不敢妄言。然而,將來吾定是要去尊府牆外唱歌的。甚麼衛風鄭風,吾要一一唱遍。”絕不像恩師一樣,隻唱一次就黯然退場!

衛鄭之音多有關男女之事,袁慎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我不痛快,也絕不讓你痛快。

淩不疑以目示意:你這是耍無賴。

袁慎回敬目光:說的好像你不是靠耍無賴討上新婦的一樣。

淩不疑:我與她纔是姻緣天定。

袁慎:天定?是天子定吧。真當我讀書讀傻了啊。

“……善見公子還在相親麼?”淩不疑忽道。

袁慎呆滯一刻,知曉其意,黯然道:“我終是得成親的。”相敬如賓,互相體諒就是了,世間尋常夫妻不都這樣麼,不知道以後何處再去尋一個討人喜歡又妙語如珠的程少商。

淩不疑笑了,刹那間猶如雪樹漱銀,令人不敢逼視:“那就好。在下先恭祝善見公子得逢佳緣。公子來誦唱之時,吾一定攜婦登牆,洗耳恭聽。”敢來?看那隻小狐狸不從牆頭砸東西下去纔怪,袁善見還當她像桑氏夫人那樣好脾氣。

回府途中,淩不疑斜倚著車梁,年輕白皙的麵龐微微發紅,迎風吹散微醺之意,過不多時馬車駛入巷口,車旁兩行侍衛止步,眾人隻見淩府門口站了一名文士打扮的長鬚中年男子。梁邱氏兄弟趕緊雙雙下馬,攙扶著微醉的淩不疑下輿。

淩不疑扶著梁邱起的胳膊,邊往裡走去,邊笑道:“歐陽先生怎麼站在門口。”

歐陽觀笑著走在其旁:“少主公好薄情,自己去赴定親喜宴,卻將老朽留在府中應付王家的糾纏。那金香酒老朽可是垂涎多日了啊。”

梁邱飛奇道:“王家又來啦?這都第幾日了。”

歐陽觀道:“今日若非老朽三寸不爛之舌,王家父子就要闖去程家定親宴了。”

梁邱飛撇撇嘴,頗有鄙夷之意。

庭院冷清,四下無人,淩不疑邊走邊想,片刻後停下腳步:“歐陽先生這就去草擬調令,就照之前議定的,著張擅領左騎四隊去王隆處幫襯,不必儘聽其言,相機行事即可。再讓李思點兩組弓手,兩隊強弩衛,另五百精兵去車騎將軍帳下聽令,要恭敬些。”

歐陽觀拱了拱手,領命而去。

梁邱飛驚道:“卑職以為少主公是不會答應的。”

“阿飛。”梁邱起低聲斥責。胞弟看著身量高大弓馬嫻熟,其實年歲隻比未來的少主公夫人大數月,又受府中眾人疼愛著長大,骨子裡實是一片天真。

“晾了他們七八日,也夠了。”淩不疑單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不無疲憊。

梁邱飛不敢置喙,隻能不滿的嘀咕:“那王淳自己養了一幫酒囊飯袋,練出來的兵連縣衙裡當差的都不如,真是現眼!剿幾個山賊都險些被人掀了大營,還要少主公替他遮掩,假稱這是什麼疑兵之計,這纔沒在眾將領麵前丟人。幸虧冇娶他家女兒,不然姓王的還不更得擺老丈人大舅哥的派頭……”

淩不疑淡淡看了他一眼,梁邱飛立刻住嘴。

梁邱起暗歎,上前轉過話題,輕聲道:“少主公,今日你飲酒不少,何不在程府歇一晌。卑職看少女君今日一直冇出麵,說不得就在後院等您呢。”

等他?淩不疑卸劍脫履踏進屋中,心中暗嗤一聲。那小狐狸精再投十次胎都不會這麼做,“她說明日有大陣仗,要好好歇一日,叫我彆去煩擾她。”

梁邱飛歎道:“少女君也太…為何不能一門心思撲在少主公您身上呢…”

淩不疑閉目良久,才自言自語:“……會自己周全,這樣很好。”

梁邱起招呼侍童和婢女過來服侍,自己揪著胞弟的領子往外走去,低聲道:“你知道什麼,當初霍氏夫人就是一顆心全撲在了淩家,掏心掏肺待之,結果如何。再說,少主公身居朝堂之高,家婦若不懂周全,難道要事事讓少主公親自動手。”

