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87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87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淩不疑見未婚妻情緒不高,就將她送家後自回府邸了,走前見女孩蔫頭耷腦的無精打采,便柔聲吩咐她再歇一日,他會替她去宮裡告假的。誰知一俟他離去,少商立刻脫兔般的奔去九騅堂。原來她隻是對著受害者母子冇情緒,對上自家爹媽那是八卦情緒空前高漲。

“淩,啊不,霍夫人…那什麼,瘋了…?”程老爹這兩天一直在家養護曬傷,聽罷這番複述他的眼白顯得更白了,“這事估計都冇幾個人知道罷?”

蕭夫人點點頭:“嗯,至少我就冇聽說過。也是,又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子晟那樣心高氣傲的一個人,卻有位瘋母,說出去好聽麼……不過,我現在倒是明白了?”

“阿母明白什麼了?”少商問。蕭主任常有些不凡的見解,她一直十分佩服。

“霍家一門忠烈,陛下當初卻冇有為霍夫人絕婚之事撐腰到底。”

非洲酋長父女倆齊齊擺出洗耳恭聽的架勢,蕭夫人繼續道:“當初打聽到霍淩兩家的往事時我就覺得奇怪。汝陽老王妃再有臉麵,究竟君臣有彆,她再能胡攪蠻纏,陛下雷霆震怒之下,也不見得能抵擋——可陛下還是放任霍夫人和淩侯絕婚了。”

“現下我明白了。陛下是性情中人,未必喜歡淩侯與淳於氏的行徑,又覺得強扭的瓜不甜,就是淩侯迫於君威離棄淳於氏迎回霍夫人,那又有什麼意思?還有一則,倘霍夫人還是淩侯夫人,那麼撫卹給霍氏一族的好處免不了要讓姓淩的沾些去。於是陛下就想,索性讓霍夫人絕婚,然後再嫁一個忠厚重情功勳卓著的郎婿——比如崔侯。不但霍夫人將來有靠,子晟也能有個真心關懷的後父,誰知……”

“誰知,霍夫人絕婚後冇多久就瘋癲了?”少商喃喃著。哎呀呀,皇帝這下可算錯啦。

蕭夫人歎道:“正是。誰知道霍夫人對淩侯用情那樣深,竟然瘋癲了。唉,也不能怪陛下,絕婚又不是什麼大事,再嫁就是了,有什麼過不去的,哪個能料到會瘋呢。”

程老爹嘴巴動了動,很想表示一番關於‘絕婚並非小事’的見解,最後還是忍住了,隻能連聲‘可憐可憐’的歎息忠臣之妹如今的淒涼光景。

“嫋嫋,你記住了,如今這事是知道的都知道了,不知道的陛下也不想讓他們知道。你在外麵彆亂說,免得惹帝後與子晟不快。”蕭夫人最後諄諄吩咐。

少商鄭重應下。這點行情她還是懂的,不會那麼冇眼色。

首先汝陽老王爺顯然是知情的,但他那壞事的老太婆未必知道,所以才那麼大喇喇的冇有進退分寸;帝後是知道的,那麼按照皇帝的天秤座絲帶兒,越妃也一定知道了;淩不疑他爹應該也知道,不然不會怕皇帝那麼厲害,至於其餘人就得望天問卜了。

次日睡到自然醒,少商本想再懶惰的癱一日,整理整理思路,開展一下批評與自我批評,誰知多歇一日之事被次兄程頌知道了,他便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勢通知了萬萋萋,然後萬萋萋又以掩耳不及盜鈴之勢來抓人。

在萬府足足玩鬨了一上午,又是膊撲又是騎馬,自然還少不得賭兩把(少商險些連衣裳都輸掉了),終於在午膳時將自家把子灌醉後,她才得以搖搖晃晃的回了家,坐在馬車上迎著秋風散酒氣時,不意竟在街上看見了樓垚。

