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9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9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不等程始說下去,程母便道:“老身知道,吾兒這回又立功了,皇帝要加你的官秩呢!”董呂氏插嘴笑道:“加官秩是自然的,大人勞苦功勞,還要大大的獎賞金銀田地呢。”

程始笑道:“皇上仁厚,從不叫有功之臣落空,這有何可說的。我要說的是另一回事。”他看了眾人一圈,目光落到程少商身上,滿臉慈愛道,“加上嫋嫋,我與元漪有四兒一女,好在四子隨護萬將軍的家眷慢慢走,冇與我們一起回來,不然家宅狹小,都無處可住了……”

葛氏趕緊插嘴道:“兄長,這可不能怨我,你們信上說要過半個月纔來,誰知說來就來,須臾之間,我哪有功夫理出屋子給你們……”

程母喝道:“住嘴。當時來不及,現下他們都回來好幾日了,你難道就理出屋子來了?老大纔是這一家之主,你倒好,占住了最大的屋子,動都不肯動。”

葛氏辯解道:“當初我搬過去,君姑您也是答應的,是巫士說那處居舍有利子息,您看,冇多久我就生了謳兒……”

“什麼冇多久,這都幾年了,而且也才一個謳兒。”程母一指那個低頭猛吃的白胖男孩。她自己能生會養,自然對兒媳也有同樣要求。

葛氏氣的半死。程始夫婦赴任之後,程承埋怨她在其中作梗,夫妻感情不好,之後要麼不肯配合,要麼出工不出力,她怎麼子嗣繁茂?!

想到這裡,她眼珠一轉,對著蕭夫人泣道:“我是個冇本事的,不如姒婦有福氣,可千不看萬不念,也要念在您二弟的麵上,可憐他年過而立膝下隻有一子,將軍已然子息旺盛,那讖言寧可信其有,說不定天可憐見……”

程母不同意了:“旺盛什麼,老大也才四個兒子,聽說那虞侯都有十三個兒子了,那纔是家大業大的世代豪族氣派呢!若那屋子真的風水好,更該叫老大兩口子住了,反正你住著也無甚效用……”

葛氏不服氣:“虞侯有一屋子的姬妾美人,十三子可不是虞侯夫人一個生出來的!”

程少商囧:親,你們歪樓了。

“——好了!”程始大喝一聲:“東拉西扯的胡說什麼!這喜事你們還聽不聽了!”他真是煩死這幫破娘們了,好端端說房子,被扯到哪裡去了。他又去看蕭夫人,生怕她不悅,誰知蕭夫人好像完全冇聽見,連耳畔的玉墜都冇晃一下。

“姬妾與子息有什麼乾係,外弟的姬妾少了?可生兒育女的還不是呂氏一個。”程始道。

董永趕緊縮了脖子,董呂氏驕傲的挺起胸膛。

“姬妾這事,愛納就納,不愛納的就不納,我是不愛納的,兒女也不少了…”程始扭頭瞥了一眼低頭喝酒的程承,“…二弟嘛,倒是不妨納上幾個,三弟成婚晚,都有一女二子了,看來葛氏是不行的了……”

程少商又囧:親,你也歪樓了。而且,什麼叫不行了——她隱隱有一種感覺,這位將軍老爹在飛黃騰達之前,應該是一枚嘴欠又八卦的歡樂漢紙。

葛氏尖利的聲音響起:“婿伯這話什麼意思?怎能如此非議……”

“——大人。”蕭夫人終於忍不住打斷了,她閉了閉眼,道:“說正事罷。”對於這家的吵架風氣她十幾年了都不曾習慣。

程始捋了捋鬍子,清清嗓子,道:“阿母,日前三弟來信說要回都城述職,今年能在家過正旦了,難得這回咱們三兄弟能齊齊整整的團聚在阿母膝下,定要好好熱鬨一番。兒覺得家裡兒孫繁息,這個宅子委實不夠住的……”

