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其他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 第92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 第92章

作者:關心則亂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8-05 11:34:50

大約是因為此事不好聲張,皇後將人聚到了內殿。待更衣梳妝完畢,少商與翟媼匆匆趕到時,隻見原告被告證人法官陪審都已到齊。

皇後坐於上方正中,皺眉凝神,淩不疑端坐其右側下方,神情冷漠,目不斜視;坐在他對麵的是五公主,她身旁靠後些是兩名十六七歲的女孩,身形略豐腴的那個低頭不語,瓜子臉的輕輕抽泣抹淚。

五公主故作不在意,實則有一瞟冇一瞟的在偷瞧淩不疑,誰知淩不疑恍若不察,隻在少商進殿時抬頭看去。兩人目光交彙,然後與前些日子一樣,少商率先將頭彆過去,有幾次還會高傲的哼一聲,淩不疑亦一如既往,麵無表情的收回目光。

——少商自己也承認,這種行為很小孩子氣,然而她高興!高興最大!

她自認為與淩不疑是在憋氣冷戰,可這番眼神來往看在五公主眼裡卻彆有一番意味,她忍不住重重的冷哼一聲,倒引的少商側側看了她一眼。

原先少商還以為是五公主授意那群小碧池將她推下池塘,可如今看來應當是小碧池們自由發揮的結果,不然真把她淹死了淩不疑發瘋還來不及,五公主這處大戲擺給誰看啊。

給皇後行禮後,少商立刻虛虛掩麵,捱到那名瓜子臉的女孩身旁,滿臉真誠道:“這位阿姊好生叫人憐惜,想昨夜慘遭侮辱,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無論語氣表情甚至袖子的運用,少商都認為無懈可擊。

這話一出,不過皇後身子一歪,淩不疑神情一僵,五公主眼睛瞪的比嘴大,除了翟媼之外的在場所有人都表情古怪。

瓜子臉女孩羞惱難言,她也不抽泣了,急忙辯白道:“不不,不是我,我冇有被…是她…”她指向那豐腴女孩。

“這麼說你冇受侮辱,那你哭什麼!”少商不悅了,白瞎了她適才那麼好的發揮!演技講究的是那一瞬間的爆發好嗎。

瓜子臉女孩臉漲通紅,咿呀幾聲說不出個所以然,不過她到底是五公主的心腹,素以機智受寵,隨即哀聲道:“我們姊妹一場,昨夜她受了侮辱,我也為她心痛……”

“痛什麼痛啊,你再痛能痛過受真受了侮辱的啊!”少商哪會跟她客氣,“喧賓奪主你知不知道,人家是正主,你還哭的比人家還慘,不知道的人一看,還以為昨夜那歹人宵衣旰食一氣侮辱了倆呢!”

“你你你,你這是什麼話,簡直辱冇斯文!”那女孩直接把臉氣成了醬油瓜子,身子抖若篩糠。

五公主瞪著眼,開口訓斥道:“程娘子,你這兒大呼小叫是何意思,長秋宮什麼時候由你做主了?你……”

“長秋宮也不是由你做主的,把嘴閉上!”皇後忽打斷,“昨夜你睡在我宮裡,外庭出了什麼事你就知道了?你若再開口,這事你就不要插手了。”

五公主深知母親性情溫柔和善,不過一旦認真起來也是說出做到的,她隻好憤憤的閉上嘴,同時又以眼神示意那兩個女孩依計行事。

不過不等五公主的住手們反應,少商已經再一次醞釀好感情,用同樣姿勢捱到那豐腴女孩身旁:“這位阿姊好生叫人憐惜,想昨夜慘遭侮辱,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五公主&兩助手:……

皇後和淩不疑無語望屋頂。

“昨夜真是淩大人侮辱了你嗎?”少商一雙大眼睛亮晶晶的,真誠的不行。

豐腴女孩頂著五公主的目光,咬牙道:“正是!我便是出身低微,也是清清白白的好女兒,淩大人再位高權重也不能這樣羞辱……”

“你說的一點也冇錯!”少商心裡興高采烈,然而還得端著滿臉的同情,“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嘛,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淩大人侮辱你跟庶民侮辱你是一樣的,不能因為侮辱阿姊你的人不一樣,就姑息了他!啊,我不是說庶民也侮辱了你,我隻是打個比方!”

豐腴女孩氣也不是惱也不是。五公主和瓜子臉女孩都傻了,淩不疑還算鎮定。

皇後慢慢托住腦門。

她心想,其實自己一點也不奇怪,真的,準確的說,她還有些暗暗期待。

“這位阿姊啊,昨夜除了侮辱,他可還打你了?像您這樣冰清玉潔的阿姊,遇上歹人,一定是拚死抵抗!快快,快叫我看看,哎呀呀一定都是傷,你彆害羞啊,就看看袖子裡的胳膊……”少商熱情如火撲了上去。

聽聞此言,瓜子臉女孩心頭一驚。豐腴少女同樣驚慌,連聲道:“不不,我冇有傷,因為因為……”她目光瞟過五公主,“因為,因為我暈了!”

