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16章 你方唱罷我登場

虞泠司鶴 第16章 你方唱罷我登場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李懷忠嚥了口唾沫,汗濕了整個後背:“不曾。”

依據在主子身邊伺候多年的經驗,李懷忠直覺司鶴是動了怒氣,於是試探著問:“陛下可要去鳳棲宮看望皇後?”

司鶴睨了李懷忠一眼,神色淡然地把手中的羊毫丟開:“不必。”

李懷忠:“啊?”

那您不開心什麼?

疏疏雨幕籠罩著整個京城,夜裡涼風總擾得人不得安生。

今年京城這場雨下得格外的久,仿若永遠都不會散去一般。

最後一本摺子批完放回案上,李懷忠忙為司鶴奉茶,司鶴心不在焉地抿了一口雨前龍井,“嗒”的一聲,茶盞被擱回桌上,就聽皇帝冷冷開口:“去鳳棲宮。”

李懷忠愣了一瞬,不待司鶴給他遞眼刀就迅速下去命人備矯攆。

帝王心最是難測,李懷忠從小跟在司鶴身邊伺候,時至今日也有許多不明他心思的時候。

虞泠下午喝過湯藥便睡下歇息,半睡半醒時一陣風吹進來,凍得虞泠往被窩裡縮了縮。

“身體不適為何不宣太醫?”冰冷的聲音冷不丁在耳邊炸響。

虞泠皺了皺眉,意識到床榻前站著的人是誰時猛然睜眼坐起:“臣妾給陛下請安。”

皇帝性情喜怒無常,虞泠不想因一時不慎被罰跪,這具身體受不住。

司鶴不言語,斜了一眼案上擱著的藥碗,麵露不悅。虞泠眉心一跳,連忙答話。

“回陛下,臣妾略會醫術,太醫開的藥方臣妾也會,不必勞煩太醫院興師動眾。至於病數日不見好,隻是因為臣妾的身體本身就弱,還需時日調理,陛下無須擔心。”

虞泠想起之前下毒的飯菜心下冷笑,她要想多活些時日還是自食其力為好。

“皇後多心,你的身體如何與朕無關,隻是彆讓外人覺得翎國連給當朝皇後請太醫的規矩都冇有,皇後身體不適,這些天便好生休養。朕說過,皇後若乖巧安分,鳳棲宮自然安生。”

司鶴語氣不善,眼底滿是對虞泠的不屑與譏諷,更是警告。

皇帝大老遠跑來一趟,又是詢問她的病,又是問為何不清太醫,就是為了警告她一句?

“臣妾遵命。”虞泠掀起眼皮望了皇帝一眼,然後乖順地低下頭去。

她這副樣子讓司鶴不禁想起她在涼亭裡坐著吃糕點時,也是這樣微微低著頭,又是乖巧又是安靜。司鶴眼底閃過一抹煩躁,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虞泠:“?”

數日後。

“娘娘,丞相大人遞來的信。”雲兒捧著阮丞相遞進來的信件呈給阮笙瀾。

前幾日阮笙瀾的眼線來回稟,皇上又擺駕去了皇後寢宮。

阮笙瀾掀翻了一桌飯菜,事後實在咽不下這口氣,連夜修書命人送往丞相府中。

信中除去謾罵虞泠那些話之外,自是明裡暗裡同丞相表明自己想要皇後之位。

阮笙瀾苦等了幾日,盼星星盼月亮總算等來了回信。

“嗯。”阮笙瀾看似麵色淡然地接過信,可著急著拆開信封的動作卻暴露了她焦急的內心,燭光下丞相親愛的正楷寫得端方整齊,阮笙瀾無心欣賞。

目光草草掠過信中叫她稍安勿躁的前言,落在“皇後之位遲早為我兒囊中之物”一句上。

阮笙瀾捏著書信的手一緊,神情幾近癲狂地笑了起來:“哈哈哈,父親果真最疼本宮,那個賤人囂張不了幾日!就憑她一個虞國來的野雞也想變鳳凰?做什麼春秋大夢!”

虞國勢弱,翎國在各國中處處出類拔萃,身在翎國的上至君主下至國民都瞧不起虞國。

在阮笙瀾看來,要不是虞泠橫插一腳,皇後之位早就是她的,皇後也隻能是她!

雲兒垂眸接過阮笙瀾手中的信件置於火燭上方將其燃燒殆儘:“那是自然,娘娘身份尊貴,豈是鳳棲宮那位所能相比?野雞就是野雞,永遠飛不上枝頭。”

阮笙瀾毫不掩飾眼底貪婪的神色,自以為皇後之位不日就會落在她身上。

殊不知她一心肖想鳳位,而她的父親想的卻不是如何為她謀劃。

父女二人的野心最終會把整個家族拖入深淵之中,不過那都是後話,暫且按下不提。

“娘娘!皇後孃娘!大事不好了!”小禾端著從禦膳房取來的糕點一路跑進鳳棲宮。

虞泠下過令,鳳棲宮內不得喧嘩、不許衝撞疾奔,不過眼下小禾實顧不得這些。

靠在窗邊看醫書的虞泠皺眉抬起頭,伸手把朝走廊這邊跑來的人拉住。

小禾腳下一個趔趄,堪堪站在虞泠麵前,她跑得急,手裡的糕點倒一點冇撒。

虞泠拿過一塊栗子糕放入口中,口齒不清地問:“怎麼了?外頭天塌了不成?”

小禾知她不喜歡吵鬨,素日裡都極乖巧安靜,能讓她急成這樣不知是出了什麼事。

“回娘娘,今日早朝時,以丞相為首的官員上奏稱您管理後宮期間無力轄製後宮,以至後宮大亂,足以證明您無能管理後宮,請求……請求……”

後麵的話小禾哆哆嗦嗦說不出口,虞泠淡笑,把她的話接了下去:“請求廢後?”

“哐當”,小禾手裡的糕點碟子摔落在地,人也顫顫巍巍跪了下去,虞泠才伸出去剛想多拿一塊糕點的手停在半空,心疼地掃了一眼地上的點心歎了口氣,可惜了,還挺好吃。

“起來說話,然後呢?”虞泠問得氣定神閒,彷彿是在問什麼不要緊的事。

小禾見自家主子麵色如常,慌亂的心才稍稍安定:“丞相大人說完後,以攝政王為首的一派出言反駁說兩國聯姻茲事體大,豈可貿然廢後,直到散朝陛下也未說話。”

司鶴樂於看這些人做戲,自不會在此事上開口。

阮丞相的狐狸尾巴眼見就要藏不住,為了引起兩國矛盾還真是不留餘力。

“陛下未說話就是事情未定,無須驚慌。”

虞泠掐算著書中的劇情也差不多該到這一段,前朝今日會鬨這麼一場可少不了阮笙瀾從中作梗。阮笙瀾得意這麼久,也該滅滅她的氣焰。

“小禾。”

跪在地上的少女抬起頭,恭敬道:“奴婢在。”

“碳盆裡的火燒的太旺,滅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