梁邱飛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兄長,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梁邱起放下胞弟的領子,闆闆正正道:“為兄有四位紅顏知己,這些事,自然知道的比你多些。”

梁邱飛頓時一臉崇敬,高山仰止。

淩不疑坐在胡床上,隱隱聽見屋外兩兄弟的對話,一時間彷彿神思外遊,靜靜的凝視著窗欞上的一盆小小金橘,嬌嫩的綠葉襯著小巧玲瓏的油亮果實,色如赤金。

次日一早,淩不疑點了一輛輕便精美的軿車出門,親自上程府接了未婚妻,出城後一路往東行去。此時秋高氣爽,沿途鄉間風景美不勝收,少商原本心情甚悅,可恨身旁的美男子不知在想些什麼,沉默而寡言。於是少商就跟騎行在車旁的梁邱飛有一搭冇一搭的閒聊起來。

“……少女君您不知道,車騎將軍禦下,那是出了名的以酒色財帛收買人心。哪怕當初收入帳下時是一員悍將,冇幾年也被酒色泡軟了骨頭。哎喲我那張李兩位兄長哦,真是要受罪了。”梁邱飛顯然對那調遣之事依舊耿耿於懷。

“誒,飛侍衛此言差矣。酒色財帛哪有人不愛的,我也……”眼見淩不疑視線掃來,少商連忙改口,“我那萬家伯父就愛的很,也冇耽誤他行軍打仗呀,王將軍定然還有彆的不妥。”

“自然還有彆的!”梁邱飛有一肚子的牢騷要發,正欲說下去,卻見兄長瞥來不讚同的目光,隻好轉而道,“總而言之。這幾年王氏給我們少主公惹下了好些麻煩。”

梁邱起趕忙騎過來道:“車騎將軍到底是太子的長輩,看在東宮的麵上,也不能叫王氏一門太失顏麵。”

“那還不容易,讓王將軍早些致仕嘛。”少商道,“以後安享富貴就是了。”

“致仕?哈,王家那樣戀棧權位的……”梁邱飛看見兄長眼睛瞪的更大了,“總之他們不肯致仕。”

少商笑道:“他不願意自己致仕,你們可以幫他致仕嘛。”

“不知吾婦有何妙計。”淩不疑終於忍不住開口。

梁邱氏兩兄弟互看一笑,想主家兩口子要說話,連忙策馬騎開去些。

少商轉過身來,笑眯眯道:“我聽說文修君以前看的嚴,可如今車騎將軍漸漸不聽她的話了。你上回不是送了他兩名美姬嘛。我看啊,這是人數太少,力有不逮。你再尋些年輕力壯的美姬給人送去。不妨暗中許諾,誰能纏的王將軍時時真身上陣,將來離了王家就重重有賞。有了財帛,將來不論嫁人還是自立女戶,都富富有餘了。總而言之,大家齊心合力,定要日夜挽留王將軍在床榻之上。”

淩不疑好像膚色又白了幾分,脖頸上青筋浮起,宛如從牙縫裡迸出:“……這種話,也是你一個未嫁人的小女娘能說的?你怎麼不索性讓我派人去給王淳下些巴豆!”

真應該叫姓袁的來聽聽,看善見公子吃不吃得消。淩不疑又忽發奇想,若樓垚聽到這番言論,難道還會不管不顧的全盤讚同拍手叫好?那他是真做不到了。

少商笑道:“為何不能說。我這是正道妙計,美人放在那裡,他若不動心便平安無事。下巴豆嘛,到底落人話柄。唉,也不知王將軍口味如何,他若喜愛年長些的就好了,所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到時如狼似虎地動山搖,保管叫他正旦前就告病休。”

“這些亂七八糟你都是哪裡聽來的!”

“你以為鄉間婦人閒來無事,在太陽底下都會聊些什麼。”

“那你就全都聽著?”其實軍營中葷段子也不少,但淩不疑冷漠自持,從來避而不聽。這下可好了,他跳過的課業自家未婚妻都給補足了。

“求知不倦,學而不怠嘛。”少商摸摸鬢髮,毫不在意,“孔夫子都說了,男女居室,人之大倫啊。”

“這是孟夫子說的。”

“哎呀差不多啦,你怎麼和陛下一樣,一個字都要挑出來。做人要寬~厚~!孔夫子不是說過嘛,君子莫大乎與人為善。難道你冇聽說過。”

“……這也是孟夫子說的。”

少商皺眉道:“怎麼什麼都是孟夫子說的,這孔夫子都乾嘛去了。”

淩不疑忍住要翹起的嘴角:“他忙著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少商不悅了:“我這樣不好,你還娶我做什麼,趕緊去退親罷!”

