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31章 明目張膽

虞泠司鶴 第31章 明目張膽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虞泠聞言如遭雷劈,愣愣在榻上坐了許久才命小禾準備熱水伺候她沐浴。

把身上清理乾淨在銅鏡前坐下梳頭時虞泠才記起來問:“陛下現在何處?”

小禾拿梳子的手幾不可察地頓了一下,儘量語氣平和道:“去了皇貴妃宮裡。”

虞泠眉頭微挑,嗬,皇帝還真是一碗水端平,哪邊都不錯了“禮數”。

儘管心中不適,虞泠麵上卻無半點波瀾,帝王自古皆無情,她若在此事上糾結,往後在後宮中的餘生算是不用過了,不過春風一度罷了,全當自己也快活了一遭。

虞泠雖暗自讓自己不去在意此事,可接下來一連兩日毒死了許多花花草草。

而這兩日時間裡司鶴都未到鳳棲宮來,隻不過也未去彆人宮裡就是。

小禾看出自家主子心情不好借盆栽發泄情緒,可嘴上不敢多問,唯有搬來更多的花花草草給虞泠霍霍,望她的心情能好些。

如此折騰兩日後鳳棲宮傳來訊息,皇後發燒病倒了。

原主體弱,那夜與司鶴折騰了一夜身體免疫力難免下降,儘管虞泠這兩日規律作息多喝水,但還是不可避免發了燒。

好在隻是低燒,除去整個人迷迷糊糊之外並無其他不適。

“娘娘,陛下讓人來傳話,說待會處理完政務就會來看娘娘。”

虞泠本來病歪歪躺在榻上,聞言鯉魚打挺地坐起來:“當真?”

嗬,皇帝這個孫子讓她好等,等了這兩日總算是來了。

小禾以為自家主子是過分思念皇帝,眼眶一熱,握住虞泠的手連連點頭:“千真萬確。”

“你去讓廚房照著陛下的口味做一桌菜,做完後都端來給本宮過目,去吧。”

打發走了小禾,虞泠穿好鞋襪下榻去拿出自己的藥箱,自裡頭翻出裝著瀉藥的瓶子。

司鶴來到鳳棲宮時虞泠正端坐在桌前侯著,殿內的宮人已被儘數摒退。

因為發燒虞泠素日裡蒼白的臉難得染上幾分紅暈,司鶴坐到她身邊握住她的手:“身體不適臥床休息就是,飯菜可讓人置張小桌在榻上吃。”

司鶴話音剛落就看到抖落在碟邊的白色粉末,那粉末隻是稀稀拉拉的一點,若不細看看不出來,好巧不巧,司鶴的眼力異於常人隻一眼就看得分明。

此前虞泠拿過她研製的粉末給自己看過,司鶴記得這是瀉藥。

“你在膳食裡下了瀉藥?”司鶴哭笑不得地看著眼神有些渙散的女子,從粉末散出來的位置看來顯然是她精神不大好,瓶子冇拿穩灑出來一些,偏她身體不適並未發覺。

虞泠見被髮現也不慌:“怎麼?陛下提起褲子不認人,臣妾往飯菜中下些瀉藥不算過分。”

司鶴有些無語,默默拿帕子把漏出來的藥粉擦去以免被人發現。

“你膽敢在皇帝膳食中動手腳是要被誅九族的知道麼?”司鶴把虞泠抱起來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嚇唬道。

說罷見虞泠垂著腦袋不看自己,哭笑不得地捏了捏她的臉,有些彆扭道:“最近前朝事多,朕大多時候都在禦書房度過,近來隻在前兩日宿在皇後這裡。”

他這番話解釋地有些彆扭,想告訴虞泠自己並未在那之後去過其他妃嬪宮中又不好名言,唯有拐著彎暗示。

他身為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其實根本無需解釋自己有冇有寵幸過其他妃嬪。

可見到虞泠麵色不好,司鶴便莫名地想把她抱在懷裡把事情同她說清楚。

虞泠冇想到他會耐心地同自己解釋,不過那日皇帝去沁雪宮也隻是例行公事,並冇有留在阮笙瀾宮中過夜,思及此處憋悶了兩日的氣頓時消了。

“陛下怎的還同臣妾解釋起來,不知的還以為臣妾在閨房中有多彪悍。”

虞泠把臉埋在司鶴的頸窩處嗅了嗅,他身上帶著一股淡淡的冷香很是好聞。

司鶴“噗嗤”一笑,揉了揉虞泠的臉頰:“瞎聞什麼?怎麼跟隻小狗似的?不過皇後在閨房之中與在人前殺伐果斷的模樣倒是相去甚遠,朕……”

“陛下從禦書房過來想來還未用膳,再叫小廚房另做一桌吧。”

虞泠狀似不經意打斷皇帝的話。皇帝嘴角抽了抽,也不逗她:“好,聽皇後的。”

司鶴兩日前從鳳棲宮離開後便冇睡過覺,忙過了頭見到什麼都覺得煩,奇怪的是隻有在虞泠這裡他才能稍微放鬆一些。

“是了,最近會有使臣來訪,除去泱國與夙國,虞國也會派使臣前來。”

禮部上下這段時間都在忙這件事,司鶴為此也是兩日冇閤眼。

“陛下有意與外邦建交?”虞泠靠在司鶴懷中抬起頭看他。

“嗯,各國之間的關係唯有利益可以維繫,朕這麼做是為了以防萬一日後要走到兵戈相向的地步。”

哪怕建交不成,對於暗中湧動的勢力也是個警告。

虞泠讚同地點點頭:“既如此臣妾明日便修書一封命人送回虞國,托皇兄派人盯著夙國與泱國那邊的人,隻要他們一有動作,虞國便會立即出兵援助陛下。”

提及與政事相關的話題虞泠永遠是一派胸有成竹的神色,司鶴覺得有趣,輕輕挑起她的下顎:“皇後何以覺得虞國一定會幫朕?”

哪怕虞泠原是虞國公主,但到底已和親遠嫁,從某種程度來說虞國大可作壁上觀。

虞泠不答反問:“皇兄不幫陛下能幫誰?”

懷中的女子輕笑,幽幽開口道:“翎國與虞國聯姻尚未足一年,兩國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大家是同一條船上的螞蚱,虞國作壁上觀固然合理,可日後若陛下敗了,泱國與夙國焉能容得下虞國?”

夙國本就與虞國有仇,泱國不過是個小國,論交情泱國還與夙國親近些。

虞國一旦棄了翎國這個籌碼,那麼腹背受敵的可不止是司鶴。

虞泠不過是打個比方,不料捏著她下顎的手一緊,抬眸就見男人眼底閃過一抹陰鷙。

司鶴眸光清寒地凝視著她的雙眸,陰冷地笑了笑:“翎國不會敗,朕,更不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