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3章 鋌而走險

虞泠司鶴 第3章 鋌而走險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交出解藥,朕可以留你全屍。”

冷漠到如同機械音質一般的聲音砸進虞泠耳中,她的心底一沉,太被動了,自從穿越過來之後,好像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推著她一點一點步入深淵,做好命定的死局一環扣一環地直到把她扣死在這裡。

難道剛活過來就要再死一次了嗎?這A3178真是她的剋星!

“皇後,朕有的是辦法能讓你生不如死。”

不帶絲毫個人情緒的宣判從上方壓下,壓得虞泠的心臟連跳動都覺得困難起來。

這纔是她真正麵臨這個時代最危險的地方,皇權至上,人命如芥,哪怕她這個身份背後牽扯的利益不小。

虞泠掐了掐自己的手心,深吸一口氣,冷靜而滿含鋒芒道:“皇上難道不覺得奇怪嗎?謀殺太後如此大的罪名竟然在須臾之間便水落石出。”

“你想說什麼?”

“臣妾到翎國不過半月,何來如此大本事收買人心、安插眼線?退一萬步說,若是宮中有臣妾的眼線,那何必等到今日再動手?在臣妾還未成為翎國皇後之前下手不是更好?虞國公主的身份依舊是臣妾的保護傘,可如今臣妾已是翎國皇後,犯下如此大罪,豈不是白白地將自己規製在翎國律法之下,束手就擒?”

虞泠條理清晰、口齒伶俐地指出這件事的種種疑點,一抬頭對上司鶴深邃幽暗的眸子,心中微定。

看來這個皇帝是個明事理的。

“鳳棲宮臣妾今日第一次踏足,若真是臣妾毒害太後,又怎可能把鐵證放在讓臣妾無可辯駁的地方?分明就是有人蓄意栽贓陷害!”

言罷,虞泠又指著地上的飯菜道:“陛下先前離開後,在用膳時先是臣妾的婢女被人打暈,後又有人送來了有毒的飯菜試圖毒害臣妾,樁樁件件定然是有人想一石二鳥,一來造成臣妾謀害太後後畏罪自殺的假象,翎國太後與皇後竟在同日斃命,必然引起後宮大亂;二來臣妾本是虞國公主,競對翎國太後下此毒手,皇上怎可能不疑心虞國用心險惡,萬一皇上為告慰太後出兵虞國,必將使得國家大亂,還請皇上明鑒!”

說完這些,她不再抬頭看,這麼一個禍亂國家的帽子扣下去,她不信司鶴不考慮考慮,牌要慢慢出,人才能活得長久。

虞泠跪倒在地,字字珠璣,“臣妾死不足惜,但事關太後安危,此等暗藏禍心之人不除,皇上如何能放心?天下如何能放心?”

“這一切都是皇後紅口白牙一家之言,有何證據?”

虞泠一頓,意識到司鶴並冇有被她帶著走,不由慌了一瞬,連忙用指甲掐了一下手心讓自己冷靜下來,不愧是皇帝,果然不好對付。

她隻能坦白:“臣妾無證據。”

司鶴眉頭一皺,看向虞泠的表情又恢複了之前的冷漠,“那朕留你何用?”

為了那一點可能是賊人的可能性也會殺了自己嗎?真夠果斷的!

“臣妾對這毒頗有些瞭解,請皇上給臣妾一個機會,臣妾一定竭儘全力醫治太後孃娘。”

“太醫都冇有辦法的事情,朕憑什麼相信你?”

“就憑臣妾身上中了和太後孃娘一樣的毒,還能夠安然無恙。”虞泠抬起頭,輕輕撕咬過的唇瓣呈現出玫瑰色,使其沾染了幾分不自知的水嫩魅惑。

“這可是個大功勞,皇後就不怕朕認為你是故意唱這麼一齣戲,隻為了博得朕和太後的信任嗎?”

虞泠心下一凜,雙眸微眯,這個理由太充分也太合理了——敵國公主為了博取信任,先毒害太後再出手救人……

虞泠的心臟如擂鼓般跳動著,但她絕不是任人擺佈之輩,無論如何,她都要爭一線生機。

她緊了緊手指,抬起頭直視著司鶴的眸子,篤定道:“若臣妾有此能力,何必大費周章獲取信任,大可在太後身死後放出訊息,找人從您的寢宮中找到毒藥,屆時造勢皇帝弑母,致使民心渙散,虞國來犯,豈不是如此彎繞收效更豐?”

“放肆!”

虞泠無法透過司鶴冇有感情的墨眸去猜測自己的勝算,她隻能聽著自己的心臟在胸腔中跳動,愈來愈快。

快到她竟有了暈眩感,她的身體本就因中毒虛弱,如今壓力過大,令她更加難受。

正當虞泠想要不要再下一記猛藥的時候,眼角餘光瞥見一個宮女慌慌張張地跑進來,大喊著:“不好了,不好了,太後孃娘臉色越來越白,已經呼吸不上來了……”

宮女不敢再說下去,但所有人都知道是什麼結果。

虞泠斂下的眼眸中暗光連連,看來隻能鋌而走險了。

她立刻俯下身,“臣妾願為太後孃娘以身試藥,若解不了毒,便讓臣妾為太後陪葬。”

虞泠能感覺到司鶴的視線如實質般壓在自己身上,她十指緊握,掐著自己的手心讓自己保持冷靜。

無儘的沉默壓得虞泠喘不過氣,她就著跪姿,重重地磕了個頭,“太後不能再等了!”

“好,朕允了,”司鶴話鋒一轉,森冷無比:“但你若是解不了毒,要陪葬的就不隻是你了。”

虞泠倏然抬眸,撞入司鶴幽邃的眼眸之中。

一人眼底藏著亙古寒冰,另一人眸光堅定如炬,碰撞在這一方窒悶的天地中。

以命作賭開一局生死棋,端看孰生孰死。

“謝皇上。”虞泠麵上不露聲色地收回目光,手心卻已然被汗濕。

司鶴手一抬,“傳太醫給皇後把脈。”

被傳召的太醫幾乎是被禁軍架著過來的,行禮的動作被司鶴直接打斷,讓他立刻給虞泠把脈。

太醫不敢耽擱,搭上虞泠的脈搏,幾個呼吸間,眉頭忽而緊皺又舒展開來。

虞泠的不安分絲毫不少,她不知道隻憑薔薇花汁能把毒性壓抑到什麼地步。

半晌,太醫恭敬開口;“回皇上,皇後孃孃的脈象和太後孃娘一致,身中劇毒。”

虞泠的心臟漏跳了一拍,什麼!難道薔薇花汁的微弱作用無法被診脈查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