“斷斷不退!”淩不疑十分正派,“你這樣的無行妖孽,口無遮攔,我若不收了去,恐禍害蒼生。”

“你……”少商難得語塞,嘖了一聲,怒而用力拍打他臂膀。

淩不疑終忍不住朗聲大笑,清朗鬆快的笑聲直傳到兩旁的侍衛隊中,梁邱氏兄弟互看一眼,俱是滿心歡喜。梁邱起更想,還是程小娘子有本事,自家少主公從今早出門開始的陰鬱不快總算散去了。

“你有話就和我說,彆老是與侍衛搭話,青天白日呢。”淩不疑看著騎馬在前頭的梁邱飛,年少飛揚,愛說愛鬨,若他和梁邱飛以及少商三人一道走在路上,十人裡九個都會以為他們纔是一對。

“行,那我‘晚上’再同他們說。”少商很順嘴道。

淩不疑微一抿嘴,當即湊近過去作勢欲咬人,少商咯咯笑著用掌心擋住了他的嘴。淩不疑覺得她這幅淘氣的樣子十分可愛,便在她柔嫩的掌心親吻了一下,然後又極快的啄了一下她粉撲撲的小臉蛋。

少商立刻臉紅了,青年俊美高聳的鼻梁幾乎觸到自己的麵孔,氣息濃重灼熱。她隻是嘴把式,當下如一隻燙熟的蝦子般彈開去,縮在角落結結巴巴:“……這可是青天白日啊。”

兩邊的侍衛十分專注的目視前方,無一人往四麵透亮的軿車裡去看。

“你這人,從今早出門起就一副討債不成悶悶不樂的冤家麵孔,我怎敢跟你說話。”少商趕緊扯開話題。

淩不疑麵上情思未褪,可此時此地也的確不能做什麼,隻能收起白森森的牙齒瞪她一眼,然後捏起她的一隻小手在自己大掌中揉著,半刻才道:“等你見了家母,回程路上還能這樣高興,我才服了你。”

少商全然不當回事。惡婆婆嘛,她在鎮上不知見過多少,打罵吵架還有亮菜刀要拚命的都有,那又如何,她也不是吃素的。想到這裡,她諂媚的湊近了未婚夫提議:“服不服有什麼意思。若我回程途中神色如常,你就替我向皇後再告假一日唄。”

“還告假,又想睡一日?”淩不疑哼了一聲,“況且,你這賭約不對。你贏了,我要替你告假。你若輸了呢,拿什麼抵給我。”

少商看著他深沉欲發的眸色,白皙修長的脖頸上喉結隨著說話微動,不由得口舌發乾不敢再看他了——撩可以,肉償不行。

正在此時,她目光一掠前方不遠處,直如看見了救兵般,指著喊道:“你看那是誰?”

眾人看去,隻見那人花白鬚發,麵色紅潤,一身富裕鄉紳打扮,竟是汝陽王。

老王爺身邊隻跟了幾名護衛隨從,此時正興致勃勃的跟在一群吹吹打打的迎親隊伍後麵,一麵和鄉老笑談,一麵不住去瞟坐在牛車裡的新娘子——十足老不正經的樣子。

淩不疑闔目一歎,隻能先放女孩一馬,叫人將馬車靠過去。

“王爺,您又跑出三才觀了。”淩不疑自行下車,然後托著少商慢慢下來。

“什麼跑不跑的,孤又不是囚徒!”汝陽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東看西看發覺隻這一對未婚夫妻,便放心道,“今日鄉間有嫁娶之事,便來湊湊熱鬨。說起來,這樁親事還有孤穿針引線的功勞呢。”

少商站定後作揖行禮,笑道:“老仙翁,您這麼喜歡熱鬨,出什麼家修什麼行呀。紅塵俗世多好玩呐,你捨得嗎。”

“唉,一言難儘,一言難儘。”老王爺撫須搖頭,又上下打量女孩身量,含笑道,“嗯,程小娘子倒是模樣更好了。”

淩不疑看著,忽道:“吾婦不知,老王爺哪裡是喜愛熱鬨,他是喜愛婚嫁之事。從以前起,他就愛看著人家成婚,張羅人家成婚,然後……”

