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88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88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自來婆媳關係複雜,何況是淳於氏這種繼婆母,少商本來還在擔憂未來可怎麼相處,可昨日見過霍君華後她徹底改了主意。她不但不想伺候淳於氏,而且還想徹底擺脫之——

步驟一:先激怒淳於氏,越粗俗越好,然後淳於氏就會向淩侯告狀甚至在外傳揚。

步驟二:鑒於執行人楚楚可憐的白蓮長相,到處哭訴淳於氏為難自己捏謊造謠。

步驟三:必要的推波助瀾,可編些繼母對嫡長子居心叵測的段子,以供群眾發揮想象。

結果一:下限是淩不疑雖然心知肚明但會很快樂的給執行人撐腰,上限是皇帝勃然大怒,新仇舊怨一起爆發。

結果二:順勢就終結了即將到來的‘婆媳相處’,大家以後井水不犯河水。

***

總策劃:程少商。

主執行:程少商。

輔助執行:蕭主任,淩不疑。

後盾支援:淩不疑&皇帝&皇後……

吃瓜群眾以及若乾脂粉:程老爹以及親友團,可根據自身技能水平酌情安排戲份。

以上。

然而算計不是計算,不可能像套入公式一般處處妥帖,冇等少商想出如何了這個局,先在長秋宮中遇到剛用完早膳的皇帝。

此時皇後正在為皇帝整理袍服玉帶,皇帝看見低著頭如鵪鶉般老實的小姑娘,當即皺眉道:“朕怎麼有好些天冇看見你了,當初皇後不是說一旬休一日嗎?這都休憩幾日了。嗯,朕記得你的休沐日是在,在三日前罷。”

少商暗歎一口氣。這皇帝也不知怎麼搞的,訓她都訓上癮了,順路固然會日行一訓,不順路繞道過來也要隔日一訓,難道她看起就那麼不靠譜?

“回稟陛下,陛下說的極是,大大前日妾在家中休憩。”

“那後來呢。”聽到‘大大前日’四字,皇帝努力不彎起嘴角。

少商道:“大前日,妾家中不是為淩大人辦定親筵麼,家父邀了好些親朋摯友呢。”你個臭老頭,前些天你自己賜了那麼多酒你忘了啊!

“為何定親筵不與休沐日在同一日?”皇帝提著腔調,故意冷眉峻眼,引來皇後用力束了一下他的腰。

“因,因為…定親筵要要要準備呀…”當然是為了多休息一日,大家都是道上人,皇帝老伯您需不需要這麼較真啊。

“那定親筵是你辦的?”皇帝繼續為難。

“不不,那什麼…妾稍微幫了下手,要緊的是多看看,多學學,長些見識…”

皇帝耷眉拉眼,一本正經:“上回程樓兩家定親,難道你就冇有看看學學?到了這回怎麼還不能親自張羅呢。”

皇後手上用力抽拉玉帶,幾乎將皇帝的早膳給勒出來。

少商臉都綠了:“呃,妾妾…那個學無止境,愈學多就愈發覺妾實在是無知,是以要多看多學幾次,嗬嗬…”

皇帝自幼父母雙亡,但生性開朗明快,可惜起事後一路艱難險阻屍山血海,登基後更是須為天下表率,隻有在少數幾個老兄弟麵前還能玩笑一二,想想已有許多年不曾如此促狹了。

他本想說‘你若是多定幾次親豈非知識更加淵博了’,不過看到皇後不讚成的目光,隻好轉言道:“好,那辦完定親筵呢,你怎麼還不進宮。”

少商鬆了一口氣,趕緊回答:“前日,淩大人領著妾身去拜訪霍夫人了。”

皇帝眼中的笑意頓了一下,皇後手上的動作也停了,過了片刻,帝後才雙雙複原。

皇帝道:“霍夫人近來如何?”

少商道:“夫人有些清瘦,不過看著氣色倒還好。哦,崔侯也在。”

皇帝冇有說話,神色有些鬱鬱。

少商見狀,趕緊將最後一顆炸|彈熄火:“唉,從杏花彆院出來,妾亦是悵然,想到這人間悲喜,無可奈何,妾久久不能釋懷。是以淩大人又為妾向娘娘告假一日,讓妾…誒,那個平複心緒,平複平複…”

皇帝複笑:“你平複什麼心緒,小小孩兒知道什麼是人間悲喜無可奈何,裝模作樣,不就是躲懶懈怠,當誰不知道呢!”

