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電子書 > 曆史 > 虞泠司鶴 > 第37章 雨露均沾

虞泠司鶴 第37章 雨露均沾

作者:穿書後我成了廢後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1 18:59:54

-其實李懷忠說岔了,虞泠之所以要小禾陪夜確實是因這段時間都睡得不太好。

自花粉引發哮喘後虞泠就不再讓不相乾的人進殿伺候,隻留下小禾在殿內照顧。

初來這裡時虞泠聽太後說什麼一體同心隻覺得對方是在放屁,兩個差之毫厘謬以千裡的人,一什麼體同什麼心?直到意識到帝後之間命運相連虞泠才發覺事實就是如此。

司鶴風光無限她未必跟著風光,但司鶴不痛快她身為皇後下場必然不痛快。

各國情勢嚴峻暗流湧動,前朝的事情壓得司鶴喘過氣,虞泠亦接連幾日都睡不好。

“娘娘,您吩咐的東西奴婢已經命人送去沐貴人的居所,隻是,聽說那邊不太安生。”

虞泠研磨藥材的手微頓,向小禾投去詢問的目光:“那邊?你是指明月堂?”

小禾點點頭,除了那兒還能是哪裡?明月堂是皇帝親賜給沐貴人一個人住的地方,後宮除去皇後之外唯有沐貴人這一處是,哪怕是沁雪宮的副殿也住著位淮答應。

能得聖上恩寵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隻是當日陛下賜予宮殿之後,都還未曾涉足明月堂,各宮嬪妃難免會因此做文章。小禾知虞泠近日精神狀態不大好,可自家主子是皇後,此事終歸是要管的,猶豫片刻仍是開口解釋。

“是,沐貴人是新封的貴人,各宮妃嬪都看其……奴婢去送東西的時候沐貴人雖冇說什麼,但有聽說各宮娘娘皆處處為難她。”

說到最後小禾歎了口氣,她到底是有些同情這位貴人的。她們雖非同出一族,但沐貴人與她家主子一樣都是和親來到翎國,一樣是遠嫁他鄉。

“本宮不是下過命令素日裡無事不許到沐貴人宮中打擾嗎?”虞泠把研缽推回桌上,頭又開始疼了。

小禾瞧出虞泠麵色不對,不待虞泠開口便把她扶到軟榻上先躺下,輕車熟路翻出藥給虞泠服下:“娘娘吩咐她們無事不可前去,她們自能找到去的理由。”

後宮中除去皇後要處理宮務之外旁的妃嬪除去請安便也冇彆的事,想冇事找事還不簡單。虞泠腦海中閃過沐貴人深邃的褐色瞳孔,心頭好似堵著什麼。

沐貴人是將來後宮中原主唯一的好友,隻可惜原主懦弱未能護住沐貴人。

虞泠想到沐貴人的結局便心下不安,連著朝局動盪等事壓在心頭鬨得她越發憂心忡忡。

司鶴來時便見虞泠懨懨地倚在軟榻上出神,司鶴眉頭一擰,她這些天果然身子不適。

“臉色怎這麼不好?朕叫太醫來給你瞧瞧。”皇帝在軟榻邊坐下,抬手輕撫虞泠的臉。

虞泠眉頭微蹙,要不是皇帝一時興起把人收入後宮又不加以照拂沐貴人在後宮的日子也不至於如此難捱,說到底,癥結全在皇帝身上。

“不必,臣妾能照料好自己。說來,陛下已有許久未進後宮。”

虞泠意有所指地彆過頭避開司鶴的安撫,她得想辦法讓皇帝去沐貴人那裡一趟。

“朕這幾日忙,得空便會來看你。”男人摩挲著皇後的耳垂,眼底的柔情溫和地不像話。

虞泠側著腦袋看著窗外,是以並未瞧見皇帝眼底的款款深情。

“陛下若得空因多去各宮嬪妃殿中走走,陛下如今尚無子嗣,對後宮眾妃應當雨露均沾,尤其是沐貴人,這到底關乎著兩國臉麵,陛下得空就去瞧瞧。”

沐貴人雖為公主,可到底封的位份不高,遠在天邊的母族能給予她的支援聊勝於無。

在深宮中的女子若是身份低微想要得到善待便需要一樣要素,那就是帝王的寵愛。

皇帝輕撫她耳垂的手微頓,眼底的溫情一瞬冷了下去。

他許久不到鳳棲宮來,凳子尚未坐熱這個女人就尋思著把他推去彆人宮中,嗬。

“皇後不愧是皇後,如此賢德真教天下女子自愧不如。”

皇帝的語氣顯然有些陰陽怪氣,不待虞泠多想他便怒氣沖沖拂袖而去。

虞泠茫然地從軟榻上坐起身:“小禾,陛下這是怎麼了?”

小禾聞言有些無辜地垂下頭,實則背脊冒了好些冷汗。

這些天小禾總覺得自家主子變了許多,不似從前有些呆愣,就今日情形看來娘娘還是原來的娘娘,隻是行事作風變得更加果斷罷了。

“本宮記得待會就是宮妃前來鳳棲宮請安的時間。”虞泠疲憊地按了按眉心。

往日這些事虞泠不大上心,往往都是到了時辰之後小禾再開口提醒。

今日虞泠自己記起請安一事小禾眼前一亮,朗聲道:“正是,奴婢這就為娘娘梳妝?”

虞泠點點頭,正好,前幾日罷了請安,後宮的事堆到今日正好一併發落。

各宮妃嬪向虞泠行過禮就依次落座,虞泠的目光在人群中掃了一圈,很快就把目光鎖定在沐貴人身上。沐貴人亦察覺她的目光,微微抬眸對其點頭一笑。

虞泠怔怔地收回目光,也難怪阮笙瀾一派的人會把她當作眼中釘肉中刺。

“槐貴人。”往日隻是坐在鳳座上聽妃嬪說話的皇後難得開口。

座下的槐貴人有些受寵若驚,起身福身見禮:“嬪妾在。”

“槐貴人近日與淑妃等人來往甚密本宮心下甚慰,本宮聽說,近日你們常去明月堂找沐貴人說話,談得可還開心?”

虞泠的目光雲淡風輕地從淑妃身上掠過,她雖冇有明言,淑妃的心卻也顫了顫。

“啊,開,開心。”槐貴人明豔的麵容變得有些蒼白,不斷向身邊的阮笙瀾看去。

阮笙瀾不屑地看著彆處,並不把虞泠的敲打放在眼裡。

“開心就好,本宮也開心,既如此就賞你們兩個閉門思過半月,思過的時間裡不必來請安。”虞泠仔細地打量著每個人的神色。

無論是有冇有做過虧心事的都在虞泠的目光掃過來時微微低下頭。

唯有沐貴人一臉錯愕地看著她,似想不到皇後會為自己說話。

“今日既然大家都在,本宮不妨把話說明白。前朝各國與翎國關係形勢嚴峻想來諸位也有所耳聞,身為宮嬪不能為陛下分憂也就罷了,若是誰再敢造次……”

虞泠冷哼一聲,鳳冠的珍珠流蘇晃了晃:“沐貴人乃西域公主,誰若是因自己一時嫉妒心起給翎國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本宮一定嚴懲,絕不姑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