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20章 淪為笑柄

虞泠司鶴 第20章 淪為笑柄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眾人皆以為皇後是失了皇帝的寵愛,是以皇帝纔多日不踏足鳳棲宮,由她自生自滅。

殊不知司鶴這陣子確實每日忙於政務,之所以每日去沁雪宮瞧阮笙瀾不過是按部就班做做樣子,為的是堵丞相的嘴。

但司鶴這些天也隻是去沁雪宮瞧一瞧阮笙瀾,字麵上的瞧一瞧,並未讓其侍寢。

皇帝半月不入後宮、不召妃嬪侍寢乃是大事,太後對此多有怨言,吩咐人來提點了幾次。

這日李懷忠苦著臉親自捧著各宮妃嬪的牌子進入養心殿:“陛下,您心疼心疼奴才,大發慈悲翻翻牌子吧,不然太後孃娘又要叫奴纔去慈安宮斥責數個時辰。”

皇帝忙於朝政顧不上翻牌子,太後不好打擾皇帝,可總要從旁敲打敲打。

李懷忠是皇帝跟前伺候的人,敲打的人之中哪裡能少了他那一份?

是以一連整整五日李懷忠都被太後時不時叫去慈安宮訓話,一訓就是兩個時辰打上。

皇帝把羊毫擱在筆洗上,一手支著額頭疲憊地吐出一口濁氣。

太後這些天雖未叫他去慈安宮,可她身邊的大宮女已經來了禦書房好幾趟。

也罷。

司鶴頭也不抬隨手抓過一張牌子翻過來扣在托盤上,李懷忠捧著托盤的手微頓,隨即高聲呼道:“陛下今夜擺駕鳳棲宮!”

司鶴麵色微變,終於抬起頭來正眼看李懷忠:“是皇後的牌子?”

李懷忠佯裝看不懂皇帝的臉色,老實巴交的點點頭:“回陛下,是的。”

皇帝不知想到什麼,勾唇一笑:“好,著人叫皇後好生準備。”

李懷忠命人去傳話的時候還是下午,而虞泠等到司鶴踏足鳳棲宮時已是深夜。

“朕才忙完政務,讓皇後久等了,皇後可怨朕?”

虞泠才迎上來,還不及行禮皇帝就伸手輕撫她的麵龐柔聲安慰。

虞泠身形微僵,皇帝今兒是吃錯了什麼藥?不過這個場景怎麼有些似曾相識。

“陛下醉心社稷是為國為民的好事,臣妾隻愁不能為陛下寬心,如何會有怨?”

虞泠上前欲為皇帝更衣,手還未碰到司鶴的衣襟男人便疏遠地後退了一步。

“李懷忠,為朕更衣。”

虞泠:“……”

瞥了一眼麵前的女子,見她一副麵色不悅卻又敢怒不敢言,司鶴心中的煩悶竟淡了些許。

司鶴心情大好,換好衣服便親近地攬過虞泠的腰:“皇後身子近來如何?”

虞泠始終不習慣兩人的肢體接觸,下意識想撥開司鶴的手。像是早料到她會如此,司鶴笑眯眯地把她的腰身摟得更緊:“皇後好似很不適?”

虞泠無語,心裡暗罵皇帝笑麵虎。儘管千般不情願,虞泠仍裝出一副嬌柔的樣子來:“臣妾的身體已無大礙,勞煩陛下掛念。”

司鶴摟著虞泠坐在羅漢榻上,抬起虞泠的下顎深深地望著她:“那日之事當真是巧合?”

他既然有此一問,可見他心中對那日之事始終存疑,隻不過也冇空來問此事。

虞泠確實善偽裝,可事事若都是一副“我什麼都不知道”的神情就是把司鶴當傻子。

“臣妾苦尋四季蘭花多日,並不知冷宮就有,更不知就那麼巧當日就有人在石林偷情,臣妾不過才入宮,哪裡知道冷宮裡有什麼?”

她的回答極為圓滑,一番話好像說了什麼,但又冇有完全說。

司鶴聽著她一本正經地胡扯,偏偏從中挑不出什麼錯處來,隻好做罷。

“陛下之前不是答應了陪臣妾一起看薔薇麼?為何隔了這許多日纔來。”虞泠反摟住司鶴的手靠在他的肩膀上撒嬌。

司鶴垂眸看她,記起鳳棲宮用膳時虞泠曾提過:“朕答應了?”

少女點點頭,她笑起來的時候臉上露出兩個小小的梨渦:“陛下答應了。”

司鶴手不自覺地輕輕拍著虞泠的背,像是哄孩子一般。他懷中的女子時而古靈精怪,時而柔弱可愛,司鶴一時之間竟看不清她說的話裡幾分真幾分假?

“陛下要看花嗎?”懷裡的女子問。

司鶴把目光從她臉上移開,並未答話,而是隨手拿過桌上放著的醫書翻看起來。

虞泠坐在司鶴懷裡如坐鍼氈,正尋思找個什麼話題從他懷裡起身,虞泠念頭剛起,司鶴就把她推開,麵色不善地起身匆匆離去。

虞泠怔愣地坐在榻上,怎麼,皇帝難道能洞察人心?

小禾原本候在殿外,看見皇帝黑著臉離開人都傻了,趕忙進殿。

“娘娘,發生什麼事了?陛下……”後麵的話小禾不敢問,唯有擔憂地看著自家主子。

虞泠搖搖頭:“本宮也不知,不過正好,歇息吧。”

次日,天未亮皇帝翻了皇後的牌子,後半夜又棄皇後而去的訊息就傳遍後宮。

眾人明麵上雖冇說什麼,可背地裡都嘲笑堂堂皇後成了“棄婦”。

阮笙瀾在沁雪宮委屈了這些天,自要抓住機會好生嘲諷虞泠一番。

反觀虞泠,受了幾日的流言蜚語愣是八風不動。

直言司鶴政事繁忙,她身為皇後應當體諒。她素來能說會道,當即在眾嬪妃麵前長篇大論、口若懸河地誇讚司鶴是為明君,深夜還要處理政事,後宮妃嬪應當體諒。

這番天花亂墜的話不日就傳到皇帝耳中,於是當天晚上皇帝又破天荒地來了鳳棲宮。

“皇後何時學會的睜眼說瞎話?還是說皇後原本就有這等本事?”

司鶴點了點桌案,示意虞泠坐下。

麵對司鶴似笑非笑的調侃虞泠絲毫不心虛,謙遜道:“陛下本就是一代明君,縱然臣妾不說,眾人也都看在眼裡。”

司鶴饒有興趣地看著她,淡道:“朕那晚隻是忽然想到珍藏多年的琴快落了灰,是以想回去奏一曲。”

這藉口實在隨意,偏偏他說的一本正經,虞泠不禁有些無語,也懶得自取其辱問他為何不讓人送來了事。

司鶴看著她啞口無言莫名覺得有趣,拉過虞泠坐到自己懷中笑道:“怎麼,皇後似乎有話想說?”

聽著皇帝爽朗的笑聲虞泠有些晃神,這個人,原來還會發自內心地笑的麼?

“臣妾豈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