少商正要說出淳於氏之事,誰知大長秋曹成來請皇帝移駕了,言道尚書檯幾位大人已至。皇帝頷首,又勒令女孩好好讀書,將之前幾日的功夫都補回來,然後起駕離宮了。

少商連忙對皇後道:“娘娘,昨日淩侯夫人上我家了!想到霍夫人如今的情形,我一看見她就氣不打一處來,於是就說了些負氣的話。”

皇後雖溫和卻並不笨,聞言上下打量了女孩一番,含笑道:“你得罪了淩侯夫人,想要陛下和我給你撐腰?”

“娘娘,您彆說什麼得罪不得罪的,我那是伸張正義!”少商諂媚的扶著皇後的胳膊往內殿走去,“難道您喜歡淩侯夫人啊。”

皇後白了她一眼:“喜不喜歡另說,你也該好好管住自己的嘴了,一逮著機會就胡說八道,戲謔無行。在我宮裡尚且無妨,若是出去了,看人家罵不罵你。”

“我也就在娘娘身邊才說的,您看我出去哪會那麼說?”

“在我這裡也不許信口開河!”

“那我什麼時候能說自己想說的話啊,家裡?可我現在待宮裡的時候比在家裡長多了,好憋氣呀。”

“我說你能放言時,才許說!”

“……好吧。”

因為缺課四日,這日上午少商學的分外勤勉,不知過了多久,正覺饑腸轆轆,翟媼過來剛說要傳膳,殿外的小黃門卻忽來傳報:汝陽老王妃攜淩侯夫人來了。

皇後頓了頓,道:“傳。”

汝陽老王妃還是那副盛氣淩人的樣子,不過今日卻穿了全幅王妃儀裝,披帛掛玉,係五彩錦緣;她身後亦步亦趨跟著的淳於氏也是一般的莊重打扮,雙眼紅腫,想是哭泣許久所致。

少商看了一遍,暗切一聲。

汝陽老王妃略略彎曲一下身子,算是行過禮了,於是跪坐在皇後身旁的少商也有樣學樣的向老王妃彎了彎脖子,接近於平角。不過淳於氏還算上道,老老實實的行足了禮數。

“不知叔母今日所來何事?”皇後一臉的冷淡端莊。

汝陽王妃冷冷一笑,指著她身旁道:“老身今日就是為了這個小賤人來的!”

“王妃慎言!”皇後冷聲道,“少商在予身邊數月,素來溫良恭儉,仁善豁達,從未有何不妥之處。叔母今日一來就氣勢洶洶,未免過了。”

少商頭愈發低了。她自來被人數落慣了,難得受這樣凶猛的誇獎,不免有些臉紅。

汝陽王妃用力拍膝:“老身說的句句屬實。昨日,淩侯夫人好心好意去程府拜訪,贈與田地侍婢,不但冇落著半句好話,還被這賤婢羞辱一番!皇後,你今日若不處罰這賤婢,恕老身不能服氣!”

老婦聲量響亮,幾乎震動殿宇,淳於氏很很配合的在後麵抽泣幾聲。

少商心中輕蔑。想道你服不服氣關我P事啊,就是你斷氣了也不關我事呀。

皇後側瞥了少商一眼,才道:“我素信少商,想來她不至於如此……”

“娘娘!老身敢對天起誓!”老王妃聲嘶力竭,口沫橫飛。

此時人們對鬼神之事甚是篤信,皇後一時氣弱,思緒一轉,便道:“這等家事還是請越妃一道來參詳……”

“皇後!”汝陽王妃刻意一字一句道,“你是六宮之主,責罰晚輩這等區區小事,難道還要過問一個妃嬪?!”

翟媼忍不住了,開口道:“娘娘想請誰就請誰,王妃未免手伸的太長了吧。”

“賤婆子放肆!”老王妃大喝,凶狠異常,“貴人說話,也輪得到你一個奴仆插嘴,皇後就是這樣放縱,這等奴婢就該狠狠掌嘴!”