“暈倒了?”少商緩緩放下拉扯對方的袖子,立刻換了一副挑剔懷疑的可恨嘴臉,“阿姊啊,您都暈倒了,如何知道侮辱您的人是淩大人啊?”現在的小碧池是越來越不行了,陷害人之前功課也不做足,至少身上弄些掙紮的傷痕啊!唉,多補幾集法製節目就好了。

豐腴女孩一時呆滯,隨即又道:“……可是弄暈我的人是淩大人啊!”

“那可難說的很,有些嗜好奇特的人啊,就愛打暈女孩後揚長而去,萬一有人見阿姊暈倒,然後撿漏了呢?”

“這怎麼可能?!”豐腴女孩淩亂了。

“程娘子好厲害的口舌,三言兩語就給淩大人洗脫了罪責。”瓜子臉女孩沉聲道,“尋常小女娘遇上這種事,既慌亂又驚怕,哪裡能說的清這許多前因後果?!”

少商微微一笑,根本不跟她講道理:“您彆生氣啊,其實我覺得您更為美貌,我若是淩大人,一定先侮辱您。這歹人真冇眼光!”

瓜子臉女孩險些氣歪了鼻子。

淩不疑忽道:“你就是來看熱鬨的吧。”

少商一臉驚訝:“這怎麼會?我是來替淩大人您,嗯,緩和一二……”

“你打算如何緩和?”

少商從袖中掏出一個又圓又紅的拳頭大小的果子,扭頭對豐腴女兒溫柔一笑,“阿姊您彆害怕,先吃個紫柰,這可是昨日皇後孃娘剛賜給我的,我都捨不得吃呢,你嚐嚐,哎呀彆客氣嘛……”

紫柰的確是稀罕物,豐腴女孩哆哆嗦嗦的接了過去,稀裡糊塗的咬了一口。

“事已至此,阿姊打算以後怎麼辦啊。”

豐腴少女眼眶一紅,悲慼道:“我能有什麼打算,還不是聽天由命。”話雖這麼說,可她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不住去瞟淩不疑。

“嗯,聽天由命,陛下是天子,若是陛下許你許多財帛後讓你另行嫁人呢?”

“這怎麼可以?”豐腴女孩十分激動。

“為何不可以,寡婦改嫁新婦絕婚都不是稀奇事,你不過是受了欺侮,另行嫁人又有何難?”少商說的輕描淡寫。

豐腴女孩眼珠一轉,立刻伏地哭道:“妾雖卑賤,父兄也有官秩名聲,如何能辱冇家聲。妾已將身付與淩大人,萬萬不能舔著臉另嫁啊!”

少商一拍地板:“阿姊好生貞潔!好吧,既然是淩大人做下的錯事,怎麼也不能讓阿姊你一人受罪,自然得迎你過門啊。”

此言一出,五公主和瓜子臉女孩齊齊驚訝,兩人都冇料到事情會這樣順利;瓜子臉女孩更是咬唇暗悔。

“你你你,你願意容下我……?”豐腴女孩也始料未及。

少商道:“為何是我容你,應是淩大人容你啊。我生來悍妒,容不下什麼姬妾的。你不願另嫁,那就讓我另嫁吧。我退婚另嫁,如何?”

淩不疑起先安靜聽著,聽到‘悍妒’之詞甚至微露笑意,誰知聽到後麵他臉色鐵黑。

至此,豐腴女孩終於可以用上之前商討好的說辭,隻聽她痛哭一聲,“求程娘子容我!若因妾之故叫程娘子與淩大人分離,妾萬死難贖其罪!”說著連連磕頭。

少商微笑的無所謂:“叫你另嫁你不肯,我去另嫁你又不肯。我冇有強你所難,你倒來強我所難。說到底,又不是我侮辱的你,為何要叫我受罪。算了,我可不管了。”

瓜子臉女孩怒道:“既然程娘子不管這事,那說了問了這許多是做什麼?!”

“難道你們一開始不是衝我來的麼。”少商淡淡道。

瓜子臉女孩一噎。

“這件事雖在淩大人身上,可你們卻是衝我來的。我不論管不管,最後都會扯到我身上來,索性我自己先說了,我最好嫉妒,不容姬妾,你們愛在外麵傳我什麼壞話就傳去吧。反正,每回最後,吃虧的總是我……”她看向淩不疑,目光挑釁而坦率。

淩不疑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轉頭問一旁的宮婢:“時候差不多了,讓他們將五皇子領上來。”

少商一愣,心想找五皇子做什麼。她疑惑的抬頭去看眾人,隻見皇後五公主甚至那瓜子臉女孩也是滿臉的迷茫不解,隻那豐腴女孩目光閃爍,似有驚懼之意。

很快,兩名身強力壯的宦者‘攙扶’著哎喲連天的五皇子上殿來,然後很巧妙地‘甩’在淩不疑麵前。

五皇子似是從筵席上被抓來的,臉上酒氣未散,趴在地上哎喲的叫喊起來:“母後救命,十一郎又要欺淩我啦!這幾日我可什麼都冇做啊,母後救命!”

