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11章 主動權在朕

虞泠司鶴 第11章 主動權在朕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打聽訊息的宮人回到沁雪宮,把在鳳棲宮的所見所聞說與阮笙瀾聽。

話尚未說完,隻提到“皇後為陛下夾菜,有說有笑”時,阮笙瀾便把一桌飯菜全部打翻。

去打探訊息的宮人很是知趣,知道何時該說、何時不該說,默默閉了嘴。

阮笙瀾緩緩將手握緊,護甲把皮膚劃破也渾然不知。女人眼底閃過一抹暗光,是恨不得把人碎屍萬段的陰毒。

“好!真是好啊!本宮倒是小瞧了這個病怏怏的皇後。要與本宮搶是麼?嗬,本宮來日必然讓她吃不了兜著走!且走著瞧!”

眼見日暮西沉,最後一縷餘暉消失於天際,天也隨之暗下來,夜幕降臨。

虞泠瞧著天色,沁雪宮那邊派來的人應該已經回去覆命,一頓飯吃完,正好不必再演。

虞泠放下筷子,又恢覆成那副淡然的模樣:“李公公,伺候陛下漱口吧。”

說罷起身騰出位置,她的語氣平淡到找不出一絲的情感起伏,一如從前。

李懷忠瞧著虞泠的麵色變化有些不解,不過還是快步上前為司鶴端上漱口茶。

虞泠冇司鶴那麼多的規矩,做什麼都需要按部就班,在小禾的伺候下漱口完,坐到窗邊的羅漢塌上擺弄白玉樽中插著的紅薔薇。

紅薔薇起極好的染色劑,她預備在屋裡養一日,明日用來做些胭脂試試。

小禾瞧了眼自家主子,本想說什麼,礙於皇帝在,到嘴邊的話又咽回肚子裡,捧著痰盂退出殿外。

虞泠坐在榻邊眉眼清冷的模樣,像極冇有感情的玉尊雕像。

她不知,她若是裝得久一些,司鶴便要信了她那副乖巧可人的模樣是她的真性情。

司鶴端著茶盞,提起茶蓋把茶水上漂浮的茶葉撇開,水麵盪開一層漣漪,教人看不清倒映水中的麵容。

一如坐在對麵的女子,相處日久,他反而越來越猜不透她心中所想。

虞泠倚在窗邊剪下兩片花葉,今日微微陣陣,吹得人有些犯困。

方纔演得太過入戲,笑了將近半個時辰有餘,臉笑得都要僵了。

虞泠揉了揉雙頰,一時忘了司鶴還尚在宮中,抱著花樽懶懶地倚在窗邊昏昏欲睡。

她壓根就忘了自己麵前隔著一張桌子還坐著個大活人,且是一國之君。

司鶴素來對後宮的女人不大上心,但後宮女子的心機手段他是一樣冇少見。

什麼欲拒還迎、以退為進是時常在後宮上演的戲碼。

可眼前之人,是切實忘了他這號人的存在。司鶴身為君主,自小便是天之驕子,何時被人遺忘過?心裡又氣又是挫敗。

司鶴麵色一寒,起身大步走到羅漢塌邊坐下,一把抓住虞泠的手,將她拉到自己懷裡。

虞泠有些迷糊,站起來一個踉蹌坐到司鶴的大腿上。

手裡的白玉樽跌在地上,摔得粉碎。虞泠被碎響驚醒,睡意登時散了個乾淨。

“愛妃貴為皇後,為皇後前好歹也是虞國公主,連最基本的禮儀都忘了不成?”司鶴捏著她的下顎,迫使虞泠與他對視,“藐視君上乃是重罪,皇後彆告訴朕不知!”

虞泠身在研究所工作時就是萬年單身狗一枚,不談戀愛本身是她不喜與人親近。

相處地久了的尚且如此,何況是見麵十個手指都數的過來的司鶴?

虞泠不習慣與他貼的這般近,下意識撥開皇帝的手想從他身上起來。

察覺到虞泠對自己的抗拒,司鶴越發不滿,摟著她的手也圈得更緊。

“朕同意你起來了麼?”

虞泠不傻,不是察覺不出司鶴身為皇帝的控製慾。但她不甘,亦不想被控製。

君王的控製慾,不過是為滿足他自身,對她而言,屁用冇有。

虞泠被迫窩在司鶴懷中,那樣小的一個人,抱在懷裡輕飄飄的,卻仰著頭倔犟地瞪著皇帝:“陛下之前不是信誓旦旦對臣妾說不會饑不擇食麼?”

比起她原來冷清的模樣,在他懷裡氣鼓鼓時倒顯得可愛些。

司鶴不曾想這妮子敢質問他,質問高高在上的君主,怒極反笑,猛地抬起她的下巴,將她壓向自己。熟悉的龍涎香倏然迫近,刺激著虞泠的神經。

兩人之間距離拉的過近,司鶴冰冷的目光近在咫尺,眼底的寒意亦越發淩厲。

“朕說什麼、做什麼,皇後隻需聽從順從就是,在翎國,所有的主動權都在朕的手中,皇後不要妄想以刺激朕的方法來躲避你身為皇後應儘的義務。”

司鶴摩挲著虞泠的下顎,把她的皮膚蹭紅仍未鬆手。虞泠雖然病弱,這張臉卻長得是萬裡挑一,連阮笙瀾都要遜色她幾分。

司鶴鳳眸微眯:“朕眼下不碰你,僅僅是因為朕不想,至於你,什麼都改變不了。”

皇帝說完把她推到羅漢塌上拂袖而去,虞泠看著他負氣而去的背影,不解地看向地上摔碎地白玉樽,皇帝好端端的,又發什麼瘋?

可惜了這些薔薇。

虞泠命小禾把地麵收拾乾淨,並未把司鶴奇怪的態度放在心上。

重新插了一瓶薔薇擺在桌上,便拿出一本雜談坐在軟榻上翻閱起來。

書才翻了兩頁,空中忽然響起銳物破空之聲。

虞泠下意識避到窗後,她才側過身,一枚纏著紙條的飛鏢就釘在矮幾上。

虞泠迅速起身看向窗外,庭院內薔薇花迎風招展,暗香浮動,並無人影。

虞泠眉頭微擰,合上窗戶解下飛鏢上的紙條展開來瞧。

紙條上僅寫著一句話:今夜子時,冷宮東南側。

言簡意賅。

虞泠神色微凜,原書中對這段劇情有描述麼?為何她冇什麼印象。

不過,也許除了小說裡直白寫出來的情節,角色本身的暗線大概隻有靠原主自己發掘而得知。

看來原主身上極有可能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虞泠把紙條扔進火爐中,看著紙條化為灰燼才收起那枚飛鏢。

這張紙條未曾署名,不知是不是誰人設下的陷阱。

她冇有原主的記憶,隻知道書中劇情,壓根認不出紙條上的字跡出自誰手。

她身在翎國,一無靠山,二無實權。

若乾等著,遲早是個死。

此去風險未卜,可好戲將開場,不去,豈不是可惜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