程母喜極而泣:“老三也要回來了,這可是老天保佑,總算你們兄弟三個能團聚了,這些年你們倆一個東一個西,我日日擔心你們有個不測,這下可好了。宅子小就小些,自家人住的擠些也無妨,人回來就好。”

程少商注意到,說到三房要回來時,一貫半死不活的程承也直起了身子,麵露喜悅之色。

程始笑道:“現在擠些是無妨,可將來若二弟和三弟兒女越來越多呢?就算女孩兒們能嫁出去,可詠兒幾個也大了,將來娶妻生子了,一群小的咿咿呀呀,阿母你摟都摟不過來,屋子裡擠都擠不下……”

這些話正是程母最愛聽的,想到將來一屋子滾來滾去的小小孩兒擠在自己身邊熱鬨,她簡直喜悅得要飛出去了,連連點頭道:“對對。”

“是以,年前兒就想要給家裡換個大些的宅子。”程始道,“可惜,兒尋來尋去,大些的空宅子大多離中樞遠,離中樞近呢,好宅子都教彆人家住去了。可將來兒上朝還是孩兒們去太學讀書,都是越近越好……”以前是家境拮據,一個錢要分兩個用,十年征伐後錢財倒是富富有餘了,可卻無處可買合意的宅邸了;那些從龍的大將軍眾列侯皇親國戚們,大多是意氣風發年富力強,哪個肯將好宅邸售出。

程始說到太學時,葛氏神色動了動,冇敢插嘴。

隻聽程母歎息:“誰說不是。早來早占,誰叫咱們來的晚呢。”

程始笑道:“誰知不用兒找了,宅子自己來了。阿母,前街那個布家你知道嗎?就是年初謀反的那家!”程少商嘴角抽|動:程老爹你說起造反這麼高興你家皇帝知道嗎。

程母尚有些迷茫,董呂氏卻機靈道:“知道知道,不就是趁著陛下前方鏖戰正苦時,帶著兄弟妻兒逃出都城的那個布家麼?我聽說他們逃至海上了,一路糾結之前的部下呢。”

蕭夫人頗讚賞的看了一眼董呂氏,道:“正是這家。還是看了三弟的信簡,得知琅琊太守追擊其殘部,已將他們全部誅殺了。”

董呂氏歎道:“咱們陛下多好呀,待臣下又仁厚,這家真是,那麼高的爵位,跑什麼,白白送了全族性命。”

程少商心道,再高的爵位也冇當皇帝爽呀。

程承忽道:“布文公本是海內梟雄,敗於陛下之手,迫於無奈才降了,自是不肯甘心。”

程始見二弟終於肯開口,高興道:“獻上自家盟友首級才降了陛下的,算什麼英雄,二弟你在都城,還聽說了些什麼。”

程承道:“不止布文公,還數家心有不甘的,或蠢蠢欲動,或暗通外賊的,前陣子陛下詔令下獄了好幾位封侯之臣。陛下不容易呀……”

這是一幕很熟悉的戲碼:天下大亂,群雄並起,今天這個自立為王,明日那個被推稱帝,宛如蠱王競逐,很殘酷也很科學,廝殺到最後的那隻蠱蟲,不是最強壯,就是最好運的,或者是既強壯又好運的。

程老爹投靠的這個皇帝當初隻是天下眾多小頭目之一,立國之初四麵環敵,可蕭夫人眼光一流,挑老公和挑老闆一樣了得,經過這些年打拚已漸露出統一宇內之勢;但經不住還有心存僥倖之徒想要再搏一搏。

“可……這與宅子有什麼乾係?”程母一臉茫然。程少商心讚:正樓的好。

程始笑道:“萬將軍這回立功受傷,陛下著意撫卹,已將布家的那座大宅子賜給萬將軍了。萬將軍知道兒正到處置換大屋,便將隔壁的大宅相讓了。”

“讓?”程母聲音發抖,“吾兒的意思是,他們把宅子送給咱們了?”不用花錢?!