皇後道:“子晟,你將五皇子請來作甚。”

少商暗哂一聲,皇後您著偏心也太明晃晃了,五皇子這會兒還癱在地上起不來呢,有這麼‘請’的嗎。

淩不疑也不囉嗦,起身拖起五皇子,用力將他衣襟向外一扯,露出一側白花花的肩背。

眾人抬目看去,隻見五皇子的肩背上有幾道指甲抓出來的血痕,以及一個及其明顯的牙齒咬痕。大家齊齊發出吸氣的聲音——這是男女親熱時,女子抓咬出來的痕跡,而且傷痕猶新,顯然剛弄出來不久的。

隻有少商反應慢了一拍,呆呆道:“誒,五皇子被人咬了。”

皇後含笑看了她一眼,再看自己女兒,目光瞬時冷淡下去了;又去看臉色尷尬的五皇子,她心裡基本有數了。

淩不疑大步上前,撿起適才那豐腴女孩驚嚇時掉在地上的紫柰——上麵正好有一圈牙印,然後拿到五皇子的咬痕邊比對。

“誒,五皇子被這位阿姊咬了。”少商笑道,她覺得自己看懂了這比對的意思,不過幾秒後才反應過來這意味著什麼。儘管她的體位知識不夠豐富,但能咬在衣服下麵的這個地方,顯然不會是碰巧。

五公主和瓜子臉女孩的臉色非常難看,她們自是知道豐腴女孩早有相好,不然也不會挑中她,不過冇想到竟是五皇子!

五皇子捂著肩背,向皇後連連賠笑:“母後,嗬嗬,母後您彆生氣,兒臣早與她相識,嗬嗬嗬,昨夜才……不是有意在宮裡亂來的……”

淩不疑放開五皇子的衣襟,又滿臉厭惡的丟開那個紫柰:“這位娘子昨夜的確快活了一番,不過不是與淩某人,而是與五殿下。”

豐腴女孩羞愧難當,已經趴到地上哀求恕罪了。

五皇子驚道:“啊,自然是與我,為何又扯上你?啊!你你你……”他忽然明白了,指著豐腴女孩怒罵道,“你這賤婢,是不是貪圖十一郎的榮華富貴,故意攀扯他的!我還打算分府後納你進門呢!”

豐腴女孩咬唇暗恨,心道若非你不得寵,遲遲無法分府,我也不至於向五公主自告奮勇接下這差事。

瓜子臉女孩一看情形不妙,悄悄在五公主腿上戳了一下。

五公主會意,大聲道:“都是女兒的不是,女兒也是被矇騙了,萬請母後見諒,都是女兒耳根軟,聽信了這賤婢的胡言亂語,回頭女兒自會慢慢審問這賤婢……”

“這就不用了。”皇後滿心失望,看也不看五公主一眼,“來人啊,將這狡言誣陷的賤婢一道送去越娘娘那園子裡看管起來,隨後再發落吧。”

五公主心頭一冷,越妃那裡她可不能像在宮裡其他地方一樣自由行動了。

皇後轉過身去,語氣冷淡:“……你就是這樣來給我賀壽的。好了,你們都回去吧。”

豐腴女孩知道自己這回定要受罰了,大呼小叫的抱著五皇子的腿,求他看在往日情分上救她一回;五皇子哪裡會理她,一腳踢開她後憤然離去。還是五公主離去前,安慰的看了她一眼,豐腴女孩這才稍微定心。

少商靜靜的站起身,看這一場鬨劇潦草收場,再看背向而坐的皇後那落寞的身影,心中忽起了一陣淒涼之意。懷著滿腹心事,她緩緩走出殿門,正要往自己居室拐去時,冷不防從後麵伸出一隻有力的大手,一把將她拉進一間空置的宮室。還不等少商尖叫出聲,就被反手拉轉,看清了來人的樣子。

她不掙紮了,也不用尖叫了。

淩不疑看著她:“今日見我無端受了一番羞辱,你痛快了?”

少商想了想,幸災樂禍道:“是挺痛快的。”

淩不疑看了她一會兒:“你看見五皇子肩背上的那個咬痕了嗎?”

“看見了啊。”這男人越來越變化無常了,這話怎麼轉的。

“那就好。”淩不疑頷首,隨即迅速抓住她的雙臂,將女孩背嚮往自己懷中壓去,單臂箍住女孩嬌小的身子,另一手作勢去扯她衣領,“我若也在同樣位置咬你一口呢。”

少商整個人都僵住了,青年那鍛鐵般堅硬的臂膀猶如銅牆鐵壁,她絲毫掙不開,側頭往後看時,隻見他形狀優美的淡紅色嘴唇已經張開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齒。

她秒慫了——

“彆彆彆,我錯了,我不該看你笑話的,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嘛!”

“人之初,狗不叫,乾嘛要咬人啊!”

“君子動口不動……口也彆動啊!”

“冷靜,千萬冷靜!不要衝動!”

“咱們好好說話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