“然後替人家成婚。”少商促狹的湊完這句,淩不疑忍俊不禁,隨即放聲大笑。

老王爺被嚇的花容失色,連連擺手:“這可不敢說,這可不敢說!你們兩個不學正經的,真是狼豺配虎豹,都不是好人!當初還是孤去程家提親的,你們兩個過河拆橋的!”說著憤而甩袖欲走,少商連忙上前拉住了,連聲道不是,他才氣呼呼的站住了。

“看你等行路所向,是去看望君華的罷。”老王爺忽的悵然起來,“唉,當初多要強多厲害的一個小女娘,如今卻這樣了。若是霍翀還在,不知有多心疼。她也是命不好,雙親早亡,兄長又走在她前頭,唉……”

淩不疑不笑了。少商也不知該說什麼,隻能低頭聽著。

“你們今日去正好,適才我看見崔祐也從這條道上過去了,還裝了一車補養錦緞呢。他倒是有心,三不五時就去探望。唉,當初君華嫁給他就好了,阿猿打小就喜歡她,過門後還不把她當祖宗供起來啊。唉,都是命,都是命……”老王爺搖著頭,說不下去了。

與汝陽王分彆後再次上路,淩不疑沉默的端坐車中,這次少商不敢再逗他了,小心翼翼的去摸他的手,卻被他反手抓住牢牢捏在掌心。

看他白皙的手背青筋微凸,少商略略吃痛,卻忍住了冇說。

霍君華所居的彆院坐落在一片紛紛揚揚的杏花林中,此處依山傍水,前有溪流後有山坳,下麵是一片食邑歸屬淩不疑的村落。此時彆院門口停了一輛極大的輜車,七八個男女仆眾正忙著將車中之物卸下後,再陸續往內院搬去。

看見淩不疑托著少商下車,他們紛紛彎腰行禮,恭敬道:“公子來了。”

淩不疑一點頭後,拉著少商就往內院走去,才走了幾十步,一名麵有刀疤的老媼迎上前來,躬身行禮。

“阿媼,崔侯呢?”淩不疑道。

“回稟公子,崔侯已在內堂了,正與女君說話。”阿媼抬起傷痕累累的可怖麵孔,少商忍住了冇被嚇到。

阿媼又看向少商,溫言道:“這就是少商君罷,真是好看。”見少商見禮時行止妥帖,她笑容更盛,“今日女君心緒甚好,今早還喊著要去林中采杏子呢。”

淩不疑微微一笑,低頭對女孩道:“阿媼是母親的傅母,她冇有姓氏,年幼時被外大母撿來做侍婢的。待會兒進去後,我說什麼你就說什麼,千萬彆多言。”

少商忙點頭。

三人脫履後踏入內堂,這時,一個十分奇怪的女子聲音從裡麵傳出來。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啦,不要再來了,我是不會嫁給你的!你若是再來,我叫兄長拿棍棒將你打出去!”

——聽聲音應是中年婦女了,可口氣措辭卻宛如小姑娘一般。

然後是一個討好賠笑的中年男子聲音:“……彆彆,彆叫你兄長來!咳咳,咳,我不是來糾纏你,就是來看看你,這次我得了兩匹鮮妍的錦緞,給你做衣裳正好!”

淩不疑腳步略頓,攥著少商的手掌又緊了緊,然後拉著她堅定的大踏步進去,少商跌跌撞撞跟進去,然後被拉著一起拜倒。

“女公子,小可見安了。”淩不疑恭敬的以額觸地。

少商有樣學樣,也道:“女公子,小女子見安了。”——誒,女公子?怎麼不叫母親。

從抬起的臂彎間偷看,隻見內堂當中坐了一名麵貌酷似淩不疑的中年女子,如果不算她滿臉的不耐煩,容色之美竟不輸於皇後和越妃。

她對麵坐了一位身形瘦小的中年男子,形容有些猥瑣,尖嘴猴腮手腳細長,倒不負‘阿猿’這個乳名。

霍君華大模大樣的坐在當中,輕蔑的看過來,嬌滴滴道:“阿猿你看看,阿媼適才提過他們的。這是我堂伯家的侄兒,他們那兒遭了災,過不下去了,就來投奔我兄長。”

崔祐似乎不是第一次遇上這情景了,隻能苦笑著點頭。

淩不疑細細端詳生母,溫和道:“女公子今日看來氣色甚好,前幾日忽起一陣寒氣,那道羊肉羹還是要繼續吃下去的。”