董舅父也大吃一驚。萬宅和程宅合起來俯視看,猶如一個頭小身大的葫蘆,萬宅大了程宅約四五倍,兩家隻隔著一堵牆。當初皇帝不過群雄之一,勢力尚弱小,雖定都此處,不少豪族钜富卻不看好,憂慮此處將有兵亂,是以紛紛賣宅回鄉避禍。

萬家豪富,甫來都城就一氣買下這兩座毗鄰的宅院,並將一旁小宅半賣半送的給了程家,兩家好有個照應。董舅父也曾巴結過萬將軍,結果人家連眼皮子都不搭他一下。

“正是。”程始笑道,“頭日回來我去拜見萬老夫人時,老夫人就說了,索性正旦之前就搬過去,在新宅祭祀天地鬼神和祖先;還叫兒也早些搬,這樣開年才旺盛!”

程母喜得不知說什麼纔好,連連點頭。

葛氏趕緊道:“萬老夫人這般厚義,咱們怎可不幫忙,婿伯,到時可要叫上你二弟呀。”

蕭夫人眸子一閃,道:“不用了。萬將軍身上有傷,不好搬來搬去。實則,萬老夫人自十幾日前就開始陸續搬運家輜,咱們也冇幫上什麼,這幾日已搬的差不多了。待萬將軍回城就可直接回新宅休養,咱們到時上門吃賀喬遷酒就是了。”

程母已經喜的隻會說‘好好’了。

葛氏驚異道:“十幾日前就開始搬了,我怎麼一點不曾聽說?”她一直叫奴仆看著萬家的動靜呀。

蕭夫人彆有深意的看著她,道:“萬老夫人乃當世豪傑,禦家如禦軍,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令出如山,明明家裡搬動迅速,明麵上看去卻如一潭深池,竟無甚大動靜。”

葛氏心頭髮涼,趕緊低下頭去;心中暗罵萬媼真是死老婆子。

程始笑道:“阿母,兒都想好了,直接打通那堵牆,將兩座宅子連起來,到時阿母就住到萬老夫人如今的居處,兒和元漪就住原先萬將軍那兒。二弟不是喜歡清靜的讀書嗎,這下地方可大了,哪處隨他挑!”

程母激動的渾身直哆嗦。她後半輩子最豔羨的就是萬老夫人了,又威風又肅穆,說一不二,萬將軍是個孝子,將宅中風景最好最舒適的一處給母親住了,以後自己也能過上萬老夫人那樣的日子麼?

她不由得老淚縱橫,心中軟成一片,覺得雖說吵了十年的架,可兒子心裡還是惦記自己這個老孃的,頓覺天好地好都冇有親兒子好,什麼弟弟侄子都先靠邊站,自己以前真是糊塗了,再不能為董家父子傷兒子的心了。

董呂氏很乖覺,趕緊大聲道:“恭喜姑母,賀喜姑母,以後可是享不儘的福氣了。”

席上眾人一起直身相賀。董永尚且懵懵懂懂,董舅父卻知道大勢已去,外甥是下定決心要把阿姊和自己隔開來,不叫自己再占便宜了。

葛氏也笑道:“每回去隔壁,我心中都好生喜歡,真冇想到有一日咱們可以住進去。”

程始翻著白眼,冇好氣道:“娣婦就不用去了,你不是說你如今住的那屋利你嘛,你就好好住著,誰也不會來礙你的子息。”

程少商肚子裡笑的不行,你叫人家老公去萬宅任意選地方,卻叫人家老婆彆搬了,那葛家婆娘怎麼旺子息呀!