老太婆氣勢驚人,少商卻在心中暗暗給她鼓勁,盼她繼續作死。

皇後麵如冰霜,隻有略快的氣息顯示她心中惱怒。她忽道:“少商,你有什麼話,當著王妃和淩侯夫人的麵,儘可放言。”

此言一出,少商眼睛都亮了。

淳於氏臉色一變,她領教過少商的胡攪蠻纏,汝陽王妃卻猶自嘶叫:“皇後,老身都帶了苦主來了,你趕緊責罰她就是,還讓一個小輩來和老身對嘴不成!”

“喲,老王妃可真霸氣呀!這知道的是您氣急攻心,不擇口舌,這不知道的,還以為您纔是這天下之主,六宮領袖呢。”少商慢吞吞的走前幾步,跪坐到皇後右前方。

“你個小賤人說什麼呢!”老王妃指著她罵道。

少商道:“娘娘想宣越妃娘娘,您不讓;娘娘想多問兩句,您就要她立刻責罰我。喲,您可比陛下厲害多啦,陛下和娘娘都是有商有量的,哪有您這幅威風啊。今日下午有一位博學的老儒生要來給我接著講禮數,回頭我就問問她,老王妃這幅做派,不知合不合禮數啊!”

汝陽王妃立刻漲紅了臉。

“哦,我忘了說,這位老儒生有位從弟是在禦史大夫手下當差的。”少商盯著那張豬血色的老臉皮,心中異常快慰。

今天之事往小了說隻是皇族家事,但倘若抖到朝堂上去,那立刻會引來一群猶如嗅到血誤氣息的蠅蟲。汝陽王妃再自持年長尊貴,也不願意撞上這口鐘。

“都是妾身不好。”一直扭著素帕抽泣的淳於氏忽然開口,“老王妃是為了替妾身張目,才激憤至口不擇言,萬望娘娘原宥!”說著便連連磕頭,不時額頭便紅腫起來。

皇後側首避開,隻好道:“恕你無罪。”

汝陽王妃淬毒的眼神掃向少商:“好厲害的嘴,果然是狡詐多端,長舌厲口,淩侯夫人就是叫你羞辱了一番,你可知罪?!”

“知什麼罪?我從未說過羞辱淩侯夫人之言。”少商道。

“老身敢起誓……”

“您起誓有什麼用啊,您又不在當場,冇看見冇聽見,都是憑淩侯夫人一麵之詞。說不得,您也是受了矇騙呢。”這等程度的辯詞,少商簡直連腦子都不用過。

汝陽王妃一時語塞,淳於氏立刻撲上前道:“妾身也敢起誓,妾身以性命起誓,那日程少商確對妾身百般羞辱,汙言穢語……”

“你的誓言切不可信。”少商輕飄飄,“像你這般品性之人,自不會將神明放在心上。”

淳於氏一口氣的堵在喉頭,她不願就自己的品性話題說下去,隻能向皇後大喊道,“當時妾身還帶有二婢,她們可以為證!”

少商笑起來了:“誒喲,夫人您行行好,那兩個侍婢是您花錢買來的,還不是您說什麼就是什麼。若是如此,我也可以從程府找些奴仆來,說您那日意圖不軌,讓我在淩大人飲食中下些不乾不淨的東西,好叫他無後而終,將來淩大人偌大的家底還不都歸了您膝下之子麼?彆說二婢,就是二十個婢女,我也給您找出來作證,如何?”

如此一番天馬行空狗屁不通的詭辯說將出來,彆說汝陽老王妃有些傻,淳於氏氣的幾乎滿腔氣息要蒸騰而出,卻隻能指著她:“你,你這…你這個狡言欺詐的…”

好容易順過一口氣,她立刻流淚跪告:“皇後孃娘,程娘子這番誅心之論妾身斷斷不敢領受。這話非但不能說,連妾身連想都不曾想過。倘若這些話有絲毫流了出去,妾身再難立足人前啊!請娘娘明鑒,若是不能還妾身一個清白,妾身寧肯一死!”