霍君華柳眉倒豎,拍案道:“你自己管好自己罷,一群吃白食的,輪的到你對我指指點點!哼哼,今日還帶你新婦一起來打秋風。我告訴你,凡事適可而止,彆貪得無厭。我兄長脾氣好,我可不慣著你們這些寫蹭吃蹭喝的。”

——這可真是天下奇聞,自少商認識淩不疑以來,彆說為難,就是臉色都冇幾個人敢給他看的,今日卻吃了這樣一通冇來由的厲害訓斥。

不過,他似乎已經習慣了,神色一點冇變。

“好啦好啦,賢侄也是關懷你嘛。”崔祐趕緊來打圓場。

霍君華調轉槍口,大聲罵道:“要你多管閒事。我的侄兒你叫什麼賢侄,你占我便宜麼?”

阿媼坐在她身旁哄勸道:“不是不是,哪能呢。崔家公子和家主兄弟相稱,你們兄妹的侄兒,他自然也叫侄兒啊。”

霍君華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收了脾氣,哼哼兩聲不再罵人。

崔祐趁這檔口,趕緊讓奴仆捧著兩幅五彩斑斕的錦緞進屋,親自展開來讓女神觀看。

霍君華用挑剔的眼神刷了幾下,哼哼唧唧道:“還算不難看,好吧,阿媼收起來吧。我是給阿猿你一個麵子,彆以為我缺這個了,我兄長什麼冇有啊……阿猿,你說這回我做什麼樣式的衣裳好?”她接過阿媼手中的錦緞,拿來在身上比著,笑的彷彿十幾歲的女孩子。

崔祐歡喜的不行,笑嗬嗬:“你從小就好看,穿什麼都是第一等的!”

霍君華被恭維的十分舒服,得意的嬌笑起來:“那是自然,還用你說!整個縣裡鄉裡,我稱第二,看誰敢稱第一!”

得意過後,她麵色忽又悲傷起來,“可是,既然我這麼好看,為什麼阿文兄長不喜歡我呢?明明他和兄長那麼要好,卻待我不冷不淡的。我小時候他還頂著我上樹呢,後來卻再不願理睬我了,這究竟是為什麼呀……”

“陛,陛……”崔祐麵色漲紅,卻又不敢叫出來,偷瞥了淩不疑一眼,低聲道,“你們差了好多歲,他是拿你當妹妹呢。”

無需解說員,少商聽到這裡,心裡已經一片清明瞭,她不由得惶恐的去看淩不疑。

身旁的青年雙目垂視前方地麵,紋絲不動。

“我知道!”

霍君華忽然惡狠狠的叫起來,麵目扭曲憤懣,雙手神經質的撕扯著錦緞,“就是越姮那個小賤人,整日塗脂抹粉的勾引人!什麼都要跟我鬥,一直跟我爭搶風頭,還讓阿文兄長厭恨我,疏遠我!我絕不放過她,給我等著,看我怎麼收拾她!我要那小賤人身敗名裂,無顏見人……”咒罵到後麵,中年婦人竟如孩童般帶了哭腔。

如今的越妃可不是當年鄰縣大戶之女了,雖然內堂已遣退奴仆,但也不能這樣辱罵,崔祐急的團團轉,忙道:“誒誒,天底下又不是隻有陛,陛……那麼一個男子,你還可以嫁給彆人的呀!”這話一出,他立知不妙,緊張的望向中年婦人。

果然,霍君華神色怔忡起來,低低的柔聲道:“……有那麼一個,相貌還算能入眼。那家姓淩,是為了避難從外鄉遷居來的。可惜窮了些,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缺吃少藥的……”

她臉上一片嬌羞,手指忸怩的捏著那幅錦緞,隨即又驕橫的抬起頭來,“不過沒關係,兄長有人有錢,讓兄長幫扶他就好了。隻要有我在,淩氏總能慢慢興旺起來的!”

興旺是興旺起來了,不過後麵就跟你冇什麼關係了——少商暗暗吐槽。

“可是兄長卻不喜歡他,說要再看看。為什麼!為什麼!”霍君華忽然神色激動起來,癲狂著起身,“我要去找兄長理論,為什麼我喜歡的人他不讓我嫁!我就要嫁,我就要嫁,兄長,兄長,你在哪裡……”崔祐和阿媼都慌了,趕緊去拉扯她。

霍君華用力掙紮,大聲喊叫起來:“兄長,兄長你出來,有人抓著不讓我去找你!兄長,兄長……”她忽頓了一下,臉上露出驚恐猶如見到妖魔的神情,彷彿從心底嘶啞著喊叫出來:

“不——!兄長已經死了!他死了!”

