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21章 皇後的心意

虞泠司鶴 第21章 皇後的心意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司鶴當夜留宿在鳳棲宮,次日天還未亮就起身去上朝。

下朝時司鶴麵色便不好看,命人宣攝政王到禦書房議事。

“攝政王方纔在殿上公然拂朕的麵子是何意?”司鶴一手支著下顎,冷冷地睨著站在殿中的人。攝政王位高權重,見皇帝可不必行跪拜大禮。

司忱麵上笑得雲淡風輕,恭敬道:“臣弟說的難道不對麼?曆朝君主素來前朝穩固為首要目標,唯有前朝穩固,天下方可大安。陛下忽然要裁減官員,前朝必有一場腥風血雨。”

司鶴冷笑,一把拂落桌上的奏摺:“照攝政王所言倒像是為了天下考慮,可這天下到底是誰人的天下?還是說,攝政王在殿前所言是為了自己的私心?”

守在殿外的太監宮女聞聲呼吸一滯,紛紛屈膝跪下把頭磕在地上大氣不敢出。

司忱抬頭望向寶座上麵若寒霜的男子,眼底始終是淡淡的,冇有一絲波動。

“陛下多心,臣弟隻為陛下做考慮。前朝安定方可天下安定,管理國家就如下棋,稍有行差踏錯就是萬劫不複,難不成皇兄想攪亂這如今大好安定的局棋?”

今日司鶴在大殿上正式提出裁減官員一事,司忱一派的官員立即請求皇帝收回成命。

他們那點心思司鶴清楚,他們無非是知曉司鶴必然會藉著這個機會瓦解攝政王的勢力。所以個個裝出一派為國為民的樣子來諫言,以此堵住司鶴的嘴。

“朕縱然要攪亂棋局又如何?攝政王莫不是擔心自己無法再次設局以致敗北?”

座上的皇帝似乎冷靜了些許,可他越冷靜,氣勢的壓迫感就越重,開口字裡行間都帶著天子不怒自威的氣勢。

司鶴就是要打壓攝政王的勢力,且要做的毫不掩飾,就看誰先耐不住性子。

司鶴目不轉睛地盯著司忱溫潤如玉的臉,可殿中的人從始至終連眼神變化都冇有。

從小到大司忱都是如此,仿若天打雷劈他臉上的笑意都不會淡去。

他越是如此司鶴就越想撕下他臉上的麵具,讓他露出他本來的麵目。

“臣弟隻在棋局間與皇兄設局,在朝堂上臣弟隻是皇兄的臣子,臣弟絕無半分僭越之心。”他說得誠懇,好似真的是掏心掏肺的好話。

他自己難道信麼?

說罷司忱笑了笑:“何況皇兄久不進後宮,如今尚無子嗣,前朝安穩難道不好?”

司鶴也笑了:“朕的家務事,不必攝政王操心。”

一陣風灌進殿內,把落在地上展開的奏摺紙頁吹得嘩嘩作響。

司忱與司鶴對視片刻,恭敬地對其拱了拱手:“既如此,陛下自行定奪。”

在禦書房伺候的小湯子趁人不注意悄悄跑到皇後宮中,小湯子平日裡與小禾玩得好,禦書房這邊不安生,他也害怕。

“陛下才與攝政王在禦書房大吵一架,陛下心情差的很,今夜陛下若翻皇後孃孃的牌子,你們可千萬要小心伺候,彆觸了黴頭。”

虞泠倚在美人榻上閉目養神,聞言微微睜眼。

她記得原書之中這段劇情裡皇貴妃藉手段成功拉進與皇帝之間的距離,她何不先聲奪人?要想在後宮過得安生,免不了要討好那個笑麵虎。

“小禾。”虞泠坐起身穿鞋。

小禾聽見虞泠叫自己,冇空搭理小湯子:“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娘娘叫我呢。”

小禾小跑進殿:“娘娘喚我何事?”

“你去禦膳房取幾樣食材來,本宮要親自為陛下做點心。”虞泠邊挽著衣袖邊道。

小禾聞言眼前一亮,爽快地應了一聲:“誒!奴婢這就去。”

虞泠去小廚房用現有的麪粉攤了幾張麪皮,將現有的水果切塊。

準備好這些小禾也取了東西回來。

虞泠取了幾枚雞蛋,敲開時把蛋清與蛋黃分離開來,用自製的簡易打蛋器順著一個方向把碗中的蛋清打出泡沫,然後分四次加入一定量的牛奶與糖,再分兩次加入油繼續順著一個方向打發。

小禾看著碗中的蛋液加了牛奶等物之後逐漸變成奶白色的膏狀體,一時目瞪口呆。

“娘娘,這西域進貢的牛奶好生神奇。不過娘娘做的是什麼?”

“這是奶油,用來做千層蛋糕的。”虞泠用打蛋器挑起碗中的奶油,被打發好的奶油掛在打蛋器上冇有滴落,虞泠挑眉,成了!

虞泠拿出一早備好的碟子,在底下鋪上一層麪皮,然後再鋪上一層水果、一層奶油,以此類推,反覆疊加了幾回,一個千層蛋糕便做好了。

小禾好奇寶寶一般看著虞泠變戲法似的做好一個千層蛋糕,好奇地問:“蛋糕是何物?”

虞泠扶額,她在對一個古代人說什麼千層蛋糕,那不是等同於對牛彈琴麼。

“蛋糕是本宮自己的說法,那稱之為千層酥吧,這樣也好理解一點,你差人送去給陛下吧。”

“娘孃親自送去不是更好麼?”小禾不解。

“不必,本宮覺得有些乏,不便前去。”虞泠隨口搪塞道。

去禦書房?還是罷了吧,她一個異國和親的公主,還恐不能離那裡遠些。

時過半日,禦書房內的氣氛依舊壓抑凝重,除去李懷忠,無人敢在殿內伺候。

“陛下,皇後孃娘命人送了親手做的千層酥來,陛下可要嚐嚐?”

李懷忠端著一疊糕點進來,輕聲開口請示。

“皇後做的?”皇帝眉頭微擰,抬了抬手,“端上來。”

下早朝後司鶴就未進食,這份糕點來的倒是恰如其分。

司鶴原不過是餓了想隨意吃幾口東西,不料眼前這份糕點很是可口,入口即化的麪皮中夾雜著淡淡的奶香與水果的清甜,司鶴還不曾吃過這樣的點心。

李懷忠見司鶴心情稍稍好了些,又記起今日攝政王所言,嚥了口唾沫,冒死開口道:“陛下既然喜歡皇後孃娘做的糕點,何不去鳳棲宮瞧瞧娘娘?”

似是怕皇帝覺得自己與鳳棲宮有什麼往來,李懷忠又趕忙道:“皇後孃娘終歸是虞國和親來翎國的公主,陛下若過分冷落了娘娘,不知後宮乃至民間會怎麼議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