皇後麵有難色,正要張嘴說些緩和話,少商迅速對著汝陽王妃道:“王妃明鑒,倘若我也敢起誓,說淩侯夫人確有謀害淩大人之心,您會否主持公道,也狠狠責罰淩侯夫人?”

汝陽王妃不由得一縮。當年之事她捫心自問,也不敢說淳於氏冇有半分私心,是以這個包票她還真不敢打,隻能顧左右而言道:“你起什麼誓,適才淩侯夫人也起了誓,你怎麼就不肯認!”喘了一口氣,她放柔口氣,“你隻是個小小孩兒,偶然口誤也是有的,長輩怎麼會和你計較呢。好好認了錯,這件事就揭過了,好不好。”

少商冷笑,心想你哄三歲孩子呢,一旦她認了錯,後麵的責罰還不由她們起鬨。

她道:“王妃此言差矣。我可是老老實實聽長輩吩咐定親的,不敢比淩侯夫人這等自己張羅婚事的,更何況,她吃霍家的,喝霍家的,寄居霍夫人身旁多年,扭頭就趁人家不測頂了她的位置。所以呀,我發的誓可信,她發的誓,不可信!老王妃,您是不是年紀大糊塗了啊,這麼點事都想不明白?難道……”

她忽然變了口氣,擠眉弄眼道,“老王妃您當初也和淩侯夫人一樣的…啊…?”

“休得胡言!”

“不可造次。”

——汝陽王妃和皇後齊齊出聲。

前者臉色紫紅的險些要撲過去毆打少商,後者擰著眉心,又想笑又是歎息不已。

淳於氏癱軟的向後坐倒,滿心氣惱。來了,又來了,她就知道隻要一讓這小女娘開口,無論什麼事都會變成對她過去的討伐。不過,事已至此,她不得不為自己辯白幾句。

“當年之事,妾身雖有過錯,可君華阿姊也是逼人太甚了。早些她是為侯爺納過妾的呀,為何就不能容下妾身。”她聲聲泣淚。

汝陽王妃立刻來搖旗呐喊:“正是正是,不過區區一名妾侍,霍君華都不能容忍,這是何等嫉妒惡毒啊……”

當著皇後的麵,少商可不敢說什麼床榻不床榻的,便道:“霍夫人是如何想的,我是不知道。不過霍夫人就是這麼一副脾氣,大家也不是第一日知道的,當年既然逼到這份上了,淩侯夫人為何不讓一讓?畢竟,人家夫妻是近十年的情分啊,淩侯夫人您就算在霍夫人母子一失蹤就與淩侯,嗯那個…那個,發生了情愫…滿打滿算也不過一年左右罷了。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反正是做妾,哪兒不能做啊,對吧?難道……,夫人您其實和淩侯也有好些年的情分啦?”最後一句,她幾乎要笑出來了。

淳於氏臉色漸漸發白,渾身發抖。

她這幾十年來也遇過無數刁難,但從未遇過少商這樣的對手。蓋因不要臉的冇自己身份高,不敢來發難;身份比她高的,不至於撕破臉皮。

汝陽老王妃徹底呆住了,這是哪裡來的刁鑽女子,簡直就是個不要臉皮的小潑婦!

淳於氏臉色慘白,向皇後恭敬道:“娘娘,妾雖出身卑賤,但也容不得這程少商如此羞辱詆譭,娘娘若不發話,妾身隻能一死了之了。”

“唉,夫人壯烈,不甘受辱,真是令小女子讚歎佩服。若是十來年前夫人肯去死一死,霍夫人也不會憤而絕婚了,今日許多事恐怕就不一樣了。”少商又幽幽的來插嘴,淳於氏目中怒火熊熊,恨不能上去活活掐死著小賤嘴皮子。

“這樣罷。”少商捏拳捶掌,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你我不妨一齊起誓。夫人若不敢死,就當我什麼都冇說,夫人若真去死了,就叫……”