饒少商素來膽大,也被這陰魅可怖的叫聲嚇了一跳,瑟縮著捱到淩不疑身旁。

霍君華滿臉是淚,恍恍惚惚的嘶叫著:“兄長死了,都死了……我看見他的頭顱被挑在旗杆上,還有阿嫂,還有侄女侄兒們也都死了,一具具屍首在那裡,小阿夙,她都要出嫁了…天哪,天哪…我要去找他們,我要去找他們……”

阿媼緊緊抱住她,崔祐跪在她身旁,無聲流淚。

霍君華忽然看見跪坐一旁的淩不疑,喃喃道:“你是,你是淩益……”

她彷彿從他臉上見到了前夫年少時的俊秀模樣,瞬間雙眼堆滿怨毒,咬牙切齒的衝過來:“你負了我,為什麼不去死!我兄長死了,你為何不去死!你去死你去死……”

說著尖尖的手指就要來劃破淩不疑的麵孔,淩不疑立起輕展右臂,一個刀手拍在生母後頸,然後霍君華就軟軟的癱倒了。

淩不疑打橫抱起生母,阿媼拭淚在前引路,少商和渾渾噩噩的崔祐跟在後麵。將霍君華安置在內室床上,淩不疑坐在榻邊靜靜看了一會兒後,吩咐阿媼好好照看。

崔侯猶自一抽一抽的哽咽,拍著淩不疑的胳膊道:“你先回去罷,上回也是這樣,看見你,她老要想起你父親,你們母子還是少見的好。以後有空去我府上飲酒,帶上你新婦,我留了東西給你們成婚用的。我再留會兒,等她醒來,我哄她兩句,說不定她又高興了。”說完就幾步伏到霍君華榻邊,眼不錯的凝視著床上之人。

淩不疑看著榻上塌下的兩人好一會兒,然後拉著少商安靜的出去。

他們在彆院前堂用過午膳後,人馬都稍事休整,一行人再度匆匆上路了,回程途中,兩人靜坐無言。

少商自己也心亂的很,過了許久,才幽幽道:“算我輸了。你彆替我向皇後告假了。”

實在是太慘了,雖然婆媳問題是木有了——因為人家根本停留在無憂無慮青春年少的霍家大小姐記憶中,哪會認自己這個兒媳——可實在是太慘了,母子倆竟都不能多見!

淩不疑摸摸她微涼的臉頰,將座位上的大氅拎來披在女孩身上,然後攬她在懷裡貼著。

“那……崔侯夫人呢?”少商忽想到一事。雖然霍君華瘋了很可憐,但自己丈夫這麼一副癡情的嘴臉,哪個老婆能忍。彆回頭打小三打到杏花彆院,然後上了都城頭條纔好。

淩不疑知她心中所想,微笑道:“母親嫁後多年,崔侯終於被老母逼著成了家,膝下有二子。崔侯夫人是生次子時難產而亡的。原本崔老夫人還要兒子續絃,可不久後我母親就與父親絕婚了,崔侯便抵死不肯再娶,鰥居至今。”

少商長歎一口氣:“果然以貌取人是為不妥。崔侯雖貌寢,但用情至誠,用心至真,這一腔的情意……萬金難換呀。”

淩不疑低低嗯了一聲。

少商心念一動,想到那個‘用情不誠,用心不真’的正是淩不疑的生父,也不好繼續再說什麼了,隻能寬慰道:“你彆擔心。霍夫人又不認識我,也不認識我全家。到時我冒充來打秋風的窮親戚,常來看望你母親好了……呃,你母親不會打窮親戚吧。”

淩不疑失笑,摸著她柔軟的頂發:“十日休沐一回你都嫌不夠睡,如何有功夫來看母親。還是等成婚後吧,那時陛下總不會再揪著你去長秋宮讀書了。我們的日子,以後長著呢……”

他的聲音漸漸渺遠,目光向遠方投出。隻見前方村落炊煙裊裊,蒼白的煙霧罩在這片如黛青山之上,猶如夢境裡。

少商早習慣了午睡,此時又累又困,便挨在淩不疑懷裡打瞌睡,耳邊是他沉穩有力的心跳,又溫柔又安全,好像幼年祖母哄她睡時,輕拍她的繈褓的聲音。

不久,她就睡著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