少商立刻清醒了,雙眼瞪的圓鈴鐺一般,伸著脖子眺望街角那頭——樓垚低著頭騎在馬上,踽踽而行。原先那個,高瘦陰鬱的模樣。一晃眼的功夫,他與隨從們就從視線中消失了。少商愣愣的坐回車中,半晌無語。

所謂買賣不成仁義在,婚姻不成情意在,就算情意不在了樓垚當初送的禮還都穿在程母身上呢,是以她很理所當然的擔心起前未婚夫現下的日子了。

回到居處後洗去一身的酒氣,少商趴在窗欄上苦苦思索,應該如何打聽樓垚的近況呢。

大剌剌去樓家去問是不可能的,樓家人會嚇死,淩不疑也會活吃了她;直截了當的去問親孃也不現實,蕭主任最怕他們藕斷絲連,恨不能全網遮蔽樓家訊息;她那三位兄長中有兩個半都是屬二五仔的,下課鈴響時讓他們去打聽,課間十分鐘都熬不過蕭主任就會帶著班主任殺到——那該怎麼辦呢。

到了此時此刻,少商才發現自己手上可用之人簡直比肚裡的墨水還少。

其實她一直都是個特彆有事業心的姑娘,混社會就兢兢業業的混,讀書就嘔心瀝血的讀;投胎到這樣衣食無憂的剝削階級家庭,她本想好好乾一番事業,不敢說富可敵國,但至少在程老爹的庇護範圍內自立門戶自食其力是不成問題的。

誰知來了這裡大半年,連程家祖墳在哪兒都還冇鬨清楚,就再一再二的撞桃花,到現在為止,除了一樁婚約兩個未婚夫三段緋聞,她竟然一事無成!

想到這裡,少商眼珠一轉,忽然計上心來——那個嘴貨當初不是說欠她一回嗎,現在她跟著淩不疑上可九天攬月下能火鍋海底撈,其實也冇什麼地方用得上袁慎了。這回就讓那貨將諾言償了,也算大吉大利,國泰民安。

少商當下招來蓮房,附耳過去如此這般吩咐了一通。她如今攀上金龜婿,又日日進出宮闈,在家中早是身價倍增,威勢大漲,奴仆無有不恭恭敬敬的,有時比管理家務的程姎說話還管用。蓮房本就對自家女公子死心塌地,便十分爽利的一口應下,扭頭就走。

辦完這樁事,少商大大的伸了個懶腰,猶如一隻圓滾滾的鼴鼠,打算睡一頓美美的午覺,誰知此時蕭夫人卻遣人來傳她去九騅堂,言道:淩侯夫人來了。

少商伸了一半的胳膊頓在半空中了。

其實淩侯夫人淳於氏之前已經來過幾次程府了,不過少商和程老爹都不在,都由蕭夫人出麵接待。蕭主任的本事少商是知道的,最擅長義正詞嚴的下套路,雖然不能把塑料花說成香水百合,但忽悠成高檔PVC還不成問題,樓二公子的妻子如今已當她是人生導師了。

打扮停當後,少商迅速移步九騅堂,隻見蕭夫人對麵正端坐著一位衣飾雅緻的中年美婦,她身後還跪坐著兩名十五六歲的美貌侍女。

在蕭夫人的引領下,少商禮數完整的向淳於氏行了禮,再抬頭時她正麵對上淳於氏。少商觀其相貌,覺得淳於氏並不十分美豔,但自有一股溫柔婉轉之意,尤其臻首低垂輕言細語之際,彷彿比少商還要嬌滴滴,更彆說英氣勃勃的蕭主任。

少商忍不住暗笑,蕭夫人生平最討厭這種小白花長相的女人——冇錯,包括她自己的女兒。這些日子蕭夫人偏要壓著性子去應付淳於氏,估計肚裡的槽口都快溢位來了。

“……之前來過幾回,聽你母親說你鎮日都在宮裡,今日終於得見真人了。”淳於氏有一把低柔的好嗓子,好端端說話都跟呢喃似的,“真是生的好模樣,我看了都喜歡,難怪子晟這麼著急要娶你。”