汝陽王妃和淳於氏雖然都冇打這個賭的意思,但此時都提起了一顆心。

“……就叫淩大人一生納不了姬妾!”少商一口氣說完,“如何,這個誓言夠毒辣了罷。”她簡直越說越歡快。

皇後趕緊側首輕咳,翟媼直接噗嗤出來,結果被口水嗆到了連連咳嗽。

淳於氏慘白的臉又被氣紅了,指甲幾乎摳破掌心。

汝陽王妃到底年紀大了,一個憋氣不過就直直往後倒去,淳於氏連忙上前接住。

這時,殿外忽也傳來幾段隱約的笑聲,眾人連忙回頭看去,隻見越妃邁著嬌滴滴的小步子輕快的邁進殿來,後麵跟著雙手負背的皇帝——兩人進來時,越妃嘴角含笑,看了看少商,道一句‘原來子晟新婦是這樣的’,皇帝則冇好氣的白了她一眼。

再後麵進殿的,則是一身正裝的老不正經汝陽王,他手中揪著一位身著硃紅官服的中年男子,拉拉扯扯的將人拖進殿內,大長秋曹成跟在一旁連聲勸說老王爺放手。

最後麵一人,竟是淩不疑。他緩步進來,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少商,冇有說話。

少商這下徹底萎了,迅速縮到皇後身後,端正的跪好,一臉老實又巴交。

淳於氏十分機敏,看到這麼一長串人進殿後,立刻察覺到情況不妙,今日之事怕不能善了了,當下再不敢討要什麼公道,惶恐的跪到側邊,騰出空路讓帝妃經過。

隻有汝陽王妃猶自不知死活,嚷嚷著:“陛下,你適纔可聽見了。這小賤婢滿口胡言亂語,簡直有辱體麵,你可要好好責罰……”

“叔母!”越妃連坐都不坐了,上來就開片子,“上回宮筵時我怎麼說的來著,您要對淳於氏怎麼樣我管不著,您若是覺得自己臉麵夠,自去行事即可,可你若是想到宮裡來指手畫腳,卻是不能夠!”

汝陽王妃對上越妃,氣勢都弱了幾分,不由得放緩了語氣:“我何曾指手畫腳,可這程少商終歸是小輩,難道我這做長輩的連問一句都不能了麼!難道懇求長輩疼愛,不是小輩應有之責嗎!”

越妃嗬嗬假笑幾聲:“叔母還真是說話不嫌口氣大。難道少商是因為你喜歡,子晟纔去求親的?女瑩你倒是喜歡了,可子晟不喜歡,她嫁過去了嗎?”

“不許拿女瑩說事!”汝陽王妃大怒,又朝丈夫大吼道,“你是死人嗎,看著孫女叫她編派也不啃聲!”

“老媼閉嘴,輪不到你來教訓老子!若不是你整日鼓動女瑩,我早給她擇一個好郎婿再家裡!”汝陽王的嗓門也不是一般大。

皇後揉了揉被震的發麻的耳朵,輕聲道:“叔父,您先和虞侯坐下,有話慢慢說。子晟彆愣著,扶老王爺坐呀。”

淩不疑依言行事,讓老王爺和虞侯坐下後,很自覺的挪步到少商身旁坐下。

少商小心的側頭,以口型道‘對不住,我可能又闖禍了’。

淩不疑飛快的捏了一下她軟軟的小耳朵,也以口型道‘你不闖禍纔是怪事’,想了想,又道‘放心,有我呢’。

少商放下心來,正想再說兩句俏皮話,皇後忽回頭橫了他們一人一眼,他們隻好噤聲。

“……霍君華是什麼人,當初你也恨的什麼似的,為何今日卻為她說話!還不是有意和老身過不去!”汝陽老王妃團團看了一圈,發現唯一可能的友軍居然隻有越妃。

“叔母,我自小什麼脾氣,你是知道的。”越妃沉著臉,“霍君華和我的恩怨是一回事,可她從來冇對不起淩家過,更冇對不起她兒子淩不疑!”

“她對淩益情深意重,從頭到腳幫扶淩家。可淩益呢,妻兒生死未知還冇一年呢,就跟淳於氏不清不楚,他對得起霍家嗎?至於十一郎,當年兵荒馬亂,缺衣少食,他們母子流離失所。霍君華把皮裘裹在兒子身上,省下口糧給兒子吃,這才熬了下去。那個時候淩益在哪裡?哦,他正張羅著要迎娶繼妻了!”

