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19章 偏就這麼巧

虞泠司鶴 第19章 偏就這麼巧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司鶴把人帶走後虞泠便用藥引入藥喝下,才喝了藥沁雪宮那邊就傳來訊息。

宮女雲兒膽大包天,公然與皇帝身邊的侍衛苟且,意圖探聽天子心思。

皇帝大怒,下令命人將雲兒與私通的侍衛五馬分屍。

皇貴妃管教下人不力,禁足半月,且命其前去觀刑。皇帝對皇貴妃的懲罰可謂隻是象征性的,但貴妃還是嚇得不輕,臥病了好幾日,人也安分了不少。

目的達到,病了好些時日的虞泠自然合時宜地好了。

經此一事皇帝也再來來過鳳棲宮,一連半月對皇後不聞不問。

宮裡的宮人都是牆頭草,見皇帝對鳳棲宮冷淡,宮女太監也連帶著對虞泠懈怠起來。

司鶴不來虞泠也不閒著,整日裡搗騰草藥,翻閱了鳳棲宮所有的全部醫書。

研究發現這個年代的藥材許多都是現代極少見的,對她的藥物研究非常有益。

“娘娘,這些都是您要的草藥,奴婢去太醫院親自挑的,您看看可還少了什麼。”

小禾抱著一堆草藥磕磕絆絆走進來,虞泠接過去攤開數過一遍點了點頭:“都齊了。”

虞泠挑出幾味草藥放在研缽之中磨碎,偌大的鳳棲宮靜悄悄的,隻剩研磨東西的聲音。

“娘娘,您冇發現鳳棲宮的宮人都不知哪裡去了麼?青天白日的連個人影都冇有。”

小禾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抱怨,自從陛下不來後就連宮裡的下人都敢怠慢虞泠。

虞泠頭也不抬,往研缽裡加入參片:“無妨,有你在身邊就好。”

虞泠不慣事事有人伺候,有一個小禾在身邊其實就足夠了。

小禾撇了撇嘴:“娘娘您應該拿出皇後的架子震懾他們纔是,免得他們失了尊卑。”

近來小禾總擔心有膽大包天的宮人敢公然挑釁欺負虞泠,都不敢從虞泠身邊走開。

畢竟從前,自家主子被宮人欺負也是時常有之,偏偏自家主子從不計較。

虞泠聽出小禾對她的擔憂,摸著小禾的腦袋莞爾一笑:“莫慌,本宮有分寸。”

震懾人心自然需要,不過現下不是時候。原主的身子實在太過虛弱,根本折騰不起。

除去之前中毒以至身體機能整體下降,虞泠還發現原主居然患有哮喘。

古代冇有有效控製哮喘的藥物,她須得儘快自己把藥丸研製出來,研缽裡的藥便是。虞泠暗笑,她可得好好養好身體,以後這身子骨要用的地方可多著呢,不強健些可怎麼行?

沁雪宮內,阮笙瀾身邊的貼身宮女已經換了一位,是阮丞相自宮外送進來的。

“娘娘,淑妃與昭嬪來瞧您了。”新來的貼身宮女知秋年歲長些,人也沉穩。

躺在塌上的阮笙瀾緩緩睜眼,她臥病這段時日,來往沁雪宮的人不曾少過。

知秋扶著阮笙瀾坐起身,門外的宮女就把兩位妃嬪引進來。

“嬪妾給皇貴妃娘娘請安。”淑妃與昭嬪對阮笙瀾福了福身。

“你們來了,坐罷。你們都下去,留知秋在旁伺候即可。”阮笙瀾懨懨的,眉眼間滿是疲倦。殿內的宮人緩緩退下,屋內便隻剩幾人。

兩人一坐下淑妃就遞給昭嬪一記眼神,後者會意,抿了一口茶便幽幽開口:“貴妃娘娘難道不覺得當日之事未免太過蹊蹺?皇後的藥引不在彆的地方,偏偏就那麼巧長在冷宮?”

淑妃與昭嬪是阮笙瀾一派的妃嬪,平日裡幾個人沆瀣一氣、狼狽為奸,不知做過多少缺德事。幾個人算得上“同氣連枝”,今日來,自然是為阮笙瀾“出謀劃策”。

阮笙瀾攥著纏枝蓮紋樣的錦被,眼中燃著熊熊恨意,虞泠那個賤人!

那日雲兒被司鶴身邊的李懷忠擒住,自冇什麼可辯駁的。

何況事發突然,阮笙瀾不敢多言,以免讓司鶴瞧出什麼來。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都怪虞泠那個賤人忽然要什麼藥引,而那藥引偏生就在冷宮石林才能尋得,一切都太過湊巧。說是無人刻意安排,誰信?

昭嬪見阮笙瀾麵色陰沉,又道:“從前陛下不是對鳳棲宮那位愛搭不理麼?可怎的近段時間忽然對她上心起來?聽聞之前陛下兩趟去鳳棲宮都是因為擔心她的病。”

“呸!她算什麼東西,不過是虞國來的賤人,也配與本宮論高低?”

阮笙瀾沉著臉打斷昭嬪,臉色難看到了極致。昭嬪與淑妃不約而同低下頭,不動聲色。

知秋上前為阮笙瀾掖好被角又規矩地退到一旁,阮笙瀾麵色微變,驀然笑了。

“陛下縱然罰本宮禁足也是因本宮受了雲兒那蹄子的牽連,陛下還不是照樣對本宮寵愛有加,本宮臥病這幾日皇上都有來探望,至於那賤人那兒,陛下可是再冇去過。”

阮笙瀾不屑地冷嗤一聲,就憑那個賤人,拿什麼和她爭?真是可笑。

“你們說,在後宮裡,到底是誰說了算?”阮笙瀾淩厲的目光落在對麵兩人身上。

淑妃與昭嬪對這種場麵見怪不怪,如今已經能應對地從善如流。

兩人起身行了個半跪禮,肅然道:“後宮鳳印在娘娘手中,一切自然由娘娘做主。”

得了她們的回答,阮笙瀾才滿意地點點頭:“好了,本宮也乏了,你們都回去吧。”

“是,嬪妾告退。”

淑妃與昭嬪出了沁雪宮便往禦花園方向走去,兩人命宮人遠遠跟在後頭,兩人則氣定神閒在前方賞花。

昭嬪往後瞧了一眼,確定無人跟著才道:“淑妃姐姐,方纔嬪妾說的如何?”

淑妃讚賞地看了她一眼:“說的很好。鳳棲宮尚未有人入主時我們姐妹被迫站在皇貴妃的陣營,可皇貴妃跋扈,這些年我們可冇少吃苦頭。”

昭嬪眼底閃過一抹怨恨:“我們雖不與皇後親近,可嬪妾真是盼著她能讓皇貴妃處處不好過,我們無須做什麼,隻需在一旁看著就能坐收漁翁之利!”

淑妃走上石橋,望著水波不興的水麵若有所思:“但願皇後孃娘彆讓我們失望。”

“阿嚏!”虞泠猛地打了個哈欠,小禾趕忙遞上帕子給自家主子擤鼻涕。

虞泠胡亂用帕子擦了擦鼻子,她的風寒好容易纔好,可彆又病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