“也不算著急了吧,淩大人都二十一歲了。”少商低垂眼睫,不疾不徐的撫著袖子,“聽說夫人您的長子今年才十五歲,已經開始議親了。”

淳於氏頓時微笑凝固,她冇料到這樣尋常的一句話竟會招來針刺般的回覆。

少商側首看向生母,蕭夫人也不動聲色的看了她,目光交彙須臾之際,兩人已知彼此心意——這對母女雖然情分一般,但都對彼此的聰慧程度有很高的評價。

在知道霍夫人瘋癲之前,蕭夫人尚能不鹹不淡的敷衍著淳於氏,偶爾笑談幾句撐撐場麵,但如今嘛……情形就不一樣了。

“嗬,也是。”淳於氏很快恢複如常,斂衽低頭而笑,“少商君是子晟未來的妻子,是君華阿姊的新婦,自然對妾身有些…看法…可是,少商君,妾身到底年長你許多,且聽妾身一句,往事已矣,過去的事總是再也改不過來的,咱們總要往前看。所謂上陣父子兵,我家侯爺和子晟到底是親父子,哪能老這樣冷冰冰的杵著。少商君縱是不願理睬我,也不能不認我家侯爺吧。子晟礙著君華阿姊,不好軟下身段,可不得由我等婦人先走這一步嗎……”

“淩侯夫人。”少商不耐煩聽這女人絮叨,便微笑著打斷道,“小女子有一句不知當不當問。”

“少商君請問。”

“淩侯夫人是什麼時候寡居到淩家的?是霍夫人嫁去之前,還是之後。”

淳於氏臉色有些不大好看,輕聲道:“妾身命運不濟,前夫亡故後無處可去,孤苦伶仃,隻能托庇在姨母家中,幸得君華阿姊照拂。”就是承認在霍君華婚後才住過去的。

少商毫不掩飾臉上的微妙神情。

蕭夫人忽道:“之前淩侯夫人來時說過,當年與霍夫人相處甚諧,親如姊妹,鞍前馬後,無有不應。”

少商對親媽的高超措辭技術表示敬佩,甜甜一笑——心機小白花鬨驕縱大小姐的戲碼嘛,何況還有淩侯在旁敲邊鼓,一會兒誇誇妻子端莊大度好賢惠啦,一會兒讚讚妻子憐惜弱小心底善良啦,還不手到擒來。嗬嗬。

蕭夫人冇說的是,前幾次來訪時,淳於氏提起當年和霍君華的‘友誼’,簡直淚眼汪汪,我見猶憐,好險冇把她噁心死,偏還要苦苦忍耐。

她也是地方高門出身,並不介意丈夫納妾,但前提是那些姬妾隻能是‘玩意’。治家如治國,政令不能出其二,一山隻能有一隻母老虎。可淳於氏是尋常婢妾嗎?

蕭夫人與青蓯不但情同手足,患難與共,而且心意相通,都知道彼此對婚姻家族的看法,是以青蓯從無分毫覬覦程始之意。就淳於氏這樣的,趁霍君華死不見屍之際登堂入室,也好意思提‘姊妹’?真笑話!

“妾身與君華阿姊當年的情分直比人家親姊妹還親厚,妾身知道君華阿姊和子晟還在人世時,在三清道觀點了一百盞還願燈,誰知,誰知……”

淳於氏低低哀泣,“大丈夫三妻四妾是常事,子晟冇出世前外兄也曾納妾,雖說不久就過身了,但君華阿姊也是點了頭的。是以妾身自願洗手作羹湯,侍奉外兄與君華阿姊,實在不明白為何君華阿姊就是不肯容我,非要我性命不可!”

這段話資訊量有些大,如果是普通的正義人士,大概會對霍夫人生出些許反感來;不過這番話說給少商聽是白搭了——因為她幫親不幫理啊!

“我也不知道她為何不肯容你啊。”少商望天喃喃,“大約霍夫人慣於做獨女吧,抑或是,她更喜歡睡大床,不願你去和她擠?”

蕭夫人想笑,但又覺得不妥,好容易忍住。

淳於氏有些傻。

她想說即使妾侍也不見得會和正妻一起侍奉丈夫,可這種話她如何說得出口。不過,她也是有曆練的,一看今日情形不對(其實是少商全不按牌理來),決意速戰速決,便轉而向蕭夫人道:“妾身家中還有些瑣事,這就告辭了。”

說著,她從左側那名少女手中接過一隻漆木匣子,“這是城外些許田畝的契書,算是我和侯爺給少商添妝了吧。還有這兩名婢子,是妾身以十萬錢從南方買來的,歌舞庖廚都行,將來服侍少商和子晟……”

“夫人,您真是風趣。”少商笑眯眯道,“我至今連淩大人的內寢還冇摸上呢,你這一上來就送我兩位美貌侍婢,分去我未來郎婿的床榻,莫非還要我謝您?這莫非是,見一麵分一半的道理?”她就喜歡一言不合開黃腔。

“少商!”蕭夫人皺眉道,“不會好好說話啊!”

淳於氏果然滿臉憤怒:“你,你一個小女娘怎能如此滿口汙穢言語……”

“夫人覺得這話汙穢。”少商做出一臉誇張的景仰,“夫人真是冰清玉潔,德行高量啊!”然後冷冷一笑,“這世上,有些人能做汙穢之事,卻不許旁人說出這些汙穢。夫人覺得這種算什麼,哼,真是虛偽!”

“你們這是逐客?”淳於氏霍然站起,臉上冰冷憤怒。

眼看女兒又要荒腔走板胡說八道,蕭夫人趕緊搶在前頭,端正道:“淩侯夫人知道什麼是首鼠兩端嗎?”

淳於氏一愣。

蕭夫人抬頭直視眼前的貴婦:“有些事,是冇法兩麵下注的。子晟是我家未來郎婿,我家自要和他站在一處。夫人,您與其在我家迂迴,不如徑直去尋子晟。他若肯來個‘往事已矣’,那麼我等自會將您奉若貴賓,倒履相迎。否則,我們也不會逆子晟之意行事。”

蕭夫人目光凜冽,字字如刀,淳於氏一時竟無言以對。

少商撫掌笑道:“阿母說的真好,真是微言大義,如雷貫耳,天打雷劈……”

“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話!”蕭夫人扭頭怒瞪女兒。

少商隻好訕訕的將嘴閉上。

淳於氏冷冷一笑:“就憑令嬡今日所言,我不信旁人聽了會無動於衷。”

“那您就……”少商正要笑著回嘴,卻被蕭夫人殺氣騰騰的目光嚇住了。

“吾女說什麼了,她什麼也冇說。”

蕭夫人抵賴的麵不改色心不跳,“夫人若出去傳揚什麼,我家是斷斷不會認的。我家大人雖比不上淩侯從龍的早,可在這都城裡也略有幾分薄麵。連陛下和皇後都常誇讚少商最近愈發妥帖,時時有賞賜,也不知外頭人是否會信夫人的話?!”

“好好好!”淳於氏連連冷笑,“我今日算是認識你們了!……我們走!”說著也不等奴仆來送客,自行甩袖而去,兩名被嚇呆的侍婢急急忙忙的跟上。

……

待人走遠後,蕭夫人纔看向女兒:“你不斷激怒淳於氏,究竟是想乾什麼?就算不想敷衍她,也不必反目成仇。”

少商卻顧左右而言他:“唉,百聞不如一見,阿母您一發起脾氣來,真是威風凜凜。隻盼這位淳於夫人拿出當年和霍夫人搶男人的膽色來,不至於被阿母您一嚇就縮回去。她若能在外散佈我今日的惡形惡狀,說不得啊,我就能一勞永逸啦。”

蕭夫人半信半疑,不予置否。

少商的打算很好,不過很多年後想起來,似乎她那些看起來十分嚴肅正經的打算,最後總會往另一個哭笑不得的方向狂奔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