她刻意嘲弄,“霍君華尋回來時,瘦的皮包骨頭連我都認不出了。她再品行不堪,也是個好母親。她冇有對不住兒子,那麼淩不疑也不能對不住她,去討好什麼淳於氏!就是淩益發話也不行!今日我把話放這了,回去我就向陛下皇後請奏,淳於氏以後非召不得入宮!”

淳於氏低頭聽著,難堪之極,幾乎跪坐不住。她此時深恨自己沉不住氣,今日來尋程少商的晦氣,結果自討苦吃。

汝陽老王妃臉上又青又紅,巡視一圈眾人:“好好,你們今日是來故意來打我臉來了!”

說著她忽拔下頭上數根發笄,用力顛踏晃動幾下,披散下一頭保養極好的頭髮,對著皇帝撒起潑來,“陛下,淳於氏再不好,也對我有救命之恩,今日你們羞辱她,就是羞辱我!皇帝今日若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一頭撞死在這長秋宮中,看看天下人怎麼說?!”

“你要死?”汝陽王捂著胸口,不禁又驚又喜。

老王妃立刻反口,大叫道:“死前我先到外麵去叫屈喊冤,看看陛下如何對待庇護他們兄妹幾個長大的叔母,看看他的好名聲還保不保的住!”

皇帝麵色不悅,汝陽王則去揪虞侯的衣襟,吼叫道:“你看你看,她就是這麼一個瘋婦,一有不如意就要死要活的撒潑。當初我要休妻,是你說什麼糟糠之妻不下堂,還給我出個餿主意,說什麼‘分居不休妻’,讓我去城外做什麼修士,我連《道德經》都冇讀清楚,卻去修什麼道,真是苦也!好好,我不休妻了,我現在絕婚行不行,我要絕婚!”

虞侯哭笑不得,連連唉聲。

“你敢?!”汝陽王妃立刻衝過去,揪扯丈夫的衣袖,又打又捶,哭哭啼啼的痛罵起來,“我為你生兒育女,操持家事,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我還有兩個兒子為陛下打仗死了,你們居然敢這樣待我!”

汝陽王用力掰扯開老妻,也罵回去:“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他們虞家冇死人麼!那也是我的兒子,難道我不心疼,隻有你一天到晚到處唸叨,簡直不可理喻!”

說罷,他轉頭對虞侯嚎道,“就是囚徒也有個刑期啊,我實是受不了了。家產兒女我都和這老媼一人一半還不行嗎,家財都給她也行啊,我可再也受不住她了!總有一日,全家都叫她給害死了……”

老王爺雖言語誇張,但言下之意人人都知道。

虞侯苦笑道:“並非晚輩有意為難老王爺,可陛下如今興盛儒學,老王爺若開了這個口子,休棄了糟糠之妻,那群儒生還不定如何議論呢……”嚴重點,還可能牽扯到皇帝對一乾功臣的態度問題上。

這時,越妃忽開口道:“叔父最愛熱鬨,修什麼勞什子的道法,照我看啊,應該叫叔母去那三才觀裡修心養性纔是。”

虞侯撫掌笑道:“娘娘說的是,這倒是兩全之法。”其實他也有這個意思,就是做臣子的不好張口而已。

話說到這份上,眾人一齊以目光請皇帝示下。

皇帝緩緩道:“老王妃年邁昏聵,時有瘋癲之舉,致使君前失儀,就送去三才觀好好休養吧。曹成,你從宮裡調撥些人手去三才觀……好好照看叔母,不要讓外人前去打擾。”

汝陽王妃無力的癱軟在地,滿心惶惑,似乎還未明白髮生了什麼。

淳於氏更是驚恐無比,僵在原地絲毫不敢動彈。

少商看了看她二人,忽湊到淩不疑耳邊:“陛下想收拾掉汝陽王妃多久了。”——皇帝這是計劃多久了啊,她隻是想提前隔離繼婆母而已,相比之下,皇帝可誌向遠大多啦。

淩不疑目如深潭,也看了她一會兒,微笑著輕道:“就在那日宮宴之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