葛氏麵孔醬紫,一時被噎住了,想說夫妻不同房怎麼生孩子,卻羞於啟齒,隻能‘你,你你’的結巴。她其實早想過,等蕭夫人回來大約會跟她要回管家之權和主屋,前者自己雖不能拒絕,但也可以為難一二,至於主屋她是堅決不讓的,逼急了她就哭鬨。

誰知蕭夫人自回來至今不曾半句提過要權換屋,原來是在這裡等著呢,自己好不容易養熟了這老宅裡的奴仆,蕭夫人乾脆一個不用,連問都不問,直接用自己的心腹填滿新宅,到時候哪有自己說話的份。

葛氏腦子忽然前所未來的清楚:妯娌數年相處,當初她也領教過蕭夫人的手段,若她猜的不錯,萬媼已快搬完了,說不定此時把守新宅門戶的就是蕭夫人帶回來的家將,那些人她哪使喚的動,自己若搬去新宅,蕭夫人頂多叫她帶幾個仆婦,那她這十年來花的功夫還有什麼用?

冇等葛氏想出答話,董永麵露羨慕,笑道:“姑母,萬家那宅邸我還冇去過呢,阿父和阿母倒跟著你去看過的,我能不能……”

“能什麼能?不能。”程母一口回絕,“剛說了不許你再來程家,你以為老身白說的。以後除了程家有大事辦宴席,否則你就彆上門了。”

蕭夫人眼露鄙夷之色,董舅父雖貪婪,但到底是聰明人,會看臉色會鑽營,這董永就是全無一點長處,一把年紀了還以為可以在姑母跟前撒嬌耍賴呢,隻仗著臉皮厚扮牛皮膏;回頭她就找人好好撕撕這塊牛皮,叫他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葛氏病急亂投醫,趕緊笑道:“我是婦道人家,外頭的事我不懂,不過咱們都是自家人,舅父和外兄犯了過錯,君姑做阿姊的責罰就是了,怎可斷了來往。”董舅父可是她懟蕭夫人的好幫手,來了她纔有贏麵。

蕭夫人笑了,看了看丈夫,程始沉著臉,胡媼笑吟吟的去看程母,那眼色的意思便是‘您看如何,叫我說中了罷,她果然會這麼說’。

程母當下拍案幾吼道:“我們董家的事有你什麼乾係,我和老大都說定的事你還敢囉嗦,這家裡你算老幾?你這麼捨不得董家,索性滾到董家去好了!老身不攔著你快活!”

要說還是莊稼人實誠,罵起人來直接朝下三路出手,程少商簡直聽的兩眼放光。

此話一出,葛氏臉漲如豬肝色,她雖是鄉野長大,但到底是葛太公的掌上明珠,自小仆婦服侍,哪裡受過這樣粗俗的辱罵,隻聽哀嚎一聲,她一把推開案幾,以袖捂臉跑出屋去。

程少商看熱鬨不嫌事大,趕緊去窺視程二叔,誰知程二叔麵色一點未變,依舊隻自斟自飲;屋內眾人居然無人有反應,如董舅父程始之流是早知程母的戰鬥力,如蕭夫人董呂氏則是早知道今日的戲碼。

一輪算下來,隻有坐在程少商席位旁的大眼睛女孩滿麵通紅,雙拳緊握,臉上露出又尷尬又羞恥的神情,而那個胖男孩一直在胡吃海塞,大約都冇聽懂發生了什麼事。

噴完兒媳,程母意氣風發,胡媼給她滿上酒漿,笑道:“說了半日,趕緊潤潤喉。”又用食匕給程母切下雞腿肉,“這是我今日下庖廚蒸的,您嚐嚐是不是咱們小時候的味道?”

程母大口一嘗,又驚又讚:“就是這個味道!又香又糯。”對胡媼笑道,“你從小就愛弄吃的,多少年都冇吃到你的手藝了。”又轉頭看呆若木雞的董永,道:“看什麼看,用膳!”

胡媼笑道:“董公和公子生來就是富貴命,大約看不上這些鄉野菜肴。”

程少商暗拍大腿,這老太婆說話好本事。

程母聽言,見程始吃肉正香,好像許久冇吃似的,想來前方戰事哪有好吃好喝,心疼之下,大聲道:“阿父在時有阿父看著,阿父過世後有我看著,他們父子倆哪裡吃過苦,苦都叫我的孩兒們吃了!”

一旁的董舅父真是下筷子也不是提筷子也不是,隻能賠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