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22章 發展下線

虞泠司鶴 第22章 發展下線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司鶴麵上淡淡的不動聲色,李懷忠拿捏不準主子的心思,恐惹其不快,弓著身就要退下,李懷忠才提腿,雷打不動的皇帝竟開了口:“去,把皇後請來。”

禦書房內燭影重重,身形瘦弱的女子跪在殿下鄭重其事地對座上的皇帝叩首。

司鶴極少有坐著高高在上受虞泠行禮的時候,他坐得高,卻也看不清她的臉。

男人眼底閃過一抹煩躁,語氣便也不大好:“千層酥是你們虞國的特色點心麼?為何不曾見虞國進貢過。”

“回陛下,千層酥乃臣妾平日自己琢磨做出來的,之所以叫千層酥,是因此糕點用不同的食材一層疊著一層、層層鋪滿製成,所以取名千層酥,寓意好運連連,願世間美好都與陛下環環相扣。”

“你很會討朕歡心。”司鶴摩挲著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似笑非笑地凝視著虞泠。

虞泠低著頭,是以司鶴冇瞧見她翻了個白眼。

“討陛下歡心是後宮妃嬪的職責。”虞泠笑盈盈地回答。

兩人各懷心思,誰都在演。

“過來為朕磨墨。”司鶴拿起羊毫,用毛筆尾端指了指桌上的墨碟。

虞泠好一會冇反應過來:“什麼?”

“朕說話不喜說第二遍。”

“是。”虞泠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脖頸處的目光,竟覺得後頸發涼,後背寒毛豎起。

皇後為陛下親手製作千層酥,藉此得到陛下青眼一事轟動後宮。

各宮嬪妃為得一個在皇帝麵前磨墨的機會爭先效仿,於是乎禦書房每日都有各宮妃嬪送來的各式點心。點心做的倒賞心悅目,但都毫無新意。

皇帝照舊隻吃虞泠做的,其餘的一口冇動。

虞泠穿越來也有一段時間,奈何與後宮妃嬪之間的關係一直冇什麼進展。

阮笙瀾長此以往地在後宮作威作福,縱然不與阮笙瀾親近的也不敢站隊虞泠。

她還愁怎麼拉攏人心,機會這不就來了麼?虞泠當機立斷,在後宮開設了千層酥的教學課堂。

開班的頭一日隻來了一名嬪妃,這是意料之中的事,虞泠並不意外。

“皇後孃娘辛苦,這是妾身為皇後孃娘做的護膝。”著青色宮裝的女子怯生生把東西捧到虞泠麵前。

虞泠瞧她有些眼熟,可一時認不出,小禾一看就知自家主子是忘了,連忙提醒:“這位是端妃娘娘。”

端妃!虞泠這才記起來,這便是在她頭次麵見各宮妃嬪時關心她的女子。

“有勞費心,你的針腳做的真是不錯,宮裡的繡匠都冇有你的手藝好。”虞泠把護膝拿在手裡看了一圈,由衷讚歎。

倒不是她為了拉攏人心胡說,而是確實做得好。

端妃大抵冇想到皇後會對她做的護膝讚不絕口,高興地臉都紅了:“皇後孃娘過譽。”

“你用心做的護膝本宮定會妥帖使用,絕不辜負你一片心意,我教你做曲奇吧?”

為了開班,虞泠早早讓人在小廚房做了一個簡約版的烤爐。

雖不明皇後口中所說的曲奇是什麼,端妃還是滿眼期待地點了點頭。

一整日下來虞泠教得認真,端妃也學的很賣力。

但,端妃在做點心這方麵實在缺些天賦,做的略有些差強人意。

虞泠看著她做出來的東西不禁陷入沉思。

端妃見虞泠不說話,惶恐地低下頭盯著自己的腳尖。

就在她以為要受譏諷斥責時,一隻手卻伸來揉了揉她的腦袋。

“與頭次做點心的人相比這些已經做的很好,妹妹之後來鳳棲宮本宮再教你就是。”

“皇後孃娘……”端妃抬起頭受寵若驚地看向笑容溫潤如玉的女子,有些不知所措。

自那之後端妃成了虞泠的死忠粉,四處宣傳皇後仁德,做的糕點也好吃,難怪陛下喜歡。

於是每日來鳳棲宮學做糕點的人漸漸多起來,虞泠很有耐心,一個一個手把手教她們。

對虞泠而言,比起帶學生做課題研究,做點心可簡單太多了。

後宮原有不服或是瞧不起虞泠的,漸漸都站到她的陣營,來往鳳棲宮的次數也多起來。不過短短半個月的時間,虞泠就開始慢慢扭轉後宮的局勢。

為了加深彼此的感情,虞泠提議去禦花園金明湖中泛舟,眾人欣然應允。

“皇後孃娘做點心的手藝實是我等學上一輩子也不能及的。”虞美人手裡拿著吃了一半的曲奇餅由衷感歎。

聞言端妃這個粉頭頭一個出來附和:“虞妹妹說的很是!”

與各宮妃嬪同遊算是正式場合,虞泠不得不戴鳳冠出行。

她頭上頂著沉重精緻的冠子,脖子痠疼得很,可臉上仍笑得一派溫和。

“本宮不過是仗著比你們多學了幾日的功夫,諸位妹妹過謙,你們愛吃就好。”

虞泠笑得慈眉善目,加上她本就長著一張好皮相,看著越發慈眉善目。

“是了,本宮有事要暫且離開一會,諸位妹妹且留在此處賞景。”

虞泠由小禾扶起身下了畫舫,並非她找藉口搪塞妃嬪,而是確有要事。

“如今陛下尚無子嗣,應當廣納後宮開枝散葉。至於裁減官員一事,還是暫且擱一擱。”

說話之人正是歸於攝政王麾下的戶部尚書李淮山。

近日司鶴有意加快推進裁減官員一事,這些人就一齊禦書房諫言,言語間不斷對其施壓,暗示其收回成命。

“陛下英明神武,為江山社稷開枝散葉一事自有考量,不必諸位操心。”

虞泠氣定神閒步入殿內,不理會殿內大臣異樣的神情徑直走到皇帝身邊。

方纔在禦花園,虞泠陸續看到有諸位大臣快步往禦書房的方向走去,想必司鶴已處在水深火之中。

“陛下,薔薇花開了,陛下可要去鳳棲宮與臣妾同賞?”

寶座上司鶴陰沉的麵色稍有緩和,順著虞泠的話開口:“眾卿先退下吧。”

殿中的大臣對視一眼,不再言語拱手退下。

殿內宮人都極有眼色,無需主子吩咐就退了下去。

“恕臣妾多言,陛下最要緊的是要在兵部安插自己的人,要想強國不可弱兵,更重要的還是兵部要有自己的人。”虞泠擰眉看向屏風後的沙池佈防圖。

司鶴麵色微寒,冷笑道:“皇後對翎國的事倒是上心。”

意料之中的質問。

“陛下此言差矣,臣妾隻對陛下上心,臣妾從前跟著兄長學過一些,可以輔佐陛下一二。”

司鶴眸光淡淡地望著殿中的女子,恍然發覺他對自己